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悲欢离合

    thu dec 18 08:00:00 cst 2014

    京城,茶馆,说书人唾沫四飞,正兴致BB的说着洪都王的传说。

    “洪都王年少真可谓风流多情啊,让多少nv子踏碎芳心。”说书人唾沫横飞,“最终还是被王妃拴住心身,一生只娶了王妃一人,本以为是个美丽的结局,谁知道王妃最终因生世子而死。”

    “这个王妃说来也有趣,是梁旁支的一个姑娘,长得也非倾国倾城,而且本人也无什么特Se,不过是一般小nv子姿态,却不知王爷看上王妃那一点。”

    “自从王妃死后,很多人想要帮王爷续弦,但是洪王爷自此只关心战事和世子,与世无争。”说书人又叹息道,“最后洪都王被害,百姓们都自发的穿麻戴孝。这百姓自发穿麻戴孝也只有当初镇远侯死时才发生过镇远侯墨魄,攻打猃狁国时不幸重伤,皇上把他救回来后过了半个月便死了,死时不过二十七八岁,真是天妒英才!”

    听众们惋惜道:“别说了说说别的。”听众们好像又回忆起那个坐在高头大马上,微笑的看着辟姓的和蔼将军。

    他自城门外缓缓而来,光洒了一地,花拂了他一身。光影稀疏,花影萧瑟,那开在岁月里的容颜如繁花般开落。

    他或许只是过客,却给人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回忆,成为心头的朱砂。

    说书人咳嗽一下,换了个舒适的坐姿说:“那就说京城名门望族吧。”他喝了J口茶,听众们不耐烦,抛瓜子P上去喊道:“快说。”

    “哎呦,我说我说。”说书人拍拍衣F,缓缓道来,“这名门望族,第一个便是要说梁家,这梁家是前朝皇族,身份自然是不同,梁家nv子常常入嗊为皇后或是妃子。”

    “当今太后便是梁家nv子,先皇的发Q容皇后死后,娶了当今梁太后。太后也是好福气,入嗊一年便生了个大胖小子,而且生有异彩,皇上便给二皇子取名玓(di),有珠光闪耀之意。”

    “先皇极为宠ai二皇子,也就是以后的洪都王,甚至想要传位给他,很多人都以为洪都王是太子,都来巴结梁家,却没想到,峰回路转,墨家的小姐嫁给了死去的容皇后生的大皇子,也就是当今圣上。借助墨家,皇上登基。”

    “如今梁家确实有些落魄了,能够称得上人物的也只有安乐侯梁子尘,只可惜腿脚不行传闻他的医术十分高明,能够生死人R白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说到墨家,自然就是镇远侯墨魄的墨家,如今也是前途无量,长子镇远侯虽死,但他的儿子墨契打仗也不输其父,已经是骠骑将军了。长nv墨皎是当今皇后,太子也是皇后亲生的孩子。”

    “皇后倒是有故事可说,皇后本叫墨娇,墨家nv子本不随字辈,但是皇后当初强行改名为墨皎,并且还入了族谱,强悍如此!”大家一阵惊讶,墨家的nv子个个不凡,甚至有nv子有上过战场。

    说书人不敢停顿又说,“次子墨白是当今丞相,墨白身T不好,不能上战场打仗,只好读书,没想到竟然读成了丞相,墨家如今文武人才齐全,但是唯一不足的是,人丁不旺,墨白也只有一nv,后继无人啊。”

    “再然后便是容家,容家是书香门第,当今皇上的亲母是容皇后,而且皇上的伴读是容家的长房容寂,而太子太傅是容与,容家还有一个nv儿入嗊,为容贵妃,生了圣上最喜欢的孩子,涟漪公主。”

    “容家如今深得皇上喜ai,特别是容寂的长子容璧,少年得志啊,是太子伴读,常常入嗊中替皇上办事。”

    说书人说完,灌了一大口茶,吐出一口浊气。

    “说到少年,就不得不提在剑阁城的易水寒了,传闻洪都王死时,他手持银枪喋血剑阁城,杀了剑阁城内所有猃狁人。”

    所有人倒吸凉气,这易水寒竟然这般嗜血。

    “要知道易水寒为何那般桀骜不驯,就要谈到当年的易家了,说道这易家,才叫真真有意思。”

    说书人徐徐道来:“当今圣上当初还是皇子时是要出外打仗的,先皇武帝极为好战,所以好战的洪都王深得他喜ai,而皇上身T天生便虚弱,很是吃不消。”

    “在一次战争中皇上身受重伤,被易家的易然救了,皇上和他谈话,发现此人很有雄心,并且有能力,皇上好了之后便被带走了,易然也不知道他救了谁。”

    “多年以后,皇上登基,感激易然,让易然入朝为官,红极一时,大家都来拜访他。皇上给易然的权利很大,很多人开始贿赂易然,一开始易然也是不收,但时间久了,也便收了。皇上知道后,极为失望,易然也觉得愧对皇上,便把所有的贿赂都告诉皇上,于是朝中掀起了腥风血L,皇上杀了很多人,朝廷中淤无腐败之气。”

    “这个易然年轻时家里很穷,又刚好闹饥荒,父母都饿死了,他没钱葬父母,只得卖身葬父,乡里都知道易然是个有出息的人,都纷纷捐钱给他,并不要他卖身,没想到当地的富豪的大小姐看上了易然,要易然做上门nv婿,易然无奈,只能上门”

    “这个小姐长的很胖,而且X子不好,没有人想娶她,而易然却是清秀俊朗,很多人都为易然惋惜,但是易然好像特别喜ai他的Q子,甚至没有小妾。那胖小姐喜好奢侈华丽的东西,易然收贿赂便可以解释了。”

    “易然有两个孩子,长nv也是个丰满的美人,叫易潇潇,儿子却随姐姐,叫易不语,不雨易潇潇。这个易不语在十岁时緡恶不作,上赌坊,J院,打架斗殴,喝酒赌博,无一不会。易然每次要打儿子都会被易夫人拦下,把易不语养成了一个纨绔子弟。”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么,在易然被判满门抄斩之前,他和一个Jnv有染,易夫人X子烈,和易然和离,闹的满城风雨。在易然被斩首的当天,易夫人却出现,自刎在易然面前。只怕是易然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想要易夫人自己好好过日子才和夫人和离。”

    大家一阵唏嘘,没想到易然这般有情有义,易夫人这般壮烈。

    “易然在死之前求皇上放过易不语,他年纪还小,并未有大过错,让他去边塞磨砺,希望他能够为国效劳,皇上答应了,从此易不语改名易水寒,再无易不语此人。”

    “那易家小姐呢?”旁人问。

    说书人面露难Se说:“不清楚啊。”

    一切的一切都淹没在时光的流逝中。

    所有悲欢离合的故事,到最后,都不过付与说书人。

    时间飞快,离上次公主及笄宴会已经过了三个月,涟漪坐在嗊中看着月Se,弹着长相思。

    九月上弦月,不过月上中天。

    修竹不请自来,揭开了传说中的故事序幕。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