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四章 欲传

    寝宫中

    周芷若心中生歉,适才她因不忿便即寻来,未及细思。她自己亦习九阴真经,对移魂多有所知,此法虽妙,确是无法操纵他人,那苏梦清衣带断裂还真非江渊哥哥有意,因此小声嗫嚅道:“江渊哥哥,对不起。”她对当年明教与峨眉派的恩怨并不是特别清楚,顿了顿又疑惑道:“据我所知当年郭襄女侠创立峨眉派,掌门之位先传风陵师太,及至灭绝已是第三代了,明教与峨眉派恩怨为何会因灭绝而起?”

    江渊道:“当年灭绝的师兄孤鸿子与杨逍蛹定比武,孤鸿子唯恐不胜,寻灭绝借得倚天宝剑,比武之时被杨逍施计夺得倚天剑,杨逍道了句‘倚天剑不过如此!’弃剑于地,飘然离去,比武不胜本是武林中常有之事,怎知孤鸿子心高气傲,不仅不感念杨逍未将倚天剑带走,反郁郁而亡,以致倚天剑被当地元庭官府得去,灭绝与孤鸿子青梅竹马,互生爱慕,孤鸿子就此逝去自让灭绝愤恨难当,将一切算在了明教头上。又有当年杨逍与纪晓芙之事,明教峨眉仇怨愈深。”

    纪晓芙之事周芷若倒是清楚,杨逍此人年高德薄,当年掳走峨眉派子弟纪晓芙,污其身,致其孕。纪晓芙却是傻了些,或说遇到了一生之情劫,反爱煞了毁她清白的杨逍,灭绝令她借杨逍之宠爱,伺机将其刺杀,她执意不肯,便遭灭绝打杀。之后以灭绝之偏执,自然而然的便将此事记在了明教头上。

    想起这事,周芷若皱眉道:“杨逍年高德薄,能做来丞相之事么?”江渊笑了笑,道:“身为上位者,只需下属忠心得力即可,至于德薄与否都是次要的,于我而言,便是他忠心与否亦无关紧要。”顿了顿又道:“过不了多久,这天下便是你的,你若觉他不适,将他换掉便是。”“我的?”周芷若惊讶的睁大了一对儿明眸,江渊点点头,道:“不错,争雄天下,逐鹿江山本非我意,所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修行罢了,如今修行硬满,这所谓的锦绣江山又有何可恋?再说我将要……飞升,你又非不知。”

    江渊即将飞升周芷若当然知晓,她所惊讶的并非这点,而是哥哥竟会将这万里江山交给自己,她一直以为哥哥临走前会把江山交给他所信赖的下属。听到哥哥的这个决定,她心中反而升起一股恐慌,唯恐自己做不好,让哥哥的一番心血付之东流,半响后小声道:“可……可芷若是个女子。”江渊淡淡道:“那又如何?”周芷若道:“女子怎掌这万里江山?”江渊道:“唐时尚有女帝武曌,我大明为何就不能有一位女帝?”周芷若秀眉紧皱,纤细手指绞着衣角,道:“可是……可……可我能做好么?”江渊一笑,道:“这有什么做不好的?在明教任圣女时你不是做的很好么?”

    周芷若原地转了两圈,来到一旁的椅子坐下,螓首低垂,道:“但一国和一教怎会相同?你让我司掌江山,我都不知该从何处着手。”江渊道:“这有何难?一切事宜均有臣子去做,不然要他们何用?你记着,对内鼓励生育、轻徭薄赋、任贤用能、肃清吏治,对外则要有的放矢,战必有果。朝廷选士,应以实干为准,而非那些只懂吟诗作赋的文人士子。日后选士定然少不了腐儒之辈入仕,腐儒之言可听不可行,对外征战必行掠夺,而不仅为耀武扬威。与四周属国相交,需行等价原则,切莫属国进贡一筐青草,我们还礼一筐黄金,这非是所谓的大国风度,得到的也绝非是属国的感激,只会是嗤笑。”

    听后周芷若秀眉皱的更紧,一双白嫩柔荑撑住精致的下巴,显得兴味索然,道:“好复杂。”江渊知晓周芷若对这些不感兴趣,不过他在此界既无子嗣,亦无至交,总不能扔下这江山不管,让这方自和平的江山再次陷入战乱,他又不愿把江山随意交给他人,也就周芷若自小随在自己身边,临走前自是将这一切交付于她了。听周芷若所言,笑了笑道:“一点都不复杂,你只需记着最重要的两点即可,一国之荣耀系于无敌之军,无敌之军则系于浑厚的经济,只要抓好经济、军事两方面,你这皇位便稳如泰山,走前我也会命张安听命于你,易水楼之人,皆服过脑神丹,不虞背叛,你可放心任命。”

    “经济,经纶济世也,这与无敌大军有何关联?”周芷若问道。江渊这才想起此时的“经济”一词未涵盖后世之意,沉吟片刻道:“我所说之‘经济’,并非经纶济世之意,你把它理解为一国之财政即可。”周芷若恍然大悟,点头道:“哥哥所说便是掌控好钱粮与军队?”江渊道:“不错,执政一国绝非如此简单,不过你只要抓紧这两点,便可一切无惧,治国之其他事宜,自有朝中大臣辅佐,你尽可慢慢学习。”

    次日,江渊于大明殿召集众臣,定下十日一朝,早朝时辰定在了巳时,即都用过朝食之后,他未想过在这方世界的青史留名,便未故作姿态的将早朝定在卯时,做出勤政之假象。陈友谅与王保保身无大功,未在祭天之日封赏,早朝上着人召至朝堂,一授从三品的安远将军,一授正四品的广威将军。命两人率辟土军与五千余易水楼刺客向东北方出兵,剿灭高丽。他以武立国,非是寻常帝王,此时亦未来得及开科取士,殿中臣子皆是明教老人,因此他一道道旨意畅通无阻,无人敢唱反调。

    回返寝宫之后,江渊又觉周芷若无他这般可镇压一切之武功,范遥对自己忠心耿耿,杨逍亦是不敢背叛,但对周芷若可未必。两人一人总揽武职,一人总揽文职,可说权势滔天,若无绝世武功镇压,一旦联手,颠覆皇权不过在翻掌之间。自己便是命他们听命于周芷若,可一旦一去不返,周芷若却未必真能压住这两人,或许这两人不会谋反,但阳奉阴违,嚣张跋扈却未始不会。

    第三次早朝,江渊命户部普查天下人口,再撤去丞相之职,封杨逍、彭莹玉、说不得三人为内阁阁老,命三人一同组建内阁,然后参照宋法拟定大明律。又撤大都督之职,另封范遥、殷天正、谢逊为军机大臣,爵位不变。他所立之军机处仅揽军事,不涉政权,同样的杨逍等人的内阁亦不涉丝毫军权。将军政彻底分离,两人权利弱化后又依明制,建都察院,封铁冠道人张中等七人为监察都御史,掌监察之职。一国吏治之清明,监察是重中之重,因此这几人品秩甚是不低,可比六部尚书。韦一笑为化解寒毒,习练了江渊赠与的葵花宝典,被安排至易水楼,任副楼主,与张安同掌此楼,做他耳目,直接听命于他,好让后来继位者不至于成了睁眼瞎,被百官连手蒙蔽。

    当大明人口统计完成后,江渊又下旨天下僧侣还俗。大战过后,大明即便仍有着数千万之众,但相对于幅员辽阔的国土来说仍是显得稀少了太多,有多少良田只因无人耕种不得不就此荒芜?前些年战乱之时,有极多流民因躲避战祸出家为僧,而佛门戒律又会使这些人不再育养子嗣,使大明人口增长缓慢,同时佛门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些大奸大恶之人为躲避罪责出家为僧,他们立地成佛了,那受害者的公道该向谁讨?僧侣不向朝廷纳税,却占有颇多良田,不事生产,对如今的大明有害无益。佛门言论蛊惑人心,教人忍让,虽能消弭争端,却使百姓失了血杏,若长此以往,外敌来临时如何抵御?江渊便以绝人子嗣、藏污纳垢、不事生产、蛊惑人心等在全大明展开了一场灭佛运动。

    在江渊推行灭佛运动时,远征高丽的陈友谅着易水楼送来战报,同来的还有一份降表,战报中言大军初至,高丽王还欲顽抗,命各城严防死守,亦有高丽高手潜入军营行刺,只是多被易水楼拦下。之后辟土军一怒之下攻城拔寨,已占据高丽近半之地,高丽王眼看不敌,不得不上表乞降。

    半年多前,中迎之地战火连天,高丽王欲进兵中迎,从战乱之中分上一杯羹,以解他高丽地小民稀之窘境,他在朝堂上提出此事,只见左丞相大喜站出,大声道:“我王英明,大元帝国虽常生叛乱,但均无此次之危者,大元的太子殿下爱猷识理达腊为奇皇后所出,而奇皇后乃是我朝已故摠部散郎奇子傲之女,可以说元太子体内流淌着一半的大高丽之血,我王可传书太子殿下,言我高丽愿出兵助父国平叛,且一应粮草皆有我高丽自行承担。我军出兵后由南向北火速占领金州府、沈阳、会宁府、双城卫,只要将此四处险要之地锁死,我高丽国土能凭添近倍!”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