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杨谨?江渊!

    青衣少年回到外舱,紧跟着一身葛衣的杨过也跟了进来,杨过快步上前,拉住青衣少年的手掌,开心笑道:“哥,你的痴症是怎么好的?”青衣少年摇了摇头,不动声色的抽回手掌,来到床榻坐下,道:“我也不知道,适才突然之间就灵台清明了,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杨过仰天一笑,笑着笑着眼角却有泪水滑下。

    看到杨过落泪,青衣少年暗中一叹,自己能活下来,还真是苦了这孩子了,见杨过又爬到方桌上双手抱头呜咽,皱眉道:“行了,我是康复了又不是死了,男子汉大丈夫哭个什么!”杨过抬起头来,抹了抹双眼,道:“呸呸呸,什么死呀死的,我不是在哭,只是高兴,娘的在天之灵总算可以安息了。”

    “娘?”青衣少年先前痴症缠身,以前的所有事情都未在脑中留下半点印象,不由问道:“娘……娘是什么样的?”哥哥连娘都不记得,让杨过鼻子一酸,揉了揉鼻子回道:“娘……娘和郭伯母年岁相仿,很美,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人。”想了想又道:“比郭伯母还美,比我前几天见的那个大美人道姑还美。后来娘的头发白了许多,再后来得了一场重病,但咱们家没有钱,郎中不给看,然后娘就死了。”

    青衣少年一叹,起身拍了拍杨过的肩膀,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想静静。”杨过点了点头,道:“好的,那我先去和郭芙他们一起玩,哥你休息休息,休息好了也出来一起玩。”青衣少年点了点头,道:“知道了。”杨过刚要出舱,青衣少年又道:“等等!”杨过回头,道:“哥哥还有事么?”青衣少年道:“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再出去,莫让他人看了笑话。”杨过重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随后用衣袖抹了抹脸,这才歩出舱门,不一会外面就传来了杨过的笑声。

    杨过出去之后,青衣少年打开外舱的窗子,望着滚滚海面,半响无言,许久之后方沉声笑了笑,自语道:“运气还真不错,竟然活了下来。”抬头看了看上方,好似穿透了舱顶看到了无际的苍穹,心中自语:“此时成为本界中人,再也不必担心被世界意志察觉。”低头看了看双掌,又暗中摇头:“这具身体还真是虚弱,适才舱外只是用了几步由辟邪剑谱推演出来的步法,竟险些被自己绊倒,系统已经沉睡,看来今后要从头开始了。”

    青衣少年记忆中有着不少的武功,六阴九阳掌、天外飞仙、七弦无形剑、太极拳、由阴阳紫极录中飞燕穿柳所改进的飞刀绝技,还有许多看过的入流不入流的武功,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他本身习过的武学强横是强横了,却都需要不菲的功力支撑,没有浑厚的功力根本无法用使,强行使用只会未伤人先伤己,而领悟不久的武道真意也随着灵魂的消散一同烟消云散,自然也无从动用,此时也只能另寻他法自保,再重拾自身武功。不过少年有过记忆中那一次真意的领悟,即便此时再无武功,对他今后的武学之路却也是大有益处的。

    青衣少年正是在倚天世界身亡的江渊,他在跃出山洞的瞬间,被世界意志击成齑粉,之后的事情便再也不能知晓,直至适才他的记忆与这具身体的灵魂融合完毕才清醒过来。郭靖黄蓉还没到船头时,他已从杨过那里大体弄清楚了此时所在和自身的身份。

    这次系统为他安排的母体竟是这一时空气运之子的母亲,郭靖为这具身体取名谨,字慎行,与杨过名过字改之一样的道理,都有规劝之意。只可惜今后却未必能如郭靖所望,不说杨过今后的命数,江渊自己乃是无利不起早之人,奉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倚天的遭遇也让他更加坚信绝对的实力,与郭靖奉行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完全是背道而驰。因此他打算到了桃花岛再找个机会盗艘船偷偷溜走,免得在桃花岛受到管束。想他也曾是统治一国的铁血帝王,哪能受得了他人约束?至于杨过,他愿意走就带他一起走,不愿意也不强求。

    这具身体若没有穆念慈和杨过,早就已经夭折了,穆念慈已死,这番恩情江渊自是无法报答,他还没有令死者复生的手段。但对于杨过,江渊觉得日后可多传一些武功给他,让他与小龙女之间少上一些坎坷,若是杨过能一心向武,便是与他一同破碎虚空都未必不能。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有仇会不择手段的百倍奉还,但对于恩情,同样也会百倍的报答。此时郭靖黄蓉正带着他与杨过几人前往桃花岛,他还未曾承受郭家恩惠,这般想法自不会生出愧疚之心,即便郭靖是真心待他与杨过。

    仅仅只修习力量,那是莽夫不是武道!武道之路百无禁忌,不求正义,但唯一要做到的便是问心无愧!不论是行善还是作恶!力量没有善恶,善恶只在使用力量的人,问心无愧并非必须行侠仗义,而是取决于修武者对这个世界与自身的认知,哪怕是忘恩负义之徒,只要心中不认为自己是错的,那也能做到问心无愧。江渊杀人不眨眼,在倚天世界身负数百万人命血债,在他的旨意下,连三岁稚子都死在屠刀之下,可他偏偏对于恩情无法视若无物。在这个人心险恶的江湖,反倒让他对别人一点一滴的恩情都想要去报答。或许这便是冥冥中的因果,芸芸众生,不论善恶,均在这因果纠缠之中,没有一定的道行境界,无从摆脱。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连天道都有遁去的一无法掌控,世界意志更不需说了。神雕世界的原定轨迹之中气运之子杨过乃是独生子,并无兄弟姊妹,根本没有什么哥哥弟弟。这次系统便是借助这个世界遁去的一,安排江渊这个异数成为了气运之子的同胞兄弟,身体乃是神雕世界所出,灵魂也是世界意志赐下,成为了遁去的一,再非外来者之身,世界意志便无法再轻易察觉到这一丝的不妥。

    此时没有了功力,拳脚指掌之类的外家功夫都无法发挥出威力,江渊只能再度拿起长剑,以他前两个世界所掌握的剑理,即便没有功力,长剑在手,也非寻常人可轻辱。笑傲世界的令狐冲仅仅领悟了些许的独孤九剑剑理,便能以重伤之躯连败诸多功力远超过他的一流高手,更何况江渊?即便神雕世界的武学尚未衰落到如笑傲世界一般,江渊手持长剑也足以战过江湖上寻常的三流武者,三流武者大多只会一些套路,强于常人,却无功力傍身,因此战过他们并没有什么难处,日后再练强了体魄,重修起混元乾坤法,想要再度站在武林之巅并不难。不过江渊不知道系统何时苏醒,这样的存在一睡数百年都毫不稀奇,既然倚天世界没有死,那他相信,这绝不会是自己的最后一个世界,因此他必须自行打算,仅仅站在武林之巅可远远不够,他的目标只能是破碎虚空!

    江渊心中一动,手掌一摊,过了半响却没有丝毫变化,不由一愣苦笑,没想到武神空间也无法动用了,想来也是,系统都本源受损陷入沉睡,又怎能为他打开武神空间?他再在心中一呼,面前也未浮现可以显示气运的半透明面板,看来暂时也无法使用气运兑换的功能了。也不知道自己武神空间中的财宝物件还在不在,随后又摇了摇头,自己还真是贪心,这次能活下来已经是侥天之幸,还记挂那些身外之物作甚?只是先前偷偷溜走的想法是行不通了,所谓穷文富武,不论是炼体还是练气,都少不了大量的养身之物做饭食,现在一无武功二无银钱,难道自己溜出去投奔丐帮?黄蓉就是丐帮的现任帮主,丐帮的情报网遍布天下,自己很可能跑不了多久就会被再次被找回来,更别说送上门去。再说即便没被黄蓉寻到,正在走下坡路的丐帮也不是什么理想之处。

    没有银钱便练不了武,练不出武功便弄不到银子,这就是一个死循环,这种情况下偷偷溜出去只能是自讨苦吃。而且自己知晓诸多武学也不能让黄蓉知晓,那丫头鬼灵精的很,一旦知晓此事,自己可不好解释,她可不像郭靖能随口糊弄过去。这也就江渊在心里自行思索,若是让他人知晓他现在一个小鬼头的样子还喊黄蓉为丫头,定要训斥于他。不过江渊在地球和笑傲、倚天世界加起来的年纪,喊黄蓉一声丫头确不为过,可惜他人不会知晓江渊的过往,江渊自己也不会对任何人说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