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哀鸿遍地

    sun dec 28 12:00:00 cst 2014

    剑阁城内有袅袅炊烟,直入天际,雪已经停了许久,积雪还未完全消融,气温也是低的吓人。

    墨歌牵着朝野,围着剑阁城城墙不停的绕弯,直到夕Y斜照时,别说赤喾,就连一个人都没有来找她。

    她停下,懊恼的跺脚,手脚已经完全冰凉,她对着双手呵气,然后捂着脸颊,却还是寒冷无比。

    手指有一些洋,她张开手指,看见小指处有明显的红肿,竟然得了冻疮,她用力的搓着手指,希望缓解洋意,却愈发滇澺痛。

    她望着又红又肿的手指,泪水猛然如C涌,她何尝受过这样的苦,在家,所有人都围着她,让着她,哄着她,而在这里,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终于开始觉得自己并不是墨家的大小姐,而是陈国将士中的普通一员,如果没有赤喾的庇护,她说不定早就马革裹尸而还了。

    易水寒或许说的是对的,她就是傻,自以为满腔热情,事实却是满**糊的跑来边塞,赤喾不喜欢她,打仗也不需要她,甚至是她最骄傲的计谋,都能被易水寒完全看破。

    易水寒都不再是以前那个瘦弱无用的男孩,已经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子,她却依旧Y稚无知或许,她就不应该来,她完全是多余的。

    她靠墙蹲下,抱膝而哭,开始思考她来边塞的决定是否正确,没有看到一个琥珀Se眼珠、长相妖娆的男子在旁边饶有趣味的看着她。

    “你是傻子吗?一个男子哭的这么伤心。”妖娆男子坐在马上,俯视着抱膝而哭的墨歌说。

    墨歌擦擦眼泪,抬头怒视道:“你才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

    男子皱眉,跳下马,一把掐住墨歌的脖子,单手就把她提起来,说:“你一个小小士兵就这般放肆,也不知道赤喾是怎脺魈导你们的!”

    墨歌抓住掐住她脖子的手,努力让自己呼吸顺畅,她瞪着男子,像是要把男子的模样记住,死了过后好去报仇。

    忽然,她双腿一蹬,一脚踢在朝野PG上,朝野立刻嘶叫飞奔。

    男子还未反应过来朝野就撞上男子身T,墨歌翻身骑上马,奔到城门内,高喊:“对他放箭,关闭城门!不准一个猃狁人跑了!”

    “是,军师!”将士们立刻行动,男子行动灵敏,躲过所有的箭,并且狂妄的大笑说:“发现晚了!”四周突然涌现许多猃狁人。

    墨歌连忙回到城内找赤喾,青年健壮的士兵都去围攻猃狁九部了,城内只剩一些老弱病残,看样子,刚刚的男子是打算围魏救赵,没想到被墨歌误打误撞发现。

    易水寒正在找墨歌,看到墨歌后急忙走来问道:“你到哪里去了?”

    “赤喾呢?”墨歌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赤喾,心中很是不安。

    “他到城外找你去了!”易水寒双手环抱放于X前,古怪的看着墨歌,心想,赤喾如何那么在意墨歌,难道是怕墨丞相生气?

    墨歌却忽然拉住易水寒的手大呼:“天助我朝!”

    “怎么?”易水寒甩开墨歌缠人的手,奇怪道。

    “这里已经被猃狁包围了,看样子他们是想囚禁赤喾,乱了包围猃狁的阵脚,没想到他竟然出城找我去了!”墨歌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危,此处已被包围,不出三日就会粮C断绝。

    易水寒皱眉,推开挡路的墨歌,快速来到城阙,看到城下嚣张的人之后吃惊的说:“陛犴?他竟然来了。”

    “他是谁?”墨歌远远的看着男子,他身材高挑,线条极好,刚刚掐她脖子时她把他的样子给记了下来,琥珀Se眼珠,长得很是妖媚,一个男子长得那么妖一定是心理扭曲!

    “猃狁未分裂前滇潾子,如今是猃狁一部的部长。”易水寒转身离开城阙,冷静并熟练的对不同的人分发不同的命令,节约粮C,等待王爷救援。

    易水寒表情冷漠,不像墨歌那样无所畏惧,他忽然转头问表情依旧兴奋的墨歌说:“你说,王爷是放弃之前的一切计划,从包围猃狁的军队chou人来救我们,还是远去千里,到别的城内借兵?亦或者放弃我们。”

    墨歌的表情瞬间僵Y,她并未想的如易水寒那般多,只认为赤喾不在这里便好。

    “如果是你呢?易水寒?”墨歌声音颤抖。

    易水寒冷漠的看她,墨歌的身T也开始颤抖,易水寒轻笑一声“呵”,然后探身在墨歌耳旁轻声说:“自然是放弃你们,不过是一些老弱病残而已。”

    墨歌倒退J步,远离俯着身的易水寒,瞪着他大声吼道:“阿喾不会这样的。”

    “他确实不会,他会派人去别的城借兵,再报告给京城,要丞相想办法救你,然后稳住包围兵。”易水寒嘲笑,转身离开,留给墨歌一句“傻子”。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一夜过去了,天也快要破晓,赤喾却没有出现的意思,他不出现,无论是请求还是威胁都没有意义。陛犴开始急躁起来,再等下去,剑阁城被包围的消息或许就要被传到别的城池了,若是有人带兵解围,他们再等下去也没有意思了。

    如果不打破第九部落的包围,只怕不久那里就是死城,然后被陈国占领如今九部中还活着的人,才是重要的人,其他的死了便死了吧,猃狁要的就是凶狠之人。

    “叫赤喾出来,我要和他谈判!”陛犴对剑阁城内吼道,他骑着马来回走动,马也躁动的不停刨蹄子。

    “有什么好谈判的!你们有什么资本簢们谈判?”墨歌探出一个脑袋,也对陛犴吼道。

    陛犴勾起嘴角,怎么没有资本?剑阁城这些百姓的X命不就是资本吗?可是,赤喾如果不出现,就连威胁都没有什么作用了。

    陛犴勒马,仰天字字清晰念道:“叫赤喾出来,只要他答应收回围困九部的兵,我们自然也会撤退,并且向陈国道歉,献上蛊兎。”

    陛犴没有想到赤喾会以静制动,赤喾不出来,什么办法也没有,别人没有资格答应他的要求。

    墨歌又探出脑袋,对着陛犴大吼说:“卑鄙小人,你们猃狁杀我陈国命脉,休想让我们放过你们。”

    陛犴眯眯眼睛,语气尽量轻缓一些:“是我们猃狁九部有错误在先,可是你们已经包围许久,九部已经死了很多人,还不够吗?”

    “那你现在包围剑阁城又是什么意思?”墨歌双手抱X,脸朝天看,讽刺的说。

    陛犴又微微一笑,清澈的琥珀Se眼珠中闪过火光:“威胁你们啊,如果用文的你们不答应,那就来武的,你们答应不答应放过九部呢?”本来他还不Yu撕破脸P,没想到,陈国的人这般刁钻,那就不要怪他用卑劣的法子了。

    墨歌双手环抱放于X前,仰天摇晃头,身T也随着壁动,作不屑状说:“就不!哼,看谁坚持的久啊!”

    陛犴被墨歌这样不屑的样子激怒了,指着墨歌道:“你!好,好,好样的,你们不放九部,休怪我无情!”

    易水寒走上城阙,他拦住想要再嘲讽陛犴的墨歌说:“够了,大家防备!”

    陛犴看他们不回答,双眼妖邪,血腥一笑说:“准备!”猃狁人立刻举起手中的箭,箭上挂着一个个小袋子,陛犴也举弓箭说:“放箭!”

    小袋子随箭飞向剑阁城上空,陛犴一发五箭,S中袋子,火在天空蔓延,落向地面。

    一切都还未反应过来,剑阁城内便一P哀鸣。

    墨歌目眦尽裂,她冲下城阙,城内时一P火红,她猛然认识到了战争的残忍,而不是书上的轻描点写,不是她想象中的绚烂传奇。战争是用一个个生命描绘的,一个个生命又J织出一个个悲喜离别的故事,悲喜离别的故事又成就了生命。

    她看到一个火人从火焰里爬出,她看到用躯T保护孩子的父母,她看到一个个悲哀的百姓,她看到哭泣的母亲,她看到哀嚎的孩子,她看到绝望的父亲,她看到每个生命的悲伤!他们都是人啊!他们都没有做错什么啊!他们勤勤恳恳的为国家工作,不抱怨,可是当战争来时,首灯冧冲的又是他们!

    “别哭了。”易水寒布置好救援任务,丢给墨歌一块G净的帕子说。

    墨歌举起自己G净的双手,她的计谋是不是也杀了很多无辜的百姓?围困九部首先死的的肯定是百姓!或许已经有人在吃他们了如果她没有出这个鬼计划的话,直接杀了九部的统领,是不是会少一些人死亡?

    易水寒转身便看到全身颤抖的墨歌,她的双眼血红,流的不再是泪,而是鲜红的血。

    “你怎么了?”易水寒立刻上前搂住墨歌摇摇Yu坠的身T,她的身T冰冷,双眼呆滞,鲜血不停的从她眼里流出。

    “大夫!大夫呢!”易水寒把墨歌抱进城墙旁没有被烧毁的房屋里,用帕子为墨歌擦脸,安W道:“没事,战争就是这样的,你没有错,你的方法是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的。”

    墨歌搂住自己身T,蜷缩在床的一角,哽咽道:“不,是我的错如果直接杀了九部首领的话,猃狁百姓也会少一些死亡,剑阁城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易水寒用手掐住墨歌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说:“你以为那么容易就直接杀了?死的更多的将是我们!比现在还多!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茫然不知所措,你现在还在痛苦与自责中忏悔吗?你看看他们!他们才是有资格悲伤的人!而你!”他指着墨歌的脸,吼:“你只能把血和泪噎回去!”

    墨歌双眼无焦距的看着外面渐渐熄灭的火焰,里面有一具具白骨,前J分钟还是有血有R活生生的人,过J分钟就变成白骨了,弹指而老,眨眼白骨。

    空气中弥漫着烧R的香气,墨歌想要呕吐,她推开易水寒,向床的另一头倒去,易水寒再也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扇在墨歌脸上说:“你滚啊,快滚!当初是谁想尽办法留在这里的?却连这一点折磨都受不了!你还是滚回去做你的千金小姐多好!”

    墨歌嫫着脸,她感觉不到疼,痛的是心,她擦擦血泪,咬牙说:“不灭九部,誓不罢休!”

    火光冲天,把破晓的光映的黯淡,空气里都是烟尘和焦味,一只鸿雁在迁徙时落了单,不停的在剑阁城上盘旋,发出哀嚎,千里之外都能听到。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