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涟漪仙子

    tue dec 23 08:00:00 cst 2014

    深山中,豺狼虎豹、魑魅魍魉什么都有,墨歌趴在马背上瑟瑟发抖,她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她C促着朝野再快一些,再快一些!赤喾身上流了血,被豺狼闻到后,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不赶快找到他的话,他就算从敌人手里逃出来也是没用她记得赤喾被带走时用滣语对她说:“快回去。”他并未真晕,只是他发现敌人并未想要他的命,于是G脆装晕,让墨歌回去找救兵。

    “快些啊!”墨歌听到四周狼的嚎叫,她怕

    忽然朝野嘶鸣一声,便从崖上摔了下去,原来这深林里有一个断崖,朝野夜里跑了太久,四周又都是白Se的雪,没看清前面是崖便跳了下去。

    在掉落的瞬间,墨歌脑海里突然涌现出一张绝Se的脸,她说:“你为何要出现?就是因为你,阿喾才不喜欢我了,你要是你要是死了该多好。”

    墨歌心中涌出的感觉是五味陈杂的,然后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死。

    未央偏殿,更漏不停,月光柔柔的洒进殿内,涟漪睡不着,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硕大的月亮。

    忽然,她脑海里冒出一幅幅熟悉的画面,一个绝Senv子手捧着月老嗊殿里滇澱瓷小人,一个翻版的小赤喾脚上绑着一根红线,而红线的另一头,是个长相甜美的nv子,并非绝Se,只是眼睛清纯,让人一看便欢喜。

    nv子颤抖的用剪刀剪断他们脚上的红线,剪完后,也没有去找自己的小人与赤喾的连在一起,便飞似的跑了。

    涟漪猛地坐起,回忆着刚刚脑海中的画面,那nv子的脸多么熟悉,是她的前世,涟漪仙子。

    “不我怎么可能”涟漪摇头,刚刚的画面还螠饔受,一波波回忆如被困多年的野兽一般涌出。

    “你以后就叫涟漪好不好?”天后捧着怀胎J年的肚子对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nv孩说。

    天界太湖里的莲花开的妖艳,自从天后怀Y后就喜欢来这边游玩。太湖旁有一块碧石,听说有天界之时就有这块石头了,天后觉得这块石头很是漂亮,而且仙气十足,大概很快就会有灵智。

    天后再次来到太湖时,碧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漂亮的姑娘,天后一高兴便赐给nv孩仙位,并起名涟漪,还螠麾释,天后就要生了。

    天后生孩子的时候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那孩子生而神灵,自言其名,帝喾1。

    天后认为自己的孩子帝喾和涟漪十分有拥分,于是对涟漪仙子极为偏袒,甚至胜过J个儿nv,但是最喜欢的还是帝喾。

    帝喾生来便聪慧,却也很调P,常常四处跑动。天后不愿放纵他,又不忍心约束他,于是常常要涟漪仙子与他一起,涟漪仙子极为规矩,常常劝诫帝喾。

    “阿喾,不要去!”

    “阿喾,小心点。”

    “阿喾,早点回来不然会被发现的。”

    涟漪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守护帝喾,去迎合帝喾。

    转眼千年,天界大宴,涟漪仙子弹奏一曲《滴水成珠》惊艳了天界。

    “阿涟与阿喾很是般配啊。”天后玩笑般的说。

    帝喾皱眉看着天后说:“母后您可别乱说。”说完便离席而去。

    天后怔怔看着赤喾离去的背影,涟漪强笑着说:“我跳舞给您看。”

    说完站起,低着头,舞一曲《滴水成珠》。

    从此帝喾不再带着涟漪一起四处游逛,身边倒是有另一个不知来头的nv子。

    涟漪远远看过那个nv子,身上的妖气虽然稀薄,但是因为涟漪仙气浓郁,一点掺杂的妖气她都能感觉到。

    涟漪知道,帝喾必定是知道那个nv子是妖,这些年仙妖还算和平,因为妖界出了一个法力无边滇潾子,天界不愿发动无谓的战争,于是一些大妖来到天界,天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谁叫帝喾等一些神仙也喜欢去妖界。

    “来一曲《滴水成珠》如何?”涟漪正在发呆时,头顶一男子淡漠的声音传来。“J日前听时觉得甚是悦耳,只是不知我为何弹不出感觉。”

    涟漪抬头,一个男子坐在桃树梢,眉头紧锁,正苦恼他不管用笛子、箫还是琴都不能演奏出涟漪弹得感觉。

    “你吹给我听听吧。”涟漪站在树下,看着树梢上轻盈的男子,他长得很好看,树上红Se的夭夭桃花在他的面容下只觉俗气,何来人面桃花相映红。

    男子选择了箫,吹起来婉转舒缓,苍凉空旷,却没有丝毫感情。

    涟漪皱眉说:“怎么没有感情?吹曲子是要有感情的,没有感情的曲子,技艺再高超也是白费。”她虚化出一把玉箫,闭着眼,心中想着帝喾和另一个nv子站在一起的场面,吹着滴水成珠。

    箫声过处,悲戚无声,桃花渐渐凋落,C叶开始枯萎。修竹看着树下沉浸在曲子里的涟漪,她好像很悲伤,悲伤的痛彻心扉,他微微皱眉,为何他从未有这样的感觉。

    从此以后,涟漪见不到赤喾时便会和那个男子在天界最边缘,一P白雪荒芜之地,一起下棋弹奏。

    “怎么又未颔感情,如何能够奏出好听的曲子?”

    “阿喾又去妖界了”

    “他最近好似很开心。”

    男子总是静静滇濤着,不怎么说话,偶尔也会问问有关曲调的事情,但是曲子依旧没有感情。

    终有一日,男子说他是妖界太子,修竹,涟漪便再也未与他接触。

    帝喾与涟漪仙子年纪相仿,都要下凡历劫,本要锁住记忆和封住法术,但是帝喾却未如此,便拉着涟漪和他一起下凡。

    在凡间,因为涟漪是nv子,并不能像帝喾一般到处游玩,她本X也ai静,便没有时常和帝喾在一起。

    没想到,再次见到帝喾时,他正在为一个nv子簪花。

    在那个叫白头谷的美丽山谷里,山花烂漫,nv子微微低头,眉眼带笑,媚眼如丝,帝喾正把刚刚摘下滇澮花簪在她的头上。

    “阿喾,好看不好看?”nv子活泼好动,红着脸转头偷瞄帝喾说。

    “别乱动,会掉的。”帝喾按住nv子的肩膀,轻轻捏了nv子的脸蛋说,“这般调P。”

    涟漪知道她嫉妒疯了!那个妖nv竟然和阿喾这般亲近!

    她扭曲了好看的脸,立刻自杀回了天庭,奔向月老的嗊殿,便看见帝喾和那nv子的红线,妒火中烧的她剪断了他们的红线,又来到天后的嗊殿,天后正惊讶她如何一个人回到天界,却未料到她说帝喾与一个妖nv拉扯不清。

    “那个妖nvG引阿喾,使阿喾忘了下凡的使命。”

    “天后,此事可大可小,不能让阿喾受到那个妖nv的蛊H。”

    “请您赶快阻止阿喾沉溺下去。”

    画面迷离,梦境遥远。

    未央偏殿,新生的荒C攀爬上嗊墙,风卷起殿前枯叶穿过回廊,殿内传来重重撞击声。

    涟漪头疼Yu裂,疼的让她把头撞向床柱,却还是得不到解放。她不信!她不信她的前世是这样的!她不信!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