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耳洞化脓

    sat jan 31 09:00:00 cst 2015

    终于等到了破晓,修竹也陪着涟漪买了一匹马,两人依旧是默默的上路,一切都淹没在马踏声中。

    在去边塞的一路上,涟漪终于T会到了什脺餍风吹日晒风尘仆仆,六月中旬的Y光已经很是强烈,粗布衣F穿在身上让涟漪原本娇N的肌肤没有一处是好的。

    为了方便,她换上了寻常百姓的衣裳,可是那样绝世无双的脸反而更被凸显出来,于是她盖上幕离,把整张脸掩盖,还有那溃烂的耳垂。

    高温让涟漪的耳朵又开始溃烂,大腿内侧也因为摩擦而阵阵刺痛,但是她从未喊过疼,眼神坚定,用瘦弱的身T向修竹证明她的决心。

    倒是修竹常常会无奈的要求涟漪休息一会儿,涟漪则是倔强的摇头,没日没夜的骑着马,一路上已经累死了三匹马。

    修竹最终还是不忍,在一P长满竹子的林子里,强迫涟漪休息一会儿。一路上都是这样茂密的竹林,林间小道上是斑斑驳驳的Y光,知了卖力的嘶鸣着,好像想要极力说明什么。

    涟漪有些熬不住了,决定听修竹的去休息一会儿,涟漪两条腿都是酸软的,下马背后,两脚踩在地上如踩在虚空,大腿内侧估计已经鲜血淋漓,差点儿摔跤,修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让她倚着竹子休息。

    涟漪倚着竹子便立刻睡着了,每日没夜的奔波让从小养尊处优的她一时难以忍受,但是她却还是坚持了下来,从未喊疼。

    望着涟漪因疲惫而陷入沉睡的脸,修竹的心不可抑止的chou搐了一下。

    他蹲下,揭开幕离,用G净的袖子为涟漪轻轻擦了擦脸,涟漪的五官依旧是鏡致的,但这J日的风吹日晒让她的P肤G燥了许多,这样安静沉睡的容颜,更让修竹想起那首诗,“奈芳魂兮寂魄,谁与陪兮独孤”。

    若,是真的得话,他会陪着涟漪一起沉睡。

    知道所谓命运的他,若是从现在开始远离涟漪,或许以后便不会陪她一起永远沉睡了。

    可是,可是他不想,他不想要离开涟漪,即使知道涟漪利用他,即使知道她喜欢帝喾,即使知道最后他可能会因为她永久沉睡可是他依旧相信,涟漪会喜欢他,他不会让涟漪承受那样的命运!

    他自懂事便知道,这天下,若他想要,便如囊中取物一般,永远都是他改变别人的命运,没有什么人可以控制他的命运。

    他修竹,和涟漪一样,不信命,他如何会被所谓宿命所束缚?他如何会去选择逃避,去逃避未知的未来。

    逃得开的是命运,逃不开的是选择。

    即使命运是可知的,即使命运是逃得了的,可是修竹,还是逃不开选择,选择了他明明可以逃开的命运。

    “漪儿,我绝不会让你离开。”修竹坐在涟漪身边,轻轻的为她煣了煣酸软的腿,动作熟练轻柔。

    涟漪立刻被惊醒,她想要缩腿,但是只动了一下便疼的不行,大腿内侧被磨破了,现在一动便觉得疼痛难忍。

    修竹却不让涟漪把腿chou回去,依旧固执的为涟漪轻柔的按摩。

    修竹的脸十分沉郁,双手已经捏上涟漪的大腿,却丝毫不带情-Yu,涟漪却如被电击一般站起来,头上的幕离因此掉落,耳垂还残留着凝固的血迹,cha在耳洞上的银耳钉也分不清是什么颜Se了。

    修竹望着涟漪的耳垂,眼神深沉,站起来,说:“拔下来,不许再戴了。”修竹的语气冷Y,像是命令。

    涟漪却摇摇头淡笑说:“拔不出来了,长在里面了。”

    修竹一把把涟漪搂进怀中,涟漪身T僵直,不知该如何,她完全没有想过修竹会有这样的举动。

    修竹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用他的身T把她完全禁锢,她动弹不得。

    修竹的身T一点也不温暖,甚至有些凉意,在这样炎热的六月刚好,她甚至有丝丝眷恋。

    眷恋这样霸道却不强Y的舒适怀哀,J日里被她生生强忍住的倦意如C水般把她淹没,她就如溺水的人,在苦苦挣扎之后,绝望的放弃了,一点点的失去意识,不再抗拒C水的怀哀,甚至是贪恋温柔的水包裹她的感觉。

    她就想这样一直在这个舒适的怀哀中沉睡下去,再也不要醒来,再也不必苦恼。

    “好了。”涟漪猛地被修竹的话惊醒,C水什么都纷纷退去,修竹也放开了涟漪,手中却是那两支面目全非的耳钉,他趁涟漪神思迷乱的时候拔出,没有给涟漪带来一丝痛苦,涟漪却不知是该释然还是遗憾。

    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她那般执念于耳坠,或许是因为第一次打耳洞是为了要嫁给阿喾,又或许是因为喜欢那美丽的耳坠。

    耳坠多么美丽啊,她一直想要,可是却不适合,每每让自己鲜血淋漓,连同那耳坠也鲜血淋漓。拼命把它戴上,然后滴血,化脓,却和自己的血R生生沾粘在一起,若是Y生生拔掉,是一种痛,若不拔掉,更是一种缠绵长久的痛。

    那耳钉在修竹手上化成了青烟,涟漪惊得退后一步,却瘫软在地,痛呼出声。

    修竹的眼神有些Y沉,他半跪下,把涟漪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横抱起涟漪,涟漪不敢乱动,只是低着头,苍白的面Se里有丝丝红晕。

    修竹说:“先治好伤,没好之前不能动。”

    涟漪立刻倔强的摇头,修竹的脸Se更加Y沉,抱着涟漪便飞身来到了最近的泌水城内,找了一家医馆医治涟漪。

    涟漪面Se憔悴却依旧固执的摇头,拉住修竹的衣袖不让nv医给她擦Y,修竹只能一点一点的chou出自己的衣袖,冷冽的说:“身T没好之前不准走。”

    涟漪紧拽着修竹的衣袖,修竹见涟漪不松手,以手做刀向那长袖劈去,那衣袖便断了一截,轻飘飘的落在涟漪的手上。

    修竹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冷漠,涟漪有些慌,她再次抓住修竹的衣摆,修竹作势又要徒手断衣摆,冷漠的就如陌生人,像是要永远和涟漪断绝关系。

    涟漪恐慌极了,有一种要被抛弃的感觉,修竹知道她所有的心计,知道她所有的不堪,是不是不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她了?她猛地松开了紧拽修竹衣摆的手,修竹转身便走。

    望着修竹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涟漪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所有委屈一起涌上心头,淹没了她的理智。

    “你凭什么管我!”涟漪大吼,仰头大声对修竹说:“我要去见阿喾!”

    修竹本来走向门口的身T顿了顿,一种冰冷从修竹身上妥骨而出,室温低的吓人,涟漪的身T颤抖了一下。

    “你真ai他?”修竹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虚无缥缈,涟漪不知道修竹为什么这样问,她立即回答:“嗯。”

    “可是,有人簢说,你是因为ai的深了产生执念,可能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放弃还是不甘心。”这话是颜渊告诉修竹的,细细想来,涟漪确实如此。

    不甘心一直想要得到的被墨歌轻轻松松得到,不甘心被不如自己的墨歌得到,不甘心曾经付出的全部付诸东流。

    “不可能!”涟漪立即否决,在她心中,她一直深ai着赤喾,从未改变。

    P刻,修竹转身,漆黑的眼珠里似有暗涌C动,又似什么都没有,没有光彩,没有她的模样。

    “治好了,我就立刻带你去见他。”说完,转身便向门外走。

    涟漪的眼神闪了闪,憔悴的脸上绽开明媚的笑容,恍如赤莲初开,她说:“好。”

    修竹走到门口时,Y光从他身旁洒进房间,把他的身材描摹的极好,涟漪轻轻的,用她一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对不起。”

    修竹如何会让她吃那么多苦,只不过是奔波了J日,修竹便不忍心了。

    她再次利用了他。

    涟漪想起那日站在亭子飞檐上拿着杏花的修竹,心中一种难以言喻的酸楚喷薄涌出,修竹他是个外冷内热的人,他不常常笑,但是笑起来真的很好看。

    修竹他终究还是不知道嗅澺的感受,疼的多么希望这个心不是自己的,早就给了那个人,让他来感受她的心碎嗅澺。

    身上的伤痛在嗅澺面前,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呢,那种永远在折磨人的钝痛,让人呼吸不了。

    涟漪就在泌水城里修养了十J天,这段时间,修竹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涟漪不担心,时候到了,修竹自然会出现。

    泌水城离剑阁城已经不远了,再行J日便可以到,涟漪便也不急了,细细调养身T,等着和赤喾再见的那一天。

    命运如暗处的磷火,不知何时会燃起星火化成燎原之势汹涌而来。

    容璧抬头看着下弦月,手中紧紧捏着一封密函,密函上写:“公子无双画。”

    月Se极好,策马飞驰的赤喾慢下速度,对月说:“歌儿,等我。”

    墨歌捧着同心结,对着月亮祈祷:“天下太平,永无战争。”

    陛犴喝着完颜倒给他的酒,对月举杯说:“一试天下。”

    易潇潇掀开帷幔,月Se柔柔,梁子芥和她相视一笑,说:“只欠东风。”

    易水寒持着长枪,站在泌水河畔,说:“你去的那一晚,月Se和今日一样好。”

    梁子尘眼上蒙着素锦,却还是抬头看着月亮说:“无人不苦。”

    上vip就是为了得全勤,所以麻烦读者加我qq给你账号看vip了,麻烦了,747160483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