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出海

    江渊看着手中满满一盒的黑玉断续膏,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你先下去吧,去账房领百两赏银。”胡景福感激道“谢教主。”然后转身退下,前去领赏。江渊合上玉匣,褪去那个木盒,对周芷若笑道:“景福这小子回来还真及时,此物可做六月十五贺礼之用。”“贺礼?”周芷若惊讶道:“这合适么?殷六侠成亲,送一匣药膏,你是盼着他受伤呢?”江渊道:“我与他无冤无仇,盼他受伤作甚?”周芷若道:“那你送一匣药膏?”

    江渊笑了笑道:“你知这是何药?有何用处?”周芷若道:“适才胡景福说这是什么黑玉断续膏,它有何用?”江渊道:“此乃蒙古金刚宗秘药,极擅治人肢骨断裂,尤其是被金刚宗的刚猛指力所伤者。俞岱岩被金刚宗门人所伤,残废已久,咱们送上这个定然比送上珠宝黄金更为贵重。”周芷若这才了然。她又问道:“那咱们何时启程?”江渊道:“离六月十五已不足两月,时日上有些仓急,待杨左使他们交接完手中教务,明日便走。”

    周芷若听次日便行,似是有些焦急起来,她平日吃穿用度,都是江渊给予,如今身上也无甚长物可做贺礼,若是不去便罢了,但她央江渊带她同去,身为明教圣女却无贺礼奉上,岂不是损了明教颜面?江渊见状,问道:“怎么了?”周芷若道:“我身为明教圣女,却无贺礼奉上,这不是给明教丢脸么。”江渊笑了笑,道:“原来是这事,我早已备好,你将它送上便是。”说着拿出了一颗泛着萤光的随珠。周芷若接过后,欣喜道:“就知道江渊哥哥最好了。”对这颗珠子爱不释手。

    所谓随珠又称随侯珠,随侯珠是春秋战国时期随国的珍宝,与和氏璧并称为春秋二宝,此物可称得上是价值连城。江渊自知晓杨不悔与殷梨亭一同离山时,先是派胡景福去天山制出黑玉断续膏,又怕他不能及时回返,便进明教宝库,取了这颗随珠以做备用。他不知道这颗随珠是不是史上所载的随侯珠,随侯珠也不过是天然的夜明珠而已,自然不会仅有那一颗。在他人看来此物价值连城,于他而言却不过是一些值点钱财的玩物罢了,不能提升自身武功的物事,他便不觉得有多大用处。

    次日一早,周芷若、小昭和杨逍几人早早来到山道之前,江渊到后,殷天正抱拳道:“这次武当殷梨亭大婚,他怎么说也是我无忌外孙的六叔,不知教主可否恩准无忌同去?”“张无忌?”他都险些忘了这个张三丰的徒孙,笑道:“自然可以。”殷天正道:“谢教主。”接着便越过江渊,上前几步,发出一声长啸。殷天正人已老迈,功力却是愈发深厚,只见啸声一起,激得空中仍在飘飞的片片白雪竟倒卷而回,看得左右二使,韦一笑几人无不钦服。

    这声长啸便是为了知会张无忌,殷天正没有江渊那般深厚的功力,轻轻一声可传遍光明顶。若要大声嘶吼,却又觉太失身份,便与张无忌约定以啸声为号。不多时,张无忌便赶了上来,先见过教主后,方道了声“外公”来到殷天正身后。江渊看人已到齐,先是问道:“诸位将手中教务可安排好了?”众人道:“自然安排好了。”江渊道:“那好,时日仓急,咱们走吧。”说完带着一众齐下光明峰。

    六月十五正日,武当派上下人众个个换了新衣,面带喜色,拜天地的礼堂设在谷城第一大富绅的厅上,悬灯结彩,装点得花团锦簇。张三丰那副“佳儿佳妇”四个大字悬在居中。谷城地处武当山南,前些时日明教攻下了襄阳,赶走了襄阳盘踞的宗王,再以襄阳为基拿下了整个皖地,谷城的这位大富绅平日对武当派多有多仰仗,这才能一家老小安安稳稳,哪怕天下屠汉时也未曾遭灾,是以知闻武当派道长成婚,便将自己的宅子暂借出来。

    江渊一众赶到谷城时,五散人已早早到来,当日周颠听闻杨逍的闺女跟着殷梨亭跑了,可是笑了许久。他与杨逍本就不睦,自杨逍到来,他可是就此事笑话杨逍许久。杨逍知道这人疯疯癫癫,懒得搭理,又念及女儿成亲在即,颇有克制,这才没和周颠打将起来。虽说对这桩亲事他心中也不甚爽利,但此时木已成舟,总不能将女儿的亲事给搅和了。

    周颠进厅之后,便道:“嘿嘿,杨左使,恭喜恭喜,这次能和张真人结为亲家,你还真要谢谢你家的闺女不悔姑娘啊,嘿嘿。”本来挺正常的一句贺词,但被周颠阴阳怪气的说出来,整个味儿都变了。杨逍闭目端坐,冷笑道:“总比有些人活了大半辈子还未传下自家香火的好。”周颠疯疯癫癫,自是未曾想过亲事之类,是以现在连个夫人都未有,自然不会有香火传下,因此就和杨逍斗起嘴来,好在他们也不是真想搅了这亲事,便多有克制。

    武当派乃是中迎武林的泰山北斗,尤其是少林被鞑子灭门之后,仅余的武当派自是声威愈隆。上午时分,峨眉派、华山派已派人送来贺礼。申时一刻,吉时已届,号炮连声鸣响。众贺客齐到大厅,赞礼生朗声赞礼,宋远桥和彭莹玉陪着满面喜色的殷梨亭出来,丝竹之声响起,周芷若和小昭陪着杨不悔聘聘婷婷的步入大厅。杨不悔身穿大红锦袍,凤冠霞帔,脸罩红巾,看不出神色如何,不过这本是她自己选的夫婿,想来也应该是极为欢喜的。男左女右,新郎新娘并肩而立。赞礼生朗声喝道:“拜天地!”

    殷梨亭和杨不悔在红毡上拜倒,拜得两拜,赞礼生喝:“拜高堂!”二人转过身对着高坐的张三丰和杨逍拜下。拜完后赞礼生喝:“夫妻互拜!”新人拜完,赞礼生喝:“请教主致辞!”“教主致辞?”正在品茶的江渊一怔,新人成婚有这个?眼光扫视,只见周芷若一脸鬼灵精的偷笑,便心中恍然,肯定是这丫头搞的鬼。

    眼见一对儿新人在厅上等候,轻咳一声道:“关雎长颂,永世同心,云淡风倦,执手不厌,霜华白雪,情思不绝,汝二人情谊以天地为鉴,高堂为证,当天长地久,至死不渝。”新人谢过后,赞礼生最后喝道:“礼成,送入洞房!”将新人送入洞房,周芷若一声轻叹,秀眸中满是羡慕。江渊这时过来道:“芷若,是不是你搞的鬼,哪家新人成亲还有教主致辞?”

    周芷若压下眼中情绪,换上一副委屈之色,道:“什么叫我搞的鬼?这虽然是武当派殷梨亭和杨不悔的亲事,但也代表着我明教和武当的联姻,江渊哥哥身为教主,成礼时一句话都不说算怎么回事?我还不是为了明教着想?只是没想到江渊哥哥武功高强文采也是这么的好。”

    “‘关雎长颂,永世同心,云淡风倦,执手不厌,霜华白雪,情思不绝。’果真好美呢。”江渊离开后周芷若将这段贺词小声念叨一遍,看着江渊的背影,眼神复杂。新人礼毕,众人用过宴席,江渊便向张三丰告辞,张三丰知明教事务繁忙,也不强留,便送众人出府。

    江渊带杨逍、小昭、周芷若、张无忌前往漳州。他本来只打算带上杨逍、小昭和张无忌。着教众去通传时被周芷若听到,听到出海她便也想一起前去。想到教中事务已尽数安排,周芷若同去也无甚不妥,便同意下来。之后再次吩咐范遥尽快统帅五坛大军,反攻元庭,就带几人前往了漳州。带上张无忌是想灵蛇岛过后,径往冰火岛,要说金毛狮王在这世上最放不下的,除了屠龙刀的秘密,便应该是张无忌这个义子了。

    到了漳州水营,船匠已将火炮装回海船,船上掌舵的舵手,拉帆的水手,煮饭的厨子皆是明教中的一些精兵,放在江湖上,便算不得一流好手,也算是第二流的水准。此刻见了教主到来,齐齐下拜道:“拜见教主。”他们虽在军中颇为不俗,但能见到教主也是激动不已,尤其有些年轻教众,看到江渊身边的周芷若,直是惊为天人,皆尽面红耳赤,不过教主身边的女子,他们也不敢多看,只得赶紧低下头去,只是眼角还是忍不住瞥过。周芷若看那些教众窘迫的样子,抿嘴一笑,如春花之初绽,更是看呆了那些偷眼打量的教众。

    江渊感受着这些教众的气息,眉头一挑,道:“起来吧。”众人起身后,有发现身边呆愣的年轻后辈,忙将他们拉了起来,小声训斥道:“教主身边的女子也敢多看?你不想活了?”那些人面色通红,心中更是惶恐不已。此时周芷若任明教圣女之事尚未通传到各军,因此江渊再次道:“芷若现任本教圣女,位尊左右使者之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