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章 授剑

    次日一早,杨过来到大厅,郭靖夫妇与柯镇恶等人具在,唯独兄长未来,等候半响,郭靖皱眉道:“谨儿怎地还未过来?过儿,你去看看谨儿。”杨过并未前去,而是说道:“郭伯伯不必等候了,我哥昨日说他今天就不过来了。”郭靖愕然,随后道:“那大伙先等等,我去找找看。”说着便往外走,黄蓉拉住郭靖衣袖,摇了摇头,道:“靖哥哥不必去了,我看谨儿比任何人都有想法,昨日我已刻意叮嘱,他还是未来,那我们又何必强求?”杨康之死与黄蓉脱不了干系,她本就担忧养虎为患,江渊清醒后又如此邪异,如今不来反倒最好。

    一旁的柯镇恶闻言,铁杖猛地顿地,冷哼一声,道:“此子竟如此目无尊长,不来也罢,靖儿你不用去了。”郭靖见妻子与大师父一同反对,只好停住脚步。杨过听哥哥说过,这个老瞎子本事不大,脾气不小,若非有郭伯伯在,只怕早给人打死了,因此闻言撇了撇嘴。之后一切,果与哥哥所料无二,郭伯伯要收自己与武氏兄弟为徒,郭芙也跟着上来凑热闹。因昨日江渊叮嘱,杨过懂得了根基的重要,因此听郭靖先授他们柯镇恶的根基功夫,并未如何失望,面上也未露出异色。不过世界轨迹的惯杏如何强大?适才黄蓉已升起了养虎为患的担忧,怎会容杨过在郭靖门下习武?因此还是将杨过要到了她的门下,打定了主意不教杨氏兄弟武功。

    黄蓉将杨过叫道书房,拿起一册《论语》便教授起来,杨过心中奇怪,却不敢多问,只得跟着诵读识字。读罢了书,杨过向着桃林行去,来到林前,他从怀中掏出一页白纸,纸上标注着乾、兑、离、震等一个个方位,而且数个方位下有着脚印相连,让他即便不懂也不会迷失在桃林之中。杨过按着纸上的方位慢慢消失在桃林之中。这张路线图是江渊昨日交给杨过,他答应黄药师不将桃花岛总图泄露出去,但只交给杨过一条既定的路线图却是不妨。

    杨过顺着路线图走到终点,是一小片阔地,兄长正在一株桃树下闭目打坐。看向兄长,他神色有些复杂,兄长好似昨日就预知了今天的一切。当时兄长已说了郭伯伯有意收自己等人为弟子,但最后又说了一句“不论何人教授于你”,当时他还奇怪,既然拜郭伯伯为师,自然只会是郭伯伯教授自己了,何来“不论何人教授于你”之说?不想今日竟真非郭伯伯教授自己,郭伯母将自己要去只教自己识字,还不许郭伯伯传授自己武功,他看了出来,郭伯母对自己颇有疏忌,难道因为自己掌掴了她那个刁蛮的女儿?

    “你来了”桃花树下,江渊缓缓睁开了双眼。杨过收起思绪,点了点头,道:“哥,真被你猜中了,今日郭伯伯收了我们几个为徒,只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郭伯母要亲自教我,却又不授武功,只识文断字。”这与原轨迹一般无二,江渊早有婴料,也不意外,只是说道:“识文断字也没什么不好,须知上乘武学已不仅仅再是一味蛮打,能识得文字,对今后习武大有助益,你莫要漫不经心。”杨过低头道:“是。”

    江渊理了理思绪,道:“今日叫你前来,是要传你一门独孤九剑,接下来我告诉你剑法总诀,你仔细记了。”看杨过认真郑重,便将数千字的总诀诵了出来。为了方便杨过记忆,江渊诵的并不怎么快,甚至可以说有些慢了,仅仅数千字便用去了半柱香的功夫。诵得一遍,江渊在一旁站立等候,杨过则低头记忆。过了顿饭左右,杨过抬起头来,江渊问道:“记住了?”杨过点点头,当即背了一遍,江渊听其中无有错处,点头道:“不错,仅听一遍就能背了出来,当真不错,不过你不明其意,今后要早晚各诵一遍,以免忘记。”杨过点了点头,他没想到哥哥竟真的会武功,而且教给自己的看样子也是极其高明的剑法,初时他还以为哥哥只是跟他玩笑,不想今日竟真的传他一门剑法,这篇总诀虽说他一句都难以明白,但却能感觉到其中的高深莫测,只是哥哥到底是从哪里学得这些?

    江渊看天色尚隅,便道:“独孤九剑有总决、破剑、破刀、破枪、破鞭、破索、破掌、破箭、破气九式,今日我先传你总决式。”杨过闻言惊异道:“依哥哥所说这套剑法岂不是能破尽天下武功?有这么厉害?”江渊摇了摇头,道:“这套剑法仅止于技,算不得绝顶剑法,遇到真正的绝世高手还是力有未逮,不过你若能将九式融会贯通,与郭靖一战也算不得难事。”杨过睁大了双眼,在他看来,郭伯伯已是绝顶高手,可在哥哥口中郭伯伯竟算不得真正的绝世高手,他实难想象,哥哥口中的绝世高手到底有多么厉害。惊讶之中,心中也隐隐欣喜:“哼,你不传我武功,我杨过还不稀罕你郭家的功夫。”

    江渊折了一根桃枝递给杨过,让他以桃枝为剑,月上中天时,杨过竟习完了总决式,这等资质,让江渊也为之惊叹。总决式共有三百六十种变化,他记得笑傲世界风清扬仅习这总决式一式便耗费了三个月的功夫,后来令狐冲危急之时也用去整整一夜,杨过竟能在数个时辰将之尽数领悟,这等天资实是令人惊羡。

    杨过左刺右挑,横抹竖劈,收剑之后有些气喘,毕竟他此时未有多少内力,有些动作对他而言也算不小的挑战。气息平复后他眉头微皱,江渊道:“有什么不懂尽可说来。”杨过半响后问道:“哥,我有一事不明。”“哦?”江渊道:“你说。”杨过道:“这种种变化为何尽是进手招数,怎无防守?”江渊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

    杨过沉思半响,道:“也就是说独孤九剑旨在一个快字?”江渊摇了摇头,道:“你说的对也不对,你只有快了,才能攻敌之不得不守,才能制人而不为人所制,但天下武功繁多,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你未必能快过所有人,因此你如何才能永远快人一步?”“这……”杨过正待说句“这不可能。”只是仅仅说了一个字便愣住不言。江渊也不说出来,等着杨过自己明悟,有些东西自己领悟与他人传授差别可是天差地远。

    杨过愣了半响后忽得喜悦喊道:“料敌机先,只有料敌机先才能处处快人一步,哥,我说的对不对?”江渊点了点头,道:“不错,你能领悟到这点,说明你确实是个练武的料子,今日已晚,回去好好休息,养好精神,你明日读过书再来此地。”杨过点了点头,欣喜道:“知道了哥,那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来休息。”他今日习得总决式,只觉那武氏兄弟再非自己三合之敌,欣喜之余又按照来时路径返回。

    第二日下午,桃林阔地

    江渊道:“我先授你破掌式,学会之后可破解天下绝多掌法、拳法。”杨过疑惑道:“天下掌法多不胜数,仅仅一式破掌式就能破尽?那这破掌式得有多少变化?”江渊道:“有多少变化要看你的悟杏,若内力遇相近者,独孤九剑当无往而不利。”杨过道:“兄长此话何意?”江渊想了想道:“我用拳法击你,你看仔细了。”杨过点了点头凝神静待。

    江渊对着杨过用出一记拳法中最为基本的直拳,杨过一愣,他还以为兄长会用出何等高深的拳法击来,没想到竟是这么简单的一记直拳。这一拳看起来如此简单,即便不通武功的常人也能随手破解,可杨过额头却渗出冷汗,他觉得自己竟无法破解这记直拳,这记直拳看似破绽重重,可又好似包含了无数后招,他想着这样破解,却总觉得兄长定有法子反制,这般越想越乱,一时竟只能后退,连退了十多步后撞到了一株桃树,再也后退不得,然后眼睁睁看着兄长的拳头紧贴自己的鼻尖停下。

    杨过拭去额上冷汗,疑惑不解道:“哥,为什么?”江渊笑了笑,道:“破掌式的变化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这一式,不,应该说天下所有剑法都是从基础剑法略加变化而来,所谓的高明剑法不过是变化更加复杂了些,不过大道至简,独孤九剑和其他剑法所不同的就是没有变化,也就是没有招数,剑法受限于长剑本身,不外乎劈刺点崩击提挑,斩截托按挂削撩,挽穿压云抹架扫,带抽拦捧推搓绞这二十八式,拳法中有这么一句‘拳本无法,有法也空’,所谓殊途同归,剑法也是一样,剑法我称它做无招胜有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