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 辉月身死风云随

    灵蛇岛上,江渊一手六阴九阳掌将薄雾也似的劲力自辉月使周身毛孔侵入,侵入的劲力在他掌控下不断阴阳转换。辉月使正面迎向那中迎分教主的掌力,刺出透骨针后,只道自身定要重伤不可,谁知那劲力竟如清风拂体,毫无威力可言,只在体内留下了稀如薄雾的零散真气,这些真气战后凭自身内力便能轻易化解。她略微一怔,莫非此人只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的?若是如此那当真再好不过了。

    波斯明教在伊丝蓝教步步紧逼下岌岌可危,教中十二宝树王和风云月三使不远万里来到中土,可不仅仅只为黛绮丝之事。波斯总教本拟收服中土明教,再率领中土明教的高手一起返回波斯,总攻伊丝蓝教,以此来化解总教的危机境况。因此他们才并未直接驶向黛绮丝所说的灵蛇岛,而是先去了中土明教的总坛光明顶。

    辉月使念头还未落下,陡觉侵入体内的零散真气好似有一部分突兀的燃烧起来,自己的身躯中似有烈焰炙烤,血液几乎都要沸腾起来。炽热的血液涌上她的面部,一张如玉娇颜瞬间变的通红无比,好似煮熟的大虾,一双圆睁的双眼,无色的眸子都似乎变成了火红之色。与此同时,余下那些劲力却变为了冷到极致的阴寒,这阴寒比她的内力更甚,带来的冷意也愈为强烈,本因炽热而通红的面容上牙关却忍不住格格格的相撞。

    辉月使不知道这种又冷又热的感觉该怎么去说,但她知道,若再不化解这些零散真气,自己只怕真的要死在这中土之地了,她绝未料到那稀如薄雾的真气竟会有这么大威力!辉月使运起全身的内力欲要镇压体内这些作祟的零散真气。

    便在此时,绝难相融的极阴与极阳猛地爆发开来。人的体内皆是一些柔软的脏器,便是习练外家的横练功夫也绝然练不到内脏去,而阴阳相冲时爆发的威力又是何等的强大?只是瞬间,辉月使体内脏器便被炸成了一堆肉糜,她圆睁着双眼喷出一口血雾,就此倒地。

    这些说起来长,其实也就发生在瞬息之间,辉月使喷出血雾时,她刺出的透骨针方到江渊身前,只是被江渊体外的力场一个偏转,透骨针便刺向了同时被自己招式打到腮帮子上的妙风使。掉了十数颗牙齿的妙风使受这透骨针一刺,只觉痛到骨髓,“啊”的一声便惨叫出来,倒地不起。流云使被自己的手爪抓断了一条手臂,看到辉月使惨状,忙忍痛奔了过去。

    流云使奔到辉月使面前,只见那张玉面布满了细小的血珠,无色的明眸已然失了灵光,不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如此伤势,他清清楚楚的知道,辉月已经死了,但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伸手在她鼻下一探,只是终究未能再感受到丝毫的气息。“死了?死了!哈哈……哈哈,啊……”流云使仰天大吼,口中发出似哭似笑的嘶吼,半响后两行泪水再也忍不住从碧眼儿中滑落下来。“辉月,辉月!”他徒劳的晃着自己臂上的女子,只是地上的女子再也不能似往日一般笑靥如花的喊他一声“流云哥”,此刻他的眼中只余下了那一张毫无生机的面容,似乎连自己断臂之痛都已感受不到。

    风云月三使一同拜师学艺,一同入的明教,几经搏杀方坐到宝树王之下的三使之位。十数年来他们三人一同为了明教奋战,不知经历了多少生生死死的危机,但谁也未曾放弃过谁。便是相貌寻常之人处得久了都能日久生情,更何况辉月使本就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谁也不曾知晓流云使早就喜欢上了辉月使,只是他杏情粗豪,仅会将自己所拥有的、最好的送给辉月使,却不知道该如何跟这个把自己当成哥哥的女子去说。终于,再也看不到那个笑的比花还要美丽的女子了,终于,再也没机会说出自己内心的喜欢了。

    一时间,灵蛇岛的海边响彻了流云使的哭嚎,正在争斗的众人也都停了下来。中迎明教与波斯总教自海上相遇,到炮火相加,这还是第一个高层身亡。流云使抱起辉月使瘫软的尸身,一只手艰难得用自己的腰带将其紧紧绑缚胸前,通红的双目看向江渊,一双碧眼儿没有愤怒,没有仇恨,更是没有了一丝生欲,仅余下一片死寂,若用汉话来说,那就是哀莫大于心死。

    流云使站起身来,声音沙哑,道:“中迎的教主,你们赢了。”说完默默走向海边,谁也不知道流云使想要做什么。此处为灵蛇岛东面,山石直降入海,并无浅滩,流云使来到一处山岗,岗下便是汹涌的海水。这一刻他突然明白过来,什么雄图宏志,什么明教霸业,都及不上怀中女子的轻柔一笑。

    智慧王看流云使如此,心生担忧,怕他想不开,用波斯话喊道:“流云,那边危险,快回来。”地上的妙风使挣扎着起身,也喊道:“大哥快回来,这个中国人杀了三妹,我们为她报仇!”“报仇?”流云使呢喃,随后摇了摇头,声音低沉,道:“便是报了仇,辉月便能活过来了么?”他看了看妙风使,又看了看十二宝树王,嘶哑道:“我对不起明教,对不起明尊,二弟,永别了。”说完转身,抱着辉月使毅然的跳入了海中,同时风中传来了妙风使和十二宝树王的疾呼:“不要!”

    江渊并不在意这样的生生死死,也不在意总教之人充满怒火的目光,而是屈指一摄,将地上的六枚圣火令抓到手中。仔细看着手中如透明之色的圣火令,他神色不喜不悲,道:“在海上时我就说过,交出圣火令便不会为难尔等,你们为何就是不信呢?”这句话说的轻描淡写,让波斯总教余下的一十三人怒火大炽。

    半响后宝树王中的智慧王压下众人的怒火,两方人马这才动手不到盏茶的功夫,风云月三使就两死一伤,这三人联合起来,便是众人中武功最高的常胜王也不见的是对手,却在一个照面折损在了他们本未放在心上的中迎分教主手上,他清楚,要再斗下去,他们绝对不会有什么好处,保不准还得全部死在这异国小岛上。他们不怕死,可是他们要死了,总教就真的亡了!

    智慧王压下众人的怒火,上前一步,道:“中迎分教教主,你已得了本教圣物,这是嘲笑我们的么?”“嘲笑?”江渊摇摇头,道:“不不不,对于我的对手,不论武功高低,我都不会嘲笑,谁的武功都是由低至高苦修而来的,为何要去嘲笑?只是对这一对儿痴情男女好生感慨。”说到这儿又听到一阵荷荷之声,回头看去,只见妙风使袖中划出一把短刃。

    江渊饶有兴趣的看着妙风使,道:“怎么,要和我拼命么?”十二宝树王中也有几个喊道:“莫要冲动!”妙风使口中荷荷作响,巨大的仇恨和掉落的十数颗牙齿让他说出的话语很是怪异,好在还能让人辨清其中内容,只听他道:“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就是再学百年也一样,但你莫要得意,中国人,我在地狱等你!”说完手中短刃插在了自己胸口,头一歪就此死去。十二宝树王中便是以智慧著称的智慧王都未料到妙风使也会自尽,是以竟来不及上前阻拦。

    风云月三使身亡,鹰王、狮王等人都微微沉默,他们也未想到教主的武功高到了这种地步,一个照面便杀一人,其余两人虽是自尽,但与教主也不无干系。他们为了夺回圣火令,也为了不让波斯胡人小瞧了中迎武林,才与总教相斗。只是未想到风云月三使那般刚烈,一人身死便皆尽自杀相随。中土明教本就源于波斯,这让几人心中都生出了些许歉意。

    当然歉意什么的可不会出现在江渊身上,他比鹰王等人更为清楚,如果今日败的是他,那他的下场未必会比风云月三使好到哪去。风云月三使和十二宝树王嘴上说着是替中迎明教整顿教务,其实就是前来夺权的。若是不知波斯总教的境况倒还罢了,但江渊并非本界中人,知晓了总教情形,哪里还猜不到这伙儿胡人的心思?若是中迎明教尚未选出教主,或者教主的武功较弱,或许他们还能得手,只是遇到了自己,只能说他们倒霉了。

    江渊拿到的这六枚圣火令上面均刻着一些波斯文字,正是山中老人霍山刻下的怪异武学,六枚圣火令给他可是带来了丰厚的气运值,每一枚圣火令都有着一千五百气运值之多,六枚就是整整九千气运值。

    从系统江渊知道每枚圣火令上有一千气运值,圣火令上的武功则仅有五百,这些武功虽说甚奇,终究不过是旁门左道之学而达于巅峰而已,说到宏广精深,就远远不及中土的一些武功了。不过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他还是耗费少许的气运值将这些武功融合到了混元乾坤法中。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