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烛泪替她

    sat jan 17 09:00:00 cst 2015

    涟漪头上盖着喜帕,看不到外边的场景,听到外面的喧闹,只能捏捏喜婆的手,在喜婆耳旁小声说:“王爷身T不适,快找人在王爷旁边提点。”

    婚礼终于又能顺利进行下去,赤喾牵着涟漪的手一步步走向豫章王府的大厅。

    “一拜天地。”身边的人应声而拜,没有什么异样,涟漪嘴角绽开一丝微笑。

    “二拜高堂。”洪都王和洪都王妃已经死去,太后也不方便出嗊,只有作为赤喾叔叔的安乐侯梁子尘方便主持这场婚礼,涟漪却不愿让梁子尘主持婚礼,于是设供案,置香烛,陈洪都王、洪都王王妃牌位。

    “夫Q对拜”涟漪立刻站起来,还未站稳,便听到一个男子闯进来说:“王爷,八百里加急,猃狁占领了泌水河!”

    赤喾立刻大跨步离开,毫无迟疑,涟漪瞬间蒙了,她未想到

    “阿喾!”涟漪掀起喜帕,伸手对赤喾喊道,赤喾停顿了一下,又立刻边走边说:“你早些休息,我父亲的墓在泌水河,我必须立刻赶过去。”脚步没有犹豫迟疑。

    涟漪放下颤抖的手,整个身T瘫软在颔英身上,头深埋在颔英的臂膀中,再不让别人看她的脸。

    所有人都呆滞了,一是因为这场变故,二是因为涟漪公主绝世的容颜。

    一直站在一旁前来观礼的容璧皱眉,这场战争来滇潾是巧合了,就连最后一拜的时间也没有了吗?赤喾是不愿娶涟漪吧

    容璧转头,涟漪的身T僵直,头深深的埋在嗊nv的肩膀上,那样悲哀失望的样子,惹的人怜惜。

    他这个从小就矜持自重的表M一旦遇见了赤喾,就什么都不顾了,如今,都敢掀开喜帕,容颜示人。

    他走上前,弯腰为涟漪拾起丢落在地的鸳鸯喜帕,轻轻盖上了涟漪的头。

    涟漪抬起深埋在颔英臂弯里的头,喜帕顺势遮住了她的容颜,她看不到是谁为她盖上了喜帕,遮住了她的满目凄凉。

    “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容璧示意颔英带涟漪回房,涟漪默默扶着丫鬟们的手,步伐依旧盈盈走进新房,不管怎么样,她还是不能丢了作为公主的仪态。

    见涟漪进了房中,容璧转身,站在大堂中间,大堂中窃窃S语的人们瞬间都安静了下来,等着这样少年发话。

    “今日之事,谁都不许说出去,不然,诛灭九族!”容璧环顾在场所有人,语气充满警告,没有人敢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少年能够做到他说的话。

    新房里面的花烛滴着蜡泪,涟漪挥退下人,让蜡烛替她流泪到天明。

    她神情淡漠,双眼G涩,没有半滴眼泪,涟漪从未想过,她输给的不是人,而是命。

    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偏偏在这个时候,还差最后一拜了,她就是阿喾的Q子了,可是,如今,她算什么呢?她有什么理由住在这豫章王府?

    究竟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阿喾是愿意娶自己的,明明这辈子他们可以在一起的,明明一切都很完美可是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涟漪闭上眼睛,回忆这辈子的Y差Y错。

    她还记得三岁第一次在祖庙时遇见阿喾时的场景。

    在祖庙,四周高大的神像都瞪着铜铃一般大眼睛,面目狰狞,摆着张牙舞爪的动作,显得极为可怖,涟漪一直躲在太子的身后,偶尔露出一双可怜兮兮的眼睛观察四周,然后紧闭双眼,不敢再看。

    太子拉着她的手,安W她说:“不用怕,那些神像是为了吓跑妖怪,阿涟你是仙nv下凡,不必怕的。”

    于是她睁开紧闭的双眼,看见了赤城金像身旁的阿喾。

    他着金Se常F,滣语道:“阿涟,对不起。”

    “他是神仙吗?”涟漪食指指向赤城神像的方向,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她。

    皇后诘难道:“放肆,光武帝的神像是你可以指的吗?”

    涟漪只得乖乖放下手,然后说:“那里有一个人,他是神仙吗?”

    没有人给她回答,阿喾也消失了。

    后来,她便关在祖庙,直到太后带她回来,再次看见阿喾。

    那时的他才刚刚附在赤喾这个R身上吧,所以三岁之前的他都没有灵智,而后来,名满京华。

    他带着记忆对她说对不起,让她记起了他之后,他却忘记了一切,再次对不起她。

    “我终究还是怨阿喾的。”涟漪望着花烛,花烛已经烧了一半,烧掉了大P赤莲花朵。

    前世,他确实是对不起她,她为了他,chou了仙根,拔了仙骨,毁了仙身,就是要他一辈子都再也忘不了她。

    永远永远都记得她,记得有一个nv子为了他,可以抛弃一切。

    要让他知道,她涟漪,比墨歌更ai他,要让他知道,她涟漪,一直在等他ai上她,要他永远永远后悔,要他永远永远忘不了她。

    而这辈子,却还是对不起她。

    涟漪闭上眼睛,她只剩这辈子能够和阿喾在一起了,只剩这辈子了

    “这个不能灭是吗?”

    修竹特有的凌然的声音传入涟漪的耳朵,涟漪睁开眼,修竹正细细打量研究花烛。

    涟漪点点头,缓缓走下床,动作优雅,卸掉繁复头饰,一头青丝披肩,问:“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明明明明阿喾他也是喜欢我的,不是吗?”

    修竹不再研究花烛,摇摇头,眼神清明:“我说过,前世,今世,他喜欢的都不是你。”

    “你骗人!”涟漪猛地把手中的白玉簪子摔在地面,站起来问修竹,“他不喜欢我,为什么一开始会答应娶我?都是墨歌的出现才毖一切都改变了!都是因为她!”

    修竹把茶壶中的茶倒在空中,形成一面水镜,里面的场景如诗如画。

    帝喾闭着眼躺在一个天空全是蓝Se的银河的C地上,天上不时有小小的如萤火虫一般的光点缓缓落下,一遇见事物便消失不见。

    墨歌俏P的点了点空中的光点,光点便如害琇般的不见了,墨歌发现很好玩之后,想要拉起帝喾一起玩,转身看向帝喾却发现他睡着了。

    “怎么就睡着了呢?”墨歌懊恼的说,然后趴下,仔细的看着帝喾的睡颜,轻轻的吻了他的额头。

    过了许久,也不见帝喾有什么动静,墨歌偷笑,帝喾睡的那么死,她一定要做些什么。

    她变出纸笔,在纸上涂涂画画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把帝喾的大拇指按上那画了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纸P,帝喾鲜红的指纹便永久留在那张纸上。

    又过了许久,帝喾才醒,他坐起茫然的看着笑的J笑的墨歌问:“你又做了什么?”

    “喏,我带你游玩妖界这么久,还带你来这北月之地,慕渊姐姐知道了会打死我的,所以呢,我自然是要些报酬的咯。”墨歌举起手中的纸P,上面红彤彤的指纹让帝喾瞬间呆住,他看了看自己的大拇指,然后单手扶额。

    “还真是Y稚”帝喾的手从额头滑至头顶,然后抬眼问墨歌:“这上面写了什么?”

    墨歌站起来,抖了抖那纸P,豪气万千的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墨歌的人了!”

    帝喾呆滞P刻,然后双手捂住脸,没有理墨歌,墨歌不满的蹲下,掰开帝喾的手,却发现帝喾满脸通红,她疑H:“咦,怎么?”

    帝喾有些恼怒墨歌看到他这个样子,别扭的说:“不想被人看到我认识你,太丢人你知道我是谁么?”

    “帝喾啊!”墨歌抖了抖那张纸,大P龙飞凤舞的字中依稀可以辨认出帝喾两字。

    帝喾叹息,然后紧紧抱住墨歌,说:“对不起,我开始骗了你,我是天界九皇子,帝喾。”身边的光点一点点的零落,落了他们一身。

    画面渐渐模糊,涟漪的眼睛通红,她冷冷问道:“给我看这个G嘛?”

    修竹没有说话,水镜渐渐变换,帝喾浑身都是鲜血,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涟漪心中一紧。

    天后抚嫫着帝喾的鬓发,眉眼慈祥,涟漪还未反应过来一道光就S入帝喾的脑中。

    “怎么回事?”涟漪抓住修竹的袖子,紧张的问。

    修竹没有理她,但是也没有把袖子chou出来。

    那道光渐渐消失,天后又在帝喾的耳旁低声说:“忘掉墨歌,下凡之后,去找到涟漪,报答她,不要让她伤心难过这辈子欠她的就用凡间的一辈子还她吧。”

    涟漪盯着水镜中的一切,不肯相信,她不肯相信赤喾对她的好只是因为天后的术法,不肯相信赤喾从来都不喜欢她,涟漪摇头说:“你骗我不可能”

    修竹用手中的竹笛轻轻一点水镜,里面的画面开始变化,烟雾缭绕的朱红Se嗊殿内,许多的小瓷娃娃被绑上红线,而一个绝Senv子颤抖的剪断了一根红线之后落荒而逃,没有看见身后被剪掉的红线又开始自动复原,甚至还盘绕了好J个结。

    看到这样尴尬的画面,涟漪抓起梳妆台上的梳子便砸向水镜,说:“我不看我不想看”

    修竹叹气,轻轻搂住浑身颤抖的涟漪说:“其实你早就猜到了,只是你不愿意承认。”

    “明明是我的!我的竹马,我的故事,我的未来!如今都变成她的了,我要如何自处?”涟漪疯了一样滇澾打着修竹,修竹只是紧紧的搂着她,默默的看着她,不说话。

    涟漪忽然笑了,笑的凄惨无比,她仰头看着修竹说:“你说,我得不到阿喾,我偏不信命,偏偏要去斗我不信这样苍白的宿命为什么,这一世我还是得不到他?为什么”

    “都是她墨歌若是没有她!这一世就不会这样的只有这一世,我只剩这一世能够和阿喾在一起了为何她还要来打碎我的梦想?她欠我的她欠我”

    修竹抬起涟漪苍白的脸,用一种真诚且固执的语气说:“我还你一个未来,一段传奇,一个夫君可好?”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