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桃花岛

    舟至桃花岛,郭芙突然多了四个年纪相若的小朋友,自是欢喜之极。不过杨家兄弟她每日却只能看到杨过一人,每日清早江渊便不知去往何处,让她好生奇怪。那日在船上,江渊打倒帮她的大小武,本来很是让她生气,不过小孩杏子,过几日也就将这些忘了,反是江渊轻描淡写打倒大小武的本事让她深深牢记。人类向来有着崇尚强者的心态,她平日捉蟀扑蝶时不免会时时想起。无奈江渊既不像武家兄弟对她不住的奉承讨好,也不像杨过即便不讨好于她也会时常与她游戏,杨过的这个哥哥平日里连个人影都难见,神秘的紧。武家兄弟对江渊不见踪影倒很是开心,船上那一次出手实是让他们感到了惧怕,连带着平日看到杨过都不敢如先前肆无忌惮。

    江渊外表看上去是十三四的模样,实际上已历经江湖十数载,哪里耐得住杏子和一群孩子嬉戏?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强者为尊这四个字。上了岛后便每日外出练功锻体,他倒曾叫杨过一起,只是杨过到底年少,还是孩子心杏,一两天的功夫就忍耐不住这种枯燥,见此他便不再强求。

    连着数日,郭靖见江渊吃饭都不返回居处甚为担心,但黄蓉对他道:“这孩子虽说年少,却甚有主见,你也不必担心。”黄蓉不是察觉不到江渊的奇怪,一个痴了十数年的少年,一朝清醒说话行事怎会与常人无一丝异样?不过她心中对杨康成见太深,对杨康的两个儿子自然不是多么上心,江渊既不愿说,她也就懒得理会。黄蓉是如此想法,郭靖对义弟留下的血脉却放之不下,这日在江渊出去时便暗中随在身后,想看看他一天到底在做什么。

    江渊此时失了功力,如何能发现身后的郭靖?如往常一般先围着桃花岛跑了两圈,跑完后缓缓走动半响,缓了缓快要炸裂的胸膛,之后又径直下海,只留头部在外。他本想习剑,想着当出剑收剑习惯了海中的阻力,再于陆地上施展定然更加迅疾快速,那时即便没有内力,战过柯瞎子那种三流人物还是不难的。他尚未急着向郭靖夫妇讨要长剑,打算先让身体适应在海中活动,若身体能在水中行动如常,在陆上又将拥有多么恐怖的爆发力?因此暂时先在水中习起了各路拳法。

    郭靖看到江渊在绕岛奔跑,明白了他在打熬身体,桃花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以江渊的年纪能坚持跑完两圈,也算毅力极佳了,这让他想起了少年时的自己,看来这孩子是块练武的料子。之后见江渊仅在岸上缓了缓,竟奔下海去,让他大吃一惊,还当这孩子想不开了,未及现身便看到江渊停住脚步,海水淹没到他的脖颈。他看不到江渊水下的动作,只见江渊停在那处,身边的海面不住滚动翻腾,看来似乎只是戏水玩耍,再看江渊面带笑意,不像是想不开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见江渊在水中嬉戏半响,没有想要出来的意思,便先行回返。

    海水的浮力让江渊举手投足都要注意下盘的稳定,不然一个不慎跌倒,失了重心被浮力一托,再被水下暗流卷走,只怕这一世刚苏醒不久便要葬身鱼腹。水流的阻力还使得江渊出拳踢腿都更为艰难,在陆地上可以轻轻松松完成的动作,到了水中,却要耗费数倍气力,水下的压力又能锻炼他的气息,对习练内功有着极佳的助益。这是江渊忆起神雕原轨迹中杨过曾在海潮中练剑,便效仿一试,没想到这个法子还真的有效,短短几日他便能感受到体魄的增强,便坚持了下来。

    这一世没有了系统相助,江渊习武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有着以前的武学底蕴,他很明白体魄的重要,内力如水,身体如同容器,只有容器越大越固,才能容纳更多的水,因此他只能先打熬气力,增强体魄,为了这点,他连每日修炼出来的内力都散到身体之中,让内力刺激体内血肉,使之更为强健。

    饭时将至,郭靖又来到这处,看江渊竟仍在水中,会心一笑,还当江渊与他的夫人黄蓉一般都是爱水之人,也没有于意,只是喊道:“谨儿,快上来,要开饭了。”正在水中练拳的江渊一惊,没想到郭靖会来。想来也是,桃花岛就这么大,又是郭靖的家,以他对这里的熟悉,真要有心找一个人,哪有找不到的道理?既然郭靖来了,江渊也只好先行上岸,上岸后他道:“郭伯伯,你怎么来了?”

    郭靖看江渊一身的水不住滴下,皱了皱两条浓眉,道:“我怎么来了?自然是找你来了,这几天用饭也等不到你,原来你在这里戏水,快回去换身衣服,过来一起用饭。还有你这两天吃的什么?”江渊道:“谢郭伯伯关心,不过我都吃过了,你看。”说着指了指不远处一小堆熄灭的火堆,火堆旁还扔着数条鱼骨。郭靖看到火堆鱼骨,哪里还想不到江渊这几日是烤鱼为食?不由脸色一沉,道:“你这孩子是什么意思?到了桃花岛上我和你郭伯母还能少的了你饭吃不成?要你自己出来打鱼?更何况你大病初愈,整天泡在水里怎么能行?快跟我一起回去。”说着不由分说抓起江渊手腕,将他强行带走。江渊无奈苦笑,此刻这种受制于人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可练功又非一朝一夕之事,心中也是无可奈何。

    到了居处,郭靖放开江渊手腕,道:“去换套干爽衣衫,然后过来用饭,大家都在等你。”江渊轻叹一声,只能回屋换了套干爽衣衫,来到大堂用饭。进了大堂,但见岛上数人具在,主位坐着一位老者,老者双目皆盲,郭靖黄蓉在两侧陪同,正是柯镇恶,那日下船时他见过柯镇恶一面,不过他看不上这个老瞎子,并未与之答话。一众小辈在下位落座,中间空着一个位子,显然是为他所留,一桌饭菜未动一筷,似乎正在等他。江渊心中一叹,这肯定是郭靖的意思了,这个时代用饭绝无长辈等待小辈的道理,而郭靖又最重长幼尊卑,能在用饭时让诸人等着他,看来是真的把杨家兄弟当亲生儿子看待了。

    看到江渊进来,郭靖招手道:“谨儿快来,这些饭菜可是你伯母亲手所做,看看合不合你的口味。”江渊来到座位前,对黄蓉道:“有劳郭伯母费心了。”黄蓉微微一笑,刚过三十的年纪,少了少女的青涩,又多了妇人的风韵,更因武功高强,保养得宜,肌肤仍如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这一笑当真是风情万种,她道:“今天伯母做了冬菇炖鸡、荷花瓣儿蒸鸡、银丝卷、炒白菜、白切肉、南瓜汤,你试试是否合口味。”江渊道:“早就听二弟说郭伯母手艺天下无双,今日得尝,幸何如之。”

    黄蓉再次一笑,却未说话,好话谁都爱听,哪怕聪慧如她。今日这餐若非郭靖央她亲做,她才不会为了杨康的儿子亲自下厨,岛上又不是没有厨娘,不过现在看来,杨谨虽说年少,却也是个知礼的,倒不枉她辛苦一场。郭靖哈哈一笑,道:“郭伯伯也许久未尝到你伯母的手艺了,今日可算托了你的福,来见过你柯爷爷一起坐下吃饭。”

    “柯爷爷?”江渊微微皱眉,这老瞎子虽心怀正义,但杏子执拗,为人莽撞,当初在蒙古若非韩小莹出手,估计郭靖早死在了这个瞎子的杖下,自身武功奇差,偏偏不知天高地厚,要不是后来郭靖武功高强,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了,要他叫这样一个十分看不上的人物爷爷,他怎能愿意?不过江渊并非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这些念头只在心头转得一转,开口道:“见过柯大侠,我听二弟说当年江南七侠重义然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汉子,实是让人心向往之。”

    杨过奇怪的看向哥哥,自己什么时候和他说过这些了?不过哥哥自痴症好后神秘的紧,因此他也不多话拆穿。若仅仅夸赞柯镇恶一个,他也不见得有多么欣喜,这种话听过太多了,不过江渊连死去的其他六人都未落下,却让时时怀念六位兄妹的柯镇恶心花怒放,因此也未注意到江渊口中的称呼,只是笑了笑,道:“只是一些虚名罢了,谨儿坐下一起吃饭。”

    江渊仅称呼柯镇恶大侠而非爷爷,郭靖和柯镇恶没注意到,却未瞒过黄蓉,不过黄蓉也烦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瞎子,若非郭靖的缘故,这些年怎能容忍柯镇恶居于岛上?因此这时不仅未拆穿江渊,反而对江渊微微笑了笑,看来这个杨谨倒也没那么讨厌。江渊看黄蓉对他一笑心中微怔,不过他本非愚人,心中稍稍一想也就明白了过来,刚坐下来,忽听一声低哼,不由转头看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