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二章 甘为俘虏

    thu mar 12 19:57:06 cst 2015

    东嗊的偏殿很少有人走动,十分安静,日复一日过着同样的生活,所有的嗊nv都失去了活力。

    唯独那些花朵即使年复一年的开着,却从不懈怠,甚至一年开的比一年好。

    大殿内只有甄哥一人,她坐在高大的梳妆台前,宽大的衣袍把她衬得很小,而空旷的大殿让她显得很渺小很渺小。

    白玉兰散花纱衣把甄哥的腰线衬托的极好,她随手拿起玉Se茉莉小簪,在头上比比划划了J番,然后又换了好J支簪子,最后都不如意,便就放弃簪簪子了。

    甄哥脸上是鏡致的晓妆,她素手用极好螺子黛描绘出淡淡的一字眉,额头上是红Se扇状花钿,整个人都鏡致无比,却少了活力。

    静静涂抹铜镜里的寂寞。

    她坐在梳妆台前,望着满桌的首饰,回想起在青楼的那段日子。

    她趁甄娘不在,坐在她的梳妆台前,偷偷的拿起胭脂P抿了抿,镜子中的素净少年顿时变得艳丽起来。

    “甄哥!”甄娘从她身后夺走胭脂P,并用袖子擦掉了甄哥滣上的红Se胭脂说,“说了你不能碰这些,若是被发现了你就后悔去吧。”

    甄哥低下头,嗯了一句便跑了,她真的很想穿漂亮的花衣裳,戴美丽的首饰,画鏡致的妆容而青楼里的胭脂是劣质的,香气是刺鼻的,什么都不合她的心愿要是,要是有人带她走就好了,要是那个从九里香花丛中走来的男子是真的多好。

    亦或者她的父亲是个大官,他来找她了该多好,让她有穿不完的漂亮衣裳,戴不完的金银首饰,用不完的胭脂水粉

    可是,当她得到了这些,一切都实现了,她却厌倦了人的心,总是得不到满足。

    她被世界抛弃了,没有人会疼ai她,没有人会在意她,没有人

    泪水冲刷着甄哥脸上的胭脂,她想要大声的哭嚎,用哭声质问苍天,为何如此不公!

    但是她却不能这样哭,墨皇后说,她们墨家的nv子,要么不哭,要么哭的动魄惊心,哭的男子化成绕指柔才行!

    她哭了,也没有人来安W,何必呢?

    忽然一G熟悉的香气充斥了甄哥的鼻腔,那是走在田间小路,小巷孤院里常常可以闻到的一种花香。

    甄哥循着香气来到了她殿后的花园里,闯入视线的是满园的九里香,这种密密麻麻的小花,在民间很常见,她常常在路上看到。

    她从未仔细观察过九里香,而今,她想要仔细看看这个从小就被她忽视的花儿。

    九里香花小而繁茂,白Se极芳香,甚至J里之外也能闻到,便叫九里香。

    原来她早就习惯了九里香的开放,却从未在意过它,就这样在它浓郁的香气中度过了韶华。

    它浓郁的香气就是为了彰显它的存在吧,不论多么渺小,也要告诉所有人,它来过,它有存在的价值。

    嗊nv看到甄哥盯着九里香这么久,便以为她很喜欢九里香,于是说:“夫人,这花叫九里香,因为香气迷人浓郁,传播远,于是叫九里香。人们很容易就被这醉人的花香所吸引,所以它的花语是:甘当ai的俘虏。”

    甘心当ai的俘虏?

    甄哥雪白的手指拂过九里香,指尖也染上九里香浓郁的香气。

    九里香的香气是难以躲避的,而赤潋的温柔也是无法抗拒的。自己好像也渐渐习惯了赤潋的温柔,就像习惯九里香强烈的香气一样。

    可是她不要当俘虏,他才是她的俘虏!

    九里香来势汹汹铺天盖地的开了一阵子,终于有败落的趋势,都在用生命的最后时刻书写最后的美丽。

    涟漪望着窗外绚烂的九里香,说:“九里香也快开败,马上就六月了,阿喾已经离开许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涟漪扳着手指计算着赤喾离开的日子,恍然发现,离她的生日不远了,或许去年的今天,阿喾正在教自己骑马,Y光从他身后S来,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脸。

    许久没有出现的修竹派如意给她送了一支玉簪,还有一支玉Se的竹笛,那支玉簪她竟然是赤喾送给她然后不见的那支,只是原本连在一起的两朵莲花从中间断裂,只怕再也合不拢了。

    如意说,那是公子在天界捡到的,捡到的时候就已经裂开了,涟漪细细回想,便回忆起她确实梦见过回到天界,头上的簪子跌落在地她却没有管。

    而那支竹笛,是用篁竹做成的,音Se脆亮,是给她的生辰礼物。

    涟漪很是好奇,怎么不是修竹亲自来送礼物,如意说:“妖界和仙界的时间是差不多的,虽没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但也有J个月,在妖界待一日人间便快一个月,所以公子才会许久不来,而公子已经很久没有管妖界的事情了,最近事务繁忙些,公子好像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来。”

    “你们妖界也有事情要管?”涟漪很是好奇,没想到,修竹这个太子并非只是名号。

    “那是自然的啊。”如意说,“我们妖界和你们人间差不多,你们人间有的,我们妖界也有呢!”

    涟漪来了兴致,问:“你们那可有皇嗊?可有后妃?”

    “这个倒没有,妖皇常年不在妖界,只娶了妖后一人。”如意絮絮叨叨,“我们作为妖的也都是很有迎则的,J乎所有妖都是以人形活动,就连生活也和人类差不多呢。”

    涟漪睁大了眼睛:“都差不多吗?那你们要娶Q生子,赚钱养家,敬老aiY吗?”

    如意点头,又说:“我们妖不是赚钱,是赚人彘”说到这里,如意立即闭上了嘴巴,涟漪正奇怪,如意接着说,“敬老aiY这是必须的,我们甚至都没有打架斗殴的。”

    “这般和平?”涟漪有些不信,妖怎么可能那么安分?

    “哎呀,因为有公子在啊,谁敢忤逆公子,不要命了吗。”如意骄傲的扬起下巴,说到修竹,如意便想起了还有许多事情要做,面Se大变说,“哎呀!公子说的古莲种子我还没去找呢,阿涟,我先走了啊。”

    “嗯。”涟漪笑着点头,然后拿起那支断了的玉簪把玩,从中间断裂,只怕是不能用金镶玉的方法修好了,那该怎么办?

    思虑许久,也没有好法子,涟漪便小心翼翼的把那簪子收好,再做打算。

    而修竹送她的那支篁竹笛也被她收在匣子内,不知何时会重见天日。

    今年,哥哥会送自己什么呢?涟漪的嘴角扬起甜甜的笑,每年,哥哥都会送给她她最想要的东西,不知道,今年是什么。

    而如今,墨歌和哥哥如何了?墨歌是否还在觊觎阿喾?哥哥又是否还伤心?

    涟漪来到东嗊的书房,立刻便看到了茂盛的荷花玉兰,一只不知名的鸟儿正在啄一朵花骨朵,涟漪立刻上前扑飞它,然后解下腰间别着的铃铛,挂上去,防止别的鸟儿再来摧残荷花玉兰。

    太子赤潋闻声而来,他站在书房门口,对着涟漪淡笑不语,好似知道涟漪此行的目的。

    涟漪眉目带笑,欢喜的走到赤潋面前说:“哥哥,下个月是我的生日了,你藝什么呢?”

    “你想要什么呢”赤潋低头问涟漪,远处的九里香的香气掩盖了荷花玉兰的香气。

    涟漪狡黠的笑,眼睛眯的小小的,但是眼珠却是晶亮的,她说:“什么都答应吗?我要的东西可不简单哦。”

    赤潋叹息道:“果真那般?那我如何办得到?”他看到涟漪失望的表情后又笑着说:“可是只要是阿涟想要的,哥哥都会答应。”

    涟漪立刻扑上前,搂住赤潋的脖子,欢呼道:“阿涟要哥哥永远开心!永远永远都要开心!”

    赤潋被勒的有些难过,涟漪不高,也不重,但是这样的搂着他的脖子,涟漪就像挂在他身上,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他立刻点点头,无奈弯下腰,让涟漪站稳,然后说:“都这么大了,还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了要被笑话的!”

    “只有哥哥不会嫌弃我啊,不管阿涟怎么顽P,哥哥都会宠我对不对?”涟漪的心有些紧张,她的前生今世,都希望有这样一个家人,可以无条件的对她好,宠她,惯她就像修竹对墨歌一样,多希望有一个人把她宠的无法无天,无论犯怎样滇澫天大错,都不怪她

    赤潋顺势把涟漪轻轻搂在怀里,拍拍她的后背,说:“好,哥哥会永远宠阿涟”涟漪看不到赤潋的脸,更不知道赤潋已经开始落泪。

    他的MM,阿涟,其实是个极为孤单寂寞的人她从小就没了母亲,后来又被陷害,养在太后嗊中,随着太后吃斋念佛这么多年,磨灭了一个孩子该有的活泼她极力做好一个公主该做的本分,恪尽职守,中规中矩,安静内敛。一个公主该有的品质她都有了,可是,她却失去了自己。

    她其实是很渴望像墨歌那样的自由自在的吧他还记得她想去玩却又不敢的眼神,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生怕再次被别人拿捏了把柄。

    他们都是可怜人,赤潋想。

    甄哥就站在浓密的荷花玉兰的后面,透过细碎的空隙,看见一个模样绝美的nv子搂着赤潋的脖子,笑靥如花,而甄哥看不到赤潋的脸。

    甄哥握紧拳头,心中喷薄着酸楚。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