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斩道

    重阳宫正殿

    郝大通此时完全相信了江渊是郭靖的弟子,因此心中没有半点防备,江渊呈上匣子时伸手就接了过去。接过后,只觉匣子甚轻,对其中之物更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这样神秘?打开匣子后却见里面空无一物,不由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黄蓉那丫头在打什么哑谜?“就是现在!”垂首恭立一旁的江渊右手握住袖中无鞘短剑,也不拿出来,直接一招天外飞仙,划破自己的袖子,无声无息的斜斩郝大通的咽喉,剑刃及体,郝大通精修数十年的内力自然而然得的生出反击,江渊只觉掌心一震,短剑险些脱手而出,顾不得惊叹郝大通的内力深厚,在其未回过神前,心中一狠,手掌一紧,暗喝一声:“给我斩!”

    郝大通正在思索黄蓉为何送来一个空匣子,眼角忽得撇见一抹青光,一柄短剑竟已斩到自己跟前,心中大惊,未及细思,忙一边后退,一边挥掌向剑刃阻去,口中还大喝道:“敦儒,你干什么?”江渊嘴唇紧抿,并不答话,绝不能让郝大通再出声,一旦被他叫来殿外弟子甚至其余的全真七子,这次行动不仅要失败,还定要受到不死不休的追杀。北宋年间威压武林的少林寺已经没落,这些年冠盖天下的唯有全真派一派,一旦被全真派通缉,他今后只能四处奔逃,再难安稳。

    “天外再飞仙!”眼看郝大通向后避去,江渊暗中一喝,第二次用出了天外飞仙。这时郝大通再察觉不到不对,那他这些年的江湖就白混了,此人绝不是郭靖的弟子!他到底是谁?这些年全真派要崛起,自然有着不少的仇敌,他想不通眼前这少年刺客到底来自哪一个势力,来不及再想,短剑又追了上来忙大声叫道:“来……”只不过他察觉到太晚,天外飞仙又来得太快,那个“人”字终究未来得及出口,就被江渊第二次用出的天外飞仙给削去了首级。

    江渊用匣子接住掉落的首级,扶住郝大通的尸身,将他还放在太师椅中。看着郝大通死不瞑目的首级,冷笑一声合上匣盖。其实以郝大通的武功,若正面对敌,未必便胜不得江渊,即便战败也不至丢掉杏命,毕竟几十年的武功不是白修的,实在是他太过大意,没有丝毫防备,而江渊这一剑如精芒掣电,没有丝毫声息,到了剑刃及体,仅避得一次,一句话都不及说完,便身死道消,不明不白的被人摘去了首级,结果一代武学大宗匠就这么憋屈的死在了重阳宫大殿。

    郝大通最后一句虽未说完,还是惊动了外面的弟子,只听外面的道士问道:“祖师爷可是有事吩咐?”江渊面色一变,握紧短剑,猛向门口看去,见那些道士未得郝大通召唤不敢进来才缓缓松了口气。“祖师爷?”外面小道士再次询问。江渊忙接口道:“里面无事,祖师爷只不过被匣中之物惊了一下,你们不须进来。”小道士不疑有他,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江渊自殿中寻得一块帘子,将地面的血迹擦拭一番,让这些那么显眼,再从一旁拿来一盏纱灯放在太师椅旁的方桌上,摆出郝大通头部被纱灯遮住的样子,然后看了看自身,见身上显眼处没有留下血迹,藏好短剑后便抱起匣子向外走去。他将门打开一个小缝挤了出去,然后又迅速把门关上,免得被门口的小道士看到里面的景象。出来后他对两个道童道:“祖师爷说匣中之物事关重大,不敢擅自做主,因此要劳烦两位师兄任意一位带师弟前往后山小舍,好将此物给马祖师过目。

    两个小道士听是祖师爷吩咐,不敢怠慢,分出一人,伸手一引,道:“师弟随我来。”江渊道:“有劳师兄了。”他正要走,忽得好似想起什么,又道:“哦,对了,适才郝祖师说他要在殿中参详一些事情,让我告知二位师兄莫要叫人相搅。”待余下那道士应了,便随先前的道士离去。两人向西行得里许,一旁出现一大片山林,正是重阳宫禁地古墓派所在,再行半响,前面是一处山岗,小道士指着夜色中的山岗道:“马祖师就在前面山岗的小舍中静修。”江渊道:“有劳师兄了,剩下这段路师弟自行上去即可,师兄请回吧。”

    看小道士在夜色中已看不见人影,江渊抱着匣子走向了山林。进了山林,他先寻了处山溪洗去脸上易容,再褪下袖子已经破掉的葛黄衣衫,再将退下的衣衫卷了卷,从怀中摸出火镰,将其烧掉,然后整了整一直套在里面的这套藏青衣衫,抱起匣子向古墓行去。

    到了墓前,江渊也不管深夜,提声叫道:“杨过之兄杨谨来访,还请龙姑娘带杨过出来一见。”说完之后便不再出声。他相信墓中定会有人出来,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刻意说出杨过兄长这个身份的原因,若他不言明身份,只恐小龙女会把他当成外面的那些狂蜂浪蝶而不予理会,甚至放出玉蜂将他赶走,说出了这个身份,便是小龙女不想相见,杨过也定然要央她前来。这里与重阳宫隔着一大片林子,因此倒也不惧被重阳宫中的道士听到声响。不多时,墓中有机括声响起,江渊嘴角弯出一个弧度。

    墓门刚开启了一个能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就见墓中有个少年扑来,同时还欣喜叫道:“哥,你来啦。”江渊眉头微皱,让开杨过的拥抱,只是点了点头。杨过看着江渊,欣喜之余还有着不可思议,他记得当初郭伯伯明明带他上重阳宫拜师,哥哥却说到时和他在古墓相会,这让他疑惑了许久,不知道哥哥为何这么说,他当时也不知晓古墓是个什么地方,没想到后来的事情似乎早被哥哥料到!

    当时郭靖听江渊说重阳宫危急,顾不得去追江渊,只能先带着杨过上重阳宫相援。可被江渊故意放走的那个道人把被江渊所杀的道人算在了郭靖三人身上,此时虽不见江渊何在,但又怎能容忍郭靖带人上往重阳宫?后来便如原轨迹一般,郭靖上山被重阳宫道士误认为心怀歹意,因此一队队道士前来阻拦,直到后来上报到住持天罡北斗大阵的赵志敬,赵志敬只当郭靖是邪魔外道的首领,当即布下天罡北斗大阵阻拦到来的郭靖。

    郭靖解释说自己上山是为了救援重阳宫,可没人肯信,他只能用出全力将九十八人联合的天罡北斗大阵破去,这才摆脱众道片刻,奔上了重阳宫。当时率领这群道士的是一个叫赵志敬的三代弟子,他在郭靖手中吃了大亏,没想到竟是一场误会,反而差点让真正的邪魔外道攻破重阳宫。他因此遭到师伯师叔的训斥,这让他心中对郭靖极为愤恨,可郭靖武功之高,便是师父师叔师伯都不是对手,他又能如何?最终只能咽下这口恶气。不想众师叔伯竟命郭靖带来的那孩子拜在自己门下,他拿郭靖没办法,难道还对付不了这个小鬼么?因此在郭靖走后,赵志敬只传了杨过全真大道歌的歌诀,却不教他练功诀窍,只是他却不知道杨过有着江渊传授的一套独孤九剑,杨过也未曾告诉他这所谓的师父。

    到了重阳宫门内小较,赵志敬本不怀好意派杨过上场,只是没想到杨过竟用出一套不知从何学来的剑法将场上的同门师兄弟尽数打败。若杨过用的是全真剑法,那上面坐着的全真七子只会欣喜门中出了好苗子,但杨过用的不知名剑法,败尽了台上的四代弟子,这岂不是说他全真剑法还不如他人剑法?虽说杨过所用的剑法正而不邪,但未得师命却跟随他人习武,这可是武林大忌,他们也不记得郭靖会这套剑法,因此在赵志敬授意下,素与杨过不对付的鹿清笃便准备擒下杨过到祖师面前问话。鹿清笃出手便向毫无防备的杨过要害拿去,杨过受惊下本能就是一剑,只是这一剑却惹下了大麻烦,他竟将鹿清笃的一条臂膀给斩了下来,心知不好的杨过在众人未反应过来时便夺路而逃,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与原轨迹大同小异,最终杨过还是在世界大势下拜入了古墓。

    时隔半年,杨过再见兄长开心不已,单掌引向小龙女,道:“哥,姑姑是我新拜的师父。”“师父?”江渊微不可查的眉头一皱,没想到杨过竟然还是拜了小龙女做师父。杨过看江渊抱个匣子,问道:“哥,你抱的什么东西?”江渊却并未回答,而是将匣子交给杨过,对小龙女抱了抱拳,笑道:“原来是小龙女姑娘,江湖传闻果真不假,姑娘果如九天仙女下了凡尘,往这一站,只怕月里嫦娥也羞于到此,杨某见过龙姑娘。”小龙女对江渊的称赞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别人说她美也好丑也好,她原不会在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