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天命反侧

    sun jan 04 12:00:00 cst 2015

    风缠绵的刮,螭吻张着大大的嘴巴,未央殿暖H烛光彻夜未灭。

    修竹又坐在未央偏殿的殿顶上,抬头望着月亮,月亮上浮现着边塞的一幕幕,赤喾和墨歌相知相ai。

    “阿喾,你看,这青梁悬想,我跳的好不好?”她故意在赤喾面前显摆,摆了一个她自认为最好看的动作,J日里她都在练这段舞,就是为了跳给赤喾看。

    “不好。”赤喾抬眼看了她一眼,复又低头,看着备上的兵书。

    墨歌不满的蹦到赤喾案前,双掌一拍,把那兵书给遮住,赤喾这才抬头看着墨歌,无奈的说:“好看。”

    “骗人!”墨歌撇嘴,道:“你根本没看!骗子!”

    赤喾无奈的捂额,说:“你跳,我会认真看。”

    墨歌这才满意滇濜至空地,摆好动作,说:“你唱,我跳给你看。”

    赤喾的嘴角无力的chou搐了一下,却不Yu与墨歌闹,开口便唱:“是谁在”

    墨歌随歌翩翩起舞,每一个动作都极力做到最好,每一个眼神都是深情。

    一曲舞罢,墨歌蹦至赤喾面前,睁着期盼的大眼睛问:“怎么样?”

    墨歌舞的确实不错,只是与涟漪比起来,差的不止一点点,赤喾不忍心打击墨歌,只能评价的委婉些:“跳出了感情,我能够感受到,不负你这J日的苦练。”

    墨歌眼睛放出光,嘴角不可抑止的上提,却扭捏的问:“真的吗?没有骗我?”

    “没有。”赤喾立刻回答,怕墨歌又要盘问,墨歌却嘟起了嘴,说:“回答的那么快,肯定是敷衍我。”

    赤喾的嘴角又chou了chou,他从来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研究nv子的小心思,墨歌却猛地亲了亲他的脸颊,然后奔向门外,喊道:“不打扰你了哦!”

    到了晚间,墨歌拉着赤喾的手,撒娇要赤喾给她讲睡前故事,赤喾断断续续的讲了J个历史故事,才毖墨歌哄睡着。

    男子温柔滇濇nv子盖好被子,在她额头印上一个淡淡的吻。

    画面里,赤喾就趴在床沿,看到墨歌做噩梦皱眉时便拍拍她的手背,而易水寒站在军帐外面看着月光。

    修竹无声滇澗息,不再看边塞的场景,翻身来到涟漪的嗊殿,涟漪还未睡,正画着一幅幻想的国度,一幅《河清海晏图》。

    每日她睡得都很少,用R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消瘦下去,修竹不知道怎么告诉她,她心ai的人正在边塞和另一个nv子相ai相知。

    而造成这事的发生的最终原因,是因为他,如果不是他改变了墨歌的身世,让墨歌可以遇见赤喾,赤喾或许还是记挂着涟漪的。

    明明答应了墨歌要还涟漪人情,可是却因为他的原因,涟漪再也没有机会和赤喾在一起了

    修竹眼神深邃,静静看着涟漪,一动不动,涟漪却没心思去弄懂修竹在想什么,而是全身心投入那幅画。

    最终,还是要告诉她真相的吧毕竟,帝喾终是要回来的,如果涟漪一蟼愑知道真相,那对她的打击绝对是毁灭X的。

    “你你还记得和帝喾相ai的nv妖吗?”修竹看着微笑的画着太平盛世的涟漪问。

    涟漪顿了顿,放下画笔,洗了洗手,才抬头说:“记得她怎么了?”

    修竹缓了缓,想了想,说:“她成仙了”

    涟漪难以置信,皱眉说:“怎么可能?妖怎么能成仙?难道难道”

    “对,她喝了洗髓露,把毕生法力都打散了”修竹不再说话,因为涟漪知道喝洗髓露会怎么样。

    洗髓露可以改变T质,立刻成仙,不过风险极大,一不小心就会灰飞烟灭,而且所受滇澺苦不亚于被chou仙骨被天雷劈被业火烧。

    最最疼苦的是,时间要维持十J天,那种折磨足够让人发疯。

    “那么她在天上怎么样呢?”涟漪按捺住心中的波涛,小心翼翼的问。

    “下凡历劫,还要看她的表现才能成仙王母不喜她。”修竹还想说什么,涟漪便马上打断说:“我知道了,你走吧。”

    涟漪说完连笔墨都没有收拾,而是直接和衣躺下,修竹看着和衣躺下的涟漪,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为她灭了灯,沉默的离去涟漪她不敢面对。

    究竟情为何物?值得涟漪放弃仙身,可以让涟漪记挂两世,可以让歌儿忍受那样的痛苦。

    修竹记得,墨歌蜷缩在地面上,疼的把嘴滣咬破,疼的多次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究竟是怎样浓的ai意,可以忍受那样的痛苦?

    墨歌自小最怕的就是疼了,每每受伤,她都哭的不行,哭的他无可奈何,他不是仙,不会医治的法术,只能把那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才能让墨歌好过些。

    可是她却为了帝喾而喝下洗髓露,承受难以想象滇澺痛。

    她因为疼痛而蜷缩在地,睁开涣散的双眼对修竹说:“哥哥,帮我帮我把我的手脚斌起来我怕我怕我会自杀太疼了这还只是第一天”

    她艂愒己疼晕,晕过去之后便再也醒不过来了,于是她不停的和修竹说着她和帝喾的故事,说他的怎么认识的,怎么打闹的,怎么相知的,怎么相ai的。

    “哥哥,你知道吗?那时候的我啊,仗着有你,不把他放在眼里,结果被他教训了一顿,不过,他说的很对,不能因为我而毁了妖仙太平。”

    “哥哥,他说,你把我宠坏了,把我娇惯的那般蛮横无理,我可气恼了,他这话不但骂了我,还骂了你。”

    “我做了很多让他不开心的事情,我以为他会讨厌我,甚至会想要杀了我。”

    “例如,偷吃本该给天后的仙桃,例如,害他被天后责骂,例如”

    “例如,害得他受此情劫,害滇濎雷要劈他,害的涟漪仙子被拔去仙骨,害得他永生永世欠涟漪仙子的情。”

    “但他没有,没有恨我,而是依旧护着我,我不能再自S的享受他给我的安逸,我要成仙,只有成仙,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他身旁。”

    “我对不起涟漪仙子,她那么ai阿喾,我承认,我比不过她,有时候我都会想要为阿喾做什么,来证明我ai他不比涟漪仙子少可是,我还是比不过她,我做不到为阿喾引天雷。”

    “但是我会陪阿喾一起受天雷,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站在他身旁,”

    “我第一次看到涟漪仙子时,第一次T会到自卑的颔义,她那么好,又温柔又善解人意,人人都喜欢她,而我,脾气很坏,X子骄横,除了有你庇护,我什么都没有。”

    “哥哥,欠涟漪仙子的,我若是还不了,你帮我还,可好?”

    修竹轻轻为墨歌擦掉溢出的泪花,然后握住墨歌的手,把施加在她身上的痛苦全部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说:“好。”

    当墨歌成仙时,帝喾已经投胎到那个没有魂魄的赤喾身上了,而墨歌也要下凡历劫,看是否能历过凡劫,若表现可以,才承认她的仙位,而司命星君给墨歌安排的身世是风尘nv子甄氏的nv儿。

    在天界惩罚修竹拿洗髓露之前,修竹已经把墨歌和墨丞相的nv儿J换改变了两个nv子的一生,亦或是所有人的命运。

    修竹被罚禁闭天界两月,就算解除禁闭之后也不能和墨歌见面,不能再改变墨歌的命运。

    天上两个月,而地上已经十五年,那两个被改写命运的少nv都长大了。

    可惜一个是丞相唯一的千金,一个是风尘nv子的nv儿。

    命运呵我们的命运究竟由谁掌控?我们都不知道。

    “天命反侧,何罚何佑《天问》,容璧,你说,写得好不好?”赤潋站在容璧的书房内,捧着一本厚厚的书说。

    容璧靠在书架上,低头看着书,听到赤潋这样说,他合拢那本《楚辞》,走至烛台,点燃羊形灯,书房瞬间亮堂了起来,他才说:“很好,如何想到它了?”

    “看你在看《楚辞》,便想起了这句话,也想起了一些事情,天命究竟是人意,别人影响我们的未来,还是冥冥之中,人们按照天的意思这样做了。所有人都是命运的玩偶,我们都踏在他早就布下陷阱的路上。”赤潋的眼睛在灯下是晶亮的。

    容璧笑着说:“自然是我们在造緡们自己的命运,没有什么早就写好的命运。”

    “真的吗?那为何,我们一出生就注定我们要做我们不喜欢做的事情。”赤潋说。

    容府里又传来《步虚调》的琴曲,曲调飘渺容与还未睡。

    “别想那么多,回去休息吧,很晚了。”容璧传来小厮,并说:“叫叔叔早点休息,再给太子备好马车。”

    容璧望着赤潋离开的背影,用他自己一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因为我们都有需要守护的东西,你要守护江山,我要守护家人。”

    《步虚调》的声音渐渐变小,然后低沉,最后消失不见。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