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请期

    光明顶议事堂

    范遥听周芷若第二次这般问法,想了想道:“周姑娘自小就跟在教主身边,范遥觉得,教主看周姑娘就如看女儿一般,并无男女之情。”周芷若道:“但我们并非父女,我也未曾认他为父。”范遥轻叹一声,目光幽幽,半响后方道:“有些事勉强不得,周姑娘看开点儿吧,你能伴在心上人身边,已经很好,很好了。”他嗓音低沉,连说了两遍“很好”满是伤痕的面容也遮不住那神情的萧索,似是想起了无限伤心旧事。

    周芷若神思不属并未发觉范遥的变化,听到这话,苦涩一笑,道:“勉强不得?勉强不得!”片刻后神色转为坚定,又道:“嘿,我偏要勉强!”范遥一怔,当初自己要有周姑娘一半坚定,何至于看着黛绮丝投入他人怀抱?眼见周芷若如此坚定,范遥心中隐隐生出些许恻然,因此又道:“所谓的抗元大业,在教主手中覆手可成,介时开国建朝,哪里还有明教?哪里还有圣女这个职位?到时又怎会还有圣女不得婚嫁的约束?”

    周芷若一听,心想,是啊,到时明教成了皇朝,自是不会自降身份仍去做一个江湖教派,介时中迎明教都没了,自己还怎生做这圣女?想明白了这一点,她心中阴郁尽去,灿然一笑。这清丽如仙的面容上绽放笑颜,看得范遥都忍不住一呆。只听周芷若道:“多谢范右使了,我先走啦。”说完便转身离去,轻快的步履中透着压抑尽去的畅快。

    自此之后,周芷若不再为了儿女情长去纠缠江渊,而是与他学着处理教务,认真做好自己该做之事。江渊还当她想通了,心中大为欣慰,到得后来,看她能将教务处理的井井有条时,便把所有的教务交给了她,自己则勤修武功,遍览各种武学,增强自己的底蕴。

    这般过得月余,光明顶上下也都知晓了教中淤设圣女一位,权柄尚于左右使者之上。至于其他教众,传信信使还在路途之上。这日,江渊正在览阅教中武学,门外忽有教众前来,见礼之后禀报道:“启禀教主,今有武当派宋远桥宋大侠到来,圣女与左右使者、两位法王均已前往议事堂,令属下前来请教主一同前去。”

    “武当派宋远桥?想来应该是来下聘了,动作倒挺快,此时景福那小子还未回山,也不知道赶不赶得上了。”江渊心中明了,挥手道:“知道了,我这就前去,你先下去吧。”说完放下手中的武功册子。

    江渊到议事堂时,众人皆已在座。议事堂本来仅有教主一人座椅,这是周芷若命教众从他处搬来。堂中众人看到教主前来,皆起身行礼,明教几人道:“拜见教主。”宋远桥则道:“武当派宋远桥见过江教主。”江渊点点头道:“宋大侠客气了。”又对教中几人道:“大伙儿皆是教中兄弟,以后非是正式议事,就不必如此拘礼了。”众人道:“谢教主。”

    江渊在教主之位坐下,道:“不知宋大侠来光明顶所为何事?”宋远桥道:“在下奉家师之命,前来送上聘礼,再一个就是与杨左使商议商议,看六弟和杨姑娘的婚事应定于何日。”武林中人多是洒脱之辈,成亲远无寻常人家那般讲究,只待征得两家长辈同意,便直接下聘、请期和迎亲。不似寻常民间要三书六礼那般繁琐。

    江渊道:“那你等议得何日?”宋远桥道:“杨左使言道须得请示教主,是以此事正要教主定夺。”江渊听了笑道:“我又非杨姑娘生父,请示我作甚?”周芷若在旁边插话道:“江渊哥哥,殷六侠是张真人的得意弟子,杨妹妹是我教左使之女,此事于私是他二人结秦晋之好,于公便是武当派和我明教联姻,自得请示教主。”

    江渊想了想,问道:“张真人乃是道家高人,不知他可有打算?”宋远桥道:“家师算出六月十五、八月初九皆是宜嫁娶的黄道吉日,家师吩咐,贵教乃是抗元大教,要看教主可有空暇。”江渊道:“近期无甚战事,空暇自是有的。”算了算日子后又道:“六月十五距今日还有不足两月,从昆仑赶往武当略有仓促,不过此事过后教中还有数件大事要办,那便六月十五吧,我们快马加鞭也不至耽误了。”

    宋远桥道:“那好,在下便以六月十五回禀家师,不过在下还有一事相询,还望教主莫要见怪?”江渊道:“何事?”宋远桥面上略显赫然,道:“半年多前,在下与诸位师弟曾不自量力携众弟子来贵教讨教高招,当时教主借去这些弟子,许诺他们战后会自行回返宗门,只是如今已过去如此之久,不知那些弟子何在?如今是生是死?”

    明教诸人听到宋远桥所问,面上都略显尴尬。想明教之人一向言出如山,但于此事上做的确实不大地道,当日若是说让他们用那些弟子赔偿明教损失还好,但当时确实仅言暂借,是以除过不清楚所说何事的周芷若,众人都略觉尴尬,不过他们都是老于江湖之辈,面上并未显露分毫,况且此乃教主所为,更是为了明教所为,他们不会也不敢妄加非议。

    江渊笑了几笑,道:“宋大侠说那些弟子啊,他们自然活着,大家都是汉家儿女,我又怎会妄加杀戮?只是他们与元人战得几场均是喜欢上了军中生活,因此不愿返回门派,我也不好打击他们这份心意,便同意他们留了下来,让他们入了我明教。其余几派皆是相同,看到我汉家儿郎还有这份血杏豪情,江某也倍感欣慰。”

    这几句话听得宋远桥极是无言,他与几位师弟和那些弟子相处日久,怎么就没看出来他们还有这种心思?他现在是看了出来,那些弟子或许活着,但绝非自愿加入明教,不过他们只要不是无辜被杀便好,师父都自认不敌这明教教主他又能如何?好在自己的儿子未被强留,这次来是商议六弟婚事的,这可是一生大事,总不能被此事给搅和了。想到这里,便道:“如此在下就放心了,贵教诸位皆是抗元义士,他们能在江教主麾下,也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气。既然贵教定下六月十五,时日有些仓急,在下这便赶回门中回禀家师。”

    江渊道:“宋大侠远道而来,连杯水酒也未吃上就匆匆离去,这不是让我明教失了礼数?不若用了酒饭再行回返,明日待将教务交付下属便同杨左使几人快马赶去。”宋远桥听江渊这么说,不好推辞便道:“那多谢教主。”

    宋远桥用过酒饭之后,便谢绝众人挽留,单人独骑快马赶回武当,那些一起前来帮忙运送聘礼的武当弟子则是慢慢赶回。此时堂中也就剩下了江渊和周芷若,左右使者和两大法王均回去安排手中事务。周芷若这时道:“江渊哥哥,我也要去武当。”江渊道:“我们都走了光明顶怎么办?”周芷若道:“不是还有张安么?”

    张安任第二任楼主后,依然留在了光明顶并未离开。江渊看周芷若面上满是期待,心中思索,张安如今已不再是昔日的山村少年,因为肯踏实苦学,如今能力已是不弱,让他管理明教教务固然不妥,但让他在自己等人不在时护住光明顶还是可以的。易水楼与明教虽说都是江渊手下势力,但毕竟不是一家,因此哪怕张安有足够的能力,也不能用他来暂管教务。

    既然已想清楚,便道:“好吧,我们一起去。”周芷若听了拉住江渊的大手,开心道:“谢谢江渊哥哥。”江渊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么一件小事还值得道谢?好了,我们也走吧。”忽得门口有教众道:“启禀教主,药堂的胡管事有事求见。”胡管事?胡景福那小子回来了?回来的还真及时,他打算用黑玉断续膏做贺礼,本想着他要赶不回就换成别的,反正自己空间中宝物不少。江渊道:“哦?胡景福回来了?那宣他过来吧。”那教众道:“是!”随即前去通传胡景福。

    不多时,肩上搭个褡裢的胡景福来到,一进议事堂便行礼道:“拜见教主,见过周姑娘。”江渊笑道:“现在芷若已为我明教圣女,我中迎明教的圣女仅位教主之下。”胡景福一愣,随即改口道:“拜见圣女。”见完礼后江渊问道:“你现在归来,想来黑玉断续膏做好了?”胡景福从褡裢取出一个尺许见方的深红木盒道:“教主圣明,属下此行不负教主之托。此时先行带回一盒制成的黑玉断续膏,请教主验视。”

    江渊屈指一摄,将木盒摄至手中,打开后木盒之内还有一个略小几分的玉匣,想来是为了保存药效之故。打开玉匣后,一股芬芳清凉的气息扑鼻而来,里面是满满的一匣黑色药膏。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