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九章 黄衫退走

    被扰乱了原定轨迹的世界,杨黄衫并不识得周芷若,很是不解她为何会突然向自己出手,不过这女子身边便是那明教教主,那教主一身气息如渊如海磅礴无比,若非如此她适才也不会那么轻易同意史红石留在燕京,彻底放弃丐帮,也是为此周芷若攻来时她仅是连连躲避,并未还手。

    两招过后杨黄衫看出周芷若所用武功竟是九阴真经中的九阴神爪!她怎地会这门武功?莫非刀剑所藏的武功兵法被取了出来?可明教如何得知这刀剑之秘?当今世上,此事除过自己古墓,也就峨眉派的灭绝师太知晓。不过以灭绝师太对明教的仇恨,哪怕是死了也不会将这个告知明教。倚天剑屠龙刀这等神兵利器,若寻常人同时得到,绝不会尝试刀剑互砍,这等神兵,便是损伤一个也是莫大的损失。

    水榭并不狭小,不过若要动手便显得逼仄了些,因此仅是躲得几躲,杨黄衫已闪到水榭之外,只是仅仅一息不到,周芷若便紧跟着追了出来。杨黄衫秀美紧皱,闪躲间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跟我动手?”只是周芷若并不回答,无坚不摧的九阴神爪或左或右,或前或后从各处出其不意的攻去。

    周芷若足踏螺旋九影,四周不时幻出数道虚影,一招一式干净利落却又飘逸如仙,本就绝美的容貌身姿让她直若凌波仙子一般。杨黄衫虽是不断躲闪,但足下或是螺旋九影或是横空挪移,或是不知名称却精妙无比的其他轻功,也未生出半点狼狈之态,又因不下于周芷若的容貌身姿,举手投足同是美妙无比。在江渊看来,两人哪里是在拼斗,直如天宫的仙娥在翩翩起舞,玩闹嬉戏。

    此时杨黄衫已能确定周芷若确是得了倚天剑中的九阴真经。九阴真经所载的本是道家正大光明的正派功夫,只是当年铜尸铁尸之辈习而不得其法,生生将其练成了阴狠毒辣的邪门功夫。郭靖黄蓉夫妇将武功秘籍藏于倚天剑中,其用意是后辈光复河山的帝王或其传人若是生杏残暴,便有倚天剑传人将残暴帝王刺杀之。不过道门正派神功最是讲求循序渐进,想要练出高强的武功没有个二三十年是不可能了,因此黄蓉借鉴其师姐梅超风练功之法,再凭借自身的聪明才智,去除其中的残忍狠毒,理出了一套速成的法子附于九阴之后。

    杨黄衫未想到周芷若竟能忍住速成之惑,将根基打的坚实无比。不过她此时已无暇思虑秘籍兵法之事,这一阵闪躲虽不狼狈,却也并不轻松。自出水榭不久便有天地风雷四门的一些教众赶来,一人前往水榭请命,余下的便刀剑出鞘,将两人团团围住。再过半响,杨黄衫看江渊一直未曾阻拦,忍耐不住高声叫道:“不知教主何意?是想要杀我保住刀剑么,那教主何不亲自动手?”

    一直不曾开口的周芷若忽得退开数步罢手,冷声道:“你也配江渊哥哥亲自动手?”被人这般贬低杨黄衫也不生气,仅是面色冰冷得看向歩出水榭的江渊,道:“不知教主何意?是想要将我杏命留在这皇宫么?”江渊轻笑摇头,道:“姑娘生的这般我见犹怜,你我又素无冤仇,江某要姑娘杏命作甚?只是屠龙刀在我教狮王手中,倚天剑已被我送给了芷若,这丫头从小被我娇惯坏了,姑娘想要凭白讨回只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样吧,你与这丫头战上一场,你若赢了,我便做主让她取出倚天剑交还给你。”

    周芷若听江渊说自己被娇惯坏了,一声娇哼,横了他一眼,不过她也明白江渊的心思,适才动手那片刻,虽说杨黄衫仅是躲闪并未发出一招,但能看出来武功与自己还是有着些许差距,想要赢她并不是很难,江渊哥哥不欲还回倚天剑和屠龙刀,如此做法便是想让这女子知难而退。不过即便没有江渊的这层意思,她也不会还回倚天剑,那可是江渊哥哥送给她的东西。

    周芷若看向杨黄衫,杨黄衫却是轻轻一叹,听了这话她也明白过来,倚天剑和屠龙刀是别想要回了,适才片刻她已知晓自己不是这位叫做芷若姑娘的对手,这并非她心志不坚,未战先怯,而是一种自知之明。武者要有着有我无敌的自信,却也要有着明了自身的自知之明,看起来似乎很矛盾,其实不然,它全在武者自身的把握。不论是过分的谨慎胆怯还是不顾一切横冲直撞的盲目自信,都是过犹不及,极不可取的。

    杨黄衫摇了摇头,道:“还是不必了,我自认不是这位芷若姑娘的对手,那一刀一剑就放在贵教吧,只盼教主能善用刀剑,善待天下百姓,告辞!”说完径从教众包围中飘飞而走,向皇宫外掠去。那些教众一惊,欲拔足追去,江渊道:“算了,不用追了,让她去吧。”听到这话,教众便停下脚步,那头领前来告退后带着那些教众回返,各归其职继续守卫皇宫。

    众人走后周芷若娇声哼道:“我哪里被你给惯坏了?再说你有娇惯过我么?”不过她也知晓适才江渊这么说的用意,看他仅是轻笑不语,也不再多说,只是忽得又想起一事,问道:“江渊哥哥,过几天行过开国大典后还有没有明教?”江渊想了想道:“明教一众大小头领皆依功任朝中官职,教众尽数化为大军拱卫新朝四方,自此而后,武林中应再不闻明教。”若要留下明教,难免不会被野心之辈加以利用,还不如完全掌握在朝廷手中。

    “教众均做士卒?”周芷若有些惊异,明教教众可有着几十万之众,她虽不通军政,却也知晓想要养活这些士卒需要多么惊人的一笔钱粮,国库之中钱粮从何而来?自然只能自百姓手中征收。如今天下甫定,百废待兴,一众百姓手中又能有多少余粮?难道江渊哥哥想要加赋?可如此一来,和蒙元之人又有何分别?这锦绣如画的万里江山又能坐得多久?

    周芷若秀眉一皱,道:“天下甫定,百姓穷困,如何能养活几十万大军?江渊哥哥既不裁军,是想要加赋么?”“加赋?”江渊挑了挑眉,道:“怎么可能?今年春耕已过,因战争之故,多地农时均有延误,百姓已是不堪重负,手中那点钱粮能将他们自己养活就不错了,要再增加税负,他们怎生生活?”

    江渊这话说完,周芷若好似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讶然的看了他半响。江渊皱了皱眉,道:“怎么?我说的有问题?”周芷若摇了摇头,道:“没问题。”江渊道:“那你干么这么看着我?”周芷若道:“我只是没想到江渊哥哥也会在意那些寻常百姓死活。”江渊失笑一声,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残暴?”周芷若皱了皱小巧的琼鼻,道:“反正我不觉得江渊哥哥会那么的大仁大义。”

    江渊轻声一叹摇了摇头,道:“我虽心狠手辣,但那只是对待敌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大明开国在即,那些百姓可都是大明子民,百姓在,我才是帝王,若没有了百姓,我去给谁人做这帝王?《荀子》中有篇讲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这种简单的道理我怎能不明白?”周芷若皱了皱眉,道:“可我听杨左使说教中钱粮已是不多,只怕等不到来年秋收,江渊哥哥还要东征高丽,若不加赋税,几十万大军的粮饷从何而来?”江渊轻笑一声,道:“所以我才要东征高丽啊!”

    这日,皇城天地坛外人山人海,坛内到坛外均是鼓乐齐鸣,祭天终至。此时江渊还未到来,一队队身着兵甲的军士维持着四周百姓的秩序。古时天坛、地坛本是各有所用,分开修建的,两坛一者祭天,供奉“皇天”,称之为天坛,一者祭地,供奉“皇地祈”,称之为地坛。江渊一是为免劳烦,命范遥直接将天地二坛合建,遇有祭祀则天地同祭,二是他降临这方世界本就是为了掠夺,若让这方世界的“皇天”也就是世界意识知晓,恐怕第一时间就会将他轰杀,重启世界,怎么会因他的祭祀给他庇佑?

    天地坛建筑布局呈“回”字形,由两道坛墙分成内坛、外坛两大部分。外坛墙总长一千三百五十丈,合九里之数,内坛墙总长七百五十丈,合五里之数,寓意九五至尊。最南的围墙呈方型,象征地,最北的围墙呈半圆型,象征天,北高南低,这既表示天高地低,又表示天圆地方。外坛环绕着内坛,本应栽种苍郁古柏,用以寓意新朝江山永固,如古柏般万古长青,只是三个月的时日实在太短,不但外坛古柏未曾栽种,各类殿宇亦未来得及修建,只在正中修建了一方上圆下方的祭坛用来祭祀天地。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