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醉不成欢

    sat mar 14 14:32:31 cst 2015

    人群都散了之后,涟漪和如意转身来到桌前坐下,修竹依旧是沉思不语,竹雕杯在他的指尖转动,不停的把玩着,但涟漪知道他并没有仔细观察那竹雕的工艺,而是在走神。

    涟漪不知道修竹在想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也低头不语,陷入自己的思考,容钰终于可以看看她心中一直挂念的人了,只是不知道墨契是否有心上人了,如果没有,那么他们能不能在一起?墨家容家之间到底有吁样难解的结?

    如意刻意要打破这样的沉默,他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壶清澈如月Se的酒,大声说:“这个东西好像很好喝,坊间小说里常常听到。”

    涟漪连忙摇手并摇头说:“万万喝不得,听说喝了会出事。”

    如意瞪了瞪坐在旁边无动于衷的修竹,见他没有反应,便拉着他的袖子说:“公子!你说好喝不好喝?”

    修竹总算有了反应,他拿起酒壶荡了荡,那酒弥漫出一G诱人的香气,直引得如意眼睛发光。

    修竹放下那酒,淡淡道:“没喝过,不知道。”

    如意快要气疯了,公子简直是个榆木脑袋!坊间小说里面怎么说的啊,喝酒之后什么都水到渠成了嘛!

    涟漪倒是小声的说:“我小时候偷偷喝过的其实不是很好喝。”

    如意J笑,一手举起那酒壶,一手拍着X脯,说:“你们人间的酒如何比得上我们妖界北月慕渊酿的酒,她酿的醉月酒可是千金难换啊,天上的酒仙都每天打着心思想着怎么偷酒呢。”

    修竹倒是俯身上前,很好奇的说:“果真?”说完便要拿那酒壶,似要喝一口试试。

    如意立刻把哪壶醉月酒藏在身后说:“不给公子喝!我可是千辛万苦从北月姐姐那里偷来的!”

    这醉月一喝便醉,可不是拿来给公子喝的。

    “你若是要,我去多要J壶便好。”修竹倒随口说,却也不再夺那酒了,如意却有些不信,表情质疑的说:“北月姐姐可小气了,听说她自己都不够喝。”

    北月姐姐的酒是由月光化成的,醇香异常,因为她已经不是神仙了,妖界的月Se也不够纯粹,所以醉月酒一年才有J壶,她自己都不够喝,总是藏着掖着。

    涟漪噗呲一笑说:“如意你怎敢质疑你家公子,怎么不怕你公子把你拿去泡酒。”

    修竹听了涟漪所说,眯了眯眼睛看着如意,似在思考涟漪的话的可行X,如意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狗腿的抱住修竹的小腿说:“我家公子天下无双,什么得不到!不过是小小的醉月酒嘛!自然是北詡愒己送来给我家公子。”

    修竹轻轻甩腿,如意便摔在远处,他轻笑着说:“世上只有我不想要的,没有我得不到的。”

    那笑容G净纯粹,凌然众生的气质妥骨而出,涟漪呆呆的望着修竹,自己的容貌或许根本比不上他。

    修竹太强大了,简直是逆天的存在,生来便是万人之上,无人之下。若他有什么大野心,只怕仙界要倾全力才能毁灭他。

    涟漪忽然记起修竹曾经所说的“天底下,我没有什么喜欢的,因为天底下,没有什么我得不到的。”

    他确实有实力自信,若说他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便是不懂人世间的情,这是他唯一的弱点。

    他不懂情这个唯一的弱点,可以让他万劫不复。

    因为他不懂情,让墨歌成了墨家唯一的棋子,那便要有最大的利用价值,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还有那个甄哥她才是最最无辜的。

    “我看到了那个被你换走的那个nv子,她叫甄哥,现在在东嗊。”涟漪说。

    修竹抿滣,这样的表情竟很是可ai,他道:“确实是我的错我并未想那么多,欠她的,我会还她一个她想要的下辈子。”对于那个nv子,他还是有些愧疚的。

    “因果轮回,她又回到了本来属于她的命运上了,不是吗?”涟漪忽然有些相信宿命这一说法了,不然为何甄哥被改写的命运又扭转回来了,“她如何回墨府的?”

    修竹接着甩开爬回来抱他小腿的如意,皱眉说:“一个人,他叫梁子尘,他貌似可以看到一些人的过去簢来。”

    涟漪倒是不震惊,怪不得他在自己同情他的时候对自己说“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修竹接着说:“不过,他因为想要窥探帝喾的命运,眼睛好像出了问题,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未来。”

    涟漪的心一紧,但却貌似不经意的说:“阿喾怎么了,他为何想要窥探阿喾的未来?”

    修竹忽然不说话了,涟漪心中更加恐慌了,阿喾是不是在边塞发生了什么意外?

    “为何不说话了呢?”涟漪状似什么都没有察觉,紧紧B问。

    修竹抿滣皱眉,他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告诉涟漪真相,赤喾要杀了他父亲,若是告诉了,她必定会悲伤至极,但却会断了她的念想。

    “若我说了,你不要太过伤心。”修竹本想让涟漪多开心J天,就算是假象也好。

    涟漪点点头,握紧手掌,等待修竹清冷的声音说出最残酷的事实。

    “他要杀了你的父亲,为他父亲报仇,亦或者说,他要谋权篡位。”修竹刚说完,涟漪便身T瘫软倒了下去,修竹立刻搂住了涟漪失魂落魄的躯T,他感觉到涟漪的无措。

    “藝回嗊,立刻藝回嗊,求你。”涟漪抓住修竹X前的衣襟,她的眼睛睁的很大,十分G涩,修竹看不到自己的脸。

    修竹不知他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却是最快让涟漪死心的法子了,他抱起涟漪,眨眼便来到了未央偏殿。

    涟漪立刻挣妥了修竹的怀哀,颤颤巍巍的向太后嗊中跑去,修竹不知道涟漪作何打算,却也不想知道,便带着如意离开了。

    涟漪一路狂奔,她想要告诉太后赤喾这样疯狂的打算,想要让太后去阻止,阻止赤喾以L击石的行为,却猛地在未央正殿门口停住了,往事画面如飞雪般cha入她的脑海,太后卧榻时的Yu言又止,只怕太后在洪都王死后便明白了这是皇上布下的局。

    太后早就知道了,才会问她恨不恨

    恨不恨太后的自作主张,恨不恨皇上杀了阿喾的父亲洪都王,恨不恨父皇断了她的姻缘。

    她如何敢,如何能恨?她不明白世族的斗争,不明白朝堂的斗争,不明白国与国之间的斗争。她只是想要和阿喾在一起罢了,但是为何会有这么多的牵绊挡在她的面前?

    她知道她的父皇是不对的,只是因为心中难解的一个结,便杀了洪都王,可是她有什么理由什么能力去怪罪她的父亲,深深疼ai她的父亲。

    太后才是恨的那个人吧,恨父皇杀了洪都王,但是太后却待她如故,没有因为憎恨皇上而迁怒于她。

    她不愿亦不能失去太后和阿喾这两个亲人,可是,如果阿喾执意报F,她必然是要失去她们的。

    太后和梁家在赤喾想要报F之前,没有丝毫想要报F的征兆,而如今的复仇,应该是阿喾一人执意

    不知道太后知不知道阿喾正在进行这样可怕行动,若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梁家呢?是和历代梁家先祖一样,贪图享乐,只要不动摇根基便不做任何行动,只需延续梁家荣华富贵便好,还是会帮助阿喾复仇?

    涟漪呆立在未央嗊殿外,等她回过神来时,周遭已经跪了一地的嗊nv,她们见涟漪面Se惨白不虞,便下跪饶命。

    “起来吧。”涟漪说完,转身向偏殿走去,没有惊扰太后。

    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让太后知晓吧,她的身T还未好全,知道了必会担心阿喾的安危,对身T不好。

    她要去阻止赤喾的报F,求他停下来,求他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求他看在自己的因素上,停下计划,停下那可怕的报F计划。

    不要让她和他成为敌人,涟漪不知道她的想法多么Y稚。

    千里孤月照亮离人泪,离人不舍离去,但终将离去,多少酒也不能喝醉,凄惨离别之时,只有茫茫的江水上半截孤月。

    第一卷 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 完

    下一卷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