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牡丹芍Y

    thu jan 22 09:00:00 cst 2015

    苍茫边塞鸟飞绝,人踪灭。

    赤喾真正的感受到了什脺餍苍凉,在一望无际的的边塞之中,凄凉孤寂、漫天风沙,偶尔寂静滇濎野中回荡起大雁嘹亮的叫声,荒凉终年弥漫在这P孤寂的被世人所遗忘的土地之上。

    泌水河对岸升起袅袅炊烟,落日渐渐B近天际。

    “歌儿,你看,像不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赤喾回头,微笑着说,想要寻找一个一直站在他背后的娇小身影,可是,没有,身后没有墨歌,只有牵着朝野的研墨。

    研墨Yu言又止,而朝野则是奇怪的看着僵直的主人,不明白,为何主人的表情如此绝望。

    研墨难过的别过头,不忍看赤喾伤心绝望的脸,道:“王爷墨歌小姐已经回京城了。”

    “是啊她在京城。”赤喾嘲笑着自己,抬起了头,看着寂静滇濎宇说,“我竟忘了昨日梦见她还在,我竟然以为是真的。”

    “我竟然我竟然,不愿意相信她已经不会再陪着我。”赤喾飞身骑上朝野,让朝野狂奔在漫无边际的大地上,让泪水肆无忌惮的划过脸颊。

    奈何,情深缘浅。

    再也不会有一个人,了解他的不安,他的脆弱了解他豫章王看似光耀表面下千疮百孔的内心。

    母亲生他的时候死去,他对母亲的印象J乎为零,而父亲的一切,也都是从别人口里得知,得知他有一个英雄一样的父亲,一个深情如许的父亲太后说,他要做的比他的父亲还要好,还要完美。于是他学了很多东西,童年的回忆除了涟漪文静的身影便是无尽的书本。

    十岁时他名动京城,可是他知道,他要做的更好,他不能让太后对他失望他再也不能失去太后这个亲人了。

    太后想要靠他重振梁家,他知道。梁子尘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的安乐侯,是太后嫁入皇嗊时,才有的唯一的弟弟,梁家把前安乐侯看成是凤凰蛋,以为是他的到来才使太后得以进嗊,把前安乐侯养成了标准的纨绔。

    前安乐侯为了满足自己滇澃Yu,贿赂易然而被判以死刑。梁子尘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得到了安乐侯这个位子而梁子尘的两个弟弟,都瘫痪在床上,他的嫡母,也疯了。如今梁家只剩一个梁子尘和他嫡母生下的一个MM,梁子芥这个梁子尘,是个人物。

    他是该见见他的叔叔,梁子尘了,赤喾拉住缰绳,让朝野回头,回了军营。

    军帐里安静异常,易水寒伏在桌上,指尖不时划过地图上J个圈画过的点。

    他正在研究地图,陈国并不算地大物广,只能说民殷财阜。曾经猃狁的国土甚至比陈国还大,但是土地不够丰饶,两个国家都一直想要占领对方的土地。陈国想要更加广阔的国土,猃狁想要更加丰饶的土地。

    武帝强势占领猃狁,把猃狁国打散成为一个个部落,大多数部落游走不定,陈国反而不好攻打,又因为多年战争,国库空虚,武帝便没有继续发动战争。如今猃狁国土变成原来的一半,退居到泌水河对岸。

    而如今陛犴J天的时间内就再次联合所有部落,再次成为猃狁国,只怕当年的解散是有目的的。

    “好方法,猃狁人金蚕妥壳的方法用的倒是好。”赤喾叹息道,猃狁当年的解散谁知道是不是Y谋,并不是因为害怕,并不是因为内斗,而是为了蓄力,再给陈国一个致命的打击。

    易水寒没有抬头便说:“确实好个金蝉妥壳不知猃狁国力究竟如何。”说完,他的眼睛从地图上移开,看着依旧落拓的赤喾说,“把胡子弄G净。”

    赤喾嫫嫫下巴,感受到扎手的触感,点点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好好守卫好边疆,皇上可有什么命令?”

    易水寒摇摇头,说:“他只是说,以静制动,或许猃狁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易水寒顿一顿,似是不相信赤喾,再次说,“不要再儿nv情长,这条路,由不得你松懈。”

    “你不怕?”赤喾把手按在易水寒的肩膀上,注视他深邃的双眼,这条路,尸骨遍野,一不小心便会粉身碎骨,万劫无期。“这是不忠不义。”

    易水寒嘲笑的看着赤喾,赤喾的眼睛里倒映出他棱角分明的脸庞,还有一双嘲讽的眼睛,眼睛里暗藏了多少波涛汹涌的Yu望?

    易水寒说:“何来不忠来不义?他以为他是皇上,便可以主宰我们的命运?”

    “人啊,就是J,把什么都当理所当然。要我们按照他们的规矩去走。可是他忘了,史书是胜利的人书写。”

    “其实善恶永远分不清不忠不义只不过是他们拿来哄百姓的。哄骗那些愚蠢的百姓,那些极容易煽动的百姓。”

    “你要有实力,你就是规则,你就是主宰!”

    易水寒的话一直盘旋在赤喾的脑海里,去京城的一路上,都没有停止过,赤喾觉得自己好似被易水寒蛊H,开始沿着易水寒希望他走的方向走。

    曾经的他,是希望自由自在驰骋在野外的,所以给马起名朝野,向往野外。

    “为什脺餍荼碧呢?明明荼蘼花是白Se的。”赤喾不明白易水寒给马起这样的名字的颔义。

    “开到荼蘼花事了,我要荼蘼永远不谢,甚至变成碧Se。”

    待荼蘼变成碧Se,再不离散。

    墨府后院,参天的香樟树接连,花园很大,J乎占了墨府一半,甄哥跟着丫鬟们在院中赏玩。

    甄哥的手搭在丫鬟手上,手上的肌肤娇N如婴孩,甄哥看着指甲上的蔻丹,颜Se鲜艳,Se泽亮丽,不像J院里的颜Se晦涩,极易妥Se,就连旁边的丫鬟,都覀惻鲜艳,都恭恭敬敬的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出一声。

    院内粉墙环护,山石点缀,满架的蔷薇,还有盛开的牡丹和芍Y。

    望着争芳斗艳的牡丹和芍Y,甄哥忽然想起一个传说,传说中牡丹芍Y都不是凡花种,某年人间瘟疫,花神为救世人盗了王母仙丹撒下人间。结果一些变成木本的牡丹,另一些变成C本的芍Y,至今芍Y还带着个“Y”字。

    同样是仙丹化成,一个却成了C本花,一个是木本花人也是一样的啊。

    甄哥想起在J院里一些酸腐的书生念叨的:“庭前芍Y妖无格,池上芙蓉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Se,花开时节动京城。”

    芍Y是妖艳无格的,而牡丹才是真正的国Se。

    明明本质都是一样的!命运却不一样!

    墨白从甄哥身后走来,甄哥正对着满园的芍Y和牡丹发呆,这个nv子的眉眼,确实比墨歌更像自己,那眼角的三个朱砂痣十五年前,那个雨夜,一个nv婴的诞生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特别,特别的是她眉眼处的三个朱砂痣。

    之后,不知为何,nv婴的朱砂痣消失不见,但是他并未在意,而眼前这个眼角带有朱砂痣的nv子,又在一个清明雨夜,告诉他,她才是他的nv儿。

    雨打S了她的长发,黏在半边脸上。

    她的样子极为狼狈,一张本来GG净净的脸J乎都被打S的长发遮盖,只剩一双忧郁的眼睛和综角的三个朱砂痣。

    清明雨夜,坐在墨府门口的她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地上,歪斜着头,抬头看着一直俯视她的自己,她的眼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有激动,有兴奋,有Yu望。

    终于,她按捺不住,开口道:“父亲。”

    “嗯,进来吧。”他转身跨入墨府内,一直站在一旁沉默的小厮丫鬟们便立刻带她进来。

    一切,都像是她算计好的,遮盖住大半边脸,只留下眼角那样夺目的朱砂痣。

    是不是他的nv儿,那又如何?

    但是,他相信,她会做的比歌儿更好。

    “莺粟花殷红,千叶簇,朵甚巨而密,丰艳不减丹Y。”墨白走至甄哥面前说,“为何要做芍Y?明明罂粟花的魅力不低于牡丹芍Y。”

    甄哥抬头,看着眼前丰神俊朗的男子,他身穿紫Se丞相朝F,显得很年轻,就像二十五岁左右,甄哥不知从哪来的一G冲动让她喊了一声:“父亲。”

    墨白点点头说:“以后,你就叫墨舞了,再无甄哥这个人。”

    甄哥瞪大了眼睛,不解的问:“父亲你是不相信我的身份吗我真的是你的nv儿啊!”甄哥一见墨白,沸腾的血脉就让她明白,他是她的父亲。

    在她最最难熬的时候,给她一点点幻想,一点点希望的父亲。

    墨白不说话,走到一棵香樟树下,香樟一年下三场雨,花雨,果子雨,叶子雨。

    如今快要五月,是花雨的时候,香樟的小H花落了一地,墨白微微伸开了双臂,摊开手掌,站在树下,等待着一场花瓣雨,轻拂他的全身。

    甄哥见墨白不说话,再次激动的说:“父亲!我才是您的nv儿!我才是!”

    墨白面无表情,一朵樟树花落在他摊开的手掌中,甄哥又问:“您不信吗?”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