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小龙女重伤

    杨过将独孤九剑与天罗地网势的辗转腾挪之法略加整理后,捕捉麻雀是突飞猛进,短短时日就能同时捉到七七四十九只,之后便是兄长来到古墓了。

    古墓之中无日月,过了约莫两年,江渊除过吃饭解手,均在寒玉床上打坐练功,杨过则一直随着小龙女习武,每隔一段时日便下山采购一些吃食。此时江渊和杨过已经有了十六岁,不过杨过仍是个俊秀少年,他却在俊秀中另添了一份硬朗,反与穿越前越来越像。不过皮囊美丑江渊并不在意,更何况穿越前他的相貌便是及不上杨过的俊美,也绝对算不上丑,杨过、孙婆婆三人因与他整日相处,也并未发觉这一点。

    两年的时日,孙婆婆的身子早已痊愈,只是经此一难,比原来更是苍老了许多,上山下山再也不能稳健如昔,采购衣食只得全权交给杨过去办。而江渊有着寒玉床之助,总算贯通了奇经八脉中余下的六脉,这奇经八脉一脉比一脉难练,他初入古墓时已贯通了阴跷、阳跷两脉,这余下六脉竟耗费了两年时日。

    据江渊当初杀死郝大通时的感应,全真七子的功力应当就是处于这个层次,而郭靖应当刚刚完成了内力化气,郭靖此时武功并不差于天下四绝,以此推测,天下四绝的功力也应该在同一层次,能够力压四绝的王重阳与日后被封为中伯通的周伯通,应该已体悟出了一丝武道真意,黄蓉就要差上一些了,内力化气应该还未完成。江渊与杨过在桃花岛的数月不是白待的,以他的眼光推测出这些并不稀奇。当然功力是功力,他与全真七子功力相仿,战力却不知甩出他们多少,至于郭靖等人,未曾战过也说不好胜负。

    这日,江渊步下寒玉床,向房外走去,他贯通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已有些时日了,接下来便是内力化气,这一步寒玉床已无法相助太多。内力和真气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东西,若说内力好比小溪,那真气就好比江河,这不仅仅只是量上的区别。而混元乾坤法在内力化气之后还有一步,就是真气化液,再化真元,之后就可以再拾武道真意,到了这一步,已经可以将凡间这种世界撕开一点缝隙,因此只要加把劲,自行碎空离去似乎也并非遥不可及。

    出了房门,江渊看到不远处厨房有着火光闪耀,里面传来饭菜的香味,江渊进了厨房,坐到了灶台前帮忙添着火,道:“婆婆,你身子不好就不要再做这些了,杨过和龙姑娘回来让他直接去山下买些吃食便是。”孙婆婆转过头,一张丑脸上满是慈祥,摇了摇头笑道:“是谨儿啊,今天怎么出了来,不练功了?咱们习武之人身子硬朗,趁着这身子骨还能动,就再给大家做几日饭,以后动不了了想做都做不成了。”江渊把手中的柴禾塞进灶膛,道:“您啊,应该多去墓外转转,见见太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样对您的身子骨好。”孙婆婆切着青菜豆腐,道:“咱们呀,早晚都要死,早死一天晚死一天又有什么分别?好不好的,又有什么干系?”江渊笑了笑,这古墓派面对生死还真是豁达。

    忽得外面传来杨过的疾呼:“哥,哥,孙婆婆,孙婆婆,你们快来,姑姑不行啦。”孙婆婆面色一变,口中说道:“不是说出去练功了么,好好的怎么就不行了?”忙放下手中切到一半的青菜急步出去,江渊也起身跟在了身后。两人出了厨房只见杨过横抱不住呕着鲜血的小龙女,正向江渊的房子奔去,自江渊占了寒玉床,小龙女不欲与他相争,只好搬去了其他房间,因此放着寒玉床的房子反成了江渊居所。

    出来的江渊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道:“你想把龙姑娘放到寒玉床上?可龙姑娘的伤势如此之重哪里还有余力对抗寒玉床的寒气?”未曾近前,江渊并不知道小龙女伤势轻重,不过仅看小龙女呕血不止便知道定然轻不了。杨过“啊”的一惊,暗骂自己没脑子,又把小龙女抱向隔壁孙婆婆的房子,他初时与孙婆婆睡在一房,不过后来渐渐年长不再方便就搬了出去。

    孙婆婆抢进房间一看,双眼唰的一下就掉下泪来,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紧跟进来的江渊到小龙女身前看了看,道:“婆婆你别着急,杨过去拿点玉峰浆过来,先把血止住再说。”杨过应声而出,不多时拿着一瓶玉峰浆进来,江渊道:“喂龙姑娘喝下去。”杨过依言上前。孙婆婆是关心则乱,杨过则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两人一时乱了方寸,便不自觉的听起了江渊所说。

    喂下玉峰浆后,小龙女果不再吐血,她缓了缓气,虚弱道:“婆婆,我怕是不成了。”孙婆婆坐在床边,掉泪道:“姑娘说的什么傻话,老身这一把年纪了还好好的,姑娘年纪轻轻的,定然不会有事。”江渊在旁道:“龙姑娘,你的面相不是夭折之相,把手伸出来我号号脉。”孙婆婆和杨过惊讶的看着江渊,这两年他从未出过古墓,怎地还会歧黄之术?不过这时不是探究这些的时候,她们不清楚江渊到底怎么懂得这些,但让他看看也是无妨,因此拿出小龙女纤白的手掌。

    江渊拿住小龙女白腻冰冷的手腕,半响后说道:“龙姑娘伤势无甚大碍,不过是脏腑受创,搬运内力便可自行疗伤。”小龙女虚弱道:“我的内息被阻在丹田,出不来啦。”江渊道:“那你先休息一下,我问问杨过是怎么回事。”说着点了小龙女几个穴道,让她昏昏睡去。随后又问:“杨过,你和龙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杨过道:“我和姑姑正在习练玉女心经,突然被我从前的师父赵志敬和另一个道士发现,姑姑受了惊,然后就受了重伤。”江渊摇头道:“练功之时最忌干扰,这么大的古墓,干么非要跑到外边去练?”杨过虽仅说了这么几句,他却已大致想起了此时所发生之事。

    杨过道:“玉女心经步步艰难,时时刻刻会练入岔道,若无旁人相助,非走火入魔不可,只有合二人之力方能共渡险关。关键是练功时全身热气蒸腾,须敞开全身衣服修习。可姑姑说我跟她男女有别,两人敞开衣服相对不成体统,正好我在外面看到一处花丛,这样我和姑姑被花丛分隔两边,便是敞开了衣服谁也看不见谁,就能修习这玉女心经了。谁想到今天竟被赵志敬和一个臭道士给看到。”

    江渊摇头叹息,道:“也合该你们有此一劫,墓中这么大,你们随意选上两间相连的房子,然后将墙壁打上两个仅容手臂通过的小孔,这样不是一样谁也看不到谁?何必非去外边修习?便是没有遇到赵志敬两人,遇到蛇虫之类不是一样会被惊扰?”听到这句,杨过一呆,是啊,他怎么没想到这个法子?要不是他叫姑姑去花丛练功,也不会出现这等事情!想到这他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瞬间面颊被打的红肿起来。

    江渊道:“赵志敬那两个道士呢?你杀了他们么?”他记得原轨迹中杨过并未杀这两人,不过现在就有些难说了,毕竟孙婆婆都在郝大通掌下活了过来,那赵志敬和尹志平提前死去也没什么奇怪了。杨过却摇了摇头,道:“姑姑本来叫我杀了他们,免得泄露了我和姑姑练功之事,可后来又说杀师不详,就仅逼他们起了个誓放他们离去了。”江渊道:“立的什么誓?”杨过奇怪兄长问这个干么,不过还是老老实实说了,他道:“其中一个姓尹的削断了两指,说他要将看到之事吐露了半句,立时自刎相谢。赵志敬则说若他对第五人提起此事,就教他身败名裂,逐出师门,为武林同道所不齿,终不得好死!”

    江渊不知第几次摇头,道:“你和龙姑娘就是心软,都被那赵志敬给耍了。”杨过奇怪道:“他立的誓很重啊,怎么就把我和姑姑耍了?”旁边的孙婆婆到底活了一大把年纪,见的事情多了,听江渊这么一说就反应过来,不由叹了口气。江渊道:“赵志敬说的是不对第五人提起,如果他对第六人、第七人,甚至第十人提起又当如何?不过是欺你们不谙世事,玩了个文字把戏罢了。”“什么!”杨过双眼圆睁暴喝一声,“全真教的道士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也就那个尹志平还算实诚!”江渊听他说大名鼎鼎的“龙骑士”实诚,不由失笑,道:“嘿嘿,实诚?尹志平可不是你和龙姑娘不通世事,他可是能争下任掌教的存在,能听不出这言外之意?”杨过更怒,一张脸气的发紫,只道:“该死的全真教,没一个好东西,我去杀了他们!”说着往外就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