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是非对错

    夜露沾染了赤喾和易水寒周身,剑阁城内的更夫打出“咚,,咚,咚,咚”一慢三快的声音,显示此刻已是四更,昨夜与今日J替,

    今天是洪都王的祭日,陛犴挑这个时候來找他们,也是算计好了他们不敢扰了洪都王的安宁,

    四周寂静一P,偶尔才传來J声婴儿夜啼,但是又快速静了下去,

    赤喾打破这寂静,笑道:“你究竟做了什么,名声都能够止小孩夜啼,”

    易水寒语气很冷,跪在洪都王墓前,看都沒有看赤喾说:“当着剑阁城百姓杀人,”

    “为何,”赤喾不相信易水寒是这般冲动之人,

    易水寒沉默许久,让赤喾都以为他不会回答之后才说:“去年今日,猃狁九部派人來剑阁城,洪都王十分热情的接待了,却沒想到,他们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对洪都王动手,我知道之后,把城内的猃狁人全部杀了,不管是杀害洪都王的帮凶,还是普通商人,”

    赤喾听完也只是看了易水寒一眼,沒有说话,

    易水寒继续说:“每个人我都是一枪刺入他们心脏,然后像抛垃圾一样把他们的身T甩在地上,红缨都挡不住那么多的血,把枪杆染红了,鲜血太过滑腻,我握不稳长枪,”

    赤喾和易水寒一样一动不动,只是淡淡的问:“那些定居在此的猃狁人呢,那些孩子呢,那些和陈国人结合的猃狁人呢,”

    “呵,”易水寒偏头看着赤喾说,“我不是说了,全部猃狁人,”

    赤喾看了看易水寒脚边的银枪,听不出什么语气:“听说,你的枪术,是我父王教的,”

    “是,”易水寒答,

    “他一定很后悔教你枪术,”赤喾轻蔑的说,“用他教的枪术,杀他最看重的百姓,”

    易水寒却笑了,拿起他那把长枪,煣搓着上面的红缨,说:“赤喾,我知道你觉得我天X凉薄,心狠手辣,在你眼里,我是满身罪孽的,对不对,”

    赤喾亦笑了,说:“易水寒,我知道你觉得我英雄气短,毫无杀戮果断的帝王特X,是不是,”

    “是啊,不过比刚來边塞时好多了,”易水寒语气很是满意,“总有一天,你会拥有帝王所有特X,”

    “这是自然,只是,我们心中认为的帝王不太一样罢了,”赤喾再也不是那个任由易水寒讽刺却毫无反击之力的少年,他也学会反击,

    易水寒把长枪放下,再次用袖子为洪都王G净的墓碑擦拭,说:“这倒也是,不过,你说漏了一点,那便是,在我眼里,你也一样,罪孽深重,”

    赤喾不再笑了,笑容僵在脸上,易水寒继续擦拭洪都王的墓碑慢悠悠说:“我的话确实恶毒,但是,你心里明白我说对了,不是吗,你不敢面对的,我都会帮你解决,就像涟漪公主一样,”

    易水寒继续说:“暂且不说涟漪公主,不管你是为了替洪都王报仇,还是为了夺回墨歌,你都是拿陈国百姓的X命开玩笑不是吗,”

    “陛犴在猃狁虎视眈眈,而我们却因S仇斗的头破血流,你心中明明知道,却还是要以身犯险,”

    “我确实是故意让你认为是皇上害死了洪都王,让你去争夺权利,可是,你也早就明白了不是吗,还有,若涟漪公主來时你就后悔,还是有机会回头的,”易水寒风轻云淡话语刀子似的划破了赤喾的心,漏出他不敢泄露出的心事,

    易水寒终于不再擦拭墓碑,而是把手放在赤喾的心口,笑着说:“我们都是一样的啊,为了自己的生命,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SYu,不顾他人,”

    赤喾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却无力反驳,因为易水寒确实说出了真相,他在这样的关头去谋反,不是拿陈国百姓的X命开玩笑吗,即使他每每安W自己,不会出事的,不会有任何问題的,不会让百姓受到一点伤害的可是,即使他有无数应对意外的计划,可是,命运这个东西有多可怕,他是知道的,

    易水寒的眼珠晶亮,甚少看到他这样兴奋的样子,他把手放下來,继续说:“当然,我知道你有办法让百姓在这场皇权争夺战中毫发无损,就像你能够让我的姐姐易潇潇无事一样,”

    易水寒终于不再嘲笑,拿起赤喾的手,按在洪都王的墓碑上,说:“在这一点上,你确实比我很多,若是我,绝对不会顾忌他们的X命,甚至害死他们还毫无愧疚之意,这就是我你的差别吧,”

    赤喾看着洪都王简陋的墓碑,就连墓志铭都沒有,而洪都王的名字也渐渐淡了,赤喾低下头,笑了,说:“易水寒,你总是可以让我的心神动摇,”

    赤喾用指尖描摹墓碑上的每个字,说:“诚如你所说,我父亲又如何不会对我失望呢,他是那样不在意权位的人,而我却把权利放在他最在意的百姓上方,他必定是要对我失望的吧,”

    易水寒摇摇头说:“说不定他已经后悔了,若当初他选择权利,必定不会一身才能荒废在这边塞,而他心ai的nv子也不会死的不明不白,”

    赤喾挥手,示意易水寒不要再说下去了,赤喾说:“谁知道呢,但是我知道,我绝不会让百姓受到一点伤害,也不许自己心ai的nv子难过,”

    “真是贪心,江山美人都要,”易水寒看着赤喾用指尖一点点描摹洪都王的姓名,

    赤喾点头,不否认自己滇澃婪,嘲笑说:“我不止是贪心,我还虚伪,一面愧疚,一面推着别人走在风口L尖上,就像那时候你说的,我屠了猃狁九部,却为了让自己心里好过些,放了独活在世的人,真是可笑,装作多么善良,”

    赤喾继续说:“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磨灭对别人的伤害,以为愧疚,就能继续利用别人,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好过些,以便躲过内心的煎熬,”

    易水寒认可赤喾所说的话,他和赤喾的差别不过是,他不会愧疚,却还能心安理得的利用别人,他只能回答:“是非对错,谁能够评判,”

    赤喾为易水寒拾起长枪,抛给易水寒,易水寒单手一抓便抓住了长枪,赤喾笑着说:“用我父王教你的枪法來比试一场吧,”说完chou出随身的佩剑,

    “那你要小心了,”易水寒说完便向快速后退,远距离攻击更适合长枪,

    赤喾沒有攻击,等易水寒停下,才问:“开始,”

    “开始,”易水寒说完便开始攻击赤喾,赤喾快速闪避,剑和长枪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易水寒使用长枪的灵活度一点也不比赤喾使用剑逊Se,那长枪就像是他的手臂一样,赤喾也觉得有J分吃力,

    赤喾只得不断上前冲,长枪适应远距离攻击,而近距离攻击则是剑更占优势,但易水寒如何不知道,赤喾向前他便退后,占着距离优势一直攻击赤喾,

    好在赤喾剑术也不差,一人攻击一人防守,打了直有好J个时辰,天紲鳙破晓也不见分出胜负,两人却都已经气喘吁吁,

    赤喾和易水寒一起倒在地上,望着遥远滇濎际,朝霞一点点弥漫整个天空,而太Y也从地平线爬起,这是两人第一次一起看日出,

    “可惜我沒学到我父王的枪术,”赤喾叹息,

    “你若是想学,我教你也不是不可,”易水寒对于自己的枪术毫不质疑,

    赤喾却嫌弃的说:“那岂不是还要叫你师傅,那真是吃亏吃大了,不学不学,”

    “我教你的会少吗,”易水寒慢悠悠的说,脸上却是少见的微笑,不是嘲笑,不是冷笑,是淡淡的微笑,

    赤喾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一蟼愑翻身坐在易水寒的身上,双手掐住他的脖子说:“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对我臣F,而不是臣F于我的父亲,”

    易水寒脸上还是淡淡的微笑,任由赤喾掐着他的脖子,不知是缺氧还是怎样,他的眼神忽然变得迷离,易水寒轻轻说:“小时候姐姐也这样欺负过我真好”

    赤喾松了手,翻身坐在地上,望着已经露出大半滇潾Y说:“这样真好真好,我小时候也想象过,有这样一个兄弟,我们互相斗嘴,打架斗殴,却会在深夜为互相搽Y,会比父母还要了解互相若是,我们小时候就遇见了,该多好”

    他们就像还未经历世事的少年,不断争吵叭较,却深知互相,若他们小时候便遇见了,该多好,

    “是啊,该多好,”易水寒终于沒有反驳赤喾的话,也坐起來,说,“说不定,你也会被我带成一个纨绔,”

    赤喾笑着搂过了易水寒的肩,说:“然后我们一起喝花酒,逛青楼,掷千金,”

    许久,易水寒都沒有回答,赤喾低头看着他,蝉翼般的睫mao下是青Se一P,双眼紧闭,原來已经睡着了,但嘴边还挂着淡淡的笑,

    一夜未睡,还比试了好J个时辰,赤喾不觉得难熬,但易水寒瘦弱的身T却受不住了,不经意间便睡着了,

    “原來你也有迷糊的时候,”赤喾把易水寒轻轻放在地上,怪不得刚刚的行为话语都不像平时的他,

    望着易水寒的睡颜,赤喾絮絮叨叨:“小时候,我可羡慕太子赤潋了,他有容璧还有墨契陪着,而我只有无尽的书本,我多么想要和他们一起玩一会儿,可是,有读不完的书本和练不完的骑S束缚,”

    “还好,现在遇见了你,”赤喾也躺下,闭上眼睛说,“这条路,还好有你陪伴,不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到尽头,”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