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传位

    “高丽已下?”大明殿中除过三月前开恩科所取的新晋官员,原明教老臣可是满面震惊的同时再狠狠的打了个寒颤。他们可知道东征高丽的大军出征时陛下所授何命,高丽虽小,却仍是一国,没想到仅仅不到半年竟被陛下派出的大将剿灭。当初派陈友谅东征高丽为得是剿灭,并非征服,原明教老臣可是清清楚楚,高丽已下,那岂不是说高丽数百万众因陛下一道旨意尽数身死?一时间殿上静寂一片,仿佛空气忽然凝固,那些恩科所取官员感受到这股气氛,面面相觑的同时亦不敢随意多言。

    江渊嘴角微掀,道:“我大明再添国土,自今而后再无高丽,这确算一件喜事,既如此,那原高丽之地设乐浪府,同时移民实边,杨卿负责此事。”杨逍抱拳领命,江渊续道:“范卿,辟土军立此大功理当封赏,你派人召辟土军回师,再自玄武军调遣十万人马前往乐浪府驻防,乐浪府乃半岛之地,极易被外邦作为跳板从海上攻打大明,所谓居安思危,此地军防不容有失,范卿可切莫大意。”

    江渊高坐龙椅,看范遥领命,将目光转向了六部中的工部尚书。户部尚书与工部尚书并列,见陛下看向工部尚书,他的脸色却先苦了下来,只听江渊道:“工部尚书,乐浪府半岛之地,可建船厂一座,今年钱粮或有不支,你先筹划好,待到明年秋收立时开建!”工部尚书肃容领命,一旁的户部尚书则轻拍胸口松了口气,新朝开辟仅仅半年,各处兴修水利、安顿灾民,又修葺皇宫、发放大军粮饷等等,一笔笔全是银子,陛下所定赋税又不甚高,未能征收多少税赋,国库已然空虚,若是立时修建船厂,便是杀了他也再拿出不银子来了,好在陛下非是那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寻常帝王,知晓国库难以为继,未曾强人所难。

    看陛下处理完乐浪府之事,范遥上前启奏道:“陛下诛灭蛮夷,光复汉祚,开我大明之盛世,今又开疆拓土,武功之盛,虽唐宗宋祖亦不能及也,只是如今后宫空置,既无国母又无妃嫔,这……陛下身为武者,正值春秋鼎盛,正当广纳妃子,延续皇室血脉,此方为国家之福,社稷之福,值此大喜,陛下何不自堂上诸位同僚府中选些人品姿容俱佳的女子充实后宫?”

    范遥说出此事自是有着自身的用意,祭天之后,江渊第一道圣旨便是为他与黛绮丝赐婚,自此小昭便成了范遥的女儿,小昭虽非他所亲生,爱屋及乌下却也喜爱的紧。历经诸事,小昭对江渊由感激崇敬渐渐化为了一丝爱慕,原来江渊身为明教教主,又有周芷若在前,小昭自卑身份不敢诉说,如今江渊身为帝王高高在上,她更是不敢吐露心声,也只能终日郁郁,强颜欢笑。

    所谓人老成精,范遥与黛绮丝在江湖上闯荡半生,小昭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却怎能瞒过他们?因此才有了范遥劝谏江渊纳妃之言,他口中虽说让江渊从众同僚府上选妃,但经他半年多的明察暗访,众同僚中府上有待字闺中女儿者,又有哪个及得上小昭温婉貌美,体贴可人?他心中清楚,护国公主周芷若与陛下关系匪浅,姿容之美冠绝当世,比之小昭还略有胜出,因此这后位他并不指望,但只要能封小昭个妃嫔,也算圆了这孩子心愿,自己也可借此成为皇亲国戚,与陛下更为亲厚,权势也会更大。虽说他明白陛下对他本就信任有加,但谁会介意自己的权势更大,与皇上更为亲厚呢?

    范遥此话说完,殿中响起一片呼声,均道:“陛下该纳妃啦。”江渊目光微转,扫过群臣,殿下诸臣按文武分列两边,适才出声附和者多与范遥往来紧密颇为亲近,他暗中摇了摇头,朝堂也好,江湖势力也罢,均免不了有派系林立,不过这些很快便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双手下压,止住众臣,道:“此事暂且不急,朕正有一事欲告知诸位。”

    听闻皇上有事吩咐,诸臣忙收声静音,恭候陛下谕旨。江渊道:“朕本武者,逍遥于江湖,无意于朝堂,只不忍汉土遭劫,汉人遭难,唯统率明教诛杀异族,还天下朗朗乾坤。今天下已靖,百姓安定,有护国公主周芷若,坚刚不可夺其志,巨惑不能动其心,人品贵重,可传帝位,望诸卿勠力同心,共辅新皇。”

    此话说完,诸臣大惊,殿上瞬间哗然,范遥猛然跪下,大声道:“陛下正当鼎盛,便是不愿纳妃又何以言退?我大明不能没有陛下,百姓不能没有陛下,天下不能没有陛下,还请陛下收回成命!”范遥功力深厚,这一声压下诸臣喧哗,其余大臣见状,亦是立时下拜道:“请陛下收回成命!”江渊摇了摇头,道:“诸卿起身吧,朕不欲为帝并非纳妃之故,只是国事纷扰,阻碍修行,殿中老臣皆是武者,应明朕意。”

    江渊此言一出,原明教臣子默然,无法做声。历朝历代开国之后均少不了屠戮功臣,也唯有陛下看似狠辣,却气盖古今未行此凉薄之事,能与教中老兄弟共享荣华,是以他们并不愿陛下退位。但他们也明白,庙堂是个名利场,昔日抗元时尚能众志成城,亲如兄弟,如今天下靖平,庙堂为官,且不说自身武艺渐渐荒疏,便是往日亲如一家的兄弟也有因利益生出龌龊者。他们仅仅为官已被名利污浊本心,陛下身为至高无上的帝皇却能坚守本心,不为名利所惑,这让他们既惭且愧,陛下是真正的武者,是坚定的寻道者,想明白后,他们只能叹息不语,不好多加挽留。至于新皇人选为一女子他们倒不以为意,护国公主曾为明教圣女,武功之高让身为男子的他们亦为之汗颜,而且自身能力极为不俗,又生的美貌无比,明艳动人,拜她为皇也无甚不妥。

    明教老臣这么想,那些新晋之士却不然,一直议论纷纷,其中一身着御史官服模样的大臣神色极为愤然,只见其扑通一声跪下,大声道:“陛下不可啊!”声音之大吓了其余大臣一跳,不由转头看向这位御史,新晋大臣的议论也均是停止,看向此人。江渊眉头微皱,自任明教教主至此时高坐皇位,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反对的声音了。他目光扫过,认出此人名为韩让,是上次恩科所取,自己看他答卷中对时事颇有一番见解,之后宣他朝堂觐见,又觉其为人正直,便一步步将他提拔至御史之位,

    江渊眼眸低垂,语气淡漠,道:“哦?原来是韩御史,不知何事不可?”韩让神情激动道:“陛下不愿为帝,我等身为臣下,谁也阻拦不了,但陛下却不该立一女子为帝啊。”江渊道:“为何?”韩让道:“自古以来,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男子为乾,女子为坤,乾动而坤随,怎能坤覆于乾,女在男上?女子为帝岂不是牝鸡司晨,乾坤倒转?如此国将大祸,天下大祸,陛下三思啊。”

    这时一旁自上朝便未发言的杨逍道:“韩御史此言差矣!唐有女皇武曌,护国公主为何不能为我大明女帝?”韩让转头看向杨逍,愤然道:“女皇武曌?哼,乘唐中衰,攮窃神器,任用酷吏,屠害宗支,毒流缙绅,可谓其祸惨矣!丞相此言是欲置我大明于险地耶?”杨逍轻笑两声,道:“原来韩御史继承了朱熹学说,呵!”说了这句莫名之言,便摇摇头不再多说。

    听到这里江渊心中恍然,难怪此人对女子为帝这么大反应,原来是继承了朱熹学说。华夏史上,宋及宋之前对女子本无太大束缚,只是历经元祸,明清又发扬了程朱理学,除过其中的积极意义,用道德捆绑束缚女子亦随之发扬光大,直至将这种束缚发挥到极致。这方世界与地球历史相类,有着这些学说学派自不为奇。江渊身为男子,女子地位如何他并不关心,但他不喜欢被人违抗。

    江渊一声冷哼,震得殿中之人均是身子一晃,诸臣明白,韩让之语让陛下生出了恼怒,忙又齐齐跪倒,惶恐不已。江渊道:“韩御史,只要朕还在这皇位一天,便仍是大明皇帝,有件事情你或许搞错了,朕只是通知尔等,并非商议!十天之后芷若即位,此事就这么定了,汝等毋需多言!退朝。”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下殿中一众大臣面面相觑。

    此次朝议后仅仅两日的功夫,燕京及周边数城忽然传遍了江渊欲将帝位传于一女子的传言。一时间,承学程朱的书生各个群情激愤,高喊着:“女子为政,天地反覆,乾坤倒悬,国将不国,黎民大祸。”堵到了皇宫门口,欲逼江渊撤去此议。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