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易水送别

    tue dec 16 08:00:00 cst 2014

    “你看看这个如何解决?”赤喾抛给墨歌一本战报,战报上写着,边城盛传洪都王是陈国的命脉,如今洪都王死了,陈国终将会被猃狁攻占。

    墨歌想都没想便笑着说:“这种雕虫小技好解的很,既然说洪都王是陈国命脉,那我们不就可以将计就计,说洪都王托梦给豫章王,说只要有鹰章王在,陈国必不会民生凋敝。”

    “哦?”赤喾看着骄傲的墨歌,忍不住想打击她一下,说,“那如何拿下这个部落?”

    “围攻便好了,九部与陈国距离最近,受陈国的影响,所以也有城池,城池不大,围攻是最少损失的方法,别的部落没有理由来支援,就算来支援也需要时间和能力。”墨歌眼中放着光芒,好似成功就在眼前。

    赤喾看着眼前这个样貌普通只能算上可ai的少nv,传闻中的她是娇蛮无礼的,丝毫没有nv子的矜持,此次来边塞或许就是小nv孩心思,以为能够像青俍皇后一般建功立业,所以才偷偷跑来的吧。

    只是这墨歌来这边塞也有一段时间了,墨丞相却没有丝毫动静,看样子真如传闻一般骄纵他这个唯一的nv儿。

    既然墨丞相都由着墨歌胡来,他也没必要再纠结于此,让墨歌就呆在剑阁城内远离战场就是了。

    “若你坚持要留下来,便留下来吧。”赤喾还没说完,墨歌就高呼,惹得站在一旁的墨契直瞪她,“你以后就是我的军师,我会给你安排一个你一人住的军帐。”

    “谢谢王爷。”墨歌极度欢喜,举起双手贬濜着。本以为不能留下来,没想到峰回路转,可以留下来了。

    墨契无奈的说:“那要拜托王爷了,小M愚钝,若多给王爷添麻烦,王爷多多见谅。”

    “无妨,墨家自古就有nv子出战,更何况她如此坚定。”赤喾对墨歌挥挥手示意她离开,“墨歌你先下去吧,我大家谈谈,墨契你去把他们叫来。”

    墨契应了,转身离去, 赤喾看着墨契离去的背影,有些惋惜。

    他平生敬佩的不过两人,一是他的父亲洪都王,二便是前镇远侯墨魄了。当初来这边塞第一件事便是去见墨魄的孩子墨契,本以为墨魄那样文武双全的将军,他的孩子应该更胜一筹,没想到墨契只继承了武的方面,在文那面,糊涂的不行,就连父亲的兵书都看不懂。

    墨契为人仁义,X子纯善,但在战场上如杀神一般,如今已是骠骑大将军,并且袭了他父亲的爵,可谓是少年得意。

    在赤喾思索之时,墨契已经将人都唤来,独独缺了一个易水寒。

    赤喾听是易水寒没来,便也没有多说,直接开始分配任务。

    “这猃狁之地说难攻占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如果按墨歌的法子不是不可以。猃狁的粮C不多,我们围攻他们,便是最少的损失,别的部落也没有理由来救他们,毕竟是他们先挑衅我们。”赤喾指着地图,说,“这里你围住,不许一个苍蝇飞出去!这里,要易水寒看守”

    墨契恭敬的答应着,他的身份不比赤喾差,但是他很敬佩这个文武双全的王爷。赤喾只用了J天时间,就把洪都王的部下全部降F,J个特别罗嗦挑剔的老将都对豫章王赞不绝口,甚至连那个桀骜的易水寒也完全F从他。

    “拿下猃狁,扬我国威!”赤喾大声说道,所有将领也跟道:“拿下猃狁,扬我国威。”

    呼喊声响彻云霄,震起断垣上的寒鸦。

    边塞滇濎野中回荡起大雁嘹亮的叫声,荒凉终年弥漫在这P孤寂的被世人所遗忘的土地之上。

    一个男子站在城阙上,风吹的他发丝凌乱,他面容有些消瘦,把好看的五官都掩盖了。他拿着一P叶子吹着《易水送别》,赤喾从他身后走来,说:“易水寒,你可还记得墨歌?”

    “不记得。”易水寒表情冷淡,说完便继续吹奏《易水送别》。

    “记忆也随着那个叫易不语的人一起死去了?”赤喾讽刺道,也拿起一P吹叶,吹起《击筑歌》,这是高渐离和荆轲在燕市上一起合奏的歌曲,他们相互娱乐,不一会儿又相互哭泣,身旁像没有人的样子,互相引为知己。

    赤喾吹这首曲子的颔义再明显不过,是想要引易水寒为知己,可是易水寒却觉得可笑,荆轲那个知己,真的值得高渐离隐忍负重,为故人遗志不惜拼命刺杀秦始皇,最后命丧H泉吗?

    易水寒回头看着赤喾的脸,这张脸,熟悉又不熟悉,熟悉的轮廓上是不熟悉的青涩感,还有那一双坚毅的双眼,和另一双眼完全不同,那一双眼中,除了在说到国家还有亲人时才会S出光芒,其他时候都是混沌一P。

    只从赤喾来到剑阁城之后,便想尽办法多番磨砺他,赤喾说,连曾经都不敢面对的人,怎么敢面对未知的未来?

    他才没有不敢面对过去,只不过是不想在赤喾面前提起过去罢了。

    “对。”易水寒勾滣,似是嘲讽,说完便转身甩下赤喾,他才不需要他的磨砺。

    赤喾按住易水寒的肩膀,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开口道:“父亲告诉我,你是一块好玉,只是蒙了尘而已,难道以后你回了京城别人就不会谈起你的曾经?”

    “我的事情,不必你管。”易水寒比赤喾大,却没有赤喾高,他十四岁便来到了荒芜的边关,不管洪都王如何待他好,营养还是有些跟不上。

    赤喾没有于意易水寒的冷漠,笑着说:“以后,就要互相扶持了,你比我更了解边塞的情况,以后多多指导。”

    “我相信你可以再次回到京城的!”赤喾微笑着,他笑的温暖,如三月的暖Y,易水寒却是别过头,不说话,嘴角是嘲讽的笑。

    城阙上的两少年心中有着不一样的伤痛,和不一样的志向。

    风吹过,卷散他们的话语,他们都不知以后他们两人是如何叱咤风云。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