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以杀止杀

    修竹和涟漪两人覀惻低调,都是玄Se的衣袍,一前一后的走着,四处寂静无声,从竹林小道中走出來之后,道路变得宽敞了许多,却也沒见有J个人,而离最近的城池还有好一段距离,

    道路旁是泌水河的上游,逆着河水走,便可以到泌水城,但也有两三个城池的距离,若是以涟漪的脚力,只怕要走上十J天了,

    Y光照耀在泌水河上游,河面反S出粼粼的波光,岸边有垂柳和不知名的树木,修竹走在前面,而涟漪就跟在修竹后面慢慢踱步,修竹也不C促,就着涟漪的速度也慢慢的走着,偶尔会问涟漪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或者是让他背着,

    涟漪走的愈发的慢了,脚底似乎是长了水泡,

    “还是我背你吧,”修竹蹲下,示意涟漪上來,涟漪红了脸,却还是倔强的摇头,说:“不必了,”

    修竹便不再勉强,继续向前行,

    涟漪无奈,其实她是希望修竹立刻带她回京城,不济带她回泌水城也好,赤喾不肯住手,那只能尽快赶回京城,看父皇身边有什么异样,早日排除,让赤喾的计划永远完成不了了,

    当初已经用过一次的方法,利用修竹对她的怜惜,不舍得让她受到一点磨难,只能无奈立刻带她去她想要去的地方,

    可是这次,却不灵了,修竹会不停的让她休息,为她煣腿,却不立刻带她立刻回泌水城或京城,

    以他们这样的速度,到泌水城只怕已经半个月了,

    涟漪忽然觉得修竹是故意的,故意拖延,但拖延的目的是什么,她也猜不透,

    涟漪刚刚抬头想要问修竹,修竹便停了下來,涟漪一蟼愑撞在了修竹的背上,

    “怎么停下來了,”涟漪怪道,然后探头从修竹身侧看前方究竟有什么,让修竹莫名停下來,

    “别看,”修竹一蟼愑把涟漪圈在怀里,涟漪什么也沒有看清便埋在修竹的怀哀里,

    前方传來嬉笑声:“就一小白脸和一小娘们的X命,就值一百两H金,”

    涟漪瞪大了眼睛,有人要杀他们,是谁,

    还沒等涟漪回过神來,修竹就开始行动了,他搂起涟漪,快速的前进,手中也变幻出一把竹剑,一剑便割下一人的头颅,涟漪可以听到血喷涌的声音,

    随之而來的是惊叫和哀嚎声,还有躯T和头颅落地的声音,沒过一会儿,四周只剩下颤颤的流水声了,

    都死了,

    涟漪浑身都在颤抖,杀人了,修竹,杀人了

    拥有两世回忆,一个处于明冕濎嗊,一个处在寂寂深嗊的她,是被娇养在Y光下的,从來沒有接触黑暗污秽的一面,即使听过杀人或者谁被杀害,却还是比不得在身旁发生的,听到那哀嚎,闻到那血腥,看到那残骸那般让人恐慌,

    上次容璧的受伤,已经让她感到害怕,而如今,真正死亡的发生,让她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即使修竹是为了保护她,

    修竹察觉到涟漪的不安,他捂住涟漪的眼睛,一闪身便到了远离血腥的地方,道:“不怕,我在,”

    涟漪一把掀开修竹,睁大了眼睛看着修竹,一步一步向后退,问:“为什么要杀了他们,为什么,”

    修竹皱眉,不明白涟漪在气什么,说:“因为他们想要杀我们,”

    “可是我们可以逃啊,”涟漪对修竹吼道,“他们根本追不上你,你根本沒必要杀他们,”

    修竹明白涟漪生气的原因,却不知道怎脺麾释,在他的世界里,从來沒有“逃”这个词,

    他只需要毁灭就可以了,以杀止杀,一切的问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涟漪见修竹沉默,才反应过來刚刚又朝修竹发脾气了,她从來都沒有顾忌过修竹的感受,

    “对对不起,”涟漪走近修竹,拉着他的衣袖说,“我不应该这么凶,你是为了保护我,”

    修竹却忽然回头,一把抓住了一只白Se羽箭,用力一抓,那羽箭便变得粉碎,

    立刻,从四面八方S出密密麻麻的羽箭,修竹把涟漪拢在怀里,不停的躲闪着,却再也沒有伤人了,

    躲在暗处的敌人见修竹沒有反击的意思,愈发的猖狂,有些直接上前來砍修竹,修竹快速的避开了,速度不似常人,

    涟漪抓紧修竹的前襟,说:“不要让他们看出你的异常,剑阁城离这里最近,在剑阁城他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了,然后我们再趁他们不注意瞬间回泌水城,”

    不能让他们知道修竹不是凡人,不然那真的要杀人灭口,想到这里,涟漪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并沒有自己想的那么善良,

    修竹立刻按原路返回,沒想到的是,有哟源不断的人向他们杀來,而修竹正逆人流向剑阁城去,

    涟漪忽然明白了,这些人,是从剑阁城來的,极有可能是赤喾派人來杀她的,她一时如坠入地狱,思绪陷入混沌,再也动弹不得,

    人数越來越多,修竹因为不能使用法力,还不能伤人,更不能让他们看出什么破绽,行动愈发的吃力,却还是护着涟漪向剑阁城奔去,

    修竹察觉到涟漪的呆滞,轻轻晃了晃涟漪,问:“可是哪里受伤了,”

    还沒等涟漪回答,“噗”的一声,一箭从修竹背后刺向心脏,修竹身T晃了晃,却沒有痛呼或者是缓下步子,

    只是,伤口处流下了ru白的YT,在修竹玄Se的衣袍上显得更加清晰,所有人都呆住了,吞咽了J下口水立刻转头四散逃跑,口中呼喊:“妖怪啊,”

    涟漪被惊醒,立刻喊道:“不可以让他们逃了,天下会大乱,”

    修竹不再顾忌,抬起右手,四周的竹子就如受到了指令一般开始疯长,

    所有人都害怕的停止了脚步,忽然,他们都觉得X口有异样,低头,细细的竹枝cha入了他们的心脏,

    修竹又放下右手,竹子立刻变回原样,那竹枝也chou回,只是每个人X口的洞都回不去了,

    鲜血四处喷洒,全部的人,当场毙命,

    四周不再喧嚣吵闹,涟漪知道,那些人都死了,

    耳边依旧是潺潺的流水声,还有风吹动竹叶的沙沙声,一切如常,除了扑鼻的血腥味,

    涟漪推开修竹,呕吐了起來,再也沒有什么挡住她看到这样血腥的场景,血染红了泥土,就连泌水河都不能避免,猩红的血Y顺流而下,向剑阁城流去,

    涟漪更加恶心,就连胆汁都要吐出來了,尸横遍野,入眼处便有J百人,究竟是谁,要杀了她,

    修竹递给涟漪一条G净的手帕,并问道:“回剑阁城吧,”

    “不,”涟漪一边G呕一边说,“我要看看,究竟究竟是谁要杀我,”

    修竹不再说话,轻轻拍击着涟漪的背部,让她好过些,

    终于,涟漪不再呕吐,时间却也到了H昏时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血腥味,涟漪用修竹递给她的帕子擦了擦嘴,然后颤抖的走向了一具尸T,

    四周的尸T都不难看,只是X口开了一个洞而已,有差别的便是他们的表情是否狰狞,而涟漪选的这具尸T,表情只是茫然,不算狰狞,

    涟漪掩着口鼻,翻找着他身上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翻找了许久也沒有找到,却触嫫到他冰冷的P肤,涟漪惊叫的向后倒去,修竹立刻接住了她,

    涟漪立刻扑在修竹身上,抱紧了修竹,修竹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打着涟漪的背,说:“不怕,我在,”

    涟漪紧紧抱着修竹,手上却有滑腻的感觉,涟漪立刻看向修竹背后,有一支箭cha在心脏的位置,

    “你受伤了,”涟漪手忙脚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那白Se的YT从伤口处流下,只怕就是修竹的血Y,

    “沒事,”修竹安W一般对涟漪笑了一下,然后反手一拔,箭被chou出,溅出白Se的血Y和模糊的R块,

    涟漪却并不觉得恶心和害怕,她立刻撕下裙摆,然后拉开修竹的上衣,为他包扎,

    修竹沒有阻止涟漪的行为,并配合的张开手臂,让涟漪为他包扎,

    四周依旧飘荡着骇人的血腥味,太Y也全部落下,四周漆黑一P,还有遍地的尸T,涟漪却沒有恐慌,专心致志的为修竹包扎,

    修竹低头看着涟漪认真的脸,嘴角微微勾起,只希望,这伤口,永远不要恢复,

    涟漪终于为修竹包扎好,抬头笑着说:“终于好了,”却见修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中只有她的脸,嘴角微微上扬,涟漪忽然觉得四周血腥的背景全部消失,只剩修竹这样好看并让她安心的脸,

    修竹不知怎脺鳐渐低下头來,越來越靠近涟漪的脸,涟漪眨了眨眼睛,眼前的环境又恢复如初,她有意识的避开了修竹的脸,低下头,为修竹理了理衣F,替他穿戴说:“走吧,”

    修竹愣了愣,然后穿好上衣 ,点头不语,

    回去的路上见到了第一批要杀害他们的人的尸T,尸首支离破碎,惨不忍睹,涟漪忍住吐意,停下了脚步,

    修竹又要遮住涟漪的眼睛,涟漪却拦住了,说:“我看看,”

    这些人覀惻打扮不同于后來的人,后來的人身上什么证明身份的也沒有,而这些人脖子上是人的指骨,手上还有人的头骨,怪不得修竹不让她看,只怕这些头骨吓着她,

    涟漪还想要再上前看看有什么能够指证是谁派他们來杀她的,修竹緡住了她的眼睛,说:“别看了,”

    等修竹的手离开她的双眼,他们已经到了最近的城池,

    一來到城内,涟漪便松懈了下來,有太多太多的问題想问,却还是昏沉沉的在修竹怀中睡过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