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江山美人

    thu mar 12 19:09:50 cst 2015

    夏日的燥热遍布各地,东嗊的嗊nv们都躲在凉爽的地方瞌睡去了。全世界里好像什么都睡着了,花睡着了,荷花玉兰树睡着了,就连书都睡着了,赤潋无趣的随意翻动着书页。

    今年的荷花玉兰还未开,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照看好它。赤潋起身,出了书房,站在荷花玉兰树下的Y处。好像,第一次看见墨歌,她便是站在这个位置。

    那年是荷花玉兰第一次开花,花期不长,朵朵白花随风飘落在地,任人踩踏。墨歌弯腰一朵朵拾起那些落花,放置于荷花玉兰扎根的泥土中,赤潋就在书房里面看着这个小nv孩做的一切,忽然觉得,母后给他选的Q子,他能够接受。

    他问她,为何拾起那些落花,可是因为希望它们化作春泥更护花?

    墨歌想了想说:“我爹爹常常拾起花园里的樟树果子,放置泥土中,我觉得父亲这样的动作很漂亮啊,所以我想学父亲,希望和他的动作一样漂亮。”

    赤潋笑出了声,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小nv孩的小心思,看到好玩的事情都想要学一学而已。

    或许,哥儿以前也会有这样可ai的举动吧,想要模仿一些好玩美丽的事情。

    又或许,她做不了,因为,她的环境不许。

    听说,她都没有穿过nv装,没有戴过首饰,没有过过一天她本来应该享受的生活,如今却要忍受墨家的安排。

    明明,错的不是她,可是错误的结果却要她来承受,她是恨的吧

    恨自己,恨墨歌,恨墨家,或许,憎恨这个Y差Y错的世界。就像自己,不愿意当皇上,却成了太子;就像墨歌,不愿意当皇后,却成了太子良娣;就像容璧,不想参与朝堂,却还是为他做了那么多。

    荷花玉兰上结着的护花铃叮叮作响,惊走停在树梢上的鸟雀,赤潋抬手小心翼翼的扶住摇摆的护花铃,防止刚刚发出的花B凋落。

    容璧来到东嗊便看到这样的一幕,太子赤潋站在荷花玉兰树的Y影处,单手扶着护花铃,表情温柔,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总是这般温柔,可是作为太子,怎么能G净如此?一些赤潋不愿意做的,作为太子伴读的他只能帮他做。一些赤潋不愿意看到的,作为太子伴读的他,只能帮他面对。他太G净,G净的让不G净的他,甘愿维护他,替他做一些肮脏的事情,不想让他变脏。

    从来都是仁政的赤潋却杀了J个高官,只因一个nv子,不知道,那个nv子是否值得赤潋这样对她好。

    在京城杀一高官便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哪有那般简单。

    “在想什么?”容璧拍拍赤潋的肩膀说。

    赤潋回头,给容璧一个大大的微笑说:“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的他总是喜欢学容璧的行为举动,就像墨歌一样,希望能够做到和容璧一样不凡。

    即使他是太子,他还是会学容璧的行为,一人坐在角落,低头沉思,却被墨契嘲笑为傻子。

    那时候的他,也是不能明白容璧为何喜欢坐在角落思考的原因。

    赤潋想起许多好玩的回忆,眉眼弯弯的说道:“还记得小时候的你,可坏了。”

    容璧勾起赤潋的下巴,笑的邪气:“哦?哪里坏了?”

    赤潋拍开容璧的手,摇头道:“你啊,就是喜欢装作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你最在乎了,对家人,对朋友还有对苍生。”

    容璧他从来就不想当什么太子伴读,可是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

    若是他不努力,别的容家的人就会把他们给挤下去,欺压他们,父亲的荣耀不再,家族的辉煌不再,容钰找不到好的亲家,一切都会被颠覆。

    他为了家人,选择踩下别人。

    “我可是立志把你衬托成一个心怀苍生的好皇帝呢。”容璧收起纨绔的笑,“以后,那些肮脏的事情,还是J给我做吧,你不要脏了手。”

    赤潋摇摇头,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谢谢你”只是他不能再做那个总是躲在容璧后来的懦弱太子了。

    容璧不知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悲伤,从小守护那双G净的手最终还是要染上血污,那血污却代表了成长。

    赤潋是太子,终是要如此,才能担当重任。

    容璧忽然道:“如果有一天,为了苍生百姓,你必须要牺牲你心ai的人,我B迫你这么做了,你会恨我吗?”

    赤潋呆滞了一会儿,他不明白容璧说这话的颔义,他首先想到的人是甄哥,若是为了天下苍生牺牲甄哥他会?

    容璧看着赤潋,静静的等待着答案,他知道,赤潋是优柔寡断的,太过善良的他,做不到狠下心去抛弃任何一个可是,自古千古帝王都要学会狠心,放弃最心ai的,去守护江山。

    当战争和和亲之间选择,当遍地哀鸿和一个nv子之间较量时,那个nv子显得多么单薄。

    这也是帝王的悲哀,在心ai和江山面前,只能选择江山。所以,不如一开始便没有心ai,或者把江山看作是最心ai的。

    寂寞帝王心,他不希望赤潋如此,又希望赤潋如此。他希望赤潋能够和心ai的人永远在一起,又希望赤潋能够成为千古留名的帝王可是江山美人哪里那般容易一起获得。

    赤潋说,他喜欢的那个nv子,是墨家的nv子,可这个nv子的到来,就连皇上也不知道。

    墨家,让墨歌嫁给赤潋之后,又塞了一个nv子给赤潋,说明他们已经知道墨歌不能再生育他们如此执念于后位和孩子,究竟是为何?

    他们的权利已是达到巅峰,就剩墨契一人未被皇上赐婚,便是凭着前镇远侯的因素,皇上也不会让墨契受到半点委屈。

    皇上对于外戚滇潿度表现的一直很清楚,便是不希望墨家再嫁入皇家。这样明显滇潿度,满朝大臣心中J乎都已经明了,可是作为丞相的墨白却还是要偷偷让墨家nv子嫁入皇家

    他不能明白墨家的所作所为,当初是他们把不受重视的皇上推上皇位,让一直中立的容家感到恐慌,生怕皇上偏ai墨家,所以让他的姑姑容宓嫁给皇上,希望以此来博取皇上的一点重视。

    容家自古在皇子夺位时保持中立,他的父亲容寂是皇上的伴读,而他的叔叔容与是洪都王的伴读,两边都不得罪。

    或许两边都不讨好。

    因为墨家的介入,大皇子赤玏的势力已经不是二皇子赤玓能够抵抗的,先皇也明白二皇子赤玓只是适合当将军,而皇位更适合大皇子赤玏。

    升平一年,大皇子赤玏登基。

    墨白在皇上登基之后成为史上最年轻的宰相,皇上原配墨娇改名墨皎为皇后,入族谱,皇后的孩子赤潋为太子,墨魄为镇远侯。

    先皇下圣旨,二皇子赤玓为洪都王,戍守边疆,拥有少量兵权。

    洪都王王妃一直陪着洪都王,天涯永随,却因生世子而死,之后,洪都王再也没有娶亲。

    皇上T恤太后和洪都王,让世子来到京城,太后躬亲抚养。一是为解太后思念洪都王的仇怨,二是为了让洪都王可以无负担的守卫边疆。

    也是为了挟制洪都王吧。

    洪都王毫无怨言的接受了皇上给他安排的一切,他从来都不想和皇上争,容璧知道,作为洪都王伴读的容与也是个不争不抢的X子,所以他们才能够相处甚欢。

    皇上登基之后,墨家如日中天,容家开始恐慌,最后,他的姑姑容宓嫁给皇上,为容贵妃。

    可笑,男子无用便葬送nv子的一生,容璧不屑。

    容贵妃在第一年丝毫不受皇上重视,甚至可以算是销声匿迹,当容家旁系打算看直系的笑话时,容贵妃突然备受盛宠,不久便怀Y。

    传闻,容贵妃生下涟漪公主的那天,京城的赤莲提前开放,皇上当天便给公主赐号涟漪,取名涟。

    那年冬天,镇远侯在边塞受到围困,因为遭受嫉妒,求救的信息被推迟许久,皇上派兵去救镇远侯时,镇远侯已经奄奄一息,即使救回之后,也只活了J个月。

    墨白血洗朝堂,为墨魄的死报F,皇上没有说什么。

    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开始重新认识这个看起来瘦弱的丞相,那段时间,墨白在朝堂的地位无人能够相提并论。

    来年,皇上重用容家的人,甚至没有厌弃洪都王的伴读容与,让容与做太子太傅,倚重容寂,为内阁大学士,宠ai容贵妃。

    容家的地位又能够和墨家相提并论。

    转年,容贵妃身T有恙,久治不愈而死。

    容家墨家的关系变得微妙,暗涌C动。

    这些不过是皇上的制衡之术罢了。

    容璧能够明白,那时的皇上已经难以压制墨家,所以让威望不低于墨家的容家与之互相压制。

    容璧望向依旧在沉思的赤潋,心想,赤潋一定不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他会用更加高明的手段来俘虏人心。

    但他也是心甘情愿臣F。

    赤潋终于想好了如何回答容璧的问题,他抬头,用力抓紧容璧的手说:“我不会恨你但是我会厌恶我自己,因为我没有能力保护我心ai的人,要牺牲她来成全我”

    作为太子的他,必须为了苍生放弃心ai的人忽然,他心中静寂了多年的Yu望再次浮起,不要做太子,不要做皇上!

    可是他不做,谁做?他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Y稚的孩童了,不再抱怨,他一点也不喜欢当太子。

    若他不是太子,他又会做什么,用什么养活哥儿?

    容璧透过荷花玉兰,看着湛蓝滇濎空说:“我小的时候啊,经常欺负你,你不但不告状,还经常掩护我,我是你的伴读,若你回答不出皇上的问题,我便要挨打,你竟然因此彻夜读书常常在想,你为什么那么G净呢?我其实嫉妒过你的因为我也想要那么G净,可是啊,现实多么残酷,不愿意长大的我们,终究还是长大了,终究还是,成了这个样子。”

    赤潋忽然笑的很坏,说:“我不告状,是因为我知道要是我告状了,你会变本加厉的欺负我,而且你那么聪明,我需要你帮我!拉拢人心可是必修课。”

    容璧非但没有生气,还笑着说:“嗯,我会帮你的,帮你成为千古流芳的皇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