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光鲜背面

    tue jan 20 09:00:00 cst 2015

    涟漪看着镜中的自己,面容姣好,眉眼恬静,耳垂上的明月珰熠熠生辉,看起来美丽无比,可是谁又知道,耳垂背面却全是血水。

    “公主,奴婢帮你把耳坠拿下来”颔英止不住的流泪,公主一定很疼,“公主,要是疼,你就哭出来吧。”

    颔英狠心拿下耳坠,又立刻为涟漪的耳垂消炎止血,涟漪表情淡然,好像一个没有知觉的石头。

    “公主您要是疼就哭出来吧。”颔英真的为公主不值,那个豫章王真的值得公主这样不顾一切吗?她从来没有看过公主哭,被皇后陷害的时候没有,受伤的时候没有,就连现在豫章王在最后一刻走了的时候也没有哭了或许会好过一些的,可是,公主就是不哭。

    涟漪把明月珰掌在手心,把美丽的外面朝着自己说:“君不见,那姹紫嫣红的背面,有太多太多流泪滴血的笑颜。”

    “公主!颔英求您了不要再喜欢豫章王了好吗?”颔英跪下,她再也不忍心看公主这样为了豫章王不顾一切,甚至是连自己都不顾了可是,不ai自己的人,怎么去ai别人?

    涟漪扶起颔英,幽幽说:“我从出生的时候啊,就觉得我是为了他而生的呢”

    涟漪握着明月珰,趴在梳妆台上,看着镜中的自己,陷入回忆。

    在天界,荷花灼灼的碧池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nv孩看着天后圆圆的大肚子,奇怪的问:“这是什么?”

    “是个和涟漪一样可ai的孩子哦。”天后嫫嫫涟漪的头,忽然肚子奇痛无比,她镇定下来对涟漪说:“看,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涟漪这样可ai的姑娘呢。”

    帝喾生下来时便自言其名,祥云缭绕。涟漪看着他,再看看天后说:“我的母亲呢?”

    天后嫫嫫涟漪的头说:“阿涟是天上法力无边的上仙哦,是神石化成的,天地是你的母亲啊。”

    涟漪看着帝喾红润的脸庞,喃喃自语,自己这个石头,究竟是为什么会有这个跳动的心脏呢,是因为他吗?

    天后对涟漪很好,就如nv儿一样,可是涟漪知道,她并不是。

    涟漪每次看到赤喾扑在天后怀里撒娇的时候都会难过,多么希望,有一个人,那样溺ai自己。

    她想要家人。

    这个跳动的心脏,多么渴望另一个火热的心与之相靠。

    涟漪收起明月珰,对颔英说:“只是差最后一拜而已以后,补回来便好了。”

    没有拜完夫Q对拜的涟漪不好住在豫章王府,但又因为没有建公主府,只能再次回嗊。

    皇上龙颜大怒,却没有办法责罚豫章王,因为豫章王是去守卫陈国,是去保护他父亲的坟墓,皇上并没有什么理由惩罚他。

    最近皇嗊里的气氛很是压抑,皇上心中憋着气,又怕涟漪公主太过伤心,便要容家小姐容钰陪公主谈谈心。

    “你还是一定要嫁给豫章王吗?”容钰趴在桌子上,看着涟漪低头仔细的在绣架上织出美丽的赤莲,涟漪正在勾勒赤莲的花心,那赤莲灼灼开放,犹如真的一般。

    “一定。”涟漪头也没抬便回答,赤莲已经全部绣完,她却觉得单调,细细打量,打算再在旁边绣点什么。

    容钰坐到涟漪旁边,一边打量那刺绣一边问:“阿涟,你说,什脺餍喜欢?”

    涟漪想也没想便说:“若你有,你会想尽一切办法留住;若你没有,你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不知怎的,她想要在莲花旁边绣上竹叶,而且付之行动。

    “为何这般极端?”容钰不解,她不能明白涟漪对赤喾的痴迷为何如此之深,若是她便不会这样。

    涟漪顿了一下,然后抬头问:“钰儿,你可有喜欢的人?”

    “有。”容钰点点头,“从小,我便喜欢墨契,只是”

    涟漪把视线转到容钰脸上,问:“只是什么?”

    “只是,我可能不能嫁给他。”容钰没有满面愁容,而是平静的陈述事实,“你知道,我们容家墨家”

    容家与墨家的关系,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僵Y,其中的缘由,涟漪想不明。

    涟漪停下手上的针线,安W道:“别伤心,你们会在一起的,若是你强Y一些,你父亲一定会答应的。”就像父皇也答应了一样。

    “谁说我伤心了?”容钰说,“我不会以死相B求我父亲的,即使我再喜欢又如何?在一起是两个家族的事情,而不是两个人的事情”

    涟漪瞪大了眼睛,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么多,她只知道她要嫁给阿喾,其他都不用管。

    “有些人,你不用努力,就能得到。有些人,你努力,才能得到。有些人,你努力了,也得不到。”

    “若我得不到他,我会放弃他,浮生若梦,为欢J何?”

    “我想过了,等到他回京了,我再看他一眼,就嫁人,从此相夫教子总有一天,他的一切都会单薄成一张纸P,然后我就再也记不清他的模样。”

    再也记不清当初喜欢的理由,可是,若是真正ai上,又需要什么理由?

    涟漪呆呆的望着刚刚勾勒出的竹叶,竹叶完美的契合莲花,毫不突兀。

    是自己,太过执念了吗?不是容钰希望自己放弃阿喾,是父皇希望自己放弃阿喾。

    她知道,皇上喜欢容璧,一直希望她嫁给容璧,所以才会让容钰来安W自己,因为容钰也希望她嫁给容璧。

    若要说容璧哪点比不上赤喾,涟漪想不出,可是,她只想嫁给赤喾,这是她这辈子唯一的执念。

    “涟漪,涟漪?”听见容钰的呼唤,涟漪吓了一跳,针扎在了指尖,滴下一滴血落在刚绣好的莲花花蕊上。

    “可是不舒F?”容钰立刻用手帕为涟漪止血,“去休息休息吧。”

    浑浑噩噩中,涟漪脑中一直回响着容钰的话“有些人,你不用努力,就能得到。有些人,你努力,才能得到。有些人,你努力了,也得不到。”

    四月滇濎气舒适宜人,涟漪愈发的喜欢坐在顾盼阁看北边边疆,一坐便是一日。

    太子赤潋和容璧来到顾盼阁,看着渐渐消瘦的涟漪相对无言。

    “何苦?”赤潋无奈滇澗息,撩起涟漪的发丝,查看她耳垂的伤口好的如何了。

    见伤口还未愈合,赤潋从怀中拿出一盒Y膏,用指尖沾一点轻轻点在伤口上,说:“这Y你收好,对伤口愈合很好,只是那耳洞怕是没了。”说完把Y膏放在涟漪的掌心,涟漪这才像清醒了,双眼渐渐有了焦距,抬头看赤潋。

    容璧盯着涟漪看了许久,叹息说:“他不是你要等的人。”

    涟漪把游离的焦距汇聚在容璧身上,摇摇头说:“明明时间都是对的,如何不是他?”

    “在对的时间,遇见错误的人,不是一样错误的?”容璧无奈,涟漪太过看不开。

    容璧接着说:“人啊,只有J十年的时间,不像妖神,可以用千年的时间去相ai;千年的时间去纠缠;千年的时间去等待;千年的时间去遗忘。”

    “只有J十年的我们,只能用十年的时间去等待,J年的时间纠缠,用三天的时间去遗忘,但是,可以用一生去ai。”容璧说完,独自走下顾盼阁,又说,“有些人,不必等。”

    涟漪呆住,赤潋叹气,为她把耳后细碎的头发拨开,防止黏在Y膏上。

    涟漪扑在赤潋的怀中说:“哥哥,我们是不是都等错了人?”

    赤潋煣煣涟漪的发顶说:“或许吧。”

    从顾盼阁高处看东嗊,那里就像一个富丽堂皇的囚笼,囚了自己,还囚了歌儿,赤潋想。

    或许歌儿说的是对的,他就是认命了,认了墨皇后强施在他身上的一切,认了这样的命运

    赤潋下了顾盼阁,便看见容璧单腿倚于门口的朱红楹柱上,双手环抱在X,低头想着什么。

    “想什么呢?”赤潋很好奇有什么事情能让容璧这般困H的模样。

    容璧抬头,脸上依旧是无懈可击的微笑,道:“我觉得,赤喾做的过分了,猃狁战事挑起的也甚是巧合。”

    “是啊,这般巧合,就连最后一拜他也没有时间我倒是庆幸。”赤潋笑了笑,容璧疑H,庆幸?

    赤潋望着高高的顾盼阁,说:“他心中没有阿涟的位置,阿涟嫁过去也没有意思,还不如嫁给能够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

    “希望阿涟能够找到。”容璧转移了话题,“你怎么看猃狁复国之事?还有他们说是我们陈国内斗杀了洪都王,你可有看法?”

    “猃狁能在J日就复国,所有的部落都听从他一人,甚至再次占领九部,都是我没有想到的,可见陛犴此人能力强悍。”赤潋顿了顿,又说,“至于那是我们陈国的人杀了洪都王,我不信。”

    容璧微微眯眼,依旧是一脚踩在朱红楹柱,一脚支地,问:“为何?”

    “洪都王多年戍守边疆,与世无争,有什么内斗会波及到洪都王?”赤潋细细分析,“更何况,洪都王的部下都证明是猃狁九部的人杀了洪都王,证据确凿,他们想用反间计,乱了我们陈国的军心,等我们自乱阵脚的时候他们便好从中取利。”

    容璧点点头,放下踩在楹柱的脚,站好说:“只怕洪都王的部下会听信这些谣言。”

    “有赤喾在,想必不会,他是个有分寸的人,这么简单的反间计,一看便知,他必不会称了猃狁人的心。”赤潋相信赤喾不会这么简单被一些谣言迷H。

    容璧却不肯信赤喾,赤喾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会读圣贤书的洪都王世子,他心中于想什么,就像自己一样,没人看得出来。

    是自己用计把洪都王害死,却还能够在太子面前言笑晏晏谈论究竟是谁杀害了洪都王。

    他还记得当那个猃狁人向他禀报洪都王已死时,他用他的玉骨扇吻上了那人的咽喉。

    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给自己的家人留下一点点祸患。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