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成长Y剂

    thu mar 12 19:46:12 cst 2015

    南崖处的月光依旧是昏暗的,修竹的箫声是凄凉的。

    听慕渊说,修竹在人间为一个人类nv子伴奏时,便已经奏出了这样凄苦的《滴水成珠》。

    从仙界回来之后,修竹常常弹奏这一首曲子,苦练如此之久,终于能够倾注感情。

    回到妖界之后的修竹,似乎和从前有些不同,又好像与以前相同。

    他越来越喜欢一人坐在南崖顶奏出旷世的曲调。

    因此,妖界的事务堆积如山。

    又是《滴水成珠》,即使箫声再怎么动人,想到那些琐事颜渊便有些不耐,按住修竹的手说:“你J日没有管妖界的事情了?”

    修竹睁开眼睛,眼神有些茫然,刚刚似乎在想心事,他说:“嗯。”答非所问。

    面Se是常年的雪白,眼中恍惚般闪过一个素衣无发饰的倾世nv子。

    “你已经许久没有管妖界的事情了。”颜渊再次重复,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修竹身边说上话而且修竹会听的人。

    “嗯,知道了。”修竹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收起竹箫。

    颜渊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修竹从出生就有了东篁太子这个名号,他需要管理妖界事务,本来任务并不繁重,但是西风陛犴从来就不做事,而自己也常常出去游历,北月也寻着他到处跑常常是J百年不回来。所以,所有的担子都压在那时修竹还单薄的身子上。

    “算了,你休息休息吧,最近我帮你好了。”颜渊叹息,不知修竹心中的nv子究竟如何,让修竹这般情果然是沾不得的,纵然千年道行,也会一朝散尽。

    “她是一个怎样的nv子?”颜渊坐在修竹身旁,问又有些走神的修竹。

    修竹却仔细想了想,淡淡笑着说:“让我心动的nv子。”那笑容G净的不似妖应该有的。

    说了和没说一样,颜渊接着问:“她叫什么?”

    “涟漪。”修竹的嘴角勾起,说道,“她的名字的意思,应该是心中泛起丝丝涟漪。”

    颜渊倒是没有吃惊,因为早就猜到,涟漪,这个传说中容貌绝世的nv子,和慕渊一样,被天雷劈过听说是因为她和修竹相ai如今,修竹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她是因为和你相ai才被打下凡尘的?”颜渊皱眉,这个会澠的理由,怎么可能让人信F。

    修竹愣了愣,然后摇头,慢慢的说:“不是,她是为了掩护帝喾,把劈向帝喾滇濎雷引在自己身上,如今,她还是对帝喾念念不忘,即使到现在这个地步,她还是不肯死心。”

    颜渊轻轻摇头,哪有那般容易死心,纵然万劫不复,除非心死如灰。

    自己,便是明明知道万劫不复,却还要等到心死如灰才会放弃。

    那个nv子,已经不知轮回了多少次,也不知喝了忘情水多少次,是否还会记得曾经有一个男子,愿意颠覆一切顺从她,到如今也依旧眷恋着她。

    她死的时候,全身衣不蔽T,就如他第一次见到她一样,眼神慌乱的惹人怜悯。

    她蜷缩在雪地里,他一步步走向她,她低下头,不想让颜渊看见她这样狼狈的模样。

    他妥下银Se大髦,轻轻盖在她身上,然后把她搂在怀里,说:“簢走,好不好?”

    她的眼神开始涣散,但是还是坚定的摇摇头,说:“不,你是妖。”

    然后死于他的怀里。

    她想要救人,人却害死了她。

    他再也不敢去触碰感情这样玄妙的东西。

    而修竹,不知遇见的是怎样的nv子,那个传闻中的涟漪仙子,纯善美丽的让人琇愧。

    天界所有人都对她赞不绝口,说她识大T,解人意。

    却活的很累吧?

    所有人都说墨歌蛮狠无理,仗着修竹,为所Yu为,没有丝毫顾忌,可是,墨歌很快乐。

    有的人,他们及时行乐,不顾未来,所以他们现在活的很愉悦,即使将来颠沛流离也不后悔。

    有的人,他们害怕将来,把握现在,所以他们未来活得很安逸,即使一生都活的平淡无奇。

    自己,究竟想当那种人呢?

    或者,那种人活的更好呢?

    墨歌和九皇子帝喾相ai,毫不顾忌其他,最后饮下洗髓露,不怕剔骨之痛,至今无怨无悔。

    而自己,总是循规蹈矩,唯一的一次放纵结果却让他后悔不已,他再也不敢去尝试,如今平淡无奇的日子,他觉得没什么不好。

    他突然想起了慕渊,这个傻子,好好的神仙不当,巴巴的跑来当妖神,她说,她不在意那些,即使抛弃了神仙的身份,即使被天雷劈的差点魂飞魄散,可是,她还是说,不后悔。

    她是真真的只顾眼前之人,比墨歌还要疯狂些。

    “就许你为那个nv子奋不顾身,就不许我为你倾尽一生吗?”慕渊笑靥如花,明明是很悲戚的话,却被她说的豪情万千,不带任何悲戚之Se。

    他却不希望她为她倾尽一生,因为他还不了。

    那个涟漪仙子,为帝喾倾尽了一生,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帝喾也不能还她什么,欠她的情,只怕是永远也还不了了。

    那本因劈向帝喾滇濎雷,被涟漪生生引在自己身上,这是自古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没有人能够想象,那是要怀着多么惨烈的ai意才能够这样做。

    听说,帝喾也下凡历劫了,不知在人间,涟漪又会做些什么痴狂的事情。

    颜渊用法力看了看涟漪在人间所做的一切,看完之后,他惊讶的说:“她”

    她为了帝喾利用修竹,修竹却装作毫不知晓。

    修竹偏过头,微微眯起眼,竟带着丝丝笑意对颜渊说:“我知道,你想说,她不择手段可是,我却不怪她因为,情这方面,无关对错。”颜渊没想到修竹的回答和上次的“妖吃人,人吃动物”的回答一样。

    传闻中涟漪仙子苦恋天界九皇子赤喾,没想到剔去仙骨的她依旧痴恋赤喾,可是那真的是ai吗?

    还是因为不甘而变成的执念,到最后自己都不知是不放弃还是不甘心。

    涟漪如此执念,颜渊很是好奇修竹如何打算,他问道:“她这般执念,你打算如何?放弃还是坚持?”

    修竹转回头,看着黯淡的月亮,长长的睫mao在眼底留下一PY影,他轻笑说:“不知道。”

    颜渊眉头颤抖了J下,不知说什么好。

    或许是修竹太自信,又或许是他心中隅有计较,可是颜渊觉得,修竹是太过自信,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受过什么挫折,天生法力高强的他,因为没有伤痛,所以没有T会,所以才会不懂情。

    伤痛,才是成长的最快Y剂。

    修竹见颜渊不说话,便说:“我去仙界了,你守着妖界。”说完便消失不见,J日来都是如此。

    不过弹指间,修竹便来到了天界边荒,才刚现身,一声“东篁”出现在他身后。

    修竹转身,便看见雍容华贵滇濎后正站在他和涟漪下棋的棋盘旁,面Se古怪的看着他。

    修竹淡淡点头,算作是回应,等着天后说明她的来意。

    天后了解修竹的X子,他点头回应已算是很大的回应了,天后也不拐弯抹角,直说:“别去找涟漪了。”

    修竹皱眉不语,他不知道天后此话的颔义,等着天后解释。

    “你知道,你的出现,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吗?”天后叹息,“涟漪的命运我本已写好,可是你的出现,所有命运都打乱。”

    “你打算让帝喾用人间的一世还涟漪人情?”修竹说,可惜如今,帝喾已经ai上墨歌了,再也不会娶涟漪了。

    “是啊,可是,被你改变了不是吗?”天后微微摇头,叹息,“她是个苦命的孩子,我希望她过得好,但是,未来你也看到了不是吗?”

    未来?猛地,在青楼时听见的句子再次浮现在脑海“待冬归兮俱尽,C兰归兮其室。”

    一弯清池里有一朵赤莲粲粲开放,涟漪回眸轻轻一笑,修竹刚想叫她,瞬间,涟漪便化成一块碧石。

    修竹露出痛苦的表情,这句话不停的在他脑海里回绕,他极力的忽视,可是却怎么都停不下来,这种痛苦竟然比当初替墨歌承受洗髓露的痛苦时还要难熬百倍。

    “我不知道涟漪的命运怎么是这个样子,或许本来就是这样,又或许是因为你。”天后见修竹脸上露出J丝痛苦的神Se,似乎在极力忍耐什么,她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天底下法力最高强,X子最冷漠的修竹这样痛苦。

    “东篁?”天后试探X的唤了一句,修竹摇头,猛地怒道:“休想。”

    天后皱眉,她不知道修竹是在说休想要他离开涟漪,还是如何,天后极力忍耐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修竹!”

    修竹仗着他法力高强,从来不把她放在眼里,准确说是没有把仙界放在眼里,偷了洗髓露让墨歌那个妖nv成了仙,还擅自改了她在人间的命运,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你好自为之!”天后抛下狠话甩袖便走。

    修竹闭上眼睛,幻化出一把竹剑,凌空挥舞了起来,边荒的雪花纷纷散开他周身J尺,他脑海中忽地出现了许多画面,诛仙台上涟漪血染的白裳,人间再见时他对她说“你与我相ai”,那一晚积水的月光下涟漪的“青梁悬想舞”,雨幕下他和涟漪的相望。

    最后,这些画面统统都变成了池边的一块碧石和J支篁竹。

    变成碧石,就意味着涟漪魂飞魄散,再次成为没有感情的石头!

    那就是所谓的未来?所谓的命运?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