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临文嗟悼

    墨歌站在墨府门口,看着熟悉的大门,再抬头看着那朴素的门匾,简简单单的“墨府”二字,毫无花纹,砖框磨琢得极光滑极细腻,给人一种大方之感,

    为什么觉得这般陌生,墨歌伸出手,指尖触到朱红大门,冰冷冷的感觉从指尖传到心口,她立刻缩回,

    好冷,墨府好冷,

    可是,她还是要去找墨契,完成皇后给她的任务,

    墨歌踏进门槛,看着熟悉的场景,却感受着不熟悉的感觉,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冰冷,

    墨歌就呆呆的站在墨府庭院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尴尬的杵在那里,就像是來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都是可怕的东西,

    “歌儿,最近怎么样,”墨契从墨歌身后走來,语气十分欣喜,他一回京城,便想要去看看歌儿,可是姑姑总是以墨歌已经出嫁,不得随意见男子为由,拒绝了,

    今日,他一听到墨歌要來墨府便一直站在府内等她,想要问问太子对她好不好,可有欺负她,

    看到墨歌进來,墨契原本想要像小时候一样吓墨歌一下,但是想想她如今已经是太子良娣了,自然不能和以前一般放肆,便沒有上前捂住墨歌的眼睛,而是走到她面前问候,

    可当墨契见到墨歌,笑容便收敛了,墨歌的脸上已经沒有婴儿肥了,双眼暗淡无光,

    J时歌儿她变得这般消瘦,眼神沒有焦距,甚至是沒有看见一直站在旁边的他,

    墨歌咧嘴一笑,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更加自然,更加像从前,她拉住墨契的袖子说:“表哥,姑姑说你是结婚的年纪了,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呢,”

    墨契古铜Se的P肤浮现淡淡的红Se,他扯走他的袖子,咳嗽一下说:“急什么,你还沒说太子对你好不好呢,”

    墨歌害琇的别过头,忸怩的说:“很好,”

    看到墨歌的反应,墨契的脸瞬间变得苍白,

    不对,不对,这不是墨歌应该有的反应,不对,

    现在的墨歌就像一个沒有生气的木偶,黝黑的双眼再也看不见曾经的灵动,只剩G涩的黑洞,他不知道墨歌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原本活泼无邪的她,才是她,

    “原本的你不是这样的,歌儿,若你真的喜欢太子,过的不错,你便会说很多你不满意的事情,却不许我说他的不是,”

    “为何,变得这么消瘦,”墨契皱眉,墨歌则是摇摇头微笑着说:“表哥,现在的我好,不会到处惹麻烦,不会无理取闹,多招人喜欢,”

    她还捏了捏自己的脸蛋,作欣喜装,眼神却是难过而无神采的,说:“瘦了才好看呢,”

    墨契却不信,不是的,墨歌从來都不在意外貌,一定是有什么刺激到她了,

    才过了半年,她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在边塞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的样子呢?

    “因为太子才如此消瘦,”墨契拉着墨歌的手,看着墨歌G涩的眼睛,小心翼翼的问,

    他不希望是因为太子的原因而使墨歌这样,若是因为太子,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一个是他要好的兄弟,一个是他亲ai的MM,

    墨歌摇摇头,松开僵Y的嘴角,有泪花在眼里闪烁,她最终选择不再伪装,因为装不下去了,她也不想要欺骗墨契,

    墨歌摇头,拉着墨契的衣袖说:“不是因为太子哥哥,他对我好,表哥,你别问了,”

    墨歌又笑着对墨契说:“结婚了一定要告诉我,对了,你到底喜欢怎样的nv子,”微笑直达眼底,

    墨契叹息,然后无奈的拍拍墨歌的肩膀说:“你回去休息吧,我去和姑姑说便好了,”

    “那好吧,” 墨歌沒有继续纠缠下去,可是若是从前,她必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

    墨契看着墨歌离去的背影,心中无限狐疑, 原本以为墨歌嫁给太子赤潋会很幸福,可墨歌如今的模样让他心惊,看样子,她过的极为不好,

    怎么会这样呢,太子是绝对不会做欺负墨歌的事情的,那歌儿到底因为什么这么悲伤,

    香樟的香气四溢,墨契忽然想起墨白,叔叔一定知道歌儿为什么不开心,他是歌儿的父亲,是最最疼ai歌儿的人,

    墨契走进墨白的书房,墨白正在练字,眼神专注,笔力遒劲,写的是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

    墨白察觉到墨契的到來,他抬起头,对着墨契笑了笑说:“歌儿可说了什么,”

    墨契摇摇头说:“沒有,什么都沒说,一点也不像从前的她,”

    墨白点了点头,接口:“确实和以前的模样比不得,毕竟已经嫁人了,怎么还能和做姑娘时一般胡闹,”

    “不是的,”墨契打断墨白的话,激动的说,“她确实变得乖巧了许多,却一点都不开心,她不想要变成这个样子,她现在不快乐,”

    墨白愣了一下,等墨契说完,然后蘸了蘸墨水,继续抄写《兰亭集序》,口中说道:“别胡思乱想了,她从小就想嫁给太子,哪有什么不开心的,”

    墨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个从小就最宠ai墨歌的人,会这么平静的无视墨歌的变化,

    墨白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冷淡还有墨契的不解,他放下笔,拍拍墨契的臂膀,笑着说:“契儿也长大了,能够观察出家人的变化了,知道关心MM,很好,”

    墨契被墨白的表扬弄的极为不好意思,嫫了嫫后脑说:“沒沒有啦,”

    墨白依旧笑着说:“歌儿已经嫁人了,心思多是正常的,若是F人之间的事情,你怎么好cha手,更何况,歌儿长大了,她能够解决的,若她真解决不了,也会來找我,她从小都是这样,出了问題就会找我帮她解决,不是吗,”

    墨契想了想,确实如此,从小到大,墨歌做什么,犯了多大的错,墨白都会替她解决,就连当初当街殴打易水寒,墨歌也只是被禁足而已,

    “nv子的心思你别猜,歌儿她或许就是长大了,”墨白循循善诱,墨契点点头,觉得墨白说的有理,心中的石头也落地,

    墨白却沒有兴致再写字,整理好mao笔和租台,指着他刚刚写好的字对墨契说,“写的可还好,”

    墨契惶恐的退后说:“叔叔,我如何会看字,”

    墨白笑着拉过墨契,指尖划过字的下方说:“无妨,你说说你的看法,”

    “写的很好看,入木三分,”墨契抓抓脑袋,他最怕的就是读书写字了,会的J个成语都是小时候被强迫学的,

    墨白点点头,沒有为难墨契便直接说道:“这句子我喜欢,我们看古书,与前人共鸣,常常临吾澗息,殊不知百年之后我们也会化成灰烬,只有这书籍会流传千古,不知千古之后会不会有人对着我的书嗟叹,”

    “临文嗟悼,有感于斯,”墨白笑的温润,墨契 被墨白说的晕晕乎乎,一知半解,只得不停的点头附和,

    墨白知道墨契不喜欢听这些,便笑着说:“回去休息吧,”

    墨契立刻如得了赦令一般滇澯了,

    墨白望着墨契快速离开的背影,笑了笑,叹息道:“这么容易被打发,以后坐上了那个位置该怎么办才好”

    墨白走出书房,仰头看着高大的香樟树, 此时正是香樟三场雨中的落花雨,白花浓香,芬芳弥漫,

    “哥哥”声音低沉舒缓,让人沉醉,

    时间不经意间滑至七月, 皇嗊内表面一P祥和之气,但是暗地里早已波涛汹涌,

    完颜出现之后,别的嫔妃J乎沒能再看见皇上,她们提到完颜的时候,都咬碎了银牙,

    易潇潇则是躲在嗊殿中,研究着容贵妃的喜好,

    容贵妃喜欢静,在宴会的时候,她会坐在一旁,低着头,露出颈后侧雪白的肌肤,默默的笑着,

    容贵妃喜欢看书,她J乎从來不出宮,在她刚进嗊的时候,她沉静了一年,从來不争不抢,什么事情都是淡淡的笑着,

    皇上一直在注意容贵妃,因为她是容家的nv子,但是他被这个安静的nv子所困扰,困扰她的不争不抢,

    容贵妃见到皇上会开心的笑,沒有见到皇上也是淡淡的笑,她会倚于窗框上,手中拿着一本诗词,口中念着她觉得好的诗词,窗外的树发出沙沙的响声,

    那样的画面一定很美,易潇潇想,

    可惜她学不來,她也沒必要学,她只要静待佳音便好,

    不用等太久,大概在八月吧,等天气凉快了,赤莲也全部都败了,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只可惜了完颜这个nv子,她们都是可怜人,

    易潇潇有些感叹,却不知别人也在感叹她,

    “听说了吗,风萧萧被涂大人赎走了,”

    “啧啧啧,前J日还听说涂大人救了个异族美人,还以为他会忘了风萧萧一阵子呢,”

    “男人嘛,哪里会满足,”

    南风阁里又有各种传闻,梁子芥满意的勾起嘴角,一切的一切,都如赤喾计算的那样,沒有丝毫差错,

    那个涂大人贪财好Se,一听新开的青楼的花魁是绝Se,便动了心思,想要借助裙带关系上位,

    一切道路都给易潇潇铺垫好了,现在,她应该已经在后嗊蛰伏了吧,

    如今,便是静待佳音了,

    希望,她不要让他们失望,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