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公子如玉

    第八章

    天差不多已经破晓,容璧盘坐在床畔,上衣已经退至腰间,平日看似清瘦的身T却线条分明,一看便是常年练武之人,白净的后背上却有一道极不搭调的创伤,在他羊脂玉一般的肌肤上,更显狰狞,他的手中紧紧捏着血迹斑斑的白布,手臂上有隐隐青筋浮现,而侍从正手忙脚乱的为他上Y,一个护卫模样的人站在一边汇报有关涟漪公主的状况,

    “我们本來Yu出手,可是一个蓝衣男子却先于我们便把他们弄晕了,我们都沒看清他是怎么做到的,”护卫说的忍不住想要和男子比划比划身手,

    容璧闭着眼睛,眉头紧皱,背后传來的镇痛让他说话都困难,他只得微微点头,

    护卫接着说:“那男子进了涟漪公主房间之后,沒有出來了,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便过來向公子汇报,”

    容璧一字一字的问:“那男子什么样子,”

    “非常非常好看,竟比男装的涟漪公主还要好看上J分,”护卫如实回答,那个男子的样子和气质他不能用语句形容,

    “哦,”Y终于上完,容璧吐出一口浊气,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男子的模样,在冬至时,在元宵时,在涟漪舞《滴水成珠》时,那男子卓然的身姿,

    他的模样和涟漪不相上下,但是他身上那种凌然众生的气质,是涟漪沒有的,在这方面,涟漪便输了好J分,

    若是有机会,必定要会一会那个神仙一样的男子,

    容璧穿上上衣,淡淡对护卫说:“你们都回來吧,涟漪有那个人护着,不会出事,”

    “是,”护卫说完,缓缓退出房门,侍从也收拾好那些血淋淋的白布,退出房门,容璧立即阻止,说:“那些带血的留下,”

    侍从不懂,但是很乖巧滇濤从了容璧,也沒有问为什么便离开了,

    容璧拿出火盆,火舌把那血迹斑驳的白布烧了个G净,再沒有一点痕迹,

    最后一朵火焰熄灭后,第一抹晨光也洒下,洒在容璧因缺血而苍白的脸上,他靠在门上,静静滇濤着门外的对话,

    “容公子最近睡的如何,”颔英的声音很小,好似怕惊醒里面的人,

    “应该不错,容公子现在还在睡呢,颔英姐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另一个丫鬟的声音俏P,故意停顿,颔英急急C促:“什么好消息,”

    “近日容公子换下的绷带上已经沒有血迹了,”

    “果真,”颔英的语气很是欣喜,

    “自然是真的,我看的清清楚楚呢,”

    话语渐渐小了,似乎是走远了,容璧嘴角勾了勾,打开房门,对走向远处的颔英喊道:“颔英,过來簢说说涟漪公主病状如何了,”

    颔英立即会意,对身旁的丫鬟笑了笑,然后走向容璧房中,步伐稳重,不似前J日那般,现在才是涟漪公主贴身嗊nv应该有的仪态,甚至有J分涟漪公主的仪态,

    “涟漪公主已经痊愈,我们要继续上路了,不然皇上必定不放心涟漪公主,要她回去,”容璧直入话題,把还未镇定下來的颔英惊呆,

    “容公子,医生说您要怎么也要修养两个月啊,”颔英急急说道,她身T下意识的靠向容璧,容璧却不着痕迹的躲开了,

    “两个月呆着这里,怎么可能,皇上必定是会让我们回去,亦或者再派人來,不管怎么样都会让他知道涟漪不在了,”容璧细细为颔英解释,然后用好看的杏眼盯着颔英,意思再明显不过,要颔英扮作涟漪,

    “可是您的身T”颔英依旧犹豫,

    容璧打断颔英的话,斩钉截铁的说:“无妨,重要的是,涟漪公主已经大好,是时候上路了,”

    颔英咬咬嘴滣,语气低落:“若是还有人來抓公主呢,”

    “我会保护公主,会保护你,”容璧说完便推门出去准备上路的事宜,留下颔英一人痴痴望着他清瘦的背影,

    颔英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保护她,还是保护装作公主的她,

    “这些不是我该想的,”颔英甩甩头,笑道,“以后不能再这么失礼了,”

    那日容璧要她不要再去给他送Y,多多照顾根本不在城中的涟漪公主,是怕被人发现公主不在吧,根本不是为了赶走她,因为,在容公子心中,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他根本不在意,

    而今日,这句“我会保护公主,会保护你,”也只是为了告诉她,她现在就是涟漪公主了,不要让人发现涟漪早就离开的事实,

    “可是”这句话真的很容易让她多想啊

    坐在涟漪的梳妆台前,颔英第一次认真的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从小到大,她都未仔细看过,因为永远站在涟漪公主背后的她,永远都是涟漪公主绝世容颜的陪衬,长得再怎么好看,别人也发现不了,

    而铜镜中的少nv,因为常年和涟漪相处的原因,也有J分神似,若是上了妆,也只有容璧公子能够认出來吧,

    颔英细细的描摹了她的眉眼,斜飞入鬓的峨眉,上挑的眼角,眉间火红的赤莲花钿,她拿起桌上的朱红Se水滴状的耳坠,微微偏头,戴在耳垂上,最后,只差红纱覆面,便再也无人能够分辨她是谁,

    她静静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若不细看,沒人能够看出她是颔英,可也不能确定她是涟漪,

    微微一声叹息,颔英终是戴上了面纱,铜镜中的nv子已经难以辨认了,颔英有些出神,

    公主公主她是去找豫章王了吧

    她自小便F侍涟漪,能够让涟漪这样抛弃公主的规矩,大胆做出瞒天过海的事情的人,唯有鹰章王,

    那豫章王有什么好的呢,值得公主这样疯狂,不顾一切,

    根本不值得,豫章王就连容公子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了,

    颔英愤愤的想,若不是容公子,只怕满京城都要知道公主被豫章王在大婚时抛弃了,

    大婚那日,容公子为公主拾起了喜帕,遮住了公主绝世的容颜,不知不知容公子有沒有可能为公主揭开喜帕,

    等公主回來了,她一定要让公主忘记那狠心的豫章王,若有可能让公主喜欢上容公子,这样,公主便不会那么悲伤绝望了,

    次日,涟漪公主大好,在众人面前露面,容璧公子陪着涟漪公主在城内逛了一会儿,并带回來一个求乞的小nv娃,说是涟漪公主心中恻隐,打算带在身边做丫鬟,分担分担颔英的担子,刚好颔英也连着J日照料公主给累坏了,

    见众人已经休整完毕,容璧宣布再次上路,并亲自扶刚刚痊愈的涟漪公主上马车,旁人看着心中暗暗猜测,只怕两人之间早就暗生情愫了,

    一行人一路向泌水城行去,泌水城是因泌水河闻名,泌水河从泌水城开始,绵延到剑阁城,一直通到猃狁国内部,多少陈国百姓和猃狁百姓都是靠这条河生活下去,却从未为泌水河起过争执,河水永远不分国籍,

    猃狁百姓甚至是敬畏泌水河,泌水河在他们眼里就如养育他们的父母,

    猃狁如今和陈国的战事一触即发,两国都很看重泌水河,一国守在一边,隔河相望,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猃狁一部,陛犴忽地主动叫完颜來见他,叫來却只是要她为他剥瓜子,

    完颜经过多次与陛犴相处,安分了许多,一直默默剥瓜子,等着陛犴先开口,

    陛犴用丹凤眼撇了撇低头为他剥瓜子的完颜,悠悠说:“听说你父亲想要抓涟漪,却失败了啊,”

    “哦,”完颜面上沒有什么反应,心中却是卷起惊涛,剥瓜子的手指抖了抖,

    陛犴抓了一把瓜子,却不放入口中,而是喂给依偎在他怀中的妖媚nv子,问:“谁要他那样做的,”

    “若是成功了,你不是会很开心吗,”完颜抬头笑着说,那笑极为吸引人,依偎在陛犴怀中的nv人瞪了瞪完颜,

    “我有说过吗,”陛犴眯眯眼睛,然后勾起完颜的下巴说,“完颜,你是个喜欢自作聪明的nv人,”

    陛犴一把推开身上的nv子,那nv子狠狠的用眼睛剜完颜一眼,陛犴等那nv子走了才说:“你不知道涟漪公主在皇上眼里有多么重要吗,如今猃狁和陈国的战事一触即发,我们猃狁国人虽说骁勇善战,但是在物资和人数方面和陈国相去甚远,你想要让陈国皇帝怒火滔天不顾一切的报F我们,导致两败俱伤,你父亲好苟延残喘吗,”

    “我”完颜咬滣,不知要怎脺麾释,

    “我什么我,”陛犴放下手,嫌弃的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蛰伏,等他们陈国内部斗的一团乱,就是时候了,”

    完颜不再争辩,沉思许久,才说:“那,我去帮你打探消息如何,”

    “你,”陛犴斜眼看她,却猛地笑了说,“长得倒是可以,只是那脑子,偷J不成蚀把米,”

    “你,”完颜气急,半天才道,“我知道你讨厌我,我走还不成吗,”

    “与我关,”陛犴闲闲道,

    完颜气的话都说不出了,陛犴让她走,她原以为他还会想着用她來控制她的父亲,现在想起來才知道那是有多么可笑,陛犴根本就沒觉得她有什么利用价值,甚至把她当包袱,

    完颜拂袖离开,

    她要去陈国皇嗊,证明给他看,她能够为猃狁国做出贡献,她是有用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