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征召宫女黄衫出

    当皇宫被清理干净后,周芷若便硬拉着江渊住了进去,对江渊来说,只要能练功,在何处都是一样,但周芷若可是这方世界土生土长的人物,虽美艳绝伦,却未曾前往过皇宫这等地方,因此方硬拉江渊入住。之后周芷若便在江渊不练功时,拉着他在各处宫殿园林赏玩,她只想在江渊哥哥飞升前两人能拥有更多在一起的时日,哪怕只是一会儿也是好的。

    在那些婆子清理皇宫时,赵敏也将汉礼学得最快的数十位宫女,安排到了皇宫服侍江渊和周芷若。她本是蒙古女子,所懂礼仪均是元朝皇室礼仪,元朝虽多有汉化,但蒙汉礼仪毕竟有所不同。因此江渊给她安排了这份差事后,很是苦恼了一些时日,范遥看原来的旧主苦恼,便寻了一些汉礼书册给她送去。她是个聪明至极的女子,在杨逍将宫女交给她前,已将那些汉礼学得似模似样。这才能在江渊和周芷若住进去后送去一批宫女。江渊和周芷若均是江湖儿女,并非骄奢之人,宫中只要有那些粗使婆子扫洒便行,有没有宫女倒并不苛求。不过那些清秀的宫女每日行来走去,也给这座庄严肃穆的皇宫带来些许生气。

    这些宫女均是杨逍命各地堂主坛主从万万众之中挑选出来,他严令各地必须百姓自愿,不得强迫。明教教义光明,再加上天下初定,圣朝方立,虽说并非无有狡诈小人,却大多是正义之辈,是以并未发生强逼民女,残暴不仁之事。不过杨逍大大低估了天下百姓对圣皇的感激之心,听说圣皇征召宫女,竟有着极多的百姓带上未曾出嫁的少女前往。

    百姓这般踊跃自然有着自身的打算,战乱甫定,虽有明教在圣皇之命下帮扶,毕竟日子还是过得艰难,将女儿送进皇宫,一能缓解他们本就拮据的日子,二是若女儿能被圣皇看重,那可是光宗耀祖,荣耀门楣之大喜。这一点大出各地征召官员的意料之外,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街上都见不到几个,此时却是扎堆儿聚来。不得已只得求助当地明教守军来维护秩序,以防有人趁机闹事。

    人群如此之众,加上各官员均以为教主登基之后要从中选出一些妃子,这样一层一层选出的宫女自然是清秀之极的,便是不如周芷若、赵敏之流,也一个个环肥燕瘦,千娇百媚。第一批宫女被赵敏送来时,还惹得周芷若颇为不喜,好在她并非狠毒蛮横之人,并未为难那些宫女。

    自城头那日之后,周芷若知晓江渊会飞升离去,他们之间伴得一日便少得一日,只是在他还未离去前,她还是希望能与哥哥度过一些美好的时日。她知道哥哥一直与她保持着距离,一直不愿接受于她,是出于尊重,是未曾把她看轻,对此她很感激,可是若江渊哥哥能要了她,她不仅不会介意,反而会欣喜非常。反正江渊哥哥离去后她也不打算嫁给他人。如今江渊哥哥本就与她时日无多,一下送来这么多美貌宫女,若有一两个被哥哥看重,甚至临幸,自己能伴在哥哥身边的时日岂不是更少了?如此她又怎能欢喜?

    不几天,另外三王也均已赶到,拜过江渊后,便在杨逍为他们划分的宅子中住了下来,几人原是江湖中人,也无甚家当,便直接去了宅子住下。当明教由暗转明为众人熟知时,明教的一些教中之事也不再如先前那般隐秘,众人知晓四王和左右使者在明教地位崇高,立朝之后定然也是位极人臣。四法王住下未几日,便有不少富绅豪商前来拜访,至于左右使者,整日为江渊登基之事忙忙碌碌,从他们初至燕京到如今哪里能看到半个人影?自是无可奈何,只得将目光转向了仅次于左右使者之下的四王。其实不仅燕京,天下各地,处处均是如此,只是张安受江渊所命监察百官,易水楼人手虽被调走一半,但他们对本职之事依然未曾放松,因此那些官员均是不敢收取访客送上的厚礼。

    元据九州时,华夏子民皆为三等四等之下等人,因此也未能生出名门望族。如今圣皇立朝,再复汉祚,手下这些重臣,自然会成为新朝的勋贵名门。如此一来,四王府前终日络绎不绝,便是龙王身为女子都未能幸免,更因龙王的绝世美貌,府前想要一睹芳容的访客反较其他三王门前更多。紫衫龙王虽说女儿小昭已然不小,自身却未有丝毫老态,那杏眼桃腮与二八少女一般无二,身上更是少了少女的那种青涩懵懂,多出几分高贵风情。

    紫衫龙王何许人也?在中迎之地多年,岂会窥不破那些访客心思?自此便命府中教众将那些访客全部挡下,谁也不见。她又不是青楼中以声色娱人的歌姬妓子,哪愿任人观看?四王均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直来直往,以武为尊,哪里耐得住这般烦叨?只是此时明教执掌天下,眼看立朝在即,总不能随意出手损毁明教声誉,无奈之下禀明教主后便在皇宫之中躲了个清净。皇宫有天地风雷四门教众充当禁卫,寻常之人自是不能随意进出。

    一个多月后,距江渊登基已无多少时间,陈友谅率着丐帮的近十万帮众赶到燕京,进宫后得知江渊在一处园林之中,便跟在宫女身后前往,去向主上复命。见到主上似乎正在观赏花卉,身周无一宫女侍婢,一身气势离得老远便让他感到了压抑。这种气势不是寻常帝王身上的贵气威严,而是一种压迫神魂,可凭此虚无之势伤人杀人的武道之势。待江渊收回气势,他才就此上前,行礼后,江渊问道:“此行可还顺利?”陈友谅道:“属下正有一事要禀!”江渊道:“哦?讲!”

    陈友谅道:“属下本应早已归来复命,只是实未想到会遇阻碍,所幸不辱使命。”“哦?”江渊略为好奇,以陈友谅如今智谋武功还会遇到阻碍,问道:“发生了何事?”陈友谅道:“属下回到丐帮总舵,将那傀儡点住之后,召几位长老揭穿了傀儡身份,言属下是受这傀儡所欺,又先下手为强,杀掉了傀儡,之后略施手段,再说到已归顺主上,为帮中兄弟谋了个正当差事,将几个顽固长老除去后便就此升任帮主,只是不想准备前来燕京时,被一个黄衫女子闯入总舵,还带着上任帮主史火龙的女儿。”江渊皱眉道:“黄衫女子?杨黄衫?没想到她还是出现了,之后呢?”

    陈友谅听主上似乎识得那黄衫女子略为惊异,不过仍是续道:“那黄衫女子相貌绝美,在属下看来不输于圣女大人,而且武功奇高,属下惭愧,和几大长老联手仍不是那女子敌手,那女子看属下已掌控丐帮,那几位长老满心的功名利禄,不愿再为乞儿,更是不认同史火龙之女,本欲杀了属下几人,属下说自己等人已归顺主上,皆是有官职在身之人,若敢杀了自己等人便是与新朝为敌,与主上为敌,主上光复河山救汉民于水火,与主上为敌,便是与汉家儿女为敌,与先祖为敌,这让那女子生出犹豫,属下等才逃得一命,只是那女子说要来燕京寻主上为史火龙讨个公道,如今也不知人在何处,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上责罚!”说着抱拳跪下。

    江渊听到陈友谅所说,哑然一笑,摆了摆手让他起身,没想到这厮为了活命,竟与那杨黄衫这般扯虎皮拉大旗,借题发挥,也就是那杨黄衫不通事故,才会被陈友谅给唬住,否则丐帮这十万大军说不准还真的会从手中溜走。他道:“那杨黄衫的武功你自然不会是对手,你能从她手中带回丐帮大军有功无过,我责罚你作甚?”陈友谅道:“谢主上宽宏大量,不过主上识得那黄衫女子?那女子就叫杨黄衫?好奇怪的名字?”

    这时周芷若不知道从园中哪里转了过来,听到这个名字,过来问道:“杨黄衫?女子?谁家的女子叫这般名姓?好奇怪,难道是江渊哥哥看上的女子?”江渊摇了摇头,对陈友谅略加示意,陈友谅便把适才对教主禀报之事又对圣女大人禀报一遍。听完后,周芷若好奇道:“江渊哥哥知道这个女子?她是谁?谁家的长辈给子女取名会这么随意?”

    江渊道:“杨黄衫是终南山后古墓派之人。”“古墓派?这是什么门派?取这么古怪的一个门派名字,难怪取出杨黄衫这种名字。”周芷若奇怪问道。江渊道:“古墓派本无名号,只是她们皆居终南山后的活死人墓,当年有门中弟子强离古墓行走江湖时,便被江湖中人这般叫了。”活死人墓周芷若倒是知道,以前江渊给她讲过,只是未曾与她说过这里边竟然还有着一个门派。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