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ai别离苦

    sat jan 10 12:00:00 cst 2015

    喧闹的市井酒肆中,赤喾大口大口喝着烧酒,他很少喝这样烈X的酒,即使在边塞苦寒之地时也没有,因为他怕喝醉,可如今这样灌酒,却还是没有醉。

    醉了就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啊那就不用面对这样苍白的人生了啊

    父王若是知道他这么没用,会很失望啊吧看着自己喜欢的nv子陷入泥淖。

    赤喾又灌下一口酒,让X膛燃烧。

    门外传来马蹄声,赤喾抬头望去,便见易水寒翻下他的荼碧马,然后径直走到他桌边坐下。

    赤喾对易水寒笑了笑,递给易水寒一壶酒说:“来陪我酒的?”

    易水寒看着赤喾下巴上邋遢的胡子,冷冷问:“够了吗?”

    赤喾摇摇头,说:“我知道我没用,你骂吧,尽情的骂。”说完又仰头灌下一壶酒,酒从他的嘴角淌出,灌入他的衣襟,上衣S透,他就像一个从酒池里爬出来的人。

    易水寒一把抓起赤喾的领子,把烂醉如泥的赤喾拖到地上,然后对酒肆的其他人吼道:“十秒之内给我滚!”

    其他人立刻逃出去,不敢多做逗留,小二他们也乖巧的把门和窗关上。

    易水寒按住躺在地上的赤喾,讽刺道:“这么一点打击你就受不了了?洪都王的死,涟漪公主的悲伤,墨歌的绝望,就这样,你就打败了?”

    赤喾眼神迷茫,他笑着说:“你说的对,下位者的命运半点由不得自己。”

    “那么,你还在G什么呢?”易水寒一拳打在赤喾X口,赤喾咳嗽一声,易水寒又快速出拳打在他的肩头,赤喾便立马推开易水寒,翻身坐起。

    赤喾迷离的眼神开始变得清明,他双手撑地,强颜欢笑道:“再给我一点时间,等太子大婚过后,我就不会这样了。”

    易水寒静静盯着赤喾一会儿,黝黑的眼珠里闪现的情绪无人懂,他抛给赤喾一壶酒,点头说:“赤喾,你比我多了,当年,我颓废了快一年。”

    易水寒说完也开始灌酒,直接用小酒坛喝,比赤喾喝的还要猛些。

    赤喾是第一次听到易水寒说起自己的曾经,他没有说话,陪着易水寒喝酒。

    “当年啊,我还在赌坊挥洒千金的时候,我家就被抄家;当我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的家人就被送上刑场。等我清醒时,我看见我的亲人的头颅一个个滚在地上,死不瞑目的滚在我的面前,斥骂我,为什么我没有死,而无辜的他们反而死了?”

    “我的父亲是个贪官,可是你知道吗?我父亲其实也是皇上的棋子。”易水寒苦笑,“我也是在多年以后才明白的。”

    赤喾吃惊的看着易水寒,他没想到易水寒会和他说这么隐秘的事情。

    易水寒苦笑道:“这么多年了,命运被皇上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又何止是你?”

    “我的父亲,当初救了还是皇子的皇上,多年之后皇子成了皇上,我的父亲也被提拔为高官,煊赫一时。”

    “我的母亲是个喜欢金块珠砾的人,每当看见父亲拒绝别人的贿赂时都会痛骂他。那时的父亲,还是个有心怀大志的人,他觉得皇上对他如此之好,就要为皇上分担国家重任,于是不理母亲的斥骂。”

    “父亲的官越做越大,而且皇上很是听从父亲的话,于是越来越多的人给父亲送钱送礼,就连我们易家的奴才都嚣张毕扈。”

    “而姐姐簢一样,沉迷在纸醉金迷的幻想之中不能自拔,母亲更甚,她娘家的人都做了官。”

    “是的,母亲偷偷借用父亲的权利,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后来,父亲发现了,却不能回头了。”

    “父亲不忍把母亲送到官场,所以他用权利替母亲掩护,包庇,过程顺利的让他心惊。”

    “父亲开始T会到做高官的方便和荣耀,所有人对他都是恭恭敬敬的,再也无落魄时的鄙视和唾骂。”

    “父亲小时穷的连他父母的棺材都买不起,在T会了钱财的乐趣之后,他再也不能自拔。”

    “可是,他没想到吧,皇上早就知道很多人贿赂他了,皇上在等,等一网打尽的时间,给父亲的权利越多,越多的人自投罗网。”

    “时机成熟的时候,皇上抄了我易家,发现了很多赃物,父亲他说他对不起皇上,于是对所有事情都供认不讳。”

    “那时朝堂上的血雨腥风不比战场上的差,皇上把那些赃物充入国库,填补了先皇武帝多年战争的亏缺,自此再无腐败风气。”

    “百姓们都在夸耀皇帝,都在辱骂我们易家。”易水寒表情还是冷漠的,语气也是冷漠的说:“父亲是个自投罗网的棋子,成全了皇上的流芳百世,让自己遗臭万年。”

    赤喾没想到当初的血洗是皇上一手造成的,这个皇上,太过可怕。

    易水寒把喝完的酒壶丢掉,对赤喾说:“你知道吗?父亲死的时候,对我说,是他负了皇上的期望,希望我能为国家效劳,于是我活了下来,在边塞如幽魂一样的活了下来。”

    赤喾轻轻拍拍易水寒的臂膀,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什么话都是多余。

    “所幸,我遇见了洪都王,他是名钙冧实的英雄,而你,要接管他的兵权,再演他的传奇。”易水寒抓着赤喾的手,掌力大的让赤喾皱眉。

    赤喾想起他的父亲洪都王的战绩,他那赫赫威名,不能败在他手里,于是赤喾点头。

    见赤喾点头,易水寒笑了,松开紧抓赤喾的手,又开始喝酒。

    望着易水寒消瘦的脸,赤喾非常想要知道易水寒在边塞的这J年发生了什么,让他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心狠手辣心机深沉。

    短短J年时间,他的变化就这么大,满门的死给了他多大的刺激,就给了他多大的力量。

    只是,这样成长的代价太大。

    即使易水寒的父亲易然要易水寒不要恨皇上,但满门的X命都死不瞑目,易水寒会不会因此而恨皇上?

    “你父亲不恨皇上,那你恨吗?”赤喾望着易水寒黝黑的眸子,想要看出点什么,可惜,他什么也看不到。

    易水寒抬眼与赤喾对视,勾起嘴角,轻蔑的说:“他心甘情愿,哪有什么报仇之说?为了我那愚蠢的母亲,他愿意改变自己的初衷,去保护她;为了皇上,他愿意成为一颗棋子,去成就他;为了苍天社稷,他愿意遗臭万年,留下千古骂名。”

    赤喾没想到易水寒这样想他的父母,当初他父母的故事在民间悄悄传诵,他都有所耳闻,传说他们中他们多么恩ai。

    “你会替你父亲洪都王报仇的吧?”易水寒忽然深深注视赤喾,眼中的波涛让赤喾看不懂,他想也没想便说:“自然会,我说过,我会完成他的心愿,要让他看到我们用猃狁人的血把泌水河染红。”

    易水寒眯眯眼睛,然后低声说:“即使万劫不复?”

    “即使万劫不复。”

    这两个人的名字,将会刻在史册,因为他们都将掀起朝堂的动乱。

    成王败寇,一念之差。

    远处不知是谁在弹奏一曲《步虚词》,曲调清远寥亮,舒缓悠扬,惹得人们侧耳倾听。

    皇嗊养心殿内,皇上正和容寂谈话,容寂静静听了一会儿《步虚调》,然后说:“易水寒也回京了,皇上不见见他?”

    皇上愣了愣,想起了那个眼神桀骜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不必了,他若有本蕚愒己闯荡出一P天地也好。”

    “毕竟是易然的孩子毕竟,他确实可怜。”皇上微微摇头。

    “皇上不必自责。”容寂知道皇上心中一直心中难以放下一个疙瘩因为易然当初救了皇上一命,“易然自己不争气,收了贿赂,只能怪他自己,就算我们没有做什么,他最终还是会沦落为贪官。”

    皇上看着这个一起长大的伴读容寂,他太冷了,又太聪明了,如果不是自己是和他从小认识,容寂还为他挡住了那么多暗算,他或许会杀了这个多智近乎妖的人。

    容璧遗传到容寂的无情,但是那温文尔雅的外表却和容与是一模一样,倒是很容易被他的外表迷H,根本不能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步虚词》的旋律渐渐低缓消失,皇上猛然想起那是容与弹琴的习惯,不管什么曲子,最后都是声音低缓然后消失不见。

    他站起,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边便是东嗊,容与是太子太傅,想是在教太子赤潋弹琴。

    容与在诗书礼仪方面的知识令人咋舌,但是对于Y谋诡计却没有一丝天赋,和容寂完全不同。

    容寂是他的伴读,而容与是洪都王的伴读,容家一直都是这样,两边都不得罪,却也两边都不讨好。

    “容与如今还是没有结婚?”皇上好奇的问,这个容与一直在等心中的那个人,谁也不知道是谁,而他三十多岁了也没有家室。

    容寂摇摇头,想起了什么,叹息道:“无非情,求不得。”

    八苦,即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ai别离苦、求不得苦。

    求不得,苦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