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为圣火先战海上

    明教诸人看着正对教主击来的铅弹,心中大惊。他们知晓教主武功震古烁今,但在他们看来,人毕竟是血肉之躯,如何能正面对抗火炮这种战场上的大杀器?明知以教主武功,定然比他们更早发觉这枚炮弹,但还是忍不住喊道:“教主快躲!”只是江渊恍若不觉,仅仅是淡然得看着射来的炮弹。众人喊过之后,看教主不动,小昭皱紧了一对秀眉,一双眸子中满含着担忧。

    要说众人中最急的便是周芷若了,她眼见江渊哥哥明明看到了炮弹袭来,却不知为何不动,忙身子一闪,挡在了哥哥身前,要代哥哥挡下这枚炮弹。江渊眼见炮弹将至,忽得眼前一暗,鼻中传来一阵幽香,周芷若那丫头竟挡在了自己身前!他的心头涌上阵阵暖流,不过铅弹虽是这个时代的火炮所发,携带的冲击之力也不是这个小丫头能接得下的。

    江渊摇了摇头,一把抓起身前周芷若的后心,道:“傻丫头,你还不清楚我的武功么?”说着将周芷若向后扔去,另一只手将射到身前的炮弹一牵一引,手上的力场已将铅弹带来的冲击力积蓄压缩起来,人在原地带着铅弹转了一圈后,以铅弹原本的冲击力加上江渊雄厚的功力,在两船之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将其回掷了过去,随着一声尖锐的呼啸,铅弹回击的威势又快又猛,比火炮强出了数倍。

    江渊反击回去的铅弹威势既猛准头又高,对准的是帆柱前的一门火炮,波斯战船上,在这枚炮弹前方的水手忙连滚带爬的躲向一旁,两个躲闪不及的水手直接被砸成了数块,裂开的片片碎肉四溅开去,而炮弹并未停下,击毁了那门火炮后还连带着击断了后边的一根粗壮帆柱,巨大的帆柱倒下又砸死了三个躲闪不及的水手,还砸伤了五六人。

    十二宝树王和风云月三使见对方一次出手,自己这边便亡五个伤五六个,各个怒不可歇。江渊手上的力场乃是融合了太极功和乾坤大挪移后生成,但得太极功在先,其中太极功所占成分最多,而乾坤大挪移不过是起了一个引子一般的效用,将力场引发出来,因此波斯战船中人并未能看出乾坤大挪移的痕迹。

    十二宝树王虽说均是智慧深广之辈,但汉话还是流云使说的最为流畅。看到自家战船上竟然死了人,流云使怒声喊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不明不白的攻击我们?”江渊淡淡一笑,对黛绮丝道:“龙王来告诉他们吧。”众人闻言看向黛绮丝。黛绮丝面色有些复杂,她传讯总教后,却未料到中迎明教的教主带着教中众人寻上灵蛇岛来,女儿更是要留在中迎,她放心不下女儿,无奈也只好重回中迎明教。她虽待女儿极为严苛,但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哪一个做母亲的能放下自己的亲生子女?她既留在中迎,那总教之人到了岛上找不到人,自然就会回返,却未想到总教先去了中迎,然后才出海来灵蛇岛,和教主走的竟还是同一条航线,而教主也不知为何要追着总教的船打。

    经适才江渊那一掷,两艘战船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炮火。黛绮丝来到船头,先是用波斯话说了几句,波斯明教之人一片哗然,接着宝树王中的智慧王说了几句,黛绮丝面浮愧疚,只是片刻后又转为坚定,叽里呱啦的再说几句。半响后智慧王气的脸色铁青,忌惮的看了眼江渊,一拂袍袖便不再与黛绮丝说话,其余十一位宝树王和风云月三使也是面色难看。

    片刻后,流云使又用汉话大声斥道:“你们中迎明教好大的胆子,十二宝树王同来中迎,不来拜见就不说了,竟敢攻打我等座船!”江渊不屑一笑,道:“尔等丧家之犬也敢吠叫?莫以为我在中土便不知你波斯境况,尔两问我为何攻你船只,我来告诉尔等,留下圣火令,放尔等活着归去,不然便喂了这大海鱼鳖吧!”

    圣火令共有一十二枚,乃“山中老人”霍山所铸,他在其中六枚刻了他毕生武功的精要。六枚圣火令与明教同时传入中土,中土明教在六枚圣火令的空白无字之处刻上了三大令、五小令的中土教规,将此物做为中土明教教主的令符,不过年深日久之后,中土明教已无人识得六枚圣火令上的波斯文字。

    圣火令在明教传到第三十一代教主时被丐帮夺去,波斯商贾几经辗转又重新流入波斯总教。江渊记得原轨迹中波斯三使只拿出了六枚刻着波斯文字的令牌,并未出现另外六枚,不过圣火令是明教圣物,波斯明教已几欲灭教,总教可以说已成为了险地,教中高手出行,既带了六枚圣火令,应该不会将其余六枚仍留在总教。

    波斯众人听了江渊所言面面相觑,不明白中迎明教怎么知晓自己带得圣火令,听那教主口气,似乎对教中于波斯的境况也极为清楚,波斯和中迎不下万里之遥,中迎分教的教主怎么知晓这些?随后流云使脸色一变,用波斯话怒声问了数句,显然是说给黛绮丝听得,其他人听不懂那叽里呱啦的波斯话,与他们说话自不会用上波斯语。

    黛绮丝听了流云使所说,神色微变,一双杏眼中似乎噙了几分委屈,用波斯话说了几句,似乎在辩解什么。只是流云使斥责之声愈厉。片刻后黛绮丝神情一定,带上了几分决然,再次开口说得却是汉话,只听她道:“我隐居灵蛇岛,数十年都未前往过波斯,怎知波斯那边的境况,如何将总教情形告知中土明教?总教已是如此,你们不思传教,反来责难我一个妇道人家是何道理?自今而后,我便是中迎明教的紫衫龙王,不再是波斯总教的圣女!”

    黛绮丝这话说完,那边流云使暴跳如雷,也用汉话喝道:“黛绮丝,你这是叛教,就是死了明尊也不会原谅你的。”旁边的江渊却忽得微微一怔,原来心神中传来了系统之声,只听系统道:“恭喜宿主收服明教,获得气运值五千点,宿主现有气运值一万三千零八点。”江渊皱眉,他就说收服明教后为何没能得到气运,原来需要将教中的二使、四王、五散人和五行旗全部收服才能获得气运值,还好自己未曾放过这些教中的人才,不然白白错过五千气运值之巨。至于他建立的易水楼也算一方大势力,只是并未得到气运,想来是原轨迹中并无易水楼的存在,因此并未有易水楼的气运分配,这也导致他并无气运值可拿。

    理清这这些,江渊又问道:“尔等考虑好了没有?交出圣火令,不然死!”流云使适才受了黛绮丝之气,此时又被人威胁,心中火气大涨,怒喝道:“不可能!”江渊神色冷峻,对船老大挥了挥手,道:“继续打。”船老大接令后吩咐道:“教主有令,继续打,给我狠狠的打,打得这帮胡人回家找妈妈!哈哈。”随即,战船上轰隆轰隆的火炮声又响了起来。

    十二宝树王和风云月三使看着又打来的炮弹,气的鼻子都歪了,与一众宝树王来到翘起的船首,也下令道:“打,打回去!不要让中国人小看了我们!”只是波斯战船本就没有江渊的座船灵活和快捷,船尾两个隔舱又灌满了海水,帆柱还断了一个,更是难以及得上江渊的战船,炮弹你来我往,仅仅一会儿就又被打死了几个水手,船舷也给打出几个大豁口。

    两船总是相距五十丈有余,波斯三使哪怕怒火冲天也无法纵身到江渊船上肉搏,他们觉得这明教分教主功力虽高,却未必敌得过他们三人联手,至于那分教主身侧之人有宝树王抵挡,只要拿下了那个可恶的分教主,不怕那些中国人不投降。正思虑间,忽听智慧王大声道:“前面出现陆地,全力驶向陆地!”原来智慧王和三使想到了一处,想与中迎明教贴身肉搏。船上水手、炮手听到命令,分出一些去清理隔舱积水和加速航行,一时回击的炮数都少了不少。

    与此同时,明教诸人自然也看到了显露出来的陆地,那正是他们离开的灵蛇岛。江渊看波斯战船从炮弹数量减少到现在已不发一炮,正在极力向灵蛇岛驶去,心中一动,下令道:“停止开炮,跟着他们前往灵蛇岛!”他也担心把那些波斯胡人逼急了将圣火令给扔到海里,上了岸只要抓住他们一两位宝树王自然能换到圣火令。

    当然,江渊也没忘记原轨迹中张无忌可算武林顶尖的武功都在波斯三使手中吃了大亏,这些宝树王和那三使功力不见得高出中迎明教的几大法王,但武功极其诡异,尤其是那风云月三使一套合击武功张无忌都受伤不敌,不过自己可不是原轨迹中那个张无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