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缘由

    右布衣知晓易水楼有一百零八分楼,楼中刺客均训练有素,武功高强又疯狂无比,极是难缠。当年元治中迎时,明教抗元多年未有成效,易水楼一出手便让元帝国风雨飘摇近乎覆灭,那一年之久的屠元令令元人谈之变色。而如此强大的易水楼乃是圣皇一手创建,右布衣觉得,实力强大都只是次要,最让他佩服的是圣皇竟能完全掌控易水楼万余刺客的忠心,据说圣皇离去前命易水楼忠于新任女皇,待他离去后易水楼对此令竟无丝毫违背,竟真的死心塌地的效忠周芷若一个小小女子。

    圣皇决定传位给周芷若一个女子,本就让右布衣心中不甚爽快,想他堂堂七尺男儿却要拜一女子为君,这让他如何甘心?即便这女子曾为明教圣女,再经提刑按察使刘基游说,便下定了决心,之后先是派人拉拢御史韩让,又设计韩让在周芷若登基时竭力反对,最终韩让果被判罪流放。之后又采取刘基建议,改建康府为应天府,寓意自己并非反叛,乃是顺应天意。之后易水楼的每次来袭都被刘基以一些蛛丝马迹给预料到,这让他惊叹于刘基的智谋,便拜刘基为军师。

    其实真正让右布衣下定决心起兵的,还是他师父的到来。他本名朱元璋,身边之人只知晓他走投无路时曾于凤阳皇觉寺出家,却无人知晓他的师父竟是少室山后山隐居的渡厄大师!渡厄、渡劫、渡难三人乃是少林寺渡字辈的高僧,他也是避难逃往少室山时机缘巧合下方得以拜见这三位前辈高人。

    当时朱元璋即将饿死少室山,偶遇三渡,用过斋饭后渡厄就说:“佛家讲求缘法,我三人在此隐居多年,不问世事,如今你能来到这里也算有拥,不知可愿成为老僧弟子?当然若是不愿,老僧也不会强求,只要你立誓不向他人提起我等,便带些斋饭下山去吧。”渡劫、渡厄二人奇怪的看向师兄,不知师兄怎么了,他师兄弟三人已隐居十数年,本该万法皆空,今日师兄怎会动念收个才见一面之人为弟子?他们二人也未能看出这所救之人与常人有何不同之处。二人私下询问师兄,渡厄回道:“此人乃是九五命格,有至尊之相,元庭覆灭后必是人间至尊,老衲此时收他为徒,为得便是他荣登九五,我佛门再借之发扬光大。”

    朱元璋已是走投无路,便是带些斋饭下山又能捱得几日?立时便跪倒在地,拜渡厄为师。渡厄道:“你命数尊贵,只是命中有一大劫,朱元璋这个名字,日后还是不要用了。”朱元璋心系世俗,高深的佛法武功总是难以领会,渡厄却并未不耐,只是悉心教导。这般过得几年,有渡厄教导,朱元璋一身武功在武林中也算得高手,便拜别恩师,下山而去。三僧指望着朱元璋荣登九五,自是不会阻拦。

    下山后朱元璋一心建功立业,便投了凤阳附近的明教分坛,想起师父所说便改名为右布衣,凭不俗的武功与智谋很快便坐上了凤阳分坛的坛主,及至明教开国,依往日功勋做到了江苏布政使一职,巧合的是江苏的都指挥使汤和正是他幼时的玩伴,两人还曾同住一条街,交情极为要好,二人一政一军,基本上把持了整个江苏省,在江苏也算得上土皇帝了。只是朱元璋心里时常有着不甘,总觉得布政使并非他的命数,冥冥之中他总感自己才应该坐上那九五之位!只是圣皇的武功实在可怖,恐怖到他根本升不起反叛的心思。他跟渡厄学武数年,知晓了诸多武林秘史,自能分辨圣皇的武功高低,更是知道当年的武林神话一人便能抵得十万大军,这让他如何敢起兵造反?若真这么做了,圣皇杀他绝不会比碾死一只蚂蚁难到哪去。

    其实对朱元璋来说,圣皇也算仁慈之主,明教反元的老兄弟没有一个因功高震主被诛,至少他做不到这一点。当然以圣皇武功也不需担心任何人功高震主,谁能震住一尊武林神话?过了半年,在他逐渐接受了布政使的身份,将要熄灭反叛的心思时,圣皇却为了修习武道突然宣布退位,继位者便是原明教中的圣女周芷若!与此同时,他的师父渡厄带同两位师叔突兀的寻至他的府上。师父说他三人早已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便是少林寺被一鞑虏女子所灭都未出手,坚信一切皆有拥法果报。只是圣皇曾下令灭佛,想要断绝佛法传承,灭掉佛光,灭掉他三人的根本,便再也不能忍耐,只能和师弟一同下山,护持佛法。

    三渡深夜偷摸潜入朱元璋府邸,朱元璋见了之后忙欢喜下拜,将师父请到堂上奉茶,可以说当年没有师父他早饿死少室山了。朱元璋拜见师父后欢喜说道:“师父当年说徒儿命格尊贵,如今果然应验,现下徒儿身为一省大员,还要多谢师父当年的救命之恩,不过陛下恶佛,师父师叔还是留在徒儿府中,也好让徒儿时时事奉师父。”渡厄叹息道:“徒儿啊,当年为师说你命格尊贵,可不是这个尊贵之意啊。”朱元璋疑惑道:“哦?那当时师父所说何意?如今徒儿这身份还不算尊贵么?”渡厄道:“你额角方圆,印堂饱满,五岳朝天,本为帝王之相,正是为此我等才未强留你在山上学艺。”

    “帝王之相?”朱元璋一时愣住了,难怪他会时常觉得如今坐在帝位上的人该是自己才对。之后又逢刘基来访,刘基初至便出言试探,道:“以一女子为帝,圣皇置我等男子于何地?”最后他邀了兄长汤和商议,得知圣皇已确然离去,便决意起兵。当他决心已下,渡厄又带来近百武功不俗的少林武僧,助徒弟定鼎天下。刘基先设计京中士子集体躁动,再使韩让于周芷若登基时大力反对,又谏言朱元璋改建康府为应天府试探朝廷,同时也是为了表明自己等人不是反叛,而是顺应天意!

    朱元璋知晓易水楼的厉害,那群刺客来无影去无踪,察觉到应天府的易水楼开始调查自己,便与师父商议突袭易水楼一事,只是易水楼刺客武功果真高强,便是师父师叔亲自出手也仅留下了十余人,之后有了刘基准确的预测,虽将易水楼天雄星主合力击毙,毕竟还是被逃出了二十余人,如此起兵之事势必不能再加耽搁,便趁着这些天举国目光都被班师回朝的陈友谅吸引时,骤然发兵,突袭沂州府,再传檄天下,言女子称帝乃是颠倒纲常,反覆阴阳之事,登基前反对她的燕京士子失踪上千,疑似周芷若所为,初自登基又难容谏言,流放直臣韩让,如此阴狠毒辣的女子岂不是要将这圣皇打下的江山败尽?为天下故,为江山故,为百姓故,他不得不揭竿而起,同时号召各路大员一同起兵。

    少林三渡通过和易水楼的几次交手也了解了其难缠之处,为了防备徒儿被易水楼直接斩首,渡厄便拉着两位师弟时刻护持在朱元璋左右,并不相助攻城,那些仅存的少林武僧同样隐藏在了军中各处。大明灭佛,朱元璋可是佛法再兴的希望,他们自然不敢大意。朱元璋檄文发出,最终应者寥寥。中迎之地为抗元庭已遭多年战乱,可以说是人心思定,大明所定税赋又不甚高,唯有经过昔日的苦难,方知今日之安定来之不易,除过极少数野心勃勃之辈,谁愿无端的再起战乱?这种情况刘基已早有婴料,他劝谏朱元璋广发檄文为得仅仅只是正名,因此也不失望。

    沂州府城东临沂水,在府城南面的一片平原上,城周护城河接引沂水灌入。斑驳的城墙上已成暗红的血渍处处,间或夹佑一两只射入墙缝的箭矢。城墙上的守城士卒在连日的高强度大战下已疲惫不堪,这日反贼并未攻城,众多士卒得以拄着长枪闭目假寐,稍稍缓解这些时日的疲乏。不过士卒们握着长枪的右手极为用力,有的手背上青筋暴起,显然他们并未真的睡去,一旦反贼来攻,他们顷刻间便能化为最勇猛的战士守卫身后的家乡,守护圣皇的天下。忽得城头战号大作,假寐的军卒猛然睁开双目,射着寒光看向叛贼阵营,只是看到的仅是三道身影,并非是叛贼的大军,即便如此城头士卒也未松懈,依然弯弓搭箭戒备起来,听到战号的徐达亦是从知府府中匆匆赶来。

    刘基三人来到沂州城一箭之地驻足,朱元璋高声道:“徐天德将军,敢来城下一叙乎?”徐达字天德,明教中虽非人人皆知,却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冷哼道:“汝等不必激将,徐某便来会一会汝这叛主之贼!”朱元璋也不气恼,仅是笑了笑道:“如此,右某便在此恭候将军!”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