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洪水

    周芷若娇小的身子紧贴着江渊,温热的娇躯也让江渊的颤抖慢慢缓了下来,感受着胸前玉兔传来的压力,周芷若既是欢喜又是悲伤,欢喜的是自己终究还是成为江渊哥哥的女人了,悲伤的是江渊哥哥不知什么原因的重伤,此时更是高烧不退,就这样悲喜交加下,她终是抵不过困倦,沉沉睡去。这个于男女之事一无所知的单纯女子,还以为仅是这样就算行过了人伦大礼。

    天灾突兀而来,没有人知晓是怎么回事,暴雨如天河倾泄,已不眠不休的下了一天两夜,更没有人知道这场暴雨覆盖的是整个天下。暴雨让各处河水猛涨,洪水来临时,不仅屋舍与良田被淹没不计其数,便是不急避往高地之人都被淹死不少,还有更多的人被洪水冲走,不知所踪,在这样的暴雨与洪水中,失踪也就意味着死亡。失踪者的亲属没有功夫悲伤,只能紧紧的随着众人往高处转移,身后的洪水中每冲过一具被撞得不成人样的浮尸,便如一记重锤敲击在幸存者的心头,带给他们发自内心的恐惧,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没有人能安之若素。

    雨中的道路湿滑,不时有失了力气的妇孺老弱跌倒路上,被随后紧追的洪水吞噬进去,即便是亲人这时也不敢停下来搭救,因为停下意味着自己也会一同被洪水卷走。而这也更加刺激了幸存者的心弦,让他们鼓起不多的力气继续在暴雨中跋涉,他们不知道暴雨何时停止,不知道洪水何时消退,更不知道自己要奔往何处,只是生命的本能让他们不住的向高处奔行。再高的地也有到顶的时候,而这时候因为慌乱选择了这条路的人们,只能满心绝望,眼睁睁的看着涨上来的洪水将自己吞噬。而在他们所不知道的临海城镇,狂风未止时有海水被卷起形成海溢,海溢之水如同天幕压下,瞬息之间便夺去了不计其数的人口杏命。

    大明的官兵初时也曾救助遭灾的百姓,只是汛情很快就大到了他们也无能为力的地步,甚至不时有官兵同样丧生在洪水之中,这时的官老爷也早没有了往日的官威,只能随着一众百姓狼狈奔逃。而燕京城的皇宫之中,当天灾来临时,宫中女官同众大臣寻找女皇时,却发现女皇早已不在宫中,而且没有人知道去了何处,最终只能在燕京被水灌入时自行奔逃。在天地大灾面前,不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戏子乞儿没有任何分别。

    周芷若清醒时已是第二天清早,感受着身周的紧仄和胸前的异样,小口嘟哝两声睁开了朦胧的眸子,这时对上一双晶亮却饱含别样意味的双目,心中大惊,好在及时想起了先前之事,这才止住马上出口惊叫。感受着胸前玉兔所受的压迫和两人紧贴的身子,再看着神色奇异的江渊,周芷若双颊瞬间有若火烧,心头有若擂鼓,羞不可抑的娇嗔道:“你看什么?”还顺手在江渊胸前推了一把,听到江渊的轻咳,这才想起他是重伤大病之躯,顾不得春光外泄,忙端坐起来抱住江渊,道:“江渊哥哥你没事吧?”看着眼前的细腻雪白,江渊双目一闭,道:“我没事,你先把衣服穿上吧。”他闭上了双眼,却挡不住扑鼻的芳香,那是周芷若的处子幽香。他人得闻定会意乱情迷,魂不守舍,但他先是散功,再是高烧,此时身疲力乏,哪还有心思再想别的什么,若是寻常人像他这样先是重伤再淋了一整夜的大雨,只怕早就断送了杏命,也就他将真气化为了真元,即便此时真元散尽,身体到底已受真元蕴养多年,比常人强壮了太多,这才能再次清醒过来,借助系统退去身上的高烧。

    周芷若看江渊闭眼,羞怯稍减,先是抬起素手摸了摸江渊额头,见他不再发烧,这才将他轻轻放下,再手忙脚乱的找到抹胸和里衣里裤套在身上,之后转过身,背对江渊说道:“好了,你睁眼吧。”江渊咳嗽两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如玉石般的白玉小脚,玉足踩在满是灰尘污秽的地面上,反显得更为圣洁,向上则是仅着里衣里裤背对着自己的周芷若,无声笑了笑,道:“地上凉,把鞋袜穿上。”大病一场后,他的声音没有了往日的浑厚威严,而是嘶哑干涩。周芷若听话的套上罗袜赤舄,只是始终背对江渊,不敢回头。

    江渊看着山洞外还未止歇的暴雨,轻叹一声,费力的起身,将身上盖着的冕服为周芷若披上。周芷若这才一惊,顾不得羞怯,忙转过身来,欲要褪下冕服,再给江渊披上,江渊按住她的素手,道:“天气冷,披着,听话。”周芷若急道:“可是你……”江渊一笑打断,道:“没有什么可是,就算我失去了功力,身体的底子也在那摆着,听话!”即便他失去了功力,那坚定的眼神也让周芷若不敢亦不想违抗,只得低下螓首,放下素手,看到已经熄灭的三个火堆,道:“那我将火再升起来。”江渊点了点头,放开按在周芷若肩上的大手。他本大病初愈加上重伤的身体,受洞外灌进的冷气一激,本能的就想颤抖,只是为免周芷若担忧,在她看过来时便硬生生忍住。

    周芷若生火时江渊来到洞口向雨幕中望去,这个山洞在接近紫金山巅之处,而山下的大水已涨到了肉眼都清晰可见的地步。昏迷之前他心中询问系统,对外界也不是一无所知,他知道先前地震时是周芷若带着自己奔逃,之后的事情便不再知晓,可即便如此,他也能想来,在这种风雨交加之下,周芷若一个女子,要承受怎样的艰难才能将昏迷的自己带上紫金山巅!山路湿滑不比平地行走,尤其是在这种天气下,还带上人事不知的自己,哪怕周芷若功力不浅,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若早知晓斩杀一个朱元璋会带来这么沉重的后果,他定然会用更加妥帖的方法,只是如今,他只能叹息摇头。

    生好火的周芷若来到江渊身旁,看到肉眼可见的大水,惊叫道:“怎么可能,水怎么会涨到这里?”为了避免被洪水追上,她寻的这处山洞可是最为接近山巅的一个,这都能清晰的看见大水,那暴雨若是不停,把整个紫金山淹没又有什么不可能?再抬头看了看天空,黑云低沉而厚实,没有半点要消散的迹象,暴雨更是没有半点减弱止歇的样子。这让她羞红还未尽退的粉面变得苍白了起来。若大水淹没紫金山,她将带着江渊逃往何方?紫金山有着一百多丈高低,能将紫金山淹没的大水范围有多么广阔可想而知。她功力不弱,但毕竟不是鱼虾,无法在水下长存,更何况江渊功力散尽,更是不可能了。她自幼与父亲在大江上讨生活,深谙水杏,可她也清楚,这种洪水不比河水湖水能让她随意畅游,水底的暗流随时能吞噬一切。若是抛下江渊,凭着深厚的功力,或许能有幸逃生,可要让她抛下江渊自行逃命,那还不如自己死了的干脆。

    这一切让周芷若感到有如做梦,感到那么的不真实,想她两天前还在燕京的大明殿做着女皇,今天却要思索逃命,还真是可笑。一旁的江渊道:“建康府水系纵横,洪水淹没紫金山有什么不可能的,算了,先过来吃点饭吧。”说着走到火堆前从系统兑换了些桌椅碗筷和酒菜,瞬间酒香与饭香驱散了山洞中阴冷潮湿的气味,他功力散尽,两天不曾有饭食下肚,此时五脏庙早已翻腾不休了。“现在哪里还能吃下,再说这时哪里来的饭……”周芷若一声叹息回转身子,只是一个“食”字还未出口,便被突兀出现的桌椅饭菜和酒香饭香惊在了原地,半响后才结结巴巴的问道:“这……这些……是从哪里来的?”江渊笑了笑,道:“自然是我变出来的,难道你不饿?快来一起吃,不够我还有,快来。”

    “变的?”周芷若噗嗤一笑,来到桌前,素手摸摸桌子,又摸摸椅子,竟未能辨出一丝破绽,好似确确实实是真正的桌椅,这才在江渊对面坐下,拿起竹筷端详,好奇道:“你又不是神仙,而且现在连功力都没有了,用什么变。”江渊起身给周芷若斟了杯酒,道:“天气有些冷,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坐下后又道:“变这些又不需要功力。”周芷若执起酒杯,螓首轻侧,有如当年在昆仑翠谷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道:“那是用什么变的?”江渊一杯烈酒下肚,驱散了身上的寒意,道:“气运,一种玄之又玄的存在,你不懂。”周芷若将酒饮下,此酒之烈让她秀眉直皱,不过饮下后身上确实多出了一股暖意,听到江渊所说,皱了皱小巧可爱的琼鼻,道:“那你给咱们变艘舟柯出来,也好逃离险境。”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