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甄哥墨歌

    tue jan 13 10:00:00 cst 2015

    蛮荒郊外的破败寺庙,J个长得彪悍的男人围着坐在轮椅上的梁子尘和一个覀惻破烂的nv子,nv子跪倒在地,没有向梁子尘挪去,反而有些戒备的看着梁子尘。

    那J个彪悍男人嘴里说着恶心的话,向梁子尘和nv子靠近。

    “J人,你倒是跑啊!”

    “大哥,这个男的长得也是好,抓起来倒也可以卖J个钱。”

    nv子的身T微微颤抖,慢慢向梁子尘挪去,梁子尘看着眼前邋遢的少nv,嘴角勾起。

    终于,nv子污秽的手抓住他的衣角,眼神恐慌的说:“这位公子,救救我,救救我!”声音沙哑的可怕。

    梁子尘没有管渐渐B近的J个男人,而是低头笑着问nv子说:“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nv子蜷缩着,看着越来越靠近的J个野蛮男人,死马当作活马医,最后决定相信这个坐在轮椅上但毫无惧意的男子,开口道:“我叫甄哥。”

    “那么,捣Y,杀了他们。”梁子尘微笑的看着少nv,伸手把她扶起,“我知道你叫甄哥,但是,你本来,应该叫”

    身边尽是男子凄惨的哀嚎,一道血水溅到nv子苍白的脸上,却比不过她眼角的朱砂痣殷红。

    看到少nv放大的瞳孔,梁子尘嘴角的笑意更深了,说:“墨歌。”

    当梁子尘回到安乐侯府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因为侯爷竟然带了一个nv子回来。

    那个nv子警惕的防备着所有人,甚至连救她的梁子尘也防备着。

    梁子尘要丫鬟们为甄哥梳洗一下,弄完了便到书房找他。

    这个甄哥要是来了,那么未来的命运会怎么样呢?梁子尘心想,会不会有一些不同?会不会把这个混乱的场面搅得更乱?

    他想要改写这样苍白的宿命,他梁子尘从来都不被所谓宿命束缚,无所谓名声,无所谓生命

    逆天改命又何妨?被那个妖神改掉的命运,他如何不能改回来?

    过了许久,甄哥才穿着简单的衣F来到了梁子尘的书房,梁子尘的书房里只有医书,还弥漫着一GY味,刚开始闻有些奇怪,闻久了,却觉馨香。

    梁子尘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的燕子嬉闹,说:“你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

    甄哥点点头,但是发现梁子尘背对着自己,看不见自己点头,刚想说话梁子尘便说:“不告诉你哦,知道太多也不好。”

    梁子尘又说:“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我可以告诉你,我也不要什么,你放心好了。”

    “你为什么帮我?”甄哥的声音很是吓人,一点也不像nv孩儿,反而像耄耋老者。

    梁子尘把手伸出窗外,一只小燕子飞到他的手上,啄啄他的指尖,歪着头看着梁子尘。

    “好玩罢了。”梁子尘用另一只手拿出吃食喂给燕子,眉眼是难得的温柔,他说:“你是墨歌,当今墨丞相的真正nv儿,甄哥,你才是真正的歌儿。”

    甄哥喉咙发洋,她双手握拳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们的身世会J换?”

    “这个啊因为命运啊。”梁子尘轻描淡写的说,他转过头,眼神明明是G净的,但是甄哥却觉得极为魅H,他说:“想不想把命运改回来?”

    甄哥点头,浑身颤抖,不甘的眼泪划过眼角的三个朱砂痣,她长得和墨歌不相上下,只是墨歌偏向活泼,而甄哥更显忧郁。

    “我帮你治好喉咙,送你回到墨府,不过以后都要靠你自己,而且以后不得说认识我。”梁子尘慢悠悠的说,燕子把他掌心的吃食啄完,便啄着他的手指,梁子尘把手伸出窗外,让其飞走。

    甄哥咬滣,点头,也没管梁子尘是否看到了她点头,便颤颤巍巍的回了客房。

    她何其不甘!本来是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个墨歌抢走!

    她在逃亡时,便听到了许多有关墨歌的传闻,传闻中,墨歌被墨丞相娇惯的蛮横无理,肆意殴打重臣之子,而她只能被那些青楼nv子指挥来指挥去;传闻中,墨歌周旋于太子和豫章王之间,纠缠不清,而她却要毁了嗓子来躲避那些恶心的男人;传闻中,墨歌自己要求嫁给太子,皇后亲自赐婚,从此过上想要过的生活,而她,而她呢?

    而她只能四处逃亡,过本不属于自己的生活!

    本来,本来墨歌拥有的那些都是自己的啊!

    甄哥这一晚上都没睡着,脑海里全是甄娘告诉她的话:“哥儿,这个男孩的名字,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知道你是nv子。”

    “甄哥儿,永远不要相信男人,如果可以,你要利用他们,玩弄他们,欺骗他们,永远不要相信他们!”

    “甄哥儿,如果被人发现你是nv孩子,在J院里的下场你不能唱歌,甚至,你的声音,都要毁掉。”所以她的声音只能永远沙哑。

    “你不能唱歌,我便教你跳舞吧,来,身T柔一些,手随着感觉摆动”

    “这一曲《青梁悬想》定要好好学,以后必定有用。”

    就在她翩翩起舞时,甄娘却猛地闯进房间说:“哥儿,快跑。”

    甄娘抓着甄哥的手,带着她在市井抱头鼠窜,最后在一个Y暗的巷子里停下,匆忙的对她说:“哥儿,如果这次你跑了,就不要回来了,你不是我的nv儿,我的nv儿生下来脸上什么痣都没有。”

    “我一看你,便知道有人把你簢的孩子J换了,可是我想还有什么样的身世比一个Jnv的孩子还差,于是便没有报官哥儿,如果你回到了你真正的父母家,见到我的nv儿,请原谅她好吗?我求求你。”

    甄哥看着这个对自己万般呵护的F人,心中五味陈杂。

    还是有人找到了她们,他狞笑说:“跑啊?我看你们怎么跑!甄哥,你以为你长的这般清秀的男子养在J院是为了什么?”

    甄哥害怕的往后退,甄娘突然举起身下的一块石头向男人拼命的砸去,对甄哥吼道:“你快跑啊!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她连忙逃走,期间做过乞丐,当过小偷最后还是被发现了,而梁子尘不知从哪里出来,救了她一命。

    甄娘说:“不要相信男人!”

    她甄哥,谁也不信!

    猃狁派来陈国参加婚礼的队伍从猃狁一部出发,沿着泌水河逆流而上,一直来到九部,又越过泌水河,在泌水河畔休整。

    陛犴独自站在陈国这边的泌水河畔,望着远处升起袅袅炊烟的九部,那里已经看不到什么战争过的痕迹了。

    如今九部已经是陈国的土地他何其不甘,陈国的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明明是他们想要挑起战事,却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所有的一切都看起来像是Y谋,不知道这个陈国皇帝在打什么鬼算盘!

    陛犴愤恨的踩了踩地面,脚下的泥土向下凹陷,其力度让人惊讶。

    曾经,这里是他们猃狁的土地!

    陛犴转身看向剑阁城,那里也没有什么萧条景象,曾经燃起的熊熊烈火,好像只是他的幻觉。

    他们猃狁的土地,他会一点一点的夺回来,不择手段。

    “我倒是要看看,你们陈国的虚实!”陛犴望向千里之外的陈国京城,嘴角勾起,目露凶光,他笑的血腥,“你们不仁,休怪我不义。”

    三月十日,万事皆宜,京城上下张灯结彩庆祝太子迎娶墨家小姐,大家都有些遗憾,就是墨小姐不是太子妃而是良娣,但是听说皇上答应只要墨良娣生了孩子便让她做太子妃,这样还算有盼头。

    东嗊里灯火通明,嗊nv们来来往往,年轻的脸庞上没有一点表情,不知多时就会划上时光的痕迹。

    一只飞蛾不知怎么飞到了涟漪身旁的红烛旁,涟漪立刻起身,想把飞蛾扑走,她刚站起,那飞蛾就一下飞进那炽热的火焰。

    涟漪刚站起的身T顿住,然后又缓缓坐下,颔英发现涟漪奇怪的举动,弯腰低头在涟漪耳畔悄悄的问:“公主,怎么了?”

    “把那飞蛾的尸首与那烛葬在一起吧。”涟漪低头默默地看着地上烧的破碎的飞蛾,又抬头看到那红烛滴下的红Se蜡泪。

    飞蛾若是不扑向炙热的火焰,那又剩下什么呢?随着时光的流逝,只剩一颗逐渐粗糙逐渐破裂,逐渐在尘埃中失去光泽的心。

    即使知道燃烧后必成灰烬。

    红烛想必也是悲哀的吧看着飞入自己怀哀的ai人死在自己怀中

    涟漪却猛察觉到有一道目光锁在她身上,她抬头,便看见梁子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身T微微颤抖,又想起他曾说的:“忧我世人,忧患实多。”

    涟漪摇摇头,嘲笑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或许红烛根本就是厌恶飞蛾的。

    飞蛾一心要扑向红烛,可是红烛却不希望飞蛾这般纠缠。

    涟漪不知怎么想到了自己和阿喾自己就像那飞蛾,不顾一切的扑向他,那么他呢?他会不会也厌恶这样的纠缠,还是

    涟漪不敢再想,把注意力放在太子赤潋的婚礼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