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月老红线

    wed dec 24 08:00:00 cst 2014

    第二十章

    天后很是生气,刚刚要下凡捉拿帝喾,突然天上一PP乌云轰鸣而过,那是天雷。

    涟漪睁大了眼睛,那些天雷正是向帝喾的方向飘去,她只听说过当初慕歌仙子因S自下凡被天雷劈的差点魂飞魄散。

    “那是”天后也吃惊道,还未反应过来,涟漪就不见了。

    小仙nv们都唧唧咋咋的说:“这么大滇濎雷,不知道是哪个神仙犯了那么大滇濎条,我们被劈后只怕要魂飞魄散”

    涟漪奔至天雷前,她不能让帝喾被天雷劈到,如果被劈到,他要如何解释?和nv妖相ai只怕是要被贬入凡间,永世不得为仙,天后的面子又往哪里放?她如何再拿天规约束别的仙子?

    涟漪拦住天雷,口念引雷决,把天雷都引到自己身上。三千业火烧身,涟漪不觉得疼,只要为了阿喾只要为了他。

    当天兵来缉拿被天雷劈的神仙时大家都吃了一惊,因为那个人是大家心目中克己守礼的涟漪仙子。

    她的长发直披在肩,鲜血点染了她雪白的裙子,像冬日里开放的腊梅。

    当被问及犯了什么天条时,涟漪仙子抬头,看着天后,缓缓道:“我与妖界太子修竹相ai。”

    众人惊呼,涟漪仙子对帝喾的ai慕大家有目共睹,如何会喜欢上修竹,大家叽叽咋咋说个不停。

    天后知道涟漪这样做的原因,她挥退天兵天将说:“我有事情问问她。”

    她看着跪在地上模样凄凉的涟漪,嘴巴张开又合,不知道该说什么。

    涟漪不愿让天后为难,开口道:“涟漪漂泊之命,无根之T,能为帝君赴死,实属荣幸。”她抬头,眼睛红红的,却没有泪水,身为石头的她,如何会有泪水。“我只求,只求他能够好好的,别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

    诛仙台上,还留有不知是谁的血迹,涟漪颤抖了一下,把头低下来。

    “涟漪仙子与妖界太子相ai,依据天规,涟漪仙子将要被去除仙籍,拔掉仙骨,堕入凡尘经受轮回之苦。”绝Senv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在被推到诛仙台上时,她终于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梁宇,上面一个男子衣袂飘飘,气质出尘,他的表情困H,语气疑H的说:“与我相ai?”

    她对着男子绽放出绝世的笑容,那笑是幽闭千年的赤莲耗尽全部,为生命的最后一刻释放的刹那间的美丽。

    绝Senv子又低下头,静静等待惩罚。

    血染就桃花,青丝铺地,绝Senv子轻轻闭上了眼,嘴角却是难以言说的笑,诛仙台上寂静无声,所有人都不忍心看这样凄美的场面。

    修竹站在诛仙台远处的梁宇上,遥遥目视着那血腥的一切,血染了她的白衣,染了她的发。明明被生生chou了仙根,狠狠拔了仙骨,她为何不叫?她为何不哭?她为何不说出实话?因为她是石头吗?可是,若她是石头,又为何她懂情?修竹忽然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悸动。

    红烛摇晃,影成双。

    涟漪抱着头,揪着头发,这些记忆太过痛苦,她还不能接受。

    她以为的风花月夜却被往事付云烟。

    她已经不是神仙了,所以落入凡尘那么帝喾又为何下凡呢?是不是被天界发现了,下凡受惩罚?

    “别再想了。”修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涟漪的寝殿,他递给涟漪一杯水,坐在床沿,拍拍涟漪的背,动作熟练,曾经他就是这样安W墨歌。

    涟漪双眼血红,她拉住修竹的衣袖说:“他如何下凡了?”她怕赤喾也是被打下凡间

    “他上次历劫时未锁住记忆还保留了法力,王母要他重新历劫。”修竹喂涟漪喝下水,说:“他的事,别人并未知道。”

    涟漪放开了拉住修竹袖子的手,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整个人昏沉沉的向后倒去。

    修竹立刻接住涟漪瘫软的身T,照顾着涟漪躺下,替她盖好被子,灭了灯之后才走,这一系列动作,都是曾经照顾墨歌时学会的。

    修竹点起安神香,确定涟漪睡着之后,飞身来到殿顶,颜渊正坐在涟漪的嗊殿上面,他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处事不惊的修竹突然跑来人间。

    修竹一直都是冷静的,表情永远都是淡淡的,本来正悠闲滇濤着他弹奏《步虚调》的修竹不知是怎么了,忽然站起来,表情严峻,还螠麾释就消失不见。

    颜渊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冷漠的修竹如此在意。

    “你怎么跟来了?”修竹站在螭吻上,从颜渊这个角度来看,月亮好像只是为了照亮修竹绝世的容颜。

    颜渊笑着问:“你喜欢这个nv子?”

    “喜欢?”修竹奇怪的问,“就是墨歌对帝喾的感觉?”

    “对啊。”颜渊嘴角弯弯,他说:“你这个竹子倒是开花了,真是奇遇。”

    修竹默默的回忆着,他听过太多次太多次这个词了,但是他却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墨歌说,她喜欢赤喾,所以想要改变自己,为了不拖累赤喾,所以喝了洗髓露,为他改变。

    他在天界禁闭的时候,去过月老的嗊殿,在那里,他看见了帝喾和墨歌之间那样粗大的结,他诧异,于是用法术看了看曾经的红线是怎样的,没想到,却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涟漪步伐凌乱的奔至月老殿,用法力搜寻到帝喾的小人,当她看到了帝喾和墨歌的红线之后,浑身都在颤抖。

    她瞪着墨歌滇澱瓷小人,手指紧紧的掐着掌心,直到鲜血淋漓。

    月老殿里是随风飘荡的红线,还有暧昧的香气,她的血滴滴答答落地,述说着时间的流逝。

    最终,她化出一把剪刀,颤抖的剪断了他们脚上的红线,然后落荒而逃。

    可是她没看到,那断了的红线又开始纠缠,甚至是盘旋了好J圈,再也解不开了。

    修竹站在满殿滇澱瓷小人中间,低头看着那样粗大的结,不知在想什么。

    他举起手,灵力遍布月老殿,漫长的时间过去,修竹的眼神越发的深邃。

    “为何为何没有我涟漪的?”修竹喃喃自语。

    1:帝喾,生时自言其名,被列为“三皇五帝”中的第三位帝王,即H帝的曾孙,前承炎H,后启尧舜,奠定华夏根基,是华夏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帝喾以木德为帝,深受百姓ai戴。帝喾成功缔造盛世,他在位七十年,天下大治,人民安居乐业。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