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终结

    如此简陋的环境下能看到这么一张豪华拔步床,周芷若对江渊所说的气运惊叹不已,没想到除过衣衫酒饭,竟还能生出这等大物件来!由此可见这所谓的气运有多么神奇,能够掌控这等神奇之力,江渊哥哥又是多么神通广大!

    周芷若生洁,对身上的污秽衣衫早就感到极为不适,只是先前江渊昏迷,她也没有办法,此时可以换上干净衣衫,心中喜悦难禁,掀开纱帐便抢了进去。江渊来到山洞前回头看了看,只见纱帐上映出一道人形黑影,黑影优美曼妙,令人浮想联翩,“换好后便睡吧,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就恢复了原样,这场灾劫也会过去。”那支香并非寻常的檀香,而是他特意兑换出来助人安睡的安神香。安神香气似檀香而清,会让闻者困倦不已香甜入梦。当周芷若清醒,这个世界便会恢复原样,不会再有他的半点痕迹,包括所有关于他的记忆!看着山下愈涨愈快的大水,江渊心中一沉,他不怕死,却绝不想死。

    “系统,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么?”

    “时空壁障锁定,以系统现今的能力远不足以破开,宿主身为外来者,只有彻底湮灭,这场灾劫才会停止,时空才会倒流,才会依照原定轨迹再次衍化。”

    “彻底?有多么彻底?”

    “肉身、灵魂、生命印记!”

    江渊默然,这还真是彻底,片刻后又不死心的问道:“难道连一丝办法都没有?”

    “宿主认为什么才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

    系统还是第一次如聊天一般同江渊讲话,让他有些愕然,想了想后回道:“灵魂?”

    “若宿主失去了过去现在的所有记忆,且永远无法恢复,那宿主觉得自己还是自己么?”

    “那还能是……”“别人”两个字还未出口江渊就是一愣,理论上来说,即便失去了过去现在的所有记忆,身体还是自己的,灵魂还是自己的,那自己也应该还是自己,可是没有了记忆自己真的还是自己么?或许是的,只是与这段记忆,与这段记忆中的自己再无干系了吧?

    “你想说什么?”江渊知道,系统绝不会无聊到和自己谈论哲学,这些话绝对是有的放矢!

    “外来者不死,灭世不止,现在仅是水劫,水劫之后还有雷劫,这种世界,雷劫已足以毁灭所有生灵,当外来者身体毁灭,灵魂消散,世界意志便会拨动光阴河流,让世界回到原点重新衍化。不过这也并非完全无法应对,系统可带着宿主的记忆自光阴河流逆流而上,去另一个时间段为宿主寻个母体,从而躲过此劫,当宿主身体灵魂消散,本世界回到原点,世界意志便会再次沉睡。”

    江渊明白,系统所说的去另一个时间段为自己的这段记忆寻个母体,也就是将身体灵魂都换成本界中人,介时身体乃是本界孕育,灵魂又是世界意志赐予,即便他斩杀一个安定王朝的帝王,也不会再出现世界意志亲自出手之事。不过他并未欣喜若狂,而是冷静问道:“很危险?”系统所说完全称得上是逆天行事,在世界意志的眼皮子底下逆天而行,他不相信会无一丝危险,况且若无一丝危险,自己昏迷之前系统便会告诉自己,没必要等到现在。

    “系统无法破开时空壁障,只能在这方世界的光阴河流中逆行,若不待到世界意志再次沉睡贸然出现,只会被世界意志察觉,没有了身体灵魂守护,仅仅一团记忆极为脆弱,随着光阴河流的冲刷,记忆会越来越稀薄,直至彻底消散!”

    “所以?”

    “所以这团记忆需要以系统本源做载体,再以气运来抵消光阴河流的冲刷之力,气运一旦消耗殆尽,为免自身被光阴河流消磨,系统……只能放弃宿主!”

    江渊沉默,被放弃,也就意味着死亡,而且这整个过程全程由系统掌控,也就是说自己要完全把生死交予系统。系统很明确的告诉江渊,为了自身安全不得已时会将他放弃,他并未因此生出气愤恼怒,他始终明白,能有今天的一切,皆是系统赐予,而且系统,不,应该说是任何存在,对他都没有以死相救的义务,系统并不欠他什么!因此他心平气和的又问:“然后呢?”

    “即便成功,记忆融入新的灵魂也需要不短的时日,这段时日宿主只会是一个无知无识的痴儿,一旦死亡,同样会真的死去。”

    “那你会有什么危险么?”

    似乎因江渊的关心,系统的声音罕见带上了些许柔和:“宿主放心,系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只是彼时系统会因消耗本源陷入沉睡,而且不知何时方能再次苏醒,无法相助宿主,若系统苏醒时日久长,也就意味着后面的世界还需宿主自行打破虚空,否则只能老死异界,烟消云散!”

    江渊长出一口气,道:“我虽然不想死,却也不惧死亡,继续留下必定是死,不若搏上一搏,若是成了最好,不成……”看了看洞外崖下,洒然笑道:“便不成吧!”

    这场暴雨不愧是带了个“劫”字的水劫,倾盆之势至此未歇,原本淹没至山腰的大水此刻离洞口已不足一丈。江渊回转过身,来到拔步床前,掀开纱帐,此刻周芷若身盖锦被,已沉沉睡去,而且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似乎还在做着什么香甜的美梦。

    江渊来到床边,为周芷若掖了掖被角,又轻抚着那张堪比三月桃花的面庞,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他对这个女子不仅仅只是喜欢,而是生出了些许爱慕,否则明悟了武道真意,他便可以借系统之力破空离开,何必定要清除朝中的隐患,清除大明的隐患?又何至于因此陷入这种九死一生的局面?

    这一次不仅仅只是生离,或许……还是死别!比起仙神大能,他的力量弱如蝼蚁,根本没有将她带离这个世界的能力,他从没有如这一刻般渴望力量!望着沉沉睡去的佳人,他似乎有无数的话想要说,话到口边却只余下了一声叹息:“再见,再也不见!”然后毅然拿开手掌,离开床畔。

    来到洞口,看着外面不曾止歇的大雨,江渊长出一口气,心中说道:“走吧。”说完向着洞外跃下。先前混元网失效时,为了避免江渊被世界意志察觉,系统在他身上用气运布下了一个法阵,用来避开世界意志的搜索,但这种法阵需要持续消耗气运,是以不能长久布置,此刻江渊既然决心已下。系统便收回了他身上覆盖的气运之力。因此跃出山洞的江渊还未落入相距不足一丈的大水之中,便被一道无声无光的雷电给击成齑粉,这一击的威力远远超过了寻常的雷电,江渊连骨头都未能留下,身体灵魂便尽数化为了一缕青烟,随风消散。

    当江渊身死的那一刻,大雨也突兀的没有丝毫征兆的止歇,露出了万里晴空,只是这一刻这个世界的人口已十不存一。这一刻,床上的周芷若眼皮微微一动,人未醒,眼角却有泪水顺着如玉面庞滑落,似乎知晓了自己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那个人已经离去,也似乎为自己将来无法抗拒的命数而悲哀。

    当周芷若再次醒来,回到了她的寝宫之中,记忆中大明成了她为报父仇一手开创,只是她感到自己好似突兀的失去了一段很重要的记忆,也失去了一个最为重要的人。她翻遍了皇宫,未能找到有关江渊的半点痕迹,禁卫宫女,甚至她的记忆中都没有了江渊这个名字,最后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在找些什么,只是在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人对自己说着“再见,再也不见!”

    夕阳西下,周芷若斜倚奉天殿的殿脊,持着一壶很烈很烈的烈酒仰头灌下,奉天殿下围了一圈的禁卫与宫女,他们不知道陛下好端端的为何要跃上那么高的地方去喝酒,万一醉酒跌落还能了得?只是他们并不敢如女皇一般跃上奉天殿的殿顶,只能守在周围,祈祷陛下千万不要跌落下来。周芷若一壶酒喝完,将青花瓷酒壶随手掷下,枕着殿脊沉沉睡去,似乎要在梦中寻找自己丢失的过往。

    当再一次醒来,周芷若回到了昆仑翠谷,江渊连同翠谷之后所有的记忆同样消失无踪,她同样翻遍了整个翠谷,最终仍然只是冷月窥人,孑影孤身。最后她回到了幼时与爹爹一同打鱼的渔船上,同时她的年龄也回到了幼时,小小年纪的她仍然没来由的失魂落魄。时空的倒退越来越快,整个世界如同涟漪一般晃动,所有还活着的人纷纷回到了十数年前,已经死去的人也纷纷复活,如同灾劫未发生过一般,没有半个人能够察觉不妥,只是再也没有了圣皇江渊,再也没有了大明王朝。直至一切消无,重归混沌,这个世界又一次开始了既定的故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