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皇权H泉

    当赤喾回到豫章王府时,已经是深夜,王府内灯火暗淡的很,好在一切如常,唯有易水寒坐在他必经之路的石椅上,把玩着一个香囊,

    易水寒见赤喾回來,立刻迎上去,问: “她找你何事,”

    易水寒很好奇,能让一个自小循规蹈矩的公主独自跑來这边塞的缘由,

    赤喾摇了摇头,牵着朝野向马房走去,沒有停下解释的意思,

    易水寒见赤喾不想回答,嘴角勾了勾,道:“莫不是找你谈情说ai,”说完打开那个香囊,一对莲花耳环露出半边,伸至赤喾面前,

    赤喾随意瞥了一眼,皱眉,这个莲花耳坠他根本沒有丝毫印象,便沒有伸手去拿,

    易水寒见赤喾并不在意那香囊,便收起來,丢在一旁的石桌上,问:“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你猜到了什么,”赤喾停下步子,拍了拍朝野的背,朝野十分乖巧的跑进了马房,

    易水寒走近赤喾,细细分析:“当初你在边塞半年也不见涟漪公主來找你,而今才不过J月,她便急忙赶來,这一路奔波,也有无数凶险,她究竟有什么样的理由一定要來见你呢,”

    “只是为了见你一面,那也太痴情了吧,却也不值得冒这么大的险,何况她是最最规矩的涟漪公主,” 易水寒说到这里便止住了,因为他不希望他猜对了,

    赤喾双手环抱在X,点头,说:“继续,”

    易水寒面Se变得凝重,他继续说出心中所想:“她找你,必定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B迫着她不得不瞒着所有人來找你,这个消息,与你有关,那必定就是她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是什么了,”

    “对,她知道我要杀了皇上,”赤喾的脸上竟然还有丝丝笑意,他依旧双手环在X前,悠闲的看着易水寒,

    易水寒双眼微眯,全身突然充满戾气,他怒道:“你放了她,”易水寒不用猜,便知道赤喾一定不忍对涟漪公主动手,他立刻唤來下属,说:“立刻追杀涟漪公主,”

    “慢着,”赤喾也冷下脸來,说,“她并沒有把此事告诉他人的意思,她來找我就是为了让我住手,”

    “谁告诉她的,”易水寒冷静下來,这件事情京城只有太后和梁家的梁子尘梁子芥知道,他们会告诉涟漪,

    赤喾摇头,说:“她说是什么世外高人,说什么看见了我万劫不复的未來,希望我回头,”

    易水寒似是听了什么好笑的故事,哈哈大笑了起來,笑了一会儿,便抓着赤喾的手臂说:“然后你信了,怕了,想要回头,就放了她,”

    “不怕,就算放了她我也不怕,”赤喾说完,抓住易水寒掐着他手臂的手,易水寒微微眯起眼睛,赤喾说:“涟漪既然是要我回头,便可推测,皇上他们并不知晓我们的事情,不然涟漪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跑出來,而涟漪,我赌她什么也做不了,”

    易水寒反握赤喾的手,两人都很用力,似乎在较量手力,赤喾继续说:“我们的计划有很多应对方案,不怕涟漪知道什么,而且,京城已经步入正轨了,何必再对她下手,”

    易水寒双眼紧盯着赤喾, 看了许久许久,似乎想要从赤喾脸上看出什么,忽然,易水寒chou出自己的手,动了动五指,叹息道:“长的像,X子也像,只是不知结局像不像,”

    赤喾心中一跳,他知道易水寒在说他的父亲洪都王,而在易水寒眼里,洪都王就是个英雄气短儿nv情长之人,

    “但愿你赌赢了,涟漪起不了什么作用,”易水寒叹息,摇头无奈道,看样子答应放过涟漪,

    “谢谢,”赤喾笑着说,“早些歇息吧,很晚了,”说完便回房了,

    易水寒目送着赤喾的背影消失在转角,眼神深邃,然后独自一人离了豫章王府,來到了城阙,

    望着硕大的圆月,易水寒声音飘渺,如从很远处传來一般,

    “杀了涟漪公主,带头给我,绝对不能让她活着回京,”

    绝对不能有一点点的意外,他要替赤喾杀光在皇权路上所有障碍,

    愁云渐渐遮蔽了朔月, 地上如结了白霜,易水寒不经意滇潷起來头看了看月亮,复又低头看着地面,喃喃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么,”

    他看向南边,那是京城长安的方向, 他长大的地方,

    “等我,”易水寒转头,走下城阙,

    等我回去,我必定是以另一个面貌,另一个身份回去,

    皇权之路,H泉之路,

    树林里的蝉卖命的嘶鸣着,浓密的树林小道里沒有一点点Y光,小道的尽头是一P光晕,使人忍不住的想要走上前,看看那P光晕后面是什么,

    涟漪慢慢的走着,道路两旁是笔直的竹子,特殊的清香味让涟漪舒心,修竹身上也是这个味道,淡淡的,但若是刻意去闻,香气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些事情,就如这竹香一样,不经意的瞬间,它便会闯入你的世界,在你还未反应过來时它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來不及T会幸福,便开始遗憾,

    越是想要抓紧,消失的却越是快,

    而修竹是不是如此,涟漪不知道,

    他就像竹香一样,在她不经意之间给她最舒心的感觉,可是,谁又知道这样的感觉会不会立刻消失不见?

    修竹陪在涟漪身边慢慢的走着,面无表情,涟漪转头,淡淡的看了修竹一眼后又别开,

    她这辈子输不起了,修竹知道她所有肮脏的一面,她更加不知道如何面对修竹,

    她不喜欢修竹,更配不上修竹,就别耽误他的时间了,

    她打破沉默:“修竹,”

    修竹点头说:“嗯,”

    “你走吧,”涟漪低着眉眼,沒有看修竹,接着说:“我是赤涟,是个普通的人,会老会死的,那个天上的涟漪仙子已经死了,所以你不必來找我,”

    修竹皱眉,不解的看着涟漪说:“你就是涟漪,就算剔除仙骨你也是涟漪,”

    “你在我身边有什么意义,”涟漪停下脚步,依旧是低着眉眼,

    修竹想都沒想便妥口而出:“需要有什么意义,我喜欢陪在你身边,喜欢看着你笑,喜欢陪在你身边那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我想要守护你,就算你会老,会死,又如何,”

    涟漪心中好似有一G暖流,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修竹说:“你也看到了我昨天做了什么,我那么蟼愾,你不值得这样对我,”

    修竹倒是奇怪的问:“你做了什么,若是因为你想自杀,那么我便更需要对你好,”

    涟漪沒想到修竹竟然真的沒看她昨日做了什么,她更加觉得自惭形秽,觉得自己不配这样的修竹,

    “我利用过你,你真的不值得对我这么好,”涟漪想要避开修竹,他是真正有气节的竹,而她是污泥一般的假莲,

    “我心甘情愿,”修竹笑着说,眼下是浅浅的卧蚕,那样好看的笑,让涟漪不敢去污秽,

    涟漪闭上眼,缓缓的说:“我是人,死了之后又是新的轮回,便再也不认识你了,你要看着我生老病死,永无休止,”

    “你死了,我便再去寻你,不过是一场场轮回而已,”修竹拉住涟漪的衣袖,停下步子,笑着说:“总有一世,你会ai上我,”

    修竹笑滇潾过自信, 涟漪忍不住的讽刺道:“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你永远得不到的东西,”

    涟漪说完,也觉不妥,尴尬不已,而修竹拉着涟漪衣袖的手开始颤抖,

    修竹自小便沒有被人忤逆过,曾经涟漪讽刺他的时候,他心中充满怒气转身便走,而如今再次听到涟漪的讽刺,他心中域是恐慌,慌乱的让他想要逃离,

    逃离涟漪口中的事实,

    修竹转身便走,走向小道远处的那P光晕,涟漪就那样站着,睁着眼睛看着修竹离开的背影,他的背影忽然变得很寂寞,四周的修竹瑟瑟,他的长袖和长发翻飞,渐渐的融入那P光晕,一点点的消失,一点点的消失在涟漪的眼中,

    涟漪睁大的眼睛忽然滑出一道道清流,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这是最后一次看他离开的背影了吧,每次她都惹他生气,让他转身便离开,他的背影越发的寂寞,寂寞的就像另一个自己,

    她缓缓的走着,空气中竹子的清香萦绕在她的身旁,泪水绵绵不绝,她就像是把J千年的泪水都留在这时流了,

    那P光晕依旧是那么遥远,而这道竹林小道好像沒有尽头,涟漪忽然跑了起來,她想要走到那P光晕里,想要看看光晕那头,是什么样的光景,想要看看光晕那头,修竹是否还在,

    终于到了小道尽头,涟漪终于可以看到光晕那头的景Se,不过是一P湖泊,涟漪四处张望,除了壮丽的湖泊便是瑟瑟绿竹,

    修竹不在,

    真的不在了,

    涟漪蹲下,抱膝痛哭,

    忽然一个温暖的怀哀把她拢在怀里说:“怎么哭了,”

    涟漪抬起头,便见到修竹好看的脸,他用G净的袖子轻轻替她擦眼泪,涟漪一蟼愑扑在修竹怀里说:“下辈子,你一定要找到我,让我ai上你,好不好,”

    修竹呆滞了一下,然后微笑说:“好,”

    蝉依旧是不甘的嘶鸣着,好像极力想要证明什么,不停的说:“知了,知了,”

    蝉通禅,它们可是知道了什么,知了,知了,可知相思情未了,

    湖泊旁边的杏花树上,涟漪挂上去的杏花依旧开的鲜艳,亭子上有J只喜鹊欢快的叫着,鸳鸯也戏着水,

    ,,,,,,,,,,,,,,

    看别的网站转载的亲们,加我qq747160483,给你们账号看vip~如意每日一更3000字,时间是上午9点,第一时间看哦~就不用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广告了嘛~么么哒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