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一章 五月立夏

    thu mar 12 19:52:30 cst 2015

    五月立夏,温度明显升高,炎暑将临,家家户户煮好囫囵蛋,用冷水浸上数分钟之后再套上早已编织好的丝网袋,挂于孩子颈上。

    “立夏日启冰,磭武大臣”皇上也赐冰给官员,今年的厢濎,热的有些早,皇嗊红朱漆的墙面更加使人燥热无比,皇上脾气愈发的不好。

    近日御膳房新研发了一道菜系,很是爽口,吃过之后甚是清凉,比殿中放冰块都要好上许多,皇上很是喜欢,露出了自从涟漪公主回嗊之后的第一次笑容,赏赐了很多嗊人。

    养心殿里十分清凉,冰块从来消融不完,涟漪尝了尝那道菜,果然让人心里舒畅许多,只是不知是怎么做出来的。

    涟漪好奇的问:“父皇,这菜里加了什么?这般清凉爽口。”

    “听说是祖传秘方,朕也不好细问。”皇上微笑看着涟漪说,“若是好吃,朕叫他们日日也给你做些。”

    涟漪摇摇头,放下勺子,在冰盆中捞起一个大大的西瓜,一边切一边说:“不要,听说这菜可是很难做出来的,给父皇一个人都嫌少呢。再说父皇最近胃口不好,这菜很是开胃,父皇吃最好。”

    皇上吃着涟漪给他切好的西瓜,说:“确实。”

    涟漪倒是有些担心皇上的身T,皇上的身T并不是很好,吃这般凉X的食物不知道会不会伤身?“父皇,太医有说这菜一日最多吃多少吗?西瓜这类凉X的水果也不宜多吃。”

    “太医说,每日做的也不多,刚好合适。”皇上见涟漪担心自己的身T,心中更加怜惜,万分叹息。

    明明这般多的好儿郎,却偏偏要吊死在赤喾那一棵树上赤喾确实很是优秀,若他不是洪都王的孩子,自己必定会重用他。

    可惜,他是洪都王的孩子。

    如今,他必要阿涟打消嫁给赤喾的念头,这段孽缘,早该断了。

    最近的阵雨让气温下降许多,如今才五月中旬,却如盛夏。

    东嗊的大部分角落都开满了九里香,香气弥漫在每个角落,躲不掉这样迷人的气味。

    墨歌抱着一大把的九里香来到了甄哥住的偏殿,对着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她的甄哥说:“最近九里香开了,很是好闻。”

    她走到甄哥身边,把那一大把的九里香放在梳妆台上。

    甄哥缓缓回头,头上的双飞蝴蝶步摇似要翩翩起飞,一把把墨歌推开,那九里香也散落一地,说:“恶心,拿走。”

    墨歌稳住身T,不好意思的说:“MM原来不喜欢这个味道。”然后把九里香拾起,抱在怀中,轻轻放在远处的泥土上。

    甄哥远远看着墨歌轻柔而诗意的动作,掐紧了手,本来可以这样诗意的活着的人,是她!

    她抢走了自己的一切,是她!都是她

    “舞儿,你怎么了?”墨歌处理好九里香,拉着面Se苍白的甄哥慌忙的问。

    甄哥厌弃这个名字,她忽然想起墨白所说的,只要她做得好,就算想要叫墨歌也是可以的,她猛然懂了什么,墨歌已经被墨家抛弃了。

    墨歌不能生孩子,她再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她被墨家抛弃了!她知道了的话那该要多么绝望!和她一样绝望!

    甄哥雪白的手拉住墨歌的手,她指甲上鲜红的蔻丹与雪白的手相衬的渗人,墨歌不由自主的颤抖。

    “你知道,墨家已经抛弃你了吗?”甄哥是第一次在东嗊中笑的如此开心,那样自然没有刻画的笑容,让她也可以娇艳。

    墨歌的手抖了抖,然后低下头说:“知道。”

    甄哥没有看到想象中墨歌绝望的表情,她不甘的继续说:“墨家不要你了,太子也不喜欢你了呢。”

    “嗯。”墨歌依旧是很平静,其实她已经猜出许多事情了,皇上不想她嫁给太子,但是若她怀了孩子,她便是太子妃可如今,墨家把墨舞送到这里,不再要求她做什么,只怕只怕是她生不了孩子了吧

    甄哥不能忍受墨歌这般平静的表现,她为什么可以这么平静?为什么被家人抛弃的她不疯狂,不憎恨?为什么难道只有她一个人陷在憎恨的烈火中不能重生?

    “为什么你不恨他们抛弃你?”甄哥忍不住抓住墨歌的肩膀质问道。

    墨歌抬头,微笑着说:“不恨,是我的错,我没有为家族做出贡献,他们给了我美好的曾经,我却不肯做一点贡献,自然是要被抛弃的。”

    墨歌忽然上前搂住甄哥,紧紧的抱住,温热的泪水洒在甄哥的脖子上,耳边传来墨歌呜咽的声音:“MM,我对不起你若我乖乖按他们的要求做,你便不会来到这个肮脏的地方了,是我了你”

    甄哥的瞳孔放大,不知是谁的泪水滴落在她的心口,温度足够灼烧她冰冷的心。

    她恶狠狠的推开墨歌,两人都倒在地上,望着墨歌茫然的双眼,甄哥嘲笑的说:“你以为你就欠我这么一点吗?”

    “你以为只有这么一点吗?”甄哥大吼,墨歌怔住,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让甄哥变成这个样子。

    墨歌爬起来,想要扶起甄哥,甄哥再次推开她,墨歌的头狠狠撞在椅子上,她忍住疼痛,望着甄哥说:“舞儿,你怎么了?”

    “不要叫我这个名字!”甄哥怒视墨歌,说,“你欠我一个名字,你欠我身世,你欠我的如何还得请?”

    墨歌看着渐渐冷静下来的甄哥,甄哥不再看墨歌,她双手抱膝,眼神茫然的说:“我娘给我起名叫甄哥,这个男孩的名儿是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nv孩。”

    “她曾经是京城最大的J院的花魁,因为带着我,也年老Se衰,渐渐不受老鸨待见,她不想让我接客,想了很多法子,受了很多苦。”

    “她对我其实很好,我感激她,即使她不是我的亲生母亲。”甄哥看向墨歌,然后缓缓的说,“你才是她的孩子,而我,才是墨家真正的大小姐!”

    甄哥如愿的看到了墨歌吃惊的表情,心中却再也没有丝毫欢愉,她别开了头说:“她死了,为了救我而死了,她告诉我,她其实是知道我不是她的孩子。她说,还有什么身世比一个Jnv的孩子还要不好,于是她没有去找你。”

    “你知道在J院的多少个日日夜夜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抢了本来属于我的一切。”

    “就连名字,都是欠我的,欠字辈的我,却没有这个欠字明明是你欠我的啊。”

    甄哥哭的伤心,墨歌的眼泪也潺潺的流下,她上前抱住甄哥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甄哥擦一擦眼泪,说:“你知道,本来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走的滋味吗?”

    “我啊,恨苍天,恨命运,恨你我还恨墨家我以为他们会很ai惜我,他们会很疼惜我可是,他们却让我进这个棋局!让我做一个棋子!”

    “我日夜幻想我的父亲是什么样的,若他找到了我,他会不会抱着我说,以后再也不让你受苦了”

    “可是,他没有,墨白他没有!我觉得支撑我活着的幻想通通破灭,统统破灭!这个感觉你懂吗?”

    甄哥上前,紧紧搂住墨歌说:“我懂当我离开阿喾的时候,我就觉得世界再也没有什么乐趣了”

    “我我真的不知道我抢了你的一切”墨歌哭了起来,“杀了我吧,只要你好过一些。”

    甄哥眼中烧着火,双手不受控制的掐住了墨歌的脖子,手指一点点用力,墨歌闭上了眼睛,没有动静,等着甄哥结束她这样苍白的人生。

    甄哥却觉得全身无力,手指怎么也收不紧,怎么也用不上力。

    “若是你遇见我的孩子,原谅她好吗?”甄娘说过的话又盘桓在她脑海中,她一把掀开墨歌,哭道:“你为什么和赤潋一样蠢!”

    甄哥跪倒在地,仰天哭泣:“虚伪做作,恶心至极!”

    墨歌摇摇头,拉着甄哥的手说:“太子哥哥是真正的好人。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些,我便死吧但是,我求你一件事好吗?要好好珍惜太子哥哥,他值得你对他掏嗅澩肺。”

    甄哥忽然笑笑,理了理鬓发说:“谁要你死!滚开!我要你看着我把你拥有的宠ai都夺来,若你你死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你只是一个弃子,杀你有何用?”

    墨歌点头,又摇头,话语凌乱:“我知道的甄哥你也不要再利用太子哥哥了,他其实都明白,他一点也不蠢,因为他喜欢你,所以他会掏嗅澩肺的对你好”

    甄哥却发疯似的掀翻桌子,怒吼:“滚啊!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闻声而来的嗊nv们立刻拉着墨歌离去,独留甄哥一人跪坐在地上,望着满地狼藉。

    墨歌带来的九里香渐渐枯萎,可甄哥后院里的九里香却默默的开放了,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