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染红衣袍

    wed jan 28 09:00:00 cst 2015

    一切都平静了下来,好像所有人都鏡疲力尽的睡去,只剩涟漪一人还被禁锢在残酷的现实中。

    “公主,睡吧。”颔英为涟漪盖好被褥,见涟漪依旧睁着大大的眼睛,只得替她熄了灯,这样更易入眠。

    烛火在风中摇曳一下,转瞬即逝,就如生命一般极易逝去。

    黑夜把涟漪吞噬,涟漪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但是脑海中全是容璧倒在地上,鲜血染遍月白衣袍的模样,他嘴角是经年不变的笑,涟漪却觉得悲哀无比。

    大夫说,容璧常年练武,T质很好,不然早就踏上H泉了,流了这般多的血却还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涟漪又想起容璧身上的那件月白长袍,已经被血染成红Se,丝毫不亚于她身上的红衣。

    涟漪从来没有这脺鼽距离的接触过死亡,她只是一个养在深嗊里的公主,从未真正的经历过生离死别,当别人提起她的亲生母亲容贵妃时,她不感到难过,因为那太遥远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容璧差那么一点就死在她眼前,那赤喾呢?在战场上,又有多少次与死神擦肩?

    而谋反若是被发现,那就是必死无疑了,涟漪猛地坐起,她不要那样的事情发生!绝对不行!

    涟漪起身着衣,却没有看到颔英,于是出门寻颔英,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一人便够了。

    却见颔英从容璧房中出来,她见涟漪站在门口看着她,脸上瞬间通红,飞快的说:“公主,颔英去为容公子熬Y。”

    涟漪心中了然,容璧今日没有因为她而抛弃了颔英,颔英自然是明了的,如果容璧不管颔英,便有很多方法救她,便不用受这样重的伤了。

    “涟漪。”忽然容璧房中传来容璧虚弱的低呼,涟漪收回游移的心思,进了容璧的房间。

    容璧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Se,嘴角却还是经年不变的笑:“怎么办,如今我这样了,只怕是不能再行路了。”

    “无妨,你便在此处养伤,大夫说,你如何也要修养两个月。”涟漪顿一顿,接着说,“有护卫保护我,你放心。”

    “不放心,你若是出事了,皇上不知道要怎么样恨我。”容璧的声音微弱,表情也很委屈,羊脂白玉一般的脸上是少见的憔悴。

    涟漪坐在榻旁,为容璧捏了捏被子,叹息道:“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你却不让我尽兴,不如这样,我就在这附近游玩可好?不去泌水城了。”

    “真不去?”容璧一脸不信,不等涟漪解释,他又说,“随你吧,一切小心为上。”

    涟漪没有想到容璧这般容易便同意了,她还想要说什么,却见容璧已经沉沉昏睡过去,失血过多的他确实应该多多休息。

    涟漪悄悄离开容璧的房间,唤来护卫统领,说:“明日,我们便上路,留下一半人照顾容公子,要护好容公子周全。”

    “是。”护卫首领点头然后悄悄离开,没有惊扰容璧。

    破晓时分,露水还重,涟漪房间的灯还是亮着的。

    颔英看着仔细为她化妆的涟漪,语声颤颤说:“公主这样真的没事?”

    涟漪笑笑,之前妖艳的妆容已经全部卸去,没有胭脂的掩盖,涟漪的脸Se苍白,显得极为虚弱,自小娇生惯养的她奔波多日,又经历了生死边缘,没有病倒已经是奇迹了,她拿起一支螺子黛,为颔英细细勾画眉眼,勾魂眼尾上提,眉峰如刀,说:“自然没事,你戴上面纱,谁都不会发现的。”

    “公主你一个人要去哪里呢?”颔英很是奇怪,为什么公主要一个人去玩,明明人多才好玩啊。

    涟漪为颔英戴上朱红琉璃耳坠,然后在她眉心点上一朵赤莲,颔英戴上面纱,眼前的妆容庄重,发饰繁复的nv子,俨然有J丝自己的神韵。

    涟漪点点颔英的脑袋说:“自然是T验一番人间疾苦,如果他们知道了,父皇自然也知道了,他如何也要带我回去的。”

    “你从小在我身边,自然是应付的了别人,我信你不会被人发现的,必要的时候,拿出公主的威严。”

    “只有容璧能够认出你,而如今容璧在这里养病,你就继续行路,速度越慢越好,最后在泌水城内等我,我玩够了,自然回去找你们的。”

    “不用担心我,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颔英瘪嘴点点头,为涟漪穿好了男子的F饰,准备好了包袱。

    趁时间还早,大家都没醒来,颔英目送涟漪单薄的身影离开她的视线。

    涟漪最后一点影子都看不见时,颔英转身,抬头却看到了靠在墙壁上只着单衣的容璧,容璧面无血Se,身上随意的披了件白Se深衣,颔英呆滞,一动不动,她不知道容璧有没有看出来她不是涟漪。

    “颔英。”太长的沉默,容璧最后先开口,颔英立刻跪下,说:“容公子,保重身T为重,外面风大。”

    “嗯。”容璧拉了拉随意披在身上的深衣,示意颔英站起来,转身向房中走去,颔英立刻跟上,还没走J步,容璧猛地回头对颔英笑着说,“这样艳丽的妆容,你不适合。”

    颔英掩在面纱后面的脸红的和朱红耳坠一般颜Se,她咬滣不说话,容璧又说:“公主应该拿出公主的威严,如今,你就是涟漪公主。”

    “既然是公主,你便享受公主应有的一切。”说完容璧俯身,对颔英行礼,颔英惶然不知所措,呆滞P刻才扶起容璧。

    容璧看着颔英被勾画的有些神似涟漪的眉眼,淡淡说:“自然还有公主要面对的危险。”

    颔英瞪大眼睛,不知容璧此话的颔义,容璧拉紧身上的深衣,缓缓道:“有人想要抓涟漪,如今,你便留在这里,涟漪公主也会一直留在这座城池,他们便再没有机会抓住涟漪。”

    颔英心中没有因为要替涟漪受到X命威胁而悲愤,竟然是雀跃的,脑中浮起一幅幅画面,想象着和容璧在未来两个月朝夕相处的日子。

    颔英嘴角是掩不住的笑,她又想起和涟漪在颠簸马车上,六神无主时听到的声音,那声音铿锵有力,直直击入她慌乱的心中,激起千层L。

    “涟漪,他们的目标在你,等会儿你出来,颔英躲在车内,不要出来。”

    他若是放弃她,便有很多方法救公主,可是,他没有抛弃她,让自己身受重伤。

    在涟漪的房中,颔英坐在铜镜前,卸下面纱,细细打量镜中的自己,确实有J分涟漪的样子,却还是被容璧一眼识破,可见容貌相去甚远。

    容公子是好人,他竟然让公主S自离开也不声张,还替她们掩护,让她留在他身边,若她出城便有可能被抓到,这样便有可能会惊扰到皇上。

    只是,自己是配不上容公子的吧他是容家的长房长子,如何是她一个嗊nv能够攀附上的。

    颔英懊恼的趴在桌上,摇摇头,对自己说:“别想太多,别想太多。”

    更漏声声,晨曦已经出现,容璧把头转向涟漪房间的方向,她房中漆黑一P,容璧又转头看向床顶,丝毫没有困意。

    她是去找赤喾的吧,容璧猜到了,J日奔波的原因也只有这一个,涟漪只是为了去看看赤喾。

    皇上若是知道了,必是十分生气的,皇上要他来保护涟漪不就是希望涟漪散散心,放下心中到底执念,忘掉赤喾,选择他吗?

    床顶的雕花不算鏡致,容璧堪堪能够分辨出雕刻的是一对鸳鸯,恩ai无比。

    真真是无趣,困意突然如C水般袭来,容璧闭上眼睛,在意识混沌之前想到,还要想法子为涟漪掩护,护她周全。

    天明,城内最大名声最好的镖局内,一个样貌极好的贵公子拿着一个香囊说要送至边塞豫章王手中,只不过他也要陪同,亲眼看见豫章王赤喾收下才行。

    貌美贵公子付了一半定金,镖局也爽快的答应了,他们S下谈着,那个贵公子长得那般好看,一看便知不是一般人,想必那香囊中的物品也非凡物。

    他们不敢造次,带了很多人马,护送那香囊。

    而涟漪公主因昨日受到惊吓,加上被雨淋S,一蟼愑高烧不退,所有人便留在此处休整。

    容璧公子重伤在身,涟漪公主高烧不退,但是涟漪公主滇濝身婢nv却常常去照料容璧,大家都议论纷纷,涟漪公主竟然如此在意容公子。

    “容公子满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时候,涟漪公主惊叫的别提多凄惨了。”

    “是啊,公主看到容公子的血衣后整个人都瘫软在颔英怀里呢。”

    “公主和容公子甚是般配。”

    容璧听着属下传来的涟漪的消息,又听到下人议论的事情,只是淡淡一笑,无可奈何的说:“只怕要传到皇上耳里了。”

    当晚,颔英再送Y给容璧时,容璧微笑的道了一句谢,接着对满脸通红的颔英说:“以后,不必再为我送Y了,我有贴身侍从,你要多照顾照顾涟漪公主,如今涟漪只有你一人能够F侍了。”

    颔英的脸刷的一下变得苍白,强忍着眼中汹涌的泪水,飞快的对容璧行礼转身离开,转身的瞬间泪水洒落衣襟。

    容璧微微眯眼,若有所思的看着颔英离去的背影,道:“这样不肯让别人看到泪水的模样,倒真似涟漪。”

    容璧还记得,赤喾回京那日,涟漪跪倒在昏暗的奉天偏殿时的模样,头上珠钗松散,光线斜斜从窗口的缝隙处落在她面前的地面上,空气中细微的芥子都能看清。

    她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却没有滴落一滴,他上前拉起她,她却一把掀开,转身推开窗户。

    光猛地刺入他的眼中,他紧闭双眼,看不见涟漪悲伤绝望的脸。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