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写意风流

    thu mar 12 19:43:38 cst 2015

    涟漪殿内红烛摇曳,窗外大雨磅礴,雨水顺着屋檐滴落,在地面晕开一圈涟漪。

    涟漪熄了烛火,推开吱呀的窗,抱着膝盖坐在床沿,凝视窗外。立夏之后,阵雨不断。

    未央偏殿内的冰块快要化完,阵雨也不能带来一丝清凉,她叹息一口气,起身,在柜子里翻找扇子。

    忽然一把玉Se的竹扇闯进她的眼中,她记起来了,那是冬至时,觉得修竹在冬日用扇子很奇特,便拿走的。

    她拿起那把竹扇想着,上次自己确实太凶了,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她打开扇子,上面没有画,只有一句话:竹本无心,无心则无伤,无伤则不倒。司空破晓·《写意风流》

    字T铁画银钩,那句话确实符合修竹,无心便无伤,无伤便不倒。

    他就像一个正真的神祇,俯视着万物,知道他们的过去现在簢来,即使再悲哀的命运,他也能淡然处之。

    神都是这样的,书写着别人的未来,即使再悲哀,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都做不了这也是神的悲哀。

    修竹何尝又不是可怜之人?无喜无悲,不灭不伤。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老去死去,最后只剩他一个人,还留在这冰冷冷的世界上。

    “我又杞人忧天了。”涟漪嘲笑自己,就像她曾经为梁子尘可惜一样,他却说:忧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确实像他说的一样,自己的忧患,比他的多。

    修竹不懂情,或许是好事,既然无喜无悲不灭不伤,那么就算看着亲人一个个离开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吧

    无情之人,如何感觉的到寂寞?

    雨打在芭蕉上发出呜咽声,修竹第一次觉得,原来,自然之声也别有酉味。

    大雨瓢泼,他却没有用灵力避雨,任由冰冷的雨滴落在他脸颊,透S他全身。

    从未有过的感觉,全身S漉漉,衣裳紧紧贴在P肤上,他就像一个普通人,接受雨,接受从头到脚的洗礼。

    他站在涟漪嗊殿外,注视着涟漪,任由大雨洗刷他全身。

    涟漪正对着他的扇子发呆,最后,她嘲笑道:“我又杞人忧天了。”然后掷下扇子关上咿呀的窗。

    修竹依旧站在雨中不动,涟漪殿内的烛火也灭了,一切都归于平静,只剩下大雨打在梧桐和芭蕉上如哭泣的声音。

    阵雨瓢泼,打的人生疼,太久没有看见修竹的如意终于追来了,如意用微薄的法力为修竹遮蔽大雨说:“公子,回去吧。”

    修竹摇摇头,没有说话,继续站着,究竟情为何物?

    他想要涟漪忘掉帝喾,忘掉赤喾,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只记得他,不管多少个轮回,都只记得他。

    把她给帝喾的一切,都毫不保留的给他,甚至,没有给帝喾的一切,他也想要。

    “若你没有,你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

    这是涟漪对喜欢的解释,那么,他喜欢涟漪。

    静寂千年毫无Yu望的心,犹如苏醒一般,贪婪的想要得到想要得到的一切。

    那样烧心的Yu-火,就连这瓢泼大雨也难以压制。

    这种感觉,不关墨歌要他还给涟漪的人情,不关他对于涟漪前世的同情。

    心中的Yu-火愈发的汹涌,蛡惻火舌煎熬着他的心,修竹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了。

    曾经他说,天底下,没有什么他得不到,所以,天底下,没有什么他喜欢的。

    如今,他有喜欢的了,那么,会不会得不到?

    “不!”

    修竹猛地说,把守在一旁的如意吓了一跳。

    涟漪会喜欢上他的,这辈子不喜欢的话,还有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他的生命那样长,足够熬到涟漪喜欢他的那一辈子。

    上辈子,涟漪说“我与妖界太子修竹相ai”,让他困扰了那样久,如今,他便要纠缠她生生世世,直到这句话成真,也永不停止纠缠。

    “公子,你怎么了?”如意不知道修竹在想什么,他是第一次看到公子沉思这般久,公子从来都是随X的,没有什么能够困扰他,即使多么大的困难,公子都能随意解决。

    从小,他便陪在公子身边,如意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公子的时候,公子是怎样的冷漠。

    妖皇妖后把他抓住,带他到了妖界找公子,外貌还是少年的公子正在南崖随颜渊学琴技,天生法力高强的他,并没有什么要做的,只能用乐曲来度日。

    当妖皇妖后把出现在公子面前时,公子没有丝毫反应,倒是颜渊吓了一跳,拉着公子对妖皇妖后行礼,公子却不许颜渊行礼,拉着他说:“下一段怎么弹?”

    妖皇妖后许是有些内疚,他们常年不在公子身边,甚至是上百年都不见公子一面,公子对他们冷漠也是正常,但是这次妖皇妖后是带了礼物回来的,礼物就是如意自己。

    妖皇妖后要他陪公子,然后又消失不见,公子毫不动容,他从来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伤感和困H。

    公子不懂情,不能怪公子。

    “如意,你说,喜欢一个人,要怎么表达?”修竹忽然问道。

    如意琇红了脸,捂住脸扭扭捏捏的说:“公子,人家怎么会知道。”

    修竹看着如意不语,阵雨渐渐变小,这场雨开始的突然,终止的也很突然。就像感情一样,来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去的是不是也是如此,修竹不知怎么形容现在自己心中所感。

    如意看着表情严肃的修竹,只能扭捏的说:“人间的坊间小说和戏曲里面说:若是没有看见她,你便会想她,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可是若你看见了她,你却什么都不想说,就想静静看着她。”

    如意蹭到修竹身上,脸上通红,说:“你会想要抱抱她,亲亲她想要和她有很多的孩子,和她白头到老,甚至是,一夜白头。”

    修竹沉默了下来,对于情了解的越多,他心中的困H就越多。

    “可是,很多人,并不喜欢互相,却白头到老了。”修竹把挂在身上撒娇的如意扯下来,说:“这又是为何?”

    如意眼泪巴巴,哭腔道:“不知道”情ai这般难懂,自己回答不出公子的问题,被嫌弃了忽然他眼睛一亮说:“公子,我知道一个地方一定有人知道,那里风詡愵浓了!”

    J分钟之后,如意带着修竹来到了京城新开的最大的青楼“烈艳楼”。烈艳楼门口张灯结彩,里面灯红酒绿。许多覀惻暴露的姑娘站在楼上对下面来往的人暗送秋波,一个青年公子翻身下白马,惹来姑娘们的手帕飘摇。后来的人甚至连马都没地方放了,可见烈艳楼生意之红火。

    修竹奇怪的问如意:“这里是什么地方?”

    如意缩了缩脖子,青楼是戏曲里常常出现的地方,才子佳人都在这里出现,却没想到是这般但是为了面子,他挺挺腰背说:“青楼,戏曲里说,里面的姑娘懂得最多了。”

    修竹踏步走进烈艳楼,里面的姑娘都停止了邀客,P客也都静了下来,看着一个淡蓝锦衣的翩翩佳公子走进这污浊之地,身上的仙气让人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老鸨风姨立刻走上前,对修竹说:“这位公子,里面请,我们这的姑娘是全京城最漂亮的,您想要哪J位啊?”风姨虽然已经老了,却风韵犹存。

    她本Yu搂住修竹的手臂,修竹皱皱眉躲开,风姨也不恼,带他们来到了雅间说:“公子,想必你是来找我们的花魁萧萧的吧,我们萧萧出身名门,琴棋书画样样鏡通,想必公子喜欢。”

    “哦,她什么都懂?”修竹挑眉,不信任的说,风姨自信满满的说:“那是必然。”然后转身退出房间,关上门。

    房间布满帘子,香气萦绕,甚是好闻。修竹困H的看了看如意,如意咳嗽了J下,说:“公子,花魁可是青楼里面最厉害的呢,你可以问问她,什么是喜欢。”

    忽然一阵笑声从帘子后面传来,后面暗香浮动,却不见人影,笑声清冷中透着魅H,竟有J丝妖界的魅术之感。“公子想知道什么是情?”

    “嗯。”修竹坐在琴案旁,随手一挥,香炉中袅袅升起的烟雾横空折断然后卷做一团消失不见。

    “这般冷漠,真叫奴家伤心。”帘子里银铃碰撞,一个如凝脂的手臂从帘子后面伸出,把帘子拢起,一个惊鹄髻眉眼妖娆的nv子走出,她身着藕Se牡丹花金丝勾边齐X襦裙,手中缠着缠臂金,更显白皙如脂,似蜡做的假人,叫人止不住的想去嫫上两把,看看是否有温度。

    风萧萧并不能说倾国倾城,甚至有些微胖,却丰满的有酉味,开口时,都似乎有暗香浮动。

    如意有P刻呆滞,反应过来后,立刻捂住修竹的眼睛说:“你不能G引我家公子!”

    “呵呵呵小公子,你说笑了。”风萧萧用手帕捂住嘴笑着,嗔怪道:“你家公子可没被奴荚C菻到,好叫奴家伤心。”

    修竹拉下如意的手,看着风萧萧问:“什么是情?”

    如意只能默默躲在角落,看着风萧萧和公子相谈甚欢,幽怨着。

    “公子试试便知。”风萧萧正Se道。

    修竹问:“如何试?”

    风萧萧怪了,说:“你可有想要守护的东西?”

    修竹想也没想便说:“有,我的领土我要守护,我的家人也要守护还有”

    “还有?有没有一个nv子,你想要守护?”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