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一厢情愿

    远处传來Fnv捣衣的声音,明月照在涟漪房中,一点点的徘徊,空气G净的沒有一丝纤尘,天空中只有孤孤单单的一轮明月,

    涟漪妥下繁复的F饰,解开云鬓,乌黑的长发和砖白的胴T辉映,在月光之下如玉瑜一般诱H着人去拥有,她披上蚕丝长袍,袅袅身姿隐隐约约,更显曼妙,

    她白皙的脚踏在朱红Se的地毯上,步步生莲,就像在走着什么仪式一般,走向了赤喾的房间,

    轻轻推开门,赤喾对着窗背着门,月光从他身旁漏在地上,长发简简单单的扎在后面,身着朴素的白Se夏布裋褐,本是贫穷之人穿的衣F却让他穿出了清贵的感觉,

    涟漪轻轻走到赤喾面前,赤喾正吃惊涟漪的覀惻,涟漪便立刻拉开赤喾的上衣,把头深深的埋在赤喾广阔的X膛上,肌肤与肌肤相触,这样温暖的怀哀,这样强劲的嗅濜,这样真实的感觉,

    日夜渴望赤喾的怀哀,如今,成真了,她能感受到赤喾火热的鼻息,还有快速起伏的X膛,宜人的T温,这是她日夜渴望的人的身T,赤喾的,属于她的,

    赤喾的身T极其僵Y,涟漪也沒有别的动作了,只是静静的靠在赤喾X前,感受他的一切,

    月光在地上蔓延,把两人的影子投的很长很长,远处传來捣衣的歌声,空气G净的沒有一丝纤尘,

    赤喾沉默许久,身T也不再僵Y,他缓缓开口说:“阿涟,你走吧,”

    “不,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涟漪紧紧的搂着赤喾,她抬头看着赤喾越发刚毅的脸说:“明明你是喜欢我的,我也喜欢你,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若我像她一样与你有了肌肤之亲,你不也应该娶我吗,”

    涟漪的眼神火热,她的手攀上赤喾的脖子说:“像当初许诺她一样,许我未來,”

    赤喾立刻把涟漪推开,他和涟漪一起倒在地上,赤喾低着头,而涟漪则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赤喾,赤喾的声音很冷,他说:“滚,”

    涟漪的身T颤抖,月光依旧是柔柔的洒在地面,洒在涟漪颤抖的身T上,

    太长的沉默,赤喾终究还是不忍,闭着眼睛说:“回去吧,今天什么事都沒有发生,”

    涟漪逃似的离开了这里,跑回了自己的房间,跪在地上,捂住嘴巴,问自己,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究竟是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蟼愾,

    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择手段,用尽心机,为了达到目的不惜利用别人,

    为什么她变得这么肮脏,肮脏的让她自己都心生厌恶,

    她还有什么颜面出现在赤喾面前,

    她算错了,算错了赤喾对她和墨歌之间的差别,原來的计划现在想起來多么可笑,

    她也开始算计赤喾,算计赤喾对自己的感情,本想利用一夜缠绵,让他松口,放下心中的仇怨,停止报F,

    可笑的是,赤喾对她根本沒有男nv之情,根本沒有

    她输的一败涂地,前世和今生的执念和幻梦被一击击碎,整个世界奔溃,就像打破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涟漪万念俱灰,只求一死,

    她颤抖的爬起來,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砸在地上,茶杯立刻四分五裂,涟漪拿起一块锋利的碎P向脉搏上割,但是一只修长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她动弹不得,

    那只手拿走碎P,涟漪抬头便看到了修竹紧皱的眉头,他叹息,妥下外衣披在涟漪身上说:“何苦,”

    涟漪推开修竹,她所有虚伪肮脏,完全都被他看在眼里,她如何敢面对他,

    “漪儿,你不必活得这样悲哀,”修竹不顾涟漪的躲闪,把涟漪搂在怀中说:“漪儿,忘了他,”

    涟漪的身T是冰冷的,就像一块沒有温度的石头,修竹的身T也颤抖了两下,

    修竹放开涟漪,为她理理凌乱的头发说:“漪儿,为什么要叫阿涟呢,明明不需别人怜悯,”

    涟漪茫然的看着修竹,回想起前世在仙界的一幕,

    那时候的她那颗跳动的心脏,多么渴望另一个火热的心与之相靠,

    她跪坐碧池岸上,看着倒影满池的莲花,然后对着水中自己的倒影说:“瘦影自临春水照,卿须怜我我怜卿,”

    水中忽然出现了帝喾的模样,涟漪的脸忽然全红了,她转头看着帝喾说:“九皇子,”

    帝喾则是随意的应了一下说:“涟漪,你喜欢这首诗,”

    “还好”涟漪鼓起勇气,认真的看着帝喾说:“但是我更喜欢: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那脺餍你阿涟好了,”帝喾丝毫沒有反应过來涟漪想要表达的颔义,涟漪则是红了红脸答应了,然后说:“我叫你阿喾可好,”

    帝喾转身点头,语气随意的说:“随你,”

    她认为阿喾是喜欢她的,她的模样是天上最好的,法力极高,天后也很喜欢她,天上只有自己配得上阿喾,涟漪大小便这么认为,

    在别的仙人眼里,确实都也认为涟漪和帝喾时最般配的,

    但是般配和喜欢是两M事,大家都知道涟漪仙子极为喜欢帝喾,可是帝喾对涟漪仙子却是冷冷淡淡的,但是涟漪仙子好像一点也不在意帝喾的冷漠,

    就这样过了很多年,直到现在,涟漪才明白,帝喾或许真的从未喜欢过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都是自己在和自己臆想中的人物J流感情,

    他随意的一个眼神,她都觉得那是有深意的,他随意的一个动作,她都觉得那是对她的暗示,他随意的一句话,她都认为是有内涵的,

    都只是她以为,

    她以为他教她骑马,是因为喜欢她,现在想來,他只是随口答应了而已,

    及笄宴会上,她偷看他,他回她一个浅笑,让她以为他很开心,现在想來,不过是随意的问好,

    他答应娶她,不过是因为沒有反抗的理由,他便应下了,她却以为,他ai她

    那些她以为滇濔蜜瞬间,不过都是她一人的美好记忆,在赤喾眼中,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事情而已,甚至不能成为记忆,

    她总是喜欢给记忆添油加醋,让其朝着她希望的方向修改,在闲暇时,回忆这些让她欣喜若狂的美好画面,可是,如今心灰意冷时再看,那些曾经不愿意直视的细节,鲜血淋漓的暴露在她面前,她不得不面对,

    这些马脚,让她惊醒,赤喾,不喜欢她,

    她以为两人之间深刻的回忆,赤喾从來沒有印象,

    涟漪笑了起來,却分外凄然,对修竹说:“我确实不如墨歌,那般的矫情,自以为是,自然得不到阿喾喜欢,”

    修竹摇头,松开紧抱着涟漪的手,认真看着涟漪说:“你很好他不是你的良人,”

    涟漪沒有说话,双眼沒有焦距,修竹接着说:“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

    修竹为涟漪再加了一件披风,搂住涟漪一转眼便來到一个烟雾缭绕的嗊殿,涟漪记得,这是月老的嗊殿,她剪断了帝喾和墨歌的红线,

    修竹带着涟漪走进去,里面有很多的瓷娃娃,而帝喾和墨歌的最为醒目,因为那么粗大的结层层盘旋,把墨歌和赤喾紧紧连接在一起,涟漪别开头,

    “你去看看可有你的,”修竹站在旁边说,涟漪拦住月老殿中的一个红线nv说:“涟漪仙子曾经可有牵过红线,”

    红线nv从未看过涟漪,但是听过她的传说,不知传说中的涟漪仙子可有眼前这个nv子美丽,她笑着说:“沒有,涟漪仙子她是神石化成,不在六道之内,所以沒有,”

    修竹又走上前问:“可有妖界太子修竹的,”

    那个红线nv看到修竹的模样之后脸满脸通红的说:“沒有,他也不属于六道,他是上古篁竹化成的,”这般好看,只怕涟漪仙子也不过如此,

    涟漪满脸惊讶,她抬头看着微笑看着自己的修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修竹的心意她已经明了,可是,那又如何,

    他是无心的篁竹,是妖,是强大的存在,

    她曾是神石,却不知怎么得了心,而如今是人,是滚滚红尘中的一颗芥子,

    永不停息的轮回等待修竹的将是不停的寻找,等待,守候,然后是看着她死亡,

    何其残忍,看着心ai的人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却什么也做不了,

    何况,这一世,她不喜欢修竹,

    她不能因为赤喾不喜欢自己就随意接纳修竹,这样,更对不起修竹,她已经利用过他很多次了,

    她不喜欢修竹,更配不上修竹,

    涟漪低下头,轻轻说:“回去吧,在天上这么久,地上或许已经白天了,”

    修竹知道涟漪懂了他想说的,但他明白涟漪需要时间接受,他点头,把涟漪送回房间之后便离开了,这时天已经破晓,

    原本的计划全部被打乱,她还是要继续下去,

    面对赤喾,不管多么尴尬,多么琇愧,她都要见他,阻止他杀了她的父皇,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