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天生绝配

    thu jan 01 12:00:00 cst 2015

    来人不是她心中期盼的人,涟漪轻轻摇头,嘲笑自己,阿喾在边塞,如何会出现在这里,自己又在胡想了。

    男子一袭青衣,长发依旧是高高束起,却戴上了玉冠,更显的容颜绝世无双,一看便知不是凡尘中人,比仙人还要好看。

    涟漪静静的望着修竹,等着修竹说明来意,而修竹只是静静的站着,摄人魂魄的俊美面孔让月Se都向他偏移,让旁边的一切都变得暗淡。

    终于,修竹的滣微微开启,似要说什么的,却没有声音发出,其实他很想问,为何涟漪看见他时,眼中冒出异样的光彩,但是立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她眼中冒出异样的光彩时,他心头竟然有微微的颤抖,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油然而生,当那抹光消失时,他又失望异常,这样的感觉,他是从来没有过的。

    可是,刚想要问出口,又不知道应该怎么问,问她为何那般,还是问他为何有那种感觉,修竹都觉不妥,只得放弃。

    见修竹没有任何动作,躲在暗处的如意便冲上来拉着涟漪的衣摆说:“仙子,我们去街上玩吧!”

    涟漪摇摇头说:“我一个nv子怎么能抛头露面呢?”如意是修竹的小厮,长得眉目清秀,活泼好动,竟然能和修竹相处的很好,也是奇事。

    如意拉着涟漪的衣角不放,摇摆身T撒娇道:“可是街上有很多nv的啊!今天是立冬呢,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公子好不容易chou空来一趟,仙子你就不要扫兴嘛!”

    涟漪弯腰刮刮如意的鼻子说:“那就好吧,看在你公子的面子上,还有,叫我阿涟就行了。”

    如意得意的看着修竹说:“阿涟答应了哦,公子你说了她答应就带我去街上玩。”

    修竹微微颔首,然后对涟漪说:“你若怕被人看到,我可以施隐身决。”

    “不必。”涟漪摇头,若是隐身了,那只能四处看看而不能尽兴玩了,还是不隐身的好。

    涟漪把身上的彰显身份的饰物摘下,刚刚从宴会上回来,还来不及卸下繁重的饰物,更换之时,却瞥见修竹穿的甚是清凉,青Se直裾长衣,手里是不变的竹子物品,这次竟然是竹扇。

    涟漪把修竹手里的竹扇拿下来,放在桌上说:“冬天拿扇子很奇怪的。”

    修竹挑眉说:“别人看不见我。”

    涟漪有些赧然,猛地记起修竹是妖,别人看不见修竹,于是把扇子拿起来还给修竹,修竹没有接,摇头说:“走吧。”

    涟漪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转移到了灯火闪耀的街道,四周的吆喝声,喧哗声一起涌入涟漪的耳朵,涟漪却不觉得闹。

    修竹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披风,披在涟漪身上,还顺般给涟漪戴上了帽子,不让众人看到涟漪绝世的容颜。

    涟漪抬头看着认真为她系带子的修竹,即使修竹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涟漪依旧觉得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冬至街上人来人往,却还是比不得元宵的时候,但也算热闹。

    美丽的少nv和英俊的少年嘻嘻闹闹,灯火照耀在他们的年轻的脸庞上,他们狼吞虎咽吃着水饺,热汤氤氲出袅袅白雾,把他们的样子模糊,远处的河灯摇摇晃晃,明明灭灭。

    “还好没有夜禁。”如今国家太平,京城的夜晚也是热闹的,就连皇嗊都没有禁闭的非常严格,她更加不能相信竟然会有战争这样的事情发生。

    涟漪站在修竹旁边,看着如意蹦贬濜跳,到处嫫嫫看看,所有的压抑好像一蟼愑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意一手拿着一个面具,一手拿着一串糖葫芦,口里挂着一串,颔糊不清的说:“公纸互钱。”后面一个老人家背着cha糖葫芦的C垛。

    修竹嗯了一声,为如意付钱。

    涟漪看着他们之间的相处,掩口而笑说:“你们的身份好似颠倒了。”

    如意把那一串糖葫芦塞在涟漪手中,终于腾出一只手拿着口中滇澢葫芦说:“阿涟你也买东西啊,叫公子付钱就好了。”

    涟漪咬了糖葫芦一口,满足的说:“和以前的一样好吃。”

    “你以前出来过?”修竹问。

    “没有。”涟漪看到街边滇澢人,欣喜的跑过去说,“这个好玩!”

    涟漪一边看着老人吹糖人一边道:“小时候哥哥给我带过糖葫芦。”

    修竹重重地拍了一下偷T涟漪手中滇澢葫芦的如意,如意幽怨的看着修竹,修竹拿起一个做好滇澢人塞到如意嘴里,问涟漪说:“他怎么不带你出来?”

    “我怕哥哥被皇后骂啊。”涟漪手撑膝盖,微微弯腰,看着晶莹剔透滇澢人说,“倒是有一次元宵节时阿喾说带我出来玩,但是人太多了,我就没去。”

    如意吃完一个糖人又拿起一个对举到涟漪面前说:“好吃!”

    涟漪咬了一口皱眉说:“太甜了,看看倒是很好。”

    糖人师傅倒是不开心了,抬头说:“姑娘”还未开口,就被涟漪遮在帽子下的脸惊艳到,刚反应过来转头,没想到旁边是一个容貌丝毫不逊Se于这个nv子的男子。

    “师傅,怎么了?”涟漪奇怪的问。

    糖人师傅看着他们,好像懂了什么说:“公子,你是要做一个和姑娘一样滇澢人,还是你们两个都画上去?”

    “把我也画上去!”如意挤到涟漪和修竹中间说。涟漪吃惊修竹并未隐身,不过仔细想想便明白了,她一个nv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始终不好。

    “随意吧。”修竹说。

    如意拿着大型滇澢人画,师傅并没有把如意画进去,两个谪仙一样的人物,任何人加进去都显得多余。

    披风下的nv子模样虚渺,微微蹙眉,男子站在她身后,没有表情,模样极好。他们的背后是美丽的祥云,和他们的形象极为搭配。

    如意不舍得吃这么美丽滇澢人,偷偷用法术冰藏起来。

    河上的画船上J个身材曼妙的nv子吹拉弹唱,好不热闹,博来路人的喝彩。

    “画船箫鼓,昼夜不绝。”容璧淡淡道,他的画船隐在暗处,路人看不到他,他却可以看得清别人,例如涟漪,还有她身旁来路不明的男子。

    涟漪和那男子身边的小厮说说笑笑,然后奔向河边,放起了河灯,再无平日里的安静内敛,而男子则是默默立于一旁,看着他们嬉闹,嘴角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忽地,男子的眼睛扫向容璧的方向,最后落在容璧的画船,若是常人,是发现不了容璧的存在的,容璧淡淡颔首微笑,男子微微皱眉,眼神再次游移,停在涟漪身上。

    涟漪和那小厮放的河灯慢悠悠的漂向河中央,容璧也发现他的船边已经有很多样子古怪的河灯。

    容璧俯身,拾起一个最正常的莲花造型的河灯,上下翻看,却只见一个词,并未有任何愿望和祝福,甚至连那词都是不怎么吉祥的Y名“穿心莲”。

    “穿心?”容璧想了想便笑了说,“涟漪确实会被穿心”

    可是,当涟漪的传说遍布陈国时,他想起当年拾起的河灯上的穿心莲那词,笑的凄苦无比。

    那种苦,好似吃了穿心莲,刻骨铭心,直入心中。

    容璧把那河灯一丢,河灯摇摇摆摆,最后烛火灭了,风一吹,便沉入水底。

    等一切都玩尽了,如意有些倦意,扯着修竹的下衣摆不走,Y是要修竹背他。

    修竹不愿与如意拗,直接蹲下,如意立刻爬上修竹的背,一手搂着修竹的脖子,一手拿着糖人,这样奇怪的搭配,看得涟漪目瞪口呆。

    如意却毫无愧Se,想必他们两人很早就这样相处,涟漪也不好说什么。

    灯火已经阑珊,涟漪和修竹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涟漪说:“等到元宵节才是最好玩的。”

    “嗯。”修竹点头,如意则是不满的翻了翻白眼,公子真笨,都不知道约阿涟出来玩,转头对涟漪说:“那么阿涟我们元宵节也一起出来玩吧。”

    “好啊,阿喾那时候也回来了呢。”涟漪眉眼带笑的说,“我们去吃混沌吧,嗊里没有混沌呢。传说啊,汉朝时,北方匈奴经常S扰边疆,百姓不得安宁。当时匈奴部落中有浑氏和屯氏两个首领,十分凶残。百姓对其恨之入骨,于是用R馅包成角儿,取“浑”与“屯”之音,呼作“馄饨”。恨以食之,并求平息战乱,能过上太平日子。因最初制成馄饨是在冬至这一天,在冬至这天家家户户吃馄饨。”

    “阿喾回来了,战乱也就平息了,我们都会过上太平的日子。”涟漪陷入想象,想象着赤喾回来之后,他们幸福快乐的日子。

    “嗯,去吃混沌吧。”修竹打断涟漪。

    涟漪和修竹坐在混沌摊上,所有人都关注着他们,男子长得丰神俊朗,犹如天人,nv子盖着披风,虽然看不真切长相,但是随意的一瞥就足够惊鸿。

    大家窃窃S语J头接耳,一致说:“绝配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