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淤泥顽石

    thu mar 12 19:44:34 cst 2015

    修竹脑中猛地闪现那日在诛仙台上,青丝散乱血染白裳的涟漪,那时候的她明明非常狼狈,没了平日的优雅矜持,但在修竹眼里却是绝美的,美得让他心中悸动,让他至今也念念不忘。

    他不想再看涟漪那样狼狈的那样,更不想看她为别的男子那样狼狈的样子!

    当风萧萧问有什么是他想要守护的,他难以忽视脑中心中那抹白Se影子,他想要守护涟漪!

    见修竹不回答,风萧萧接着说:“这情啊,分很多种,公子对那个nv子,便是ai情。”

    “这ai情是世界上最微妙的,有多少人至死也不懂,又有多少人生来便懂。”

    “若要J句话解释,便是那首诗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修竹的身T晃了晃,他好像看见了一个场景:一弯清池里有一朵赤莲粲粲开放,岸上是一块碧石,碧石旁边有J根篁竹,篁竹旁边一个男子身姿飘渺,好似要凌风飞去。

    男子隐隐约约沉Y道:待秋归兮访域,待百岁兮偕葬待冬归兮俱尽,C兰归兮其室。

    修竹也开口说道:“等到秋天结束,我们就去修筑我们的墓地,等百岁过后,便葬在一起等到冬天结束,我就带着兰花,沉睡在你的墓地。”

    “墓地”

    明明是白日,却因翻滚的乌云变成了黑夜,雷阵雨的到来,带给人间一会儿的凉意,涟漪看着外面在雨中嬉闹的嗊人,有些羡慕,她还从未感受过雨中漫步的感觉呢。

    她用手掌支起头,撑在窗框上,右脚脚尖伴着雨点的节律慢慢的点着地面,胡思乱想到,不知阿喾还要在边塞呆多久,战争让多少人离散?

    墨歌已经嫁给哥哥了等阿喾回来,一切都应该会变的美好的吧就要当初她想的一样。

    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好让阿喾不喜欢呢?亦或者是墨歌哪里好让阿喾喜欢呢她心中其实是不平的,论长相,论身世,她样样不比墨歌差,若要说脾气,她从未对阿喾生过气可是自己究竟输在哪里呢?

    她知道自己是愤恨的,是嫉妒的。自己从来就不是什么莲花转世,只是一个顽石而已,她从来就不是出淤泥而不染的

    雨下的愈发的大,甚至是看不清百米外的景物,模糊中,一个男子撑着竹伞从大雨的帘子中走来,步伐轻盈,涟漪看不清他的脸,但是知道他是修竹。

    他渐渐走近,终于能够分辨出他完美的五官,墨黑的发缕被雨打S,贴在他白皙的脸颊上,甚至是贴在他有些苍白的的滣上。

    涟漪就这样呆呆的望着缓缓走近的修竹,四周是大雨围成的幕帘,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人。

    与世隔绝,两人互相凝望。

    距离上次她对他无理取闹发脾气,修竹已经多久没来找她了?他会不会很气恼?

    他是妖界滇潾子,想必很少有人敢对他滇潿度这般的恶劣。

    她还是涟漪仙子时,便听说,当修竹还是孩子模样的时候便开始掌管妖界,一个妖神不满他,意图篡权,他便直接与那妖神比试,直到杀死对方为止,妖神见他年纪小,十分不屑,没想到,修竹一剑便刺死了那个妖神,让他魂飞魄散。

    从此,妖界太子东篁修竹的名声大振,再无人敢忤逆他。

    涟漪心中很是不安,但是却不害怕,她不安是因为不知修竹是否生气,不怕是因为她知道修竹不会对她动手。

    修竹停在涟漪的窗外,房檐替他遮挡了大部分的雨水,但是还是有不少的雨水打在他的金罗蹙鸾华F上,他轻启滣说:“漪儿。”

    涟漪吃了一惊,修竹竟然这般叫她,她回想,修竹好似从未唤过她,他们之间的对话,从来没有名号。

    “修竹。”涟漪打开门,拿起一块G净的手帕递给修竹说,“如何这般狼狈,明明你可以避开这些雨的。”

    “无所谓。”修竹淡淡回答。

    涟漪看着修竹鏡致的侧脸,有些恍惚,他不生气,他好似从未生过她的气,不管她多么无理取闹,多么凶恶。

    “你为什么不生我的气?我每次都对你很凶。”涟漪奇怪的问修竹,修竹看着涟漪的眼睛,嘴角扬起淡淡的弧度,说:“因为我喜欢你,不想要你伤心。”

    修竹的嘴角勾起微微的弧度,带着天然的魅H,眼睛清明的看着涟漪,涟漪有些微微的走神,盯着他那双眼睛,感觉周围的东西都褪了Se,只剩那双深情注视着她的眼睛,还有淅淅沥沥的雨水。

    涟漪怔住,修竹这般坦然的回答让她不知所措,她从未想过修竹这样冷漠如神一般的人会怕别人伤心,会喜欢上别人。

    “莫要玩笑,你明明知道,我做了很多不T面的事情,我坏。”涟漪嘲笑道,前世自己剪断墨歌和赤喾的红线,今生又做了很多不T面的事情,修竹都知道的,他如何还会喜欢她。

    修竹摇摇头,说:“渏儿,你不坏。”修竹顿了顿,又说,“我才是,我为了墨歌,改变了一个nv子的命运,今生欠她的,只能等她来世还她,给她一个她想要的人生。”

    他从来都是肆意的改写别人的命运,不管别人的感受,当初他只是想要墨歌在人间过的好些,知道墨丞相只有一个nv儿,本以为只有一个nv儿的墨白会对墨歌疼到骨子里,却没想到唯一的nv儿自然是要做到最大的利用,却没有想过甄哥要面对怎样的未来。

    更没有想到因他,所有人的命运都发生了改变。

    “既然我不坏,那么为什么阿喾不喜欢我呢?”涟漪眼神黯淡,看着窗外的大雨说,“阿喾究竟喜欢墨歌什么呢?我想知道他们在边塞发生的一切”

    修竹皱了皱眉,他不想要看到涟漪再为赤喾烦恼,更何况,赤喾要杀了她的父亲,她知道了,又该是怎样的绝望。

    修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涟漪赤喾的举动, 还是告诉吧,不然,当涟漪的父亲死了的时候,涟漪会更加绝望的吧。

    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告诉涟漪。

    涟漪见修竹没有回答,以为修竹不想答应,便再次哽咽道:“我真的很想知道自己究竟输在哪里了,修竹,你告诉我,好不好?”

    涟漪的眼中闪烁着泪水,却没有一颗眼泪滴落,修竹看到了涟漪眼中自己苍白的脸庞。

    她还是想要嫁给赤喾不她会喜欢上他的他的生命那么长,终有那么一辈子,会的。

    他说过,这世上,没有什么他得不到的。

    “好。”修竹最终还是答应了,他垂下眼睛,走至盛放冰块的大陶瓷盆,里面的冰块大都化成了水,只剩J块小冰块在水面上起起浮浮,不甘这样消融。

    修竹闭上眼,手轻轻点在水面上,泛起朵朵涟漪,水面忽然开始变得有波动,一个荒芜的场景进入涟漪眼中。

    “边塞与他们有关的一切,水面都会显现。”修竹拿起他的竹伞,走至殿门口说,“妖界还有事情,我先走了,那画面只有你能看得到,你放心看吧。”说完渐渐消失在大雨的帘幕中。

    涟漪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忽然有些不忍,但最后还是转头看向水面。水面里的男子看着一幅公子无双的画沉思着,然后走至大雪纷飞的边塞里,最后,他躺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涟漪捂住了嘴,她的一幅无心之画,竟然让阿喾这般伤心阿喾是喜欢她的,是喜欢她的!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红Se人影,身披红Se披风的墨歌为赤喾披好披风,赤喾却没有丝毫动容的反应。

    画面缓缓的变幻着,墨歌亲自上阵指挥,被赤喾责骂的画面;墨歌做坏事被赤喾发现,赤喾无奈的画面;墨歌坚持的呆在寒苦的边塞,赤喾眼神敬佩的画面

    然后便是墨歌为了救赤喾割腕的画面,还有她搂着赤喾互相取暖的画面涟漪的手紧握,她感觉她好像又回到了前世,看见了赤喾为墨歌簪花的场景,那种妒火,让她自己都觉得害怕。

    赤喾醒来时,用探究且奇怪的眼光看着墨歌,然后是他为墨歌包扎,墨歌呆呆的看着赤喾。

    最后一块冰也消失殆尽,涟漪长长的指甲抠在她掌心。

    赤喾抬头看着呆呆的墨歌,脸上涌起C红,他说了J句话,墨歌则是一脸呆滞。

    涟漪知道,以赤喾的X子,他会对墨歌负责的就是这样,她才输了吗?

    她猛地推翻盛冰滇澱瓷盆,水流了一地,染S了她的鞋子和裙摆,她竟然是输在这里墨歌的勇敢奔放确实是她没有的,而赤喾不推卸责任也让她输的一败涂地。

    若是他喜欢那样X子的,她也可以啊!

    她也可以那样的!若是阿喾喜欢的话

    不过还好涟漪突然笑起来,墨歌已经嫁给哥哥了,再也不可能和阿喾见面了。

    她会成为真正的豫章王妃的。

    看着一地的水渍,涟漪忽然想起修竹,她嘲笑道:“我其实真的很坏。”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