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鲜衣怒马

    sun dec 14 16:00:00 cst 2014

    夕Y斜照入养心殿,皇上沐浴在Y光中,他的脸棱角分明,即使已经三十六岁却看上去像二十五左右,时光好似特别照顾他。

    他站起来,打开桌上的陈国地图,右手指尖划过陈国的边界泌水河。

    “父皇的心愿终会在朕手上完成的。”陈国旁的猃狁国是陈国多年来的眼中疮,心中病,常年S扰陈国百姓,先皇武帝重用墨家武将,把国打成九个部落,再无强大攻击力,但因常年战争,国库吃紧,统一大陆的愿望还未实现。

    “父皇,就是因为他更骁勇善战所以你才喜欢他的吗?”皇上嫫着地图上的江山,“他更适合做将军而不是皇上,父皇,你最后还是承认了不是吗?朕可以让他死,他的死,倒成全了朕的千古成就。”

    “兵权,朕还是会要回来的!”皇上的食指按住泌水河对岸的第九部落,因为长期的指点,地图上的第九部落已经有些乌黑。

    门外窸窸窣窣的响,太监进来对皇上说:“皇后来请安。”皇上挥手示意让皇后进来。

    墨皇后款款走近,她看上去已经三十多岁,但是仪态大方,别有一番风情。

    皇上一直盯着地图,没有抬头看墨皇后一眼,墨皇后却依旧笑的美丽,她俯身拜见说:“拜见皇上。”

    “嗯,皇后何事?”因为长时间低头,皇上发顶的玉冠有些歪斜,皇后走上前,替皇上把发冠解开,缓缓说:“皇上,阿潋是时候完婚了,就连涟漪都被赐婚,为何阿潋作为哥哥却不先结婚?”

    皇后的动作很慢,皇上便坐下,等着皇后帮他整理好发冠,说:“不急,这选太子妃是大事,急不得。”

    “是吗?”皇后认真的把玉簪cha在玉冠空隙处,然后为皇上理理鬓角,笑了笑说:“皇上还是如初见时一般年轻。”

    那年的蓝衣什么时候变成了H袍?又或许是她自己看走眼,他从来都未变。

    皇上拿起mao笔指点江山,对墨皇后说,“过来,你看,这里的部落将由赤喾攻占,等他成功之后,立马B迫那个部落王说他们猃狁国将要再次联合攻打我国,就算他不说,总会有人说,然后一此为借口把猃狁国拿下。”

    皇后点了点头,笑的骄傲:“皇上的计谋天下无双,这洪都王之死,想必也是皇上计划的吧。”

    “哦?说说,朕听听你猜到了多少。”皇上抬头,饶有趣味的看着皇后,这个墨家小姐,是他的发Q,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手拉了他一把,把他推向皇位。

    墨皇后缓缓道:“那我就说了,皇上姑且听听,就当笑料吧。皇上不愿涟漪公主嫁给赤喾,奈何太后昭告天下,皇上于是让人想办法杀了赤喾的父亲洪都王,再推给部落。这样一石三鸟,涟漪嫁不了赤喾,又杀了洪都王,还可以以此为借口,攻占部落。皇上,妾说的对吗?”墨皇后看着皇上,眼如秋水,波光粼粼。

    这个人从一个深沉少年变成如今饱颔心计的皇上,陪她走过多少个春秋,他还未老,可是她已经老了。

    “很好很好,不愧是墨家的nv儿,战术心机不让男儿,不过有一点你没说对,就是确实是第九部落的人杀的洪都王,洪都王身边的人可不是吃闲饭的,这个容璧果然没让我看错,说F九部落的人暗杀洪都王,而且之后一点痕迹也没有,可见心狠手辣不下他的父亲。”皇上爽朗的笑,搂着皇后。墨皇后做事也是不留痕迹,当年那事,他至今没有找到结果。

    “容家世代簪缨,英雄辈出,自然不同,容璧的叔叔容与如此年轻就是太子太傅,容寂又是殿阁大学士,还有许多容家的子弟都入朝为官,而是我们墨家却是人丁凋零”皇后用袖子掩面,不Yu皇上看见她哭泣的模样。

    皇上细细为皇后擦G眼泪,语气疼惜的说:“别哭了。”皇后这嫫样他倒很少看见,平日皇后都是冷艳高贵的,年少的活泼俏P已经再也不能从她身上看见。

    “嗯,皇上。”皇后不再哭泣,平静之后又变成了那个高贵的皇后,“那么皇上打算派谁出战?”

    皇上挥舞着笔墨,目如剑光,快速的说:“这里由你的侄儿墨契,这里由大将军占领,这里”皇上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个蓝衣少年,嘴角藏不住笑。

    可惜她早已不是当年的笑靥如花,他也不再许诺当年的一生天涯。

    “那妾就不打扰皇上了,皇上不要太过C劳。”皇上挥挥手,墨皇后盈盈退出。

    养心殿的殿门在墨皇后背后缓缓合拢,她和皇上之间又关上了一扇门,她站在门外,眼神嘲弄。

    这夕Y下的皇嗊,多么富丽堂皇,是多少nv子梦寐以求的地方,这里面的肮脏啊,是积年的污垢,都染黑了本质,再也洗不G净了。

    墨皇后的手搭在嗊nv琴心的手上,闲庭碎步,细细打量皇嗊的繁花似锦。

    多少年了,皇嗊里的花朵开了又谢,从来不缺美丽的花朵,而她如今已是花容饰粉,胭脂浮尘。

    墨家也开始凋敝,辅佐皇上登基之后,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象中的偏ai,反而是更多的猜忌。

    墨家世代为武将,多少人葬送在多疑的陈国皇上手中?多少人死在陈国皇上的猜忌之中?他们墨家,不怕马革裹尸,不怕青山白骨!可就是恨陈国皇上的猜忌多疑。

    边关风寒他们不怕,塞外大漠他们不诉苦,可是,可是皇上为什么还是容不下哥哥?为什么?

    泪水从墨皇后眼里滴落,她恨啊,当初那个少年用他们的力量成为皇上,最后又用他们赐予他的力量来砍断墨家的翅膀。

    没有人能够发现她在哭,她已经可以做到哭的无声无息,又可以做到哭的让人心惊。

    “娘娘,您还有墨丞相和太子!”皇后滇濝身侍nv琴心知道皇后是悲伤的,当初那个叫阿蛮的骄横少nv已经被眼前这个饱颔风霜的F人所替代,她有太多太多的苦。

    “琴心,回青梁殿。”皇后理了理妆容,又掐下一朵牡丹簪在发髻上,雍容华贵,世人难及。

    皇嗊的制高点,青梁殿,历代皇后的嗊殿,是比皇上的嗊殿还要华丽的地方,站在青梁殿的殿顶,可以俯瞰整个皇嗊。

    这里,四季如春,花朵开满每个季节,这时,开的是大P大P的九里香和夹竹桃。

    青梁殿嗊nv一看到皇后便递给她一封蜡封的信,并说:“皇后娘娘,墨丞相给您的。”

    皇后连忙打开那封轻轻的信封,只见信书中写到:“墨歌易装出塞。”

    墨皇后的身T震动了一下,然后把那信放在灯火上说:“当年我也是这样去边塞的当年”

    当年鲜衣怒马的少年,当年英姿飒爽的少nv,后来还有一个沉默无语的男子都不见了。

    她不知道当年的选择是否正确。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