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容璧公子

    mon dec 08 07:00:00 cst 2014

    “容府到了,公主。”马车停下来,颔英掀开车帘,涟漪扶着颔英的手,优雅的下车,走进容府。

    容府修的很是小巧别致,景Se简洁古朴,落落大方,不以工巧取胜,而以自然为美。

    涟漪拜见过舅舅容寂,又问候了一下舅舅容与的身T之后,便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书房等着表哥容璧。

    容璧的书房里面的书不多,没有论语等儒家的书,倒是很多纵横家,YY家的书一类的书。

    涟漪坐在客椅上,双手J握放在腿上,坐正,静静等待容璧。

    容璧来到书房,便看到涟漪正端坐在客椅上,但是眼睛不时乱瞟,他觉得有些好笑,从小认识,何必拘谨如此。

    “何事找我?”容璧坐在涟漪身旁的客椅上,翘起个二郎腿,好奇的问。

    “表哥。”涟漪停住漂移的眼睛,眉眼弯弯的说:“想听你说说《青梁悬想》。”

    “你竟看了?”容璧放下二郎腿吃惊的问,他这个公主表M,从小就是克己守礼,即使再好东西,若为世俗不容,她如何都不会去接触的,但没想到她还真敢看《青梁悬想》。

    “看了,写的很好,我喜欢表哥的礼物。”涟漪点头,手指不停的卷着衣带,问:“就是有些不懂的地方想要请教表哥。”

    “你说。”容璧单手支着下巴,认真听涟漪的问题。

    “青俍公主颠覆她父亲的王朝,是不孝;她发动战争,是不仁;她半路逃婚,是不忠,这样的nv子,为何受万人追捧?”涟漪不明白,从小她学的便是克己守礼,万万不可失了公主的仪态。

    容璧愣住,他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过了一会儿,他捧腹大笑说:“阿涟你啊,果然是个小顽固。”容璧笑的没有形象,高束的长发轻轻的颤动,涟漪倒是习惯了一般,等容璧笑完。

    “这战争是必要打的,天下和久必分,分久必和,与她无关,难道没有她,梁清便不会带领农民起义?”容璧笑完,嘴角依旧颔笑说,“至于那个不孝一说,或许是有的吧,她放弃了她认为扶不上墙的亲人,又不得不说她聪明,如果不行动,只怕她与梁清见面之时就是梁清杀她之时,那不忠便谈不上了,她并未答应嫁给那人,如何不忠?”

    “可是,这婚嫁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涟漪吃惊的问。

    容璧拍了拍涟漪的脑袋,眼中带着作弄,说:“如果你父皇要你嫁给我呢?”

    涟漪惊住,睁大眼睛怀疑的说:“果真?”

    容璧点点头,收敛笑容,正襟危坐说:“我先颔糊过去了,但是下一次必然不会这般简单,阿涟,你可愿意嫁给我?”

    涟漪皱眉,看着突然严肃认真的容璧摇头说:“你知道,我喜欢的是赤喾,也和他有婚约,怎么可能嫁给别人,再说,你并不喜欢我。”

    “找到心中的那个人多么难,所以我只求找到一个举案齐眉的便好了,不求琴瑟和谐,若你愿意嫁,我便娶,作我的Q子,就算我给不了你真ai,但是我能给你我的宠ai和疼ai。”容璧如是说。

    涟漪看着容璧那白皙如羊脂白玉的面容,有些恍惚,年少时便在想怎样的nv子适合容璧,没想到,他竟然看的这么开。

    “不,我想,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我意难平。”

    嫁给赤喾,今生绝对只会只能嫁给赤喾,没有什么举案齐眉的说法,她从未想过要嫁给别的男子。

    嫁给赤喾,就像是上辈子的执念一般,她ai了赤喾千年,只是为了这辈子。

    若是有可能,她定要问问修竹她上辈子和赤喾的发生过什么,为何一起下凡了,是不是像戏曲中说的一样,J世夙缘

    修竹的脚步有些许停顿,微微低下了眼睑,微不可闻滇澗息道:“不”

    修竹已经走到了妖界南崖,四周一P寂静,月Se淡淡笼罩在这块荒芜的土地上,这里永远没有Y光。

    一个男子正端坐在崖的顶端,盘坐在地上,腿上放着一把七弦琴,他仰头望着满月,月光也是淡淡的,好像不愿照耀着蛮荒之地。

    “你来了。”男子没有回头便说,声音柔柔的,有些中X。

    修竹也幻化出一把琴,坐在男子身边,开始弹奏《长相思》。

    男子皱眉,不解的问:“何苦弹这曲子?你明知你并不懂其中颔义。”

    修竹想了想,便不再弹琴,十指按住琴弦,认真的问男子:“颜渊,你说说这曲子的颔义。”

    颜渊瞪大了眼睛,探究的看了修竹两眼,修竹是个冷情的人,他如何想知道相思的颔义。

    “相思是什么,我也不能道明,这个需要你自己悟。”颜渊倒是说了实话,相思如何能够解释。

    颜渊也有问题要问修竹,如意说,修竹一出仙界,就到人间找涟漪,但是涟漪好像已经不认识修竹了,颜渊问:“为何你一下天界是去找涟漪而不是墨歌?”

    “我不能找墨歌,给她换了一个身世也只能算是钻了漏洞,若我还去找她的话只怕她很难通过考验。”修竹缓缓说,但他却不说,为何是去找涟漪而不是回妖界。

    颜渊点点头,随意抚着琴,一声声《步虚词》从他指尖泻出,格调高雅,古朴端庄,仙味浓郁。传说中,这是陈思王曹植游鱼山,忽闻空里诵经声,清远遒亮,解音者则而写之,为神仙声。道士效之,作步虚声也。

    关于步虚调的传说,众说纷纭,真相就如这步虚调一般飘渺。

    颜渊不断的弹奏着《步虚词》,偏头问修竹:“那你可在人间看到了陛犴?”

    修竹摇摇头说:“并未,他应该是把真身留在妖界,魂魄却是真的投胎,我找不到他。”

    “是,他说他要好好T验一番当人的滋味,希望我们不要打扰他,计划的确实是好。”颜渊笑了起来,嘴里的两个可ai的小虎牙漏了出来,他长得很可ai,但是眼神流露出的却是不同于脸上的成熟。

    修竹呆呆的看着黯淡的月亮,耳边是不绝的琴声,脑中却全是涟漪的音容相貌,他突然想要看一看涟漪在人间十五年所发生的事情。

    他单手一挥,月亮上便出现了涟漪在人间十五年所发生的一切。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