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舒适T温

    fri jan 30 09:00:00 cst 2015

    夏夜,涟漪坐在床沿,没有丝毫睡意,即使在深夜也没有丝毫松懈,镖局鱼龙混杂,还是小心为上。

    她拿出那个贴身放置的香囊,香囊内是一对白玉莲花耳坠,而给镖头的香囊内不过是普通的白玉,她如何舍得把真的J给他们,若出了意外,丢掉的也不过是上好的白玉而已。

    涟漪站起,解开束起长发的发带,随意的挽起头顶的长发,剩下及膝的长发如瀑般披散。

    去年,她及笄那日,她也是这样,而阿喾轻轻把这支发簪簪在她发中,而她说,“阿喾,我等你替我绾起青丝。”

    不过只过了一年,便变了这么多一切就像是一场梦。

    涟漪闭上了眼睛,轻轻把那对耳环挂在了鬓发间,不细看,还以为是一对发簪。

    “阿喾,我们,还回得去吗?”涟漪没有睁开眼睛,继续自言自语,“就像这白玉莲花簪,裂了,若是想尽办法掩饰,还是可以回得去的吧,或许,会更好。”

    那对耳坠确实比簪子更加好看,别在发间,极为特别。

    涟漪想要在脑海中描画出去年今日的所有画面,可是,只有赤喾一人,他身旁是雪白一P,唯有他的音容相貌,他的行为举止,他的低头浅笑,她能够完美的想象出。

    这么多年,她滇濎地唯有阿喾一人,可是,他的世界早就不止她一人。

    涟漪睁开眼,脑海中的画面都变成浮蜃楼阁,她摇摇头,拿下发上挂着的耳坠,她走至铜镜前,微微偏头,拔下耳洞上的银耳钉,耳洞已经快愈合了,不久便可以戴上这对耳环,那个时候,也差不多到剑阁城了。

    她用指尖把耳前的鬓发划至耳后,小心翼翼的把耳坠挂上去,见并无痛意,又把另一只挂上去,然后对着镜子细细打量。

    镜中的少nv有一张绝世的脸,未染脂粉,眉眼太过G净,让耳上那对有些大的玉莲花耳坠显得突兀,但若是画上红妆,戴上繁复的头饰,再穿上嗊装,那绝对是艳绝四方。

    涟漪解下耳坠,小心翼翼贴身放于怀中,复站起来,在房内来来回回走动,防止睡意袭来。

    涟漪细细盘算着时间,镖局走的很快,却还是刚刚走了五分之一的路,以这样的速度走下去,到达剑阁城要到七月,再回去的时候,只怕已经到了八月。

    “希望阿喾动作没有那么快。”涟漪在心中默默祈祷。

    忽然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涟漪惊得回头,只见一只竹管伸入房内,竹管中有烟雾冒出。

    涟漪立刻沾S帕子盖在脸上,又环顾房内,只见桌上有一只陶瓷花瓶,便小心翼翼的拿起,守在了门旁,等他们进来,便找机会逃出去。

    她掌心冒出冷汗,那花瓶似拿不稳了,若是人多该怎么办若是出事了该怎么办?容璧和颔英必是会被父皇责罚,而随从会被处死的吧

    不行!不行!怎么能够害他们出事,更何况,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有意外!

    涟漪的身T在颤抖,深吸一口气,门外传来J声低低的呜咽,终于,一个人影来到门前,一把推开了门,涟漪立刻把花瓶砸向那人的脑袋。

    花瓶却被那人一把接住,纹丝未动,涟漪睁大了眼睛,松开了手向后退去,那人放下花瓶,转头,一张摄人魂魄的脸出现在涟漪眼前。

    是修竹。

    见来人是修竹,涟漪浑身妥力,瘫软在墙边,刚刚太过紧张,现在全身都是酸痛的。

    “谢谢。”涟漪说,全身心的放松下来,在修竹面前,她没有什么可以掩盖或者害怕的。

    涟漪瞥了瞥那些人,都是镖局的人。

    他们用最下三滥的手段,却也是最高明的手段,他们是镖局的人,所以领队自然对他们放心许多,在他们守夜的时候,他们便潜入涟漪的房中,打算劫走涟漪,那些镖局的人只在意那块玉璧的好坏,却从未关心涟漪的安危。

    想至此,涟漪还是有些后怕,若今日修竹不在,后果难以想象,她果然还是太天真,这样跑出来,出了事情还要害别人受难。

    修竹见涟漪已经无事,便化出一把竹剑,涟漪立刻拦住说:“别!”

    修竹回头,表情疑H,涟漪解释道:“出人命的话会闹大,把他们丢出去就行了。”

    修竹便把那J个人丢到大街上,回来后紧紧皱着眉头说:“人间竟然如此混乱。”

    涟漪奇道:“妖界难道不混乱?”

    “自然不乱。”修竹语气傲然,妖界一直都很平静,因为没有人敢忤逆他。

    涟漪只是淡淡抿了抿滣,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这样自信的修竹竟有些孩子气,以为一切都会如他所想,如他所愿。

    然后皱眉问涟漪:“人间这么危险,你还是执意要去找帝喾?”

    涟漪语气坚定,看着修竹的眼睛说:“一定要去。”

    修竹也静静的看着涟漪,房中的灯很昏暗,还有迷魂香H人的气味,修竹那样深邃的眼神让涟漪不知所措,她渐渐低下头,不去看修竹那样摄人心魄的脸。

    下巴忽然一凉,她的脸盎修竹冰凉的指尖抬起,修竹细细打量涟漪的脸,涟漪的脸很是苍白,慌乱的眼神渐渐变得坚定,一脸的倔强,修竹放下手,转身叹息说:“我护送你去,只是保护你的安危。”

    他现在的心情极为复杂,既希望帝喾拒绝,也希望帝喾答应,因为拒绝了,涟漪或许会放弃帝喾,却会让涟漪极度的伤心,修竹有婴感,帝喾不会答应涟漪的要求,而涟漪会不会对帝喾绝望,他不知道。

    “谢谢。”涟漪不好再要求修竹带她立刻去见赤喾,静静的收拾好行李,等天明便去买一匹马,这样速度或许还会快些。

    “睡吧,时候到了我就叫你。”修竹靠在窗边,抬头望着明月,静静思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涟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她夜夜都睡的很晚,一般都是在马车上睡着,毕竟那时候镖局的人都在身边,有不轨心思的也不好动手。

    睡不着的涟漪便仔细打量修竹的侧脸,月光把修竹的脸照耀的十分透明,好像要与月光融成一T,他的滣微微开合,好像在呢喃着什么。

    涟漪的眼光太过直白,修竹偏头便看到涟漪呆呆的望着他的滣,涟漪的脸瞬间通红,便装作只是在看月光,通红的脸却出卖了她。

    修竹见涟漪装正经来掩盖刚刚的失态,也没有揭穿,继续望着月光,口中却不再呢喃。

    涟漪心中暗骂自己,又不是有意的,怕什么怕,于是视线向上,修竹的睫mao一颤一颤,长且浓密,竟比她的还要好看,涟漪心中微微有些不平,便闭上眼睛,翻身朝向床内,不看修竹。

    睡意未袭来,只有凌乱的思绪,涟漪想,修竹到底知不知道她有利用过他以他的能力,只怕是知道的吧,但是修竹对她依旧很好,丝毫不在意,涟漪有些愧疚,又有些雀跃,她不知道为何有这样奇异的嗅潿。

    涟漪按捺下心中奇异复杂感觉,强迫自己入睡。

    夏日的夜凉意不足,甚至连夜风也没有,燥热的很。

    修竹在涟漪转身后,微微偏头对着涟漪,嘴角勾起,眼神温柔堪比月光,看着涟漪的背影,脑子里猛地又回响起那段话“待冬归兮俱尽,C兰归兮其室。”

    他紧紧皱眉,握紧双拳,摇头,想要把脑中的声音甩掉,那声音却久久不停,修竹最后放弃了,任由那声音嘶嚎,轻轻走向涟漪,涟漪的身T蜷缩在一起,双手缩在X前,眉心也是紧皱,一看便知她这J日睡的都极不安稳。

    这样安静的睡颜,和脑海中的一模一样,让修竹分不清真假。

    修竹的心有丝丝chou痛,手抑制不住的把涟漪拥入怀中,涟漪却没有被惊醒,她连日都战战兢兢,生怕熟睡时出了什么意外,而如今修竹在,她自然是不怕的。

    涟漪的身T很暖和,这才让修竹放下了心,石头是不会有温度的吧。

    外面竟然传来J声知了的叫声,这样炎热的六月,在夜间也有知了鸣叫。涟漪似被惊醒,眉头皱了皱,却没有睁开眼睛,而是向修竹怀中靠去,那个怀哀凉凉的,很是舒适。

    修竹被投怀入抱的涟漪弄的措手不及,涟漪整个身T完完全全的嵌在他怀里,就像一簇火焰,点燃了修竹冰凉的身T,修竹从未有过这样奇异的感觉,想要抱紧怀中娇弱的人,紧紧抱着,就这样地老天荒。

    涟漪似是不满修竹炽热的怀哀,一个转身便又蜷缩在一起,背对着修竹,口中微微呢喃:“阿喾”

    修竹的身T迅速降温,他闭了闭眼睛,站起身,伸出手,莹白的指尖隐隐有雪花出现,而房间的温度瞬间变得舒适。

    修竹为涟漪盖上一床薄被,便继续靠在窗边,望着月亮,眸子里是从来没有过的深邃。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