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灭派

    江渊身侧的护卫亲军被他偷懒直接盗用了“锦衣卫”这个名字,所谓锦衣者,精美华贵之服饰也。他并不需要这些人的护卫,但手下臣子劝谏道:“吾等如今已不再是昔日的江湖草莽,陛下身为九五之尊,总不能似寻常草民一般,身畔连个差遣之人都没有,这岂不是折损了皇家威严,折损了大明颜面?”如此江渊便未坚决推拒,在杨逍举荐下,任天地风雷四门中天门的门主申屠烈为锦衣卫指挥使,其余三门门主为副指挥使,命他们从这四门各自选出三百六十位教众充当皇家侍卫。

    之后江渊略加思索,想到这一千四百四十人在自己面前充其量不过做个仪卫之用,便赐以华服,将其命名为锦衣卫。江渊设立锦衣卫,有史为鉴,自未赋予其探查、逮捕、审讯之能,不过他清楚,历朝历代都少不了贪污受贿之事,是以此三职还必须有人司掌,而在这方世界,除过易水楼,又有何人能令他完全放心呢?也只有服过脑神丹的易水楼众人,方能将他的意志高于一切,不会因私心胡作非为,因此这三样职能自是被赋予了易水楼。

    锦衣卫之人抖擞精神,随着陛下回返,正要步上红毡,忽得撇见一道青影向这里扑来,申屠烈一惊,在圣皇面前也有人敢来放肆?忙长剑出鞘,大喝道:“保护陛下,捉拿刺客!”说完便向着青影拦去。一众大臣皆是明教之人,自然清楚陛下之武功,因此也不惊慌,只是纷纷皱眉,陛下驱逐元人,光复汉祚,实有滔天功绩,虽说陛下未曾亲帅大军出征,但若无陛下那无敌天下的武功为盾,光复河山之战也未必能如此之快完结!天下百姓对陛下即便不是崇敬非常,也不至在今日祭天之重典来行刺,更何况何人不知陛下武功无敌,谁会如此大胆,自寻死路?难道是元人余孽?一时间众多百姓亦是哗然一片,心中恐慌,唯恐行刺之事牵连到自己。

    申屠烈带着数十锦衣卫向青影拦去,这时他方看清,这道青影是一身着淡紫缁衣的女子。这女子虽非绝色,却也面目俊俏,颇有姿容。此时申屠烈已略有猜测,这女子许是并非为刺杀陛下而来。只见这女子面色清冷,双目有着愁苦,有着无奈,有着决然,唯独未有杀气,真正欲杀人者,绝非这般样子。

    申屠烈虽做如此猜测,却也不能任由这女子侵入陛下身旁,否则要他们何用?因此他命锦衣卫三三结阵,结成小型军阵上前拦截。这种一人在前,两人侧翼配合的阵法乃是军中最为简单的基础战阵,教众多会用使。只见十数组小军阵向着缁衣女子拦去,那女子却好似极为清楚这种阵法,在数十人拦截下,犹如清风拂过,众人连她一片衣角都未摸着便被从身旁穿过。

    众多锦衣卫心中一惊,这女子身法竟如此高明!申屠烈浓眉竖起,锦衣卫第一次出手便丢这么大一个丑,日后还如何让陛下重用他们?好在陛下并非那种不通武艺身孱体弱之辈,不然若是受伤或受到惊吓,只怕他们万死都难辞其咎。申屠烈正待呼喝其余锦衣卫,只见那女子扑通一声跪倒在江渊面前,悲戚下拜道:“求陛下为民女做主啊。”

    见状,申屠烈等人近前后双膝跪地,垂头丧气道:“属下失职,请陛下责罚。”江渊本就未指望锦衣卫护卫自己,仅把他们当做了仪卫,若是有自己都对付不了的高手,便是百万锦衣卫在此又有何用?因此也不恼怒,只是淡声道:“罢了,你们起来吧。”扫了缁衣女子两眼,女子所着与峨眉派衣饰一般无二,皱眉道:“你是峨眉派何人?今日为何拦驾?”

    女子哀声道:“民女峨眉派苏梦清,今日冒然拦驾,只为求陛下还我峨眉派公道!”这女子却是峨眉派灭绝师太的徒儿苏梦清,因她是带发修行,并未入了沙门,因此仍是自称民女,不称贫尼。苏梦清?江渊略加回想,片刻后想了起来,当日自己用计收编六大派弟子,灭绝师太昏厥,曾留下峨眉派一女弟子照看灭绝,那个女弟子似乎正是这苏梦清。

    想起来后,对跪着的苏梦清道:“原来是峨眉派高徒,先起来吧,说说要朕还你峨眉什么公道。”苏梦清道:“谢皇上。”起身后转头四顾,看到战车之上的常遇春一双妙目陡然射出寒光,伸手一指,道:“我峨眉派被此人帅兵剿灭,全派上下,仅民女一人得脱。”放下手指后顿了顿又道:“想我峨眉派创派,向来锄强扶弱,行侠仗义,护一方百姓安宁,两个月前却被此人亲帅大军生生踏平,鸡犬不留,仅民女一人得师父拼死送出,侥幸存活,今日前来,民女以民告官以下犯上,愿与此人同罪,只求陛下能住持公道,惩办不法。”

    惩办不法?江渊一声轻笑,所谓武林中人,说得好听是锄强扶弱,行侠仗义,但其本质却是目无王法,滥用私刑,不论是正派还是邪门!对这点他知之甚深,因此日后他会定下大明捕头捕快所需的武学水准。当他处江湖之时,目无法纪,肆无忌惮,如今居于庙堂,自然是另一番想法,身份不同,想法自异。如今这江湖武人请自己惩办不法?他们认为什么是法?

    听江渊发笑,苏梦清心中大怒,怒火涨红了白嫩的面庞,道:“陛下何故发笑?我峨眉派灭门有如此好笑?”江渊摇摇头,道:“非也。”对前面常遇春道:“常将军,你为何剿灭峨眉派?”此时常遇春已被封为了正二品的骠骑将军,总掌五行旗,五行旗五位掌旗使则各自被封为了从二品的镇国将军,因此江渊称常遇春为将军。

    常遇春听叫到自己,便从战车上跃下,行到近前,因甲胄于身,只能行了个半礼,单膝跪地,道:“不错,峨眉派确是臣擅自调兵剿灭,未曾请示,还请陛下降罪!”这时,武臣所在之处又上前五人,齐齐下拜,道:“此事臣等亦有参与,请陛下一同降罪。”这五人正是已为镇国将军的五行旗掌旗使。

    常遇春见了,忙道:“他们只是奉臣之命行事,此事皆是臣一人所为,愿一肩担之,望陛下明鉴!”说完对五人道:“你们出来作甚?几位兄长本是奉命行事,何罪之有?峨眉派弟子前来,指名道姓寻我,小弟擅自调兵已是犯了死罪,她要复仇,便将我这条杏命抵给她便是。”五人中吴劲草忽得怒道:“常兄弟说得哪里话来?你官位虽高,却还叫我们一声兄长,要为庄大哥报仇又岂是你一人之事?你要一肩担之,是把这五位老哥哥当做贪生怕死的懦夫了么?若无我等点头,五行旗士卒你能调走几人?”

    常遇春正待分辨,江渊摇了摇头,打断道:“都起来吧,朕还不知事情起末,你们便一个个的争着请罪,请罪很好玩么?先起来再说。常遇春,你还没说为何要剿灭峨眉。”除过常遇春,其余几人齐齐站了起来,常遇春双眼泛红道:“当年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在西域沙漠,臣等有幸,得陛下相救,从灭绝手上逃得一命,只是庄铮庄大哥……”说道这里常遇春声音有些哽咽,顿了顿道:“庄大哥命歹,未能等到陛下相救,被老……灭绝师太一剑枭首,当时臣便立誓,若能不死,定要踏平峨眉,为庄大哥报此大仇,此事本待祭天之后再禀明陛下,”转头看了眼满面寒霜瞪视于他的苏梦清,续道:“今日既被峨眉派漏网之人寻来,臣甘愿受死,为庄大哥报仇,臣百死不悔!”说完叩下头去。

    苏梦清自峨眉逃走后,对明教军阵多有思索,峨眉派之所以灭派,便因军阵之故。寻常江湖武人对阵军中士卒,士卒若未结阵,即便来上十个八个亦非武者对手,可一但成阵,便是一流高手都得暂避锋芒,也就灭绝师太那般顶尖的高手方能周旋一二乃至战而胜之。只是明教本也是武林教派出身,四位掌旗使得《九阳真经》之赐,数年过去,虽仅习练至第三卷,功力仍是大进。当年五人任五行旗掌旗使,身手相仿,那时庄铮便仅逊灭绝师太一筹,如今他们四人功力大进,灭绝师太的峨眉九阳功对练过九阳神功的几人又无多大效用,自是战之不过。常遇春统筹全局,命吴劲草围杀峨眉弟子,闻苍松几人则围杀灭绝师太,最终灭绝师太拼死为众弟子杀出一个缺口自己却力竭身亡,众弟子多是新收,也就苏梦清当初侥幸未被明教收编,武功较深,得以逃脱。

    看着常遇春几人,苏梦清眼中寒光闪烁,她今日前来并非相信当年的明教教主,如今的开国帝皇能为她峨眉派住持公道,而是她机缘巧合探到了常遇春当日出兵乃是擅自为之,基于此点方来到燕京,欲借明教教主之手斩杀常遇春几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