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 芷若出手

    水榭中,未待杨黄衫说话,史红石抢道:“但丐帮是我爹爹的丐帮。”杨黄衫秀眉微皱,只得跟着道:“不错,教主将丐帮这般强占过去,不嫌太过霸道么?”江渊一笑,对史红石道:“你爹爹的丐帮?据我所知,丐帮帮主并非父传子,子传孙,便如当年洪七传位黄蓉,他们可非为父女,怎地到史火龙这里给变了?”又转头向杨黄衫道:“不知杨姑娘可否为江某解惑?”

    史红石开口第一句话便给说错,一时瞠目结舌答不上来。杨黄衫也是眉头紧皱,不知如何作答,半响后方道:“不论丐帮帮主之位是否为父子相传,被教主属下掌控总归是名不正言不顺,再说红石妹妹还这般幼小,教主这么一来不是让她无家可归?教主已坐拥天下,何必与一个小小女童相争?这要传了出去只怕有损教主威名吧?”

    江渊道:“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今丐帮一众皆为我辟土军军士,旬日之后将踏上征程,为华夏开疆辟土,护华夏无上荣光,今后再也不用再看人眼色,受人冷眼,乞食残羹剩饭,便是江某愿将他们放还,杨姑娘觉得他们还愿再做乞儿么?”杨黄衫沉默不言,她少出古墓,不通人情世俗,却有着自身的分辨之能。一面是为国征战,铸就无上荣光,一面是乞食讨饭,受人冷眼,她自能想来丐帮寻常帮众会作何选择。

    看杨黄衫不语,江渊又道:“杨姑娘,你承先辈古墓,不愁吃穿,少下俗世而不通人心,人生在世,为的不就是名利二字?如农户耕田,商贾行商,著书立传,立身扬名,哪一个不是为了名利?江某如此说法虽嫌功利了些,但世上何人不是如此?丐帮一众入得我军,虽征战沙场,死生难料,但在这里有饭吃、有衣穿、有名得,名利两得,谁还愿再次做回乞儿?便是我将他们强行裁撤,十余万之众,难免不会有生出祸端之辈,介时遭殃的还是寻常百姓,姑娘又于心何忍?”

    江渊顿了顿又道:“要不这么着吧,既然这女童无处可去,让我教中左使在这燕京为她寻座宅子,这燕京之地日后可是寸土寸金,也不算亏待了她。之后每月给她发放百两银钱以供日常用度,再派四名女教众护她安全,姑娘觉得如何?”周芷若坐在一旁一声不吭,一双大眼睛弯成了两弯月牙儿,她看得清楚,江渊哥哥虽说派遣四名教众护卫这女童安全,实则不过是为了看住这女童罢了,想来她若老实便罢,若不老实,那四名护卫随时都可要了她的杏命,当然她并不会将这话说出来罢了。

    杨黄衫默然,她本是冰雪聪明之人,江渊话中之意不光周芷若听了出来,她也同样听了出来,她祖上虽和丐帮有些渊源,却并未深到杏命相交的地步,况且那是祖上之事,所谓人在人情在,人走茶就凉,如今可是已隔了数代近百年之久,据传这明教教主武功奇高,虽克复中迎,人却极为嗜杀,可以说今天她能陪着史红石找来已是仁至义尽了,如今这教主说出这个法子,只要她以后本本分分,自能平安一生。

    想到这儿,杨黄衫对史红石道:“红石妹妹,教主说得不错,江湖上打打杀杀凶险的紧,不如你便依教主之言留在这燕京便了。”史红石年纪幼小,未懂得野心为何物,自己也无甚主意,适才说出那句话,只是心中有着不甘罢了,此时听杨姐姐这么说,也只好点了点头。看她点头,江渊叫道:“来人!”数息间就奔来一名教众,教众来到水榭,行了一礼,道:“属下在,不知教主有何吩咐?”江渊道:“你去将杨左使传来。”那教众应了又急速奔出。

    皇宫虽大,明教中人却皆有武艺傍身,因此未等得多久杨逍已然到来。杨逍进了水榭行了一礼,问道:“教主寻我?”江渊指了指史红石,道:“不错,你从燕京寻上一座宅子,将这位小姑娘安置下来,遣上四名武艺精熟的女教众护卫她的安全,日后再每月发放百两银钱供她用使。”杨逍自进水榭便看到一大一小两名陌生女子,只是年纪大些的那个美貌无比,年纪幼小的却端是丑陋,面相更是凶恶。

    杨逍道:“属下遵命,只是不知这位小姑娘是为何人?”他不知史红石和教主是何关系,教主仅说给安排一座宅子,但这宅子是大还是小,是简还是奢?知道了这一点他也好做出安排。江渊道:“她是丐帮前任帮主史火龙的女儿,我命陈友谅收降了整个丐帮,这小姑娘无处可去,看着怪可怜的,我明教不妨将其收养,也算给丐帮也就是如今的辟土军一个交代。”

    听了这话,杨逍心中也知晓了该如何安排,也明白了所谓的四名护卫应是借护卫之名行监管之职,抱拳回道:“属下明白。”江渊道:“那好,你这便带着这小姑娘去吧。”杨逍领命后便带着史红石离开。

    江渊道:“这皇宫之中美景如画,杨姑娘若不急着离开,不妨一同观赏?”杨黄衫摇了摇头,道:“谢教主,我从终南山赶来燕京便是为了红石妹妹之事,如今红石妹妹既已有所安置,我也该回返终南山了。”江渊点点头道:“也好,那我便派人带姑娘离开皇宫吧。”说完轻拍手掌召唤教众。

    杨黄衫道:“多谢教主,不过临走之前还有一事。”“哦?”江渊道:“请说!”杨黄衫道:“据传教主甫出江湖便夺去了灭绝师太手中的倚天宝剑,当年屠龙刀也为贵教金毛狮王夺去。我古墓先祖有玄铁、君子、淑女三剑,后被送与郭靖大侠夫妇守护襄阳,之后襄阳将失,郭大侠与郭夫人便将先祖这三物加上些许隐秘,重铸成如今的倚天剑和屠龙刀,望有后人能参透这刀剑之秘,领袖中迎驱除鞑虏。如今天下已靖,还望教主归还刀剑!”

    江渊眉头一挑,归还倚天剑屠龙刀?开什么玩笑!虽说这一刀一剑如今已于他无用,但到手的东西让他吐出来,怎么可能?不过他还未曾说话,便听那边坐着的周芷若一声冷哼,道:“真是可笑,你也说了这一刀一剑是郭靖黄蓉夫妇为抗元领袖传下。那你可知明教在上任教主阳顶天之手虽未降元,却也未建有寸功?他未早早立下传人,突兀失踪更是让明教几欲灭教,六派围攻光明顶,元军攻打光明峰时,是哥哥力挽狂澜,做了这明教之主,打退元军,保住了明教,之后明教更在哥哥率领下方赶跑元人,光复河山,哥哥正是那个抗元的领袖。如此看来这一刀一剑正合该哥哥所得,甚至可说是天意如此,莫非你古墓不食人间烟火久了,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杨黄衫被周芷若这么一大通话说的微微一怔,不过还是说道:“天下百姓称教主做圣皇,这点我岂能不知,如今元庭既灭,这一刀一剑在教主手中也再无用处,教主何不将其归还?”周芷若面色冰冷,这黄衫女子打搅她与江渊游玩本就让她不喜,初见之时又不知为何心中突兀的升起厌烦之感,自这女子到来,先是向哥哥索要丐帮,现在又来索要倚天剑,虽说哥哥并未应下,却让她心中厌恶至极,再也忍耐不住。

    周芷若屈指成爪,手爪撕裂空气,带起一阵尖啸,向着杨黄衫面孔抓去,看着威势,若被抓实,杨黄衫的如玉面容定然会被抓出五个窟窿。周芷若直接出手让江渊微微一怔,芷若的脾气何时这般大了?而且一出手便下得死手!不过他只是摇了摇头,并未阻止。

    原轨迹中于少林后山战三渡时,周芷若仅仅比张无忌弱了半筹,张无忌在当时身负太极拳、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等一些绝世武学,已算站在江湖顶尖的人物。便是如此周芷若仍是三招两式便败于杨黄衫之手,在江渊想来,应不是杨黄衫的武功真的高芷若出多少,只是杨黄衫学的是正统的九阴真经,周芷若却贪图便捷,习练了速成之法,这速成之法应是正好被正统的九阴真经所克制,这才数招便败。不过此方世界她并未贪图便捷,习练速成之法,在江渊的教导下反将武学根基夯的扎实无比,一身功力比之原轨迹不知深厚了多少,江渊倒真想看看她二人这时是谁胜谁负。

    杨黄衫未料到近在咫尺的周芷若会忽然发难,心中一惊,忙脚尖轻点,身子后退,同时向一旁侧得一侧,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周芷若这一抓,这一抓的抓风激得她吹弹得破的面上生出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避开后她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母亲传下的轻功精妙无比,否则这一下怕是真得受伤不可。待看出周芷若所使竟是九阴真经中的九阴神爪,让她好看的眉头不由紧紧皱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