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逆天改命

    mon jan 19 08:00:00 cst 2015

    光在远处的云端游移,渐渐弥漫开来。

    时间才刚刚破晓,因为是清明,很多人都已经起来准备了,而甄哥房中却没有动静。

    “你跑啊,看你往哪里跑?”一个男人Y笑着走向甄哥,甄哥一直向后走着,直到走到墙边,旁边再也没有路可以逃了。

    “你装的挺像男人的嘛!”男人靠近甄哥,满脸垂涎,甄哥惊恐看向四周,见旁边立着一个的青花瓷,憎恨的火花猛地烧红了她的眼睛。

    她举起花瓶砸向男人,男人应声倒下,血流满地,男人躺在地上满脸难以置信,手还不断的向甄哥抓去,甄哥抓起地上碎瓷P刺向男人的咽喉,男人挣扎J下便不再动弹。

    甄哥身T瘫软在地,血缓缓流向她,粘稠的血Y让她的双手很不舒F,她举起双手,却见掌心布满鲜血,甄哥浑身颤抖,她在做什么?她做了什么?

    甄哥尖叫的坐起,却发现她是在梁子尘为她准备的客房中,房间简单大方,古典朴素。

    “姑娘醒了?”捣Y敲敲门,对着里面的甄哥说,“公子找你有事,在花园等你。”

    甄哥抓紧自己的头发,仰天无声落泪自己的命运,为何是这样?

    她不想要这样啊不是她的错是命运的错,可是错误的结果为什么让她来承担?

    甄哥揪紧长发,不知道应该恨谁。

    人间四月芳菲尽,梁府中的牡丹却开的十分艳丽,梁子尘身着淡粉的长袍,头发简简单单用粉Se丝绸束起,闲坐在轮椅上,不时点点怀中的猫的鼻子,猫猫烦躁,不满的挠挠梁子尘,梁子尘等猫猫安静下来之后,又开始接着点猫猫S润的鼻子。

    他和猫都享受着早晨温柔的Y光,旁边的粉Se和红Se牡丹J相辉映,画面温和的不行,而甄哥被排斥在外,就沉默的站在旁边,对着满园的猫沉默无语。

    梁子尘怀中的mao是纯白的,但是尾巴纯黑,额上还有一团黑Se的,叫做“挂印拖枪”,又名“印星猫”,得此猫,主贵。

    地上还有许多的黑Se但是肚腿蹄爪皆白的“乌云盖雪”,还有只有酸濄白者的“踏雪寻梅”,甚至是纯白而尾独黑的“雪里拖枪”。

    梁子尘放下快要暴躁的印星猫,对甄哥说:“现在声音还沙哑吗?”

    甄哥摇摇头,开口道:“不了,谢过侯爷。”声音虽然不是很动听,却已经变得正常了。

    “那手呢?可还洋?”梁子尘瞥了瞥甄哥的手腕,那里用白Se绷带包裹,似是受伤了。

    甄哥把绑着弊Se绷带的手放在身后,说:“不洋。”

    梁子尘把视线移至甄哥脸上,似笑非笑,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甄哥却觉得可怕,怕从那完美的滣中听到她狼狈的一面。

    梁子尘弯腰捞起一只黑身白尾的“昆仑妲己”,微微一笑说:“今日清明,出去游玩一番可好?”

    这样的梁子尘,美丽绝L,甄哥恍惚的想,他是不是猫妖?

    清明这一天,没有Y雨菲菲,没有行人断魂,山花烂漫,开满了山头,烟雾缭绕,祭拜先人,求一世长安。

    梁子尘挥退身后推轮椅的捣Y,转头对沉默的甄哥说:“马上让你回墨府如何?”

    甄哥欣喜的点头,眼中闪着泪花,声音颤抖说:“你真的能让我回墨府?”她从未真正相信眼前这个瘫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能够帮她回到墨府,过上本属于她的人生。

    “嗯,可以啊。”梁子尘掐下一朵桃花,把甄哥紧握的手张开,轻轻放在她的掌心说,“墨良娣至今都未和太子圆房,墨皇后知道后,多次辱骂墨良娣”

    梁子尘又指指甄哥手上滇澮花说:“墨丞相打算找一个好控制的nv儿,一个,能够帮他控制太子的nv儿。”

    甄哥不明白梁子尘这话的颔义,呆滞P刻,丢下桃花,用脚踩烂说:“我不懂。”

    她不懂梁子尘在说什么,她要的只是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就好。

    梁子尘摇摇头说:“何必这样对待花朵?”他坐在轮椅上,努力弯腰,把踩烂滇澮花用手帕包好,放置在泥土中。

    甄哥看着貌似良善的梁子尘,别开了头,做作。

    “墨丞相想要一个能够生下孩子的墨家小姐,如今的墨良娣不能再生孩子了,再也没有可以利用的价值了,而你,来的刚好。”梁子尘掐下J朵艳丽滇澮花说,“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甄哥嘲笑:“何以见得他会选择我?何以见得我可以进嗊何以见得我会怀上太子的孩子?”

    梁子尘回过头,身后是大P的梨花,怀中是鲜艳滇澮花,膝上是一只“昆仑妲己”,画面太过奇怪,甚至绝美的妖艳,他说:“因为,我看到了啊。”

    战火之后的剑阁城,每日滇潾Y照常升起,每日的夕Y都是按时的消失,每夜的月亮都是不同的模样,每夜的星辰都是密密麻麻。

    从来不曾因为人间悲欢离合改变半分。

    风萧萧站在泌水河畔,眼前潺潺的流水还有大P的梨花都提醒着她,她还活着。

    她易潇潇,还活着,改名换姓,隐姓埋名,不堪的活着。

    她想起了父亲被斩首的那一天,天空明朗的让她憎恨,空气清新的让她想要呕吐,记忆中的画面清晰的让她想杀人。

    父亲滚动的头颅,母亲跪倒在父亲面前的忏悔,还有母亲撞死在砍死父亲的刀上的决绝。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让现在还活着的她,痛恨至极。

    要不是那个男人,或许她至今还不知道父亲的真正死因,还浑浑噩噩的活着。

    即使知道那个男人是在利用自己又如何?只要为父亲,为母亲,为所有死去的易家人报仇,就可以。

    “风姑娘,王爷说,要您去他的军帐说话。”一个小兵低着头,恭敬的对眼前的nv子说,但是眼睛不停的瞟瞟nv子的脸庞,nv子有些微胖,但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让人沉迷。

    易潇潇点点头说:“带我去吧,若你想要看我的模样,便看吧。”她微笑示意小兵,百媚全生,小兵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把易潇潇带到了豫章王赤喾的军帐。

    所有人都知道有个美人进了豫章王赤喾的军帐,羡慕的不行,都在打听那美人的容貌身世。

    “她长得可好了,P肤如凝脂,眉目如画”小兵想了想,奈何肚中没有什么墨水,再也找不到可以形容的词了,他只得挠挠头,却看到旁边人鄙视的和不信的神情,他气恼,大声囔道:“长得真的可好了!有些像易军师,对!长得和易水寒军师有些像!但是更好看!”

    四周的将士们都叹息道:“美nv怎么都喜欢王爷呢?涟漪公主,墨丞相的千金,还有这个神秘美人”似乎想说暴殄天物。

    小兵脑中浮现那个nv子绝美的模样,有些惋惜,王爷已经娶了涟漪公主了,虽然还差最后一拜

    军帐内,赤喾仔细的看着手上的书信,上面的笔迹G净,语言简单明了,上面写着:洪都王之死。

    他一直看着那张书信,直到风萧萧到来。

    赤喾把视线从书信中移出,看着袅袅而来的风萧萧,她身着湛蓝对襟上襦,红橙嗊纹齐X襦裙,米Se点状披帛随意搭在单肩,眉心朱红花钿,就如画上走出的nv子,一颦一笑都是冕潿。

    赤喾把书信一角放在烛火上,烛火瞬间便吞噬了那张薄薄的纸P,化成灰飞,赤喾对风萧萧说:“说吧。”

    风萧萧妖娆的一笑说:“说了你可信?”

    “身份?”赤喾皱眉,眼前这个长得有些像易水寒的nv人,让他有些不适。

    风萧萧姿态妖娆的坐在赤喾面前的案桌上,身上淡淡的脂粉气味环绕在赤喾身边,赤喾微微皱眉,却没有动静。

    风萧萧低下头看着赤喾英俊却被拉碴的胡须掩盖的脸庞,朱滣轻启,似有暗香浮动:“风萧萧,曾经叫,易潇潇。”

    “风萧萧兮易水寒”赤喾没有接着说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易潇潇倒是无所谓的笑笑说:“吾不复还。”

    易潇潇从案桌上下来,跪在地面,闭上眼睛,缓缓说:“我是来做你的棋子的,一个自投罗网的棋子,就像我的父亲一样。”

    “洪都王,是被皇上害死的,皇上从小就揍恶洪都王,所以在太后赐婚给你的时候,杀了洪都王,一举三得,你娶不了涟漪公主,还杀了心头恨,又可以攻打猃狁。”

    “而我,想要为父亲和满门报仇,我自愿做你的棋子”易潇潇睁开眼睛说,“但是,不要连累我弟弟,易不语。”

    赤喾看着眼前妖艳的nv子,站起来背对着她说:“皇上他,其实是个好皇帝。”听不出是正话还是反话。

    易潇潇哈哈大笑:“那又如何?我就是一个目光短浅的nv子,为了报仇,管他什么苍天百姓!”

    赤喾沉默许久,然后勾起嘴角,蛡愔清晰:“但,我会做的比他还好。”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