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闲愁自惹

    thu mar 12 19:50:39 cst 2015

    舞剑卷起疾风,疾风呼啸作长歌,白雪旋舞来相和。

    修竹他不信!他才不许这样的未来发生!

    他如何允许涟漪就那样离开,魂飞魄散变成了无心无情的石头,再没有什么转世轮回。

    这辈子,她忘不了帝喾,那就下辈子,下下辈子,但她绝对不能魂飞魄散!

    他还要涟漪告诉他什么是情,让他明白什么是情,要让“我与妖界太子修竹相ai”成为现实,他怎么允许她就那样魂飞魄散?

    修竹的剑愈来愈快,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似要在斩断脑中的声音。

    修竹猛地睁开眼睛,竹剑直指苍天,誓道:“她的命运只有我能够决定!你所谓的未来休想成真!”

    他不止不准涟漪魂飞魄散,更要涟漪永远永远陪着他,就连生老病死都不许!

    仙界边荒大雪纷乱,似飞花一般点缀着苍茫边界,积乱卷云压迫地面,急风挟持着雪花飞速旋舞。

    因边塞烽烟四起,梁太后带着涟漪公主去陈国光武帝赤城的祖庙里祈福,祈求陈国风调雨顺,四海升平,子孙万世基业长存。

    “希望,阿喾在边塞一切顺利。”涟漪虔诚的祈祷。

    “希望,家人好友身T安康。”

    “希望,陈国人烟阜盛。”

    “希望,终成眷属。”

    涟漪深深的叩首,即使她明明知道对神灵祈求是没有用的,上天是听不见的,即使听见了也不会帮她的,但是涟漪还是认真的祈福,不带半点敷衍,不过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内心。

    当她是天上的涟漪仙子时,也见过许多人间的悲欢离合,但是她从来不cha手,一旦cha手,那改变的便不止一人的命运了何况,因果轮回,终有报应。

    空气中弥漫着尘埃的味道,涟漪呆呆的望着光武帝赤城的金像,金像无动于衷,百年来都是如此,无论人间悲欢离合。

    梁太后只是深深的一叩首便站了起来,走至坐在轮椅上的梁子尘身旁说:“子尘,跟我来。”

    涟漪转头,站起身问:“太后,阿涟呢?”

    “你回房休息吧,我子尘谈谈他的事情。”太后的表情很是严肃,和平常和蔼的样子完全不同,不知是什么恼怒了她。

    涟漪的目光移至面无表情的梁子尘,他的眼睛被蒙上云锦,看样子是受伤了,或许太后是因为这个生气。

    涟漪望着他暗暗疑H,如何变成这样了?

    “安乐侯的眼睛”涟漪最后还是决定问候一番。

    梁子尘别开头,不Yu理涟漪,梁太后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推着梁子尘走了。

    赤城的金像前,烟雾袅袅,接受了百年的烟火的他,依旧是金光灿灿,涟漪双手合十祈祷,再次跪下,呆呆望着赤城的脸。

    赤城为了得到青俍,杀了梁清,间接害死了青俍,而自己,竟然和赤城是一样的,为了目的,不择手段。

    她葬送了一个豆蔻年华的nv子的一生。

    涟漪摇头,甩去那个想法,安W自己说,墨歌她已经是仙了,只是在人间一世而已,不过浮生一梦,而自己却贬为凡人。

    她只剩这一世能够和阿喾在一起,下一世,他回到天界,她喝下忘情水,从此,两不相欠。

    从此,再无J集,她便不必如此悲哀。

    只要这一世便可以,她奢求的不多。

    即使是这点愿望,都万般艰难有时候,她也会想,究竟值不值得。

    自己,还是忍不住会怨阿喾的,只是,偶尔忍不住会怨他,却还是ai着他。

    她就像是陷入了泥沼,在迷乱中抓住了他的手,便死死不肯放手,一旦放手便陷入沼泽,但是不肯放手便会掐着疼,他的手疼,她的手也疼。

    所以,她宁愿他们一起疼,也不要陷入沼泽。

    她站起来,走出光武帝额庙宇,四周寂静一P,颔英捣Y和一些嗊人都安安静静守在外面,却不见太后和梁子尘的身影。

    涟漪觉得无趣,环顾四周,熟悉的一切让她想起小时候的事情,她被关在家庙里,四周都是静悄悄的,只有她一人被反锁在房间内。

    她心中恐慌,却不哭泣,因为她知道皇上会来救他,太子会帮她,她双臂环住膝盖,就一直呆坐着,熬过了那段静寂的日子。

    最后是太后把她接走,从此她便住在未央嗊中,因此也遇见了阿喾。

    太后对她很好很好,她无以回报,可是父亲却杀害了洪都王,她不知道如果太后知道了之后会怎么样对待她,会不会因此也憎恶她?

    若是若是阿喾知道了是父皇杀了洪都王,他必定是不会娶自己了。

    “想什么呢?”涟漪摇头,把脑中的胡思乱想全部甩去,父皇做事向来都是缜密的,阿喾不会知道的,真真是闲愁自惹

    远处传来古琴曲,涟漪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边便是梁武帝梁清的庙宇了。

    史书上说,是光武帝赤城自己要求把庙宇建筑在梁武帝的庙宇旁,赤城这样奇异的安排,没人能够明白。

    是不是因为赤城他知道,即使青俍皇后泉下有知,也只会陪着梁清。

    梁清的庙宇明显比赤城的破落,满地H花堆积,画壁斑驳,檐角残缺,即使占地比赤城的多的多。

    经过百年之后,梁家的威望最终慢慢消亡,仅剩的威望不过是带着传说Se彩的迷信而已。

    画壁上梁武帝梁清的样子已经模糊,依稀可以分辨出他单手横槊,举至头顶,那样睥睨众生的姿态,让人为之一振。

    “可惜啊”梁太后卷起袖子擦拭着备前香火零落的烟灰,深深滇澗息。

    “何必叹息?你的孙子不是要重振梁家么?”梁子尘单手支着脑袋,坐在一旁的轮椅上说,即使梁子尘眼上裹着弊绢,梁太后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在看自己。

    “谈何容易?”梁太后走向那模糊的画壁,用指尖一点点的描绘他们梁家曾经的荣耀,“你会帮他吗?”

    梁子尘冷冷哼道:“与我关?”

    “为了梁家,你是梁子尘,是安乐侯,是梁家的支撑!”梁太后依旧想不明白梁子尘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很多东西他都能得到,他都能做到,他却选择无视和放弃。

    “可笑,与我关?”梁子尘抬起头,他的眼睛掩盖在白布下,半边脸有一种妖异的美丽,嘴巴开开合合说道:“但是啊,我想要看看,他的能耐到底有多大,看看这乱局还能够被搅合的多么凌乱。”

    即使不能明白梁子尘所说,但是梁太后已经知道梁子尘愿意帮赤喾,这就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另一侧的壁画上是梁清站在泌水河边上指点江山的模样,他的身后有一个瘦小样子清秀着男装的nv子,和一个高瘦男子。

    “你的眼睛怎么回事?”一直注视画壁的梁太后猛然发问,子尘的腿脚已经不好了,若是眼睛还出来问题,如何

    “没事。”梁子尘轻描淡写道,梁太后也不再B问,因为她知道,B问也只会让梁子尘说的更少。

    明明自己是个能够生死人R白骨的神医,却不肯救自己

    远方传来悠悠古琴声,谱写人世惆怅悲欢。

    梁太后对着壁画上的梁清跪下,咬字清晰的说:“我必不会让梁家衰败,希望老祖保佑阿喾,保佑梁家。”

    壁画里的梁清没有回应,也给不了回应。梁子尘觉得有些可笑,又觉得有些难解,为何要把自己的命运J给别人?又为何要在意家族的生死?

    他一直不能明白,一些nv子为了家族,献出了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孩子,而她的孩子又开始重复她的生命。

    子芥不能如此。

    “子芥的婚事你也不必管了,由她自己决定吧。”梁子尘告知梁太后,梁太后边摇头边挥手,说道:“我老了,你们我也管不动了,你们自己看着膘吧只要不要太离谱。”

    她真的老了,阿喾都已经开始为父报仇了,一切都按照他计划的进行着,已经不需要她再教导什么了。

    子尘也答应帮助阿喾了,南风阁也会有一点作用,子芥也可以施展一下她的能力了,证明给世人看,nv子除了联姻还有别的能力。

    他们也不再需要她了,原来,当没有一个人需要她的时候,是这样的失落。

    当肩上背负着重振梁家的重任卸下,压在他们年轻但广阔的X膛时,梁太后感觉不到一丝轻松。

    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成王败寇,不过一念之差。

    作为梁家nv子的她,只能用联姻来延续梁府的光耀,回首半生,她是幸运的。在梁家,她是嫡nv,一入皇嗊便是皇后,然后有了洪都王,虽说先帝并不ai她,但是也是琴瑟和谐,岁月静好。

    她早已忘记了陈国皇帝应该是梁家的敌人,或许梁家的人都已经不在意本来属于他们的皇位给了别人。

    也许就是他们不在意,他们才能繁衍到现在。

    他们身上流的是前朝皇族的血,至今才沸腾。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